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八八章 化魄沉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八八章 化魄沉香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飛劍之內,沉睡的意識好似做夢一般,正在回放飛升之中的一幕幕場景。樂-文-

茫茫的虛空通道之內,孫豪發現,自己飛躍了裕飛行了好久好久之後,就在自己精疲力竭,五屬性真元差點完全耗盡,斗天棍都金光黯淡之後,終於歷經千辛萬苦地,看到了一面好像是鏡子一般的界壁。

孫豪清晰地感知到,界壁的另一邊,就是自己飛升的終點,也就是自己飛升的目標,天宮資料之中的虛界。

此時,背後傳來陣陣興奮的驢叫聲,也讓孫豪終於明白過來,前面路上自己並不是錯覺。

虛空之中,自己的身後,的確是跟著一頭飛驢。

這頭飛驢還是自己的老熟人。

界壁之前,孫豪意外地看到了一臉尷尬神色的無良道長,聽到無良道長如是說道:「好巧啊,沒想到我們同路。」

孫豪有點搞不清狀況。

無良道長又說:「不瞞沉香,本座本來就是上界修士,如今回家看看,沒想到一不小心遇見了沉香。」

孫豪心頭充滿了狐疑,無良道長的德行他是知道的,這傢伙什麼時候不能回去,偏偏跟在自己屁股後邊,其中沒有貓膩才怪,只是,修士飛升本來就資料極少。

類似自己遇見的情況,孫豪更是從來沒在任何資料之中看到過。

眨巴眨巴雙眼,沒等孫豪答話,無良道長已經大聲說道:「無量飛車,金子招牌,各位道友,到站了,穿透界壁,越快越好,也不能他人代勞,你們好自為之……」

無量飛車猛地震動起來。

三名修士齊齊被拋出車。

看到無量飛車之中的三名乘客,孫豪徹底零亂,不由張嘴說道:「不欲,新兵,師父……你們?」

無良道長大聲吼道:「界壁不是敘舊之地,走了走了,蠢驢,得駕……」

無量飛驢猛地揚蹄一踹,一腳蹬進界壁之中,化為一團火焰,飛快消失在大家的視線之中。

魏新兵張張嘴準備說話,心中響起了郝安逸的破開大罵聲:「該死的無良,真是缺德,快快快,小兵,速度破界,連續破界,越是最後,難度越大,老子可不想被活活燒死在界壁之中……」

魏新兵抱歉地掃了孫豪一眼,手中白光一閃,照射在界壁之上,二話不說,沖了進去,化身一道火焰,消失不見。

喻不欲牙齒一咬,看也不看孫豪,頭渡先ィ撞開一條口子,瞬間沖入。

魂不醉微微嘆息:「小豪,為師搭乘你的順風車,沒想到會給你帶來這麼多麻煩,罷了罷了,為師現在狀態還好,小豪你已經精疲力竭,還是你先進吧。」

孫豪微微一愣,臉上露出絲絲笑容:「小豪已經這樣了,還不如師父你先進,對了,你和不欲飛升而來,其他三位長輩,現在情況如何?」

時間緊迫,不是客套之時,魂不醉頭上掃帚撞向界壁,嘴裡說道:「不孤和不死坐化魔淵,永久鎮壓在魔淵之上,不飢壽元悠久,但暫時飛升時機不成熟,依然在魔淵堅持,小豪,你小心,希望我們師徒能在上界再見……」

掃帚一擺,帶著魂不醉也衝進了界壁之中。

孫豪頭頂沉香劍帶起陣陣劍鳴,轟的一聲,轟在界壁之上。

劍貫蒼穹依然強勢擊開了界壁,孫豪一頭撞了進去。

只是,撞進界壁的同時,孫豪感到,巨大的壓力壓在了自己的身上,彷彿要把自己擠壓成為肉餅。

同時,全身上下,瞬間燃起了熊熊烈火,好似要將自己生生燒毀。

如若狀態完好,壓力也好,烈火也好,都並不能對孫豪形成太大的威脅。

但是現在,孫豪體內真元已經在橫渡虛空之時十去九空,而一身強力手段,也不得不多次輪流施展,目前能用的也已經不多。

廣袤的丹海已經面臨乾涸。

神識中的斗天棍已經黯淡無光。

元嬰昏昏欲睡。

唯一能支持孫豪頑強堅持的,還是孫豪煉成的黃金戰體大圓滿。

只不過,大圓滿的黃金戰體,卻有點經受不住無邊巨大壓力,更經受不住奇異界壁之火的烘烤,要不是有燚神訣和燚神炎相輔助,孫豪說不定早就被化為了灰燼。

補充真元的靈丹吞服一空,哪怕是冥乳等稀有資源,也在長長的漫漫虛空之中消耗掉。

孫豪現在,燈枯油凈外加資源枯竭,最終的結局,很有可能就是功虧一簣,隕落在飛升的最後一步之中。

記憶中的畫面,在這個地方稍稍頓了頓。

淡淡的傷感湧上心頭,孫豪自己好像很不願意回想接下來的過程,但是最終,孫豪還是回憶起來了。

關鍵時刻,青老從心中對孫豪說道:「沉香,你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進入須彌凝空塔,在靈室之內驅動寶塔,在寶塔的保護之下,穿越最後這段虛空界壁,完成飛升。」

孫豪看到,記憶之中的自己稍稍猶豫了一下,心中說道:「好的,師父。」

但是並未付諸行動。

同時,記憶之中,傳來了另一個畫面。

沉香劍在神魂之中猛地亮起了光華,沉寂良久,好似一直在沉睡從來沒有蘇醒過的雀奶奶,這個時候突然冒了出來,聲音直接在孫豪的心中響起:「小豪,他不可信,你現在萬萬不能進入寶塔,小豪,快,化身沉香,我幫你渡過難關……」

孫豪稍稍猶豫。

青老的聲音再度傳來:「沉香,快,別猶豫,時間不等人,再遲我也救不了你了。」

雀奶奶卻在孫豪心中說道:「小豪,其實我早就醒了,不過一直不敢有絲毫動彈,就是因為我在你身邊感知到了一股十分詭秘的天機紊亂之力,感知到了有人對你包藏禍心,這種感覺,在你飛升之際達到了巔峰,所以小豪,你萬萬不要進去寶塔,快化身劍魄,我們一起度過難關……」

孫豪的眼前,好像浮現出青木宗內,師父教導自己的場景,但同時,孫豪的眼前,又浮現出自己在氣室之內不止一次看到了「尚之」二字。

自己曾經猜測過這兩字的含義,但從來不敢深究,現在看來,這兩個字的意思其實就是「尚之無青」。

師父的大名是尚之青,僅僅只寫兩字的意思,其實應該就是通過這種方式告訴自己,他自己有的時候,並不是青老,或者並不是青老的意識為主。

孫豪有點心痛,也有點不願,但是最終,心中說了一聲:「師父,這種狀況下,我化身劍魄,施展劍貫蒼穹,說不定會效果更好……」

說完,孫豪身軀微微震動,空中急速飛行的身軀瞬間化身成了沉香劍的樣子。

須彌凝空塔內,孫豪聽到青老一聲暴喝:「哪兒來的小丫頭,妖言惑眾,胡言亂語……」

好似是師父青老和雀奶奶對上了。

孫豪的神魂之內,兩人一場對決。

孫豪化身劍魄,應盡全身之力,向前方感知的方向之中,猛地衝出了一記「劍貫蒼穹」,巨大的火焰,巨大的壓力向孫豪化身的沉香劍撲面而來,孫豪看到,自己千辛萬苦鍛造的沉香在大火和重壓之中被破壞,被點燃,變形,最終再度變成了當年的大夏龍雀殘片造型。

帶著頑強不舍的精神,帶著孫豪最後必勝的決心,劍貫蒼穹牽引了孫豪,飛速沖向前方。

最終,化身沉香的孫豪猛地精神一震,施展出最後一招后,徹底失去了記憶和意識,直到今天的覺醒。」

回想起自己的經歷,孫豪推斷出,自己應該到了上界,自己身邊的兩個小姑娘,應該就是上界原住民。

只不過,上界的修鍊情況跟孫豪的意想有點不同,並不是那種隨便看到一個修士就都是化神大能。

上界的修鍊應該也是一個循循漸進的過程,只不過修鍊的難度要小些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