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四一八章 真正實力(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一八章 真正實力(四)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此界的劍陣,或者是說,孫豪真正接觸到劍派的劍陣跟下界相比,有著顯著的區別。

下界修士的劍陣,主要是修士持劍,催動天地陣法之力形成對敵,對劍術的要求並不是很高,主要依託的就是陣法之力,比如孫豪曾經指揮過的戰陣就是這種類型。

下界的劍術,多用來單獨禦敵。

但是對戰凌天劍派之後,孫豪發現,劍派弟子的劍陣很講究劍招相互之間的配合,陰陽互補,大陣自成,再加上修士走位跑動,形成奇特陣法,劍陣的威力和效果,相比下界增加了不知多少。

而且,孫豪還發現,此界的陣法規則,跟下界相比,也略微不同,自己的一些陣道經驗也並不是完全適用。

當然,以孫豪下界頂尖陣道大宗師的眼力,到了這裡,雖然還不能完全適用,但應對起來,也是綽綽有餘。

剛剛開始之時,孫豪還被凌天劍派的劍陣牢牢壓制,只能勉強應對,手中拿著自製的飛劍,左支右絀,風雨飄搖般,搖擺不定,如同浪頭上的孤葉一般,勉勉強強穩住了自身的陣腳。

但是,大戰半個時辰之後,孫豪還是終於基本弄清了劍陣的運轉規律,也切實找到了一些或許可以有效利用的漏洞。

孫豪的身軀不停在戰場之中騰挪閃躍,身上也受到了一些小創傷,但是最終還是在有意識地引導之下,將劍陣引導到了自己需要的位置。

身軀微微一震,孫豪劍尖一點,飛快地點在了五把飛劍的交接點上,身軀隨著劍陣劍尖的反彈之力,向後一個後空翻倒飛而去,試圖脫離劍陣的控制範圍。

主持劍陣的姜夫訶一聲暴喝:「哪裡逃,凌天追日,各位師弟助我。」

四把飛劍齊齊一振,兩把一組,抬在了姜夫訶的腳下,齊齊向上一抖,姜夫訶身軀空中一個翻滾,馬上雙手持劍,人劍合一,追蹤著孫豪,向著孫豪的背後猛地扎了下去。

姜夫訶實力不弱,又得到了劍陣加成,速度之快,讓前方的孫豪根本就不能及時逃開。

雙眼露出了絲絲驚喜,眼看孫豪在劍花之前就要中招了。

姜夫訶心中不由稍稍出了一口氣。

只是,沒等他高興太久,前方,自己即將擊中孤狼的一刻,孤狼的身軀瞬間好似消失了一般。

好似就是瞬間,原本是一團烈陽的孤狼,此時變成了一輪高懸在空中悠揚的明月。

空靈的明月好似沒有了實體,完全不著力。

姜夫訶心頭大驚:「搞什麼鬼?」

然後雙眼之中,高大的蠻族勇士一臉錯愕的表情瞬間在自己的眼前放大。

有那麼一刻,姜夫訶想到了強行終止自己的劍陣絕殺招式,但是風馳電掣之中。姜夫訶豁然發現,籠罩在自己劍光之中的蠻族勇士正是前不久擊殺了五師弟的那位。

心中頓時一動。

心說,你有本事就自己躲過去。

速度不減,勢子不弱,姜夫訶依然持劍,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雙手持劍,猛地攻了上去。

蠻族勇士實力不弱,雖然沒想明白凌天劍派為何會對自己出劍,但是畢竟有些距離,想來躲開並沒有什麼問題。

但是,就在他準備急速後退之時,卻突然感覺到心中一寒,強烈的殺氣讓他瞬間失神。

千鈞一髮之際,失神就等於死路。

噗的一聲,姜夫訶的飛劍迅速從蠻族勇士胸口灌入。

強烈的穿透之力,瞬間貫穿了蠻族勇士。

驚天動地的一聲慘嚎,蠻族勇士半邊身軀被轟然擊潰。

推金山倒玉柱,蠻族勇士不甘地揮舞著手臂,轟然倒地,不停地抽動起來。

姜夫訶一臉錯愕,持劍而立。

蠻翀天微微一愣,大聲暴喝:「姜夫訶,你幹嘛?」

姜夫訶懶得解釋,再說,他現在也還沒有完全搞明白孫豪的算計,能有解釋才怪。

現場氣氛又是一凝重。

又隕落了一個。

而且還是蠻族洞部的勇士之一。

就連旁觀的姬家修士,也齊齊打住在了核心區域外圍,有點心驚膽戰地看向了戰常

核心區域之中,著一面巨大的板斧的旗幟之下,有修士挺身而起,目光炯炯地看著戰常

半響之後,又有點泄氣地坐了下來。

但是不經意間,卻是有點惱怒地掃了一眼對面凌天戰旗。

以他們的神識,自然能夠看得出來,剛剛姜夫訶要是及時終止,應該也是能夠避開蠻族勇士的。

但是姜夫訶卻沒有。

而關鍵時刻,蠻族勇士好像在發獃。

悲劇由此生成。

戰場兇險,很多修士有點看不懂,但同時,修士們卻突然明白了一個簡單的道理,其實理論上,邊荒狩獵並不禁止家族子弟設計對付劍派弟子和蠻族洞部勇士,如果出現一個心狠手辣之輩,滅掉幾個,完全不違規。

以前,勇士和弟子之所以比較安全,不過是約定俗成的潛規則而已。

但現在有修士要打破這潛規則,只要實力夠強,自然也就能得到劍派的承認,而且,你還不能說他錯。

遺憾的是,直到現在為止,邊荒孤狼依然沒在劍派備案。

也不知道最後時刻,他通過了考核之後,會不會申請劍派考核。

雖然邊荒孤狼看不清長什麼樣子,但是從體型來看,他不大可能是蠻族。

而且,從戰旗的反應來看,他也的確應該是符合招收條件的人族戰士,要不然,劍派上層早就將他驅除出去了。

空氣中,好像都凝固起來。

姬家戰士也有點發獃,甚至是忘了繼續潛入,就在距離戰旗不遠處觀望。

當然,現在對姬家來說,進入高台已經不是難題,因為這個縱深方向的劍派修士早跑去支援大師兄,接陣對抗邊荒孤狼了。

姬如雪在此等候,只不過是在等待外出窺探情報的姬小山。

同時,在她心中,隱約有了一個猜測,並且不由地想起了奶奶交待自己的一句話:「戰場之中有什麼事,多跟小山商量,記住,一定要把小山也送進考核中去。」

當時,自己只是以為奶奶十分欣賞小山,但是邊荒狩獵的一連串變故,卻讓蘭質蕙心的姬如雪多少有些明白,只怕是奶奶一定發現了一些什麼。

小山身上或許真的有秘密。

那麼自己能做的,恰恰就是給他提供最好的掩護。

戰場之上,隕落了一名蠻族勇士。

短暫的暫停了一下之後,戰鬥豁然劇烈打響。

五名蠻族戰士在蠻翀天的帶領下,大踏步,揮巨斧,形成一個大型斧陣,掀起陣陣斧影,不管三七二十一,向正中沖了進去,連同孫豪在內,連同凌天劍派的弟子在內,全部籠罩在了其中。

姜夫訶一聲暴喝:「蠻翀天,你幹嘛?」

蠻翀天厲聲說道:「廢話少說,接招。」

姜夫訶飛劍一振,身軀飛空而起,劍派弟子齊齊騰空,向上飛躍而去。

虛界的法則跟下界有著很大的區別,飛空的難度更大。鍊氣修士沒有達到金丹以前,就算是御劍,也飛不起多高。

劍派弟子大多只是築基級別,只能如同下界的鍊氣期弟子一般,低空爬飛。

只不過,依然比只能憑藉力量短暫騰空的戰士們強了許多。

姜夫訶帶領之下,劍派弟子接陣,御劍飛空,躲開了漫天斧影。

但沒想到的是,就在他們飛空的同時,下邊的邊荒孤狼手中劍尖地上一彈,也猛地騰身而起,而且十分精準地,提前了一點,短暫地飄在了他們的頭頂之上,也躲開了斧影突襲。

蠻翀天一看,居然都飛了,勃然大怒,手中巨斧向空中一指,一聲暴喝:「給我打他們下來。」

蠻族勇士們悍然應好,手腕一翻,右手出現一把小號的斧頭,在蠻翀天的指揮下,小斧頭脫手而出,如同打小鳥兒一般,向空中的孫豪還有劍派修士砸了過來。

同時,大板斧也再度掀起陣陣斧影,向著半空飛射出去一片刃光,交織成一大片斧刃區域,鋪天蓋地,緊隨小斧子之後,斬了過來。

孫豪最先反應過來,劍尖飛速向下一點,準確無誤地,點中了一名劍派弟子的劍尖,身軀高高一揚,再度向上如飛而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