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八六章 奇怪丑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八六章 奇怪丑劍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曼青嘴中的燒火棍深深地插進了巨岩之中。

姬軋走上前去,右手握住劍柄很隨意地用力一拔。

意想中的應手而出沒有出現,燒火棍一般的,只能看清劍柄樣子的劍依然紋絲不動地插在了巨岩之中。

姬軋臉色微紅,嘴裡一聲暴喝:「給我出來。」

右手猛地用力,手上的肌肉都根根暴起,姬家戰士傲人的力量一涌而出,但是,遺憾的是,姬軋發現,燒火棍依然紋絲不動。

臉色漲得童候,嘴裡暴喝一聲:「我還不信拔不動你。」

雙手握住劍柄,姬軋再度用勁……

半響之後,調整了所用能用勁的位置,想盡了所有辦法。

燒火棍依然紋絲不動,好像跟岩石溶為了一體一般,絲毫不為姬軋所動。

姬軋無奈地擺擺雙手,聳聳肩:「小公主,可能是經過燃燒的緣故,這把劍已經跟岩石密不可分了,軋拔他不動1

曼青摟摟袖子,露出雪白小手,興緻勃勃地說道:「軋叔,你讓開,讓青兒試試……」

片刻之後,呼呼呼,呼呼呼……曼青抱著劍柄使勁喘氣,甚至是雙腳蹬在了巨石上向外拔,但依然不見任何效果。

小臉上出現絲絲細汗,終於覺悟自己也不可能拔得動劍,跳了下來,很不滿地踢了劍柄一腳:「我估計真的只是一塊有點像劍柄的岩石,假劍而已……」

姬如雪雙眼炯炯有神,閃動著異樣的光芒:「不,我可以肯定它是一把劍,或許你們不知道,進入這塊窪地之中,好似就在冥冥之中,有人在指引我前來這裡,看到這把劍的時候,我好似也冥冥之中,湧起了十分熟悉的感覺,就好像,就好像它等了我許久許久一般……」

姬軋微微一愣。

曼青嘻嘻笑了起來:「雪老大,你在開玩笑吧?劍只是死物,怎麼會召喚與你,還有,你現在很像神棍,對了,有本事,你把這劍給我拔出來試試?要是拔不出來,一切都是免談。」

姬如雪笑了笑,走上前來,右手輕輕握住劍柄,嘴裡喃喃說道:「劍啊劍,小雪前來拔你,你就給我出來吧。」

說完,身上潔白的光華一閃,右手用勁一拔。

刷的一聲,燒火棍應聲而出被她拔了出來,而她的身軀,卻因為用力過猛,稍稍向後退了幾步,幾個踉蹌之後,方才站穩。

只是,沒等姬如雪定過神來,她已經聽到曼青的咯咯脆笑,好像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好醜,太有個性了……」

姬如雪對手中的劍看了過去。

頓時,也露出了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怎麼會這樣?

手中的這把劍,怎麼能丑成這個樣子?

實際上,她手中的這把劍,準確點說,能否稱之為劍,還值得商榷。

整體還算是個劍的造型,但是劍柄之前就是一個大肚子劍體,而前方劍尖處卻突然變細,不僅僅是變細,而且還出現了幾個並不是很規則的分叉。

要不是其整體形狀還是劍的樣子,實際上,這完全可以看成是什麼東西的一塊殘片。

形象很差,要說有點特殊的話,就是有一種被大火燒之後的琉璃感,還有一種十分古老的滄桑感,但是,卻沒有絲毫靈氣和靈性的樣子。

拿在手中揮舞幾下,也只是重量稍稍有點沉而已。

看不出太多異常。

姬軋看到這把劍,笑著搖頭:「小公主,原來這把劍有幾個小鉤子般的劍刃陷入了巨岩之中,難怪我拔不出來,還是小公主你的實力更強,佩服佩服。」

姬如雪的臉上,卻浮現出絲絲紅暈。

這就是給自己很奇特感覺,或許是召喚了自己前來,自己給與了很大期望的神奇飛劍?

沒靈性,沒氣質,太丑了,姬如雪心中湧起濃濃的失望。

曼青哈哈大笑:「我原來還以為它只是一根燒火棍,現在才發現它居然比燒火棍還丑,哈哈哈,雪老大,你的感應未免太強悍了,或者是你的口味也未免太重了吧1

姬如雪臉上微微一紅,手中一振丑劍,作勢欲扔,心中微微一動,又笑著說道:「青兒,此劍應該頗有神奇之處,我欲要帶回古塞。」

曼青張嘴說道:「不是吧,雪老大,你帶這麼一把破劍回去,不怕被人笑話?」

姬如雪眼中閃過絲絲笑意:「正所謂主子有事,婢女付其勞,老大有事,小弟衝上前,既然你都覺得我拿著這劍有點大**份,那麼好吧,我決定讓你幫我承擔起這個艱巨的任務,青兒,來幫我把這劍扛回去吧……」

「不是吧,雪老大,你要不要這麼狠?」曼青哇哇大叫起來,抗議一陣,無果,垂頭喪氣地接過了姬如雪遞過來的丑劍。

姬如雪說丑劍有些奇異,雖然外表看不出異常,但是,當曼青試圖將丑劍收進儲物袋時,卻發現無論如何都收不進去。

真的只能扛在肩上四處顯擺?

曼青頓時欲哭無淚。

曼青扛著丑劍跟隨姬如雪和姬軋繼續在窪地之中跑了幾天,再度收穫了一些變異品種的撫琴草之後,一行人返回戰車,稍稍統計一下收穫,發現家族修士真的收穫了不少撫琴草。

只不過,家族戰士大多並沒有認出這是變異品種,垂頭喪氣的樣子,姬軋乘機把他們手中的撫琴草給換了下來。

曼青在戰車之內,隨手把丑劍擱在了角落之中,小聲對姬如雪說道:「軋叔看起來忠厚老實,沒想到如此奸詐,我們是不是也要分一杯羹?」

姬如雪笑笑沒有說話,但是雙眼卻放在了戰車角落之中的丑劍身上。

剛剛不知為何,看到曼青隨手把丑劍一扔的時候,她的心中竟然有點隱約作痛,這感覺很奇特,就是好像看到自己應該很珍惜的東西,被人輕慢,被人輕視,心中好像感知到了丑劍的委屈,丑劍的不甘一般。

但是當姬如雪認真去感知之時,又並未感知到具體的東西。

丑劍依然平凡,依然不見絲毫異常。

認真審視自身,姬如雪最終懷疑這是不是自己的錯覺,或者是冥冥之中,自己好似很久很久以前,見到過這把丑劍?

荒野之中,莽荒之氣會不時爆發。

這種氣息狂暴而不穩定,對低級修士傷害很大,姬家戰隊按期會合之後,並未在荒野之中久留,快速返回邊荒古塞。

自然而然地,姬如雪和曼青帶回了在荒野之中發現的那把奇怪丑劍。

下車之時,曼青嘀咕了一句:「雪老大,一會家族要總結這次荒野試煉成績,我扛著這把破劍,怕是有點丟人現眼吧1

姬如雪心中,再度湧起絲絲心疼的感覺,好像自己和曼青如此輕視丑劍很不應該。

擺擺頭,驅散這種十分奇怪的感覺,姬如雪說道:「那暫時就把它放在戰車之內吧,完了,你再來取吧。」

曼青如釋重負地大聲說道:「好呢!雪老大英明。」

姬如雪帶著曼青從戰車之中出去,姬軋帶領他們,進入家族大院,戰車內外安靜下來。

原本平平靜靜的丑劍,此時開始發生變化,淡淡的乳白色光華在劍身上流轉,同時,丑劍好像變得模糊起來,白色的光華之中,劍身好像逐漸化為人形,但人形又並不穩定,不一會又化為劍體。

寂靜的戰車之中,劍體和人形在乳白色的光華之中,循環往複,不斷變化。

良久之後,戰車外傳來腳步聲,丑劍輕輕一震,光芒飛速收斂,再度變為絲毫不起眼的劍身,躺在戰車角落,沒有了絲毫異常。

姬軋打開戰車門帘,眼光四處一掃,發現了角落之中的丑劍,不由緩緩搖頭,說了一句:「這兩個丫頭,真是貪玩,扔把破劍在我車上不管了……」

說完把劍提了起來,大踏步走進家族柴房,隨手一扔,把劍扎在了一根巨大的木柴之上,轉頭而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