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九二章 正常待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九二章 正常待遇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就在孫豪堅持打鐵的時候。

魏新兵正在幾個貌美如花的女修照料之下,逐漸適應下虛的環境,學習走路和說話,偶爾,還揩點仙女們的小油。

常常,沒人的時候,魏新兵就情不自禁地感嘆:「飛升果然是神仙日子,我這一來上界,簡直就是被當成了香餑餑在培養,舒服啊,遺憾的是,茹男那丫頭不在身邊,哎,我要不要履行承諾,為她守身如玉一千年呢?」

郝安逸對他說:「你最好信守承諾,不管你承認與否,在你心中,雪茹男的地位都不可替代,你要是一旦做出對不起她的事,估計以後你的大道之中,就會多出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魏新兵一聲感嘆:「我說安老大,你這破陰陽**副作用不小啊1javasc日pt:

郝安逸沒好氣地說道:「我這是正道堂皇**,你非要拿來修歪門邪道,自然是有點小小的副作用。」

魏新兵懶洋洋地靠在舒服的躺椅之上,隨意地伸了一個懶腰,心中問道:「安老大,話說飛升修士是不是待遇都這麼好?我看這什麼萬和宗好像很寶貝老子似的。」

郝安逸耐心地解釋了半天,魏新兵終於聽明白了。

一句話,他魏新兵現在是飛升修士,就應該有這樣的待遇。

按照郝安逸的說法,飛升修士在虛界極為被重視,通常都會被宗門當成種子來培養。

而其中的原因,自然也跟飛升的難度有關。

在此界修士的認知之中,修士飛升,其實也就相當於婦人分娩,只不過,難度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倍。

如果換算成數字的話,如果說普通婦人分娩的難度係數是十,那麼天地分娩飛升修士的難度係數就是千萬,差距就有那麼大。

巨大的差距代表了潛力的差異。

能收到一個飛升修士,往往就代表了宗門有機會培養出一個老怪物級別的大能。

自然,飛升修士的待遇就相當好了。

聽明白郝安逸的理論之後,魏新兵突然想到自己可不是正常飛升,自己可是搭便車而來,難度小了不是一點半點,不由開口問道:「安老大,我這種飛升應該是走了偏門吧,這資質啥的會不會受到影響?」

郝安逸飛快說道:「你呢,相當於半成品,遠遠強於此界正常分娩的同時也比正常飛升者大大不如,因為有我幫助,你甚至是比不過最後那兩個搭車的化神修士。」

魏新兵頓時有點垂頭喪氣:「好吧,你果然是個坑人貨。」

郝安逸沒好氣地說道:「你就知足吧,要不是老子,你根本不可能有飛升的機會,更不會有現在這種飛升修士的待遇,你現在只要表現稍好,再加上有老子的暗中相助,以後的成就不會差的。」

魏新兵頓時振作起來:「對啊,老子總算是個半成品,比普通修士厲害多了,對了,安老大,按照你這個說法,孫豪孫沉香要是飛上來,將來豈不是厲害到無邊?」

郝安逸:「孫豪不僅僅自己飛升,還帶上了幾個搭車的飛升眾,他飛升的難度無形之中就加大了無數倍,同時,他得到的天地回報,得到的考驗也就極大的增強,理論上來說,就代表了他的潛力將十分的大,將來的發展就不可限量,只不過,他首先得渡過天大的難關……」

魏新兵想想飛升的最後一刻,心中稍稍一沉:「安老大,沉香不會被我們直接拖累致死吧?」

郝安逸:「理論上,應該不會,孫豪是你們那方天地真正的寵兒,是真正的飛升者,有大恩於你們大陸,所以,冥冥之中,自然會給他留有一線生機,倒是不會輕易致死,這也是我和那個無良道長率先衝進來的原因,我們倒是也想看看,當最大的壓力施加在飛升修士身上時,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魏新兵:「結果出來了嗎?」

郝安逸:「初步結果就是,孫豪孫沉香在飛升的最後關頭失去了方向,孤注一擲地衝進了下虛,不知道衝到什麼地方去了,你自己的情況你也知道,他剛剛進入下虛的時候,將會十分的虛弱,如若天地不給他開綠燈,不給他非同尋常的機緣,怕是他很難很難渡過最初的艱難時期。」

魏新兵微微一呆,然後說道:「你的意思是說,孫豪孫沉香得不到老子現在這樣的,飛升修士應該有的正常待遇?」

郝安逸點頭說道:「不僅僅如此,估計他現在的狀態也會很不妥,所以,第一關他能不能挺過去,實在難說,還有,就算挺進了第一關,他能不能找到合適的道路恢復一身實力,更難說,最後,如果是百年之內,他的修為不能恢復,等待他的,可能就是滅頂之災了。」

魏新兵沉默下來。

這些話,郝安逸已經給他普及過了。

飛升修士上界之後,需要重現尋找修鍊法門,魏新兵現在被宗門香餑餑般養著,修鍊法門自然不用自己發愁,可孫豪孫沉香估計就得傷腦筋了,因為他迷失了方向,沒有飛到有宗門接應的地方,成為了普通人,按照下虛的管理體制,再入修鍊之路怕是都會很艱難。

還有就是,飛升修士來自下界,通常需要吞服虛界煉製的入虛丹,才能得到這方天地的承認,要不得,飛升修士每一百年會遭遇一次雷劫,整整九次雷劫,一次比一次強,九次之後,方才真正得到虛界的認可,成為虛界修士。

現在的孫豪孫沉香,不知道飛到了什麼地方,甚至是否飛升到人族領地都很難說,能不能找到修鍊之路,百年之內恢復實力真的更難,如若滿足不了這幾個要求,可想而知孫豪的下場就是什麼。

沉默半響之後,魏新兵又開口問道:「安老大,如若沉香渡過了重重難關,最終踏上了修鍊之路,渡過了百年雷劫,那麼他能不能趕上我的修鍊進度,還有,以後會不會比我更厲害呢?」

「你們兩個相比?」郝安逸思考了一下,開口說道:「那你就像是家豬,而他,就是兇悍的野豬,你只有被強叉的份。」

魏新兵:「安老大,能來個更俗的比喻不?」

完了,魏新兵又好奇地問道:「如果沉香不知道有入虛丹,強渡了九次虛界雷劫,會是什麼效果?」

郝安逸沉默了半響,這才說道:「九大入虛劫,一劫一重天,三劫一個品,小兵,其實我建議你至少渡過三劫,那樣會有質的不同,人稱入劫修士,同級可稱雄;如果渡過六劫,人稱破劫修士,可越級而戰;至於渡過了九劫的修士,遠古以來已經成為了傳說,到底會發生什麼,又會有些什麼神奇之處,我也不知道。」

入劫修士,破劫修士!

魏新兵頓時找到了比身邊幾個女修更有吸引力的目標,勉勉強強站直起身,魏新兵哈哈大笑:「孫豪孫沉香,你一定還動彈不得,而我,已經能行走自如了,到了此界,誰更厲害,還需要見面打過才知道,哈哈哈……」

郝安逸沒有潑冷水,事實可能正是如此。

飛升上界,等於重新起步,孫豪下界雖然厲害,但並不代表上界就一定能稱雄。

現在,起步階段,毫無疑問魏新兵已經佔了巨大的便宜,說不定真的能遠遠拋開孫豪孫沉香。

當然,也說不定此時此刻,孫豪孫沉香已經在不知名的角落化為了一捧黃土。

「小山,小山」,在郝安逸和魏新兵看不到的地方,有人大聲喊道:「我要的劍打好了沒?」

孫豪一臉笑容,身上洋溢著陽光般的陽剛氣息,****著上身,手持一把寬刃大劍,鑽出了鐵匠鋪,大聲說道:「幸不辱命,小青姐,接好了……」

魏新兵還在為自己能走路而自豪。

而孫豪已經在打鐵。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