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四二二章 等個說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二二章 等個說法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凌方傖身為化神大能,神識放出老遠,依然絲毫不為所得。

邊荒孤狼人間蒸發。

半響之後,空中一晃身軀,凌方傖出現在了凌天戰旗之下,四周一掃,眉頭微微一皺。

劍派弟子被擊潰,防禦徹底崩了,衝到終點的家族戰士可真是為數不少。

要不是小家族大多已經被清理出去,說不定會更多。

凌方傖什麼也沒說,盤膝坐在了戰旗之下。

但是他身上,那壓抑的氣勢,卻讓前來參加考核的戰士們大氣都不敢出。

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十分清晰的感覺,那就是天空好像是低沉了許多,布滿烏雲,大雨將至。

十分壓抑,但都只能硬著頭皮等待。

凌方傖一言不發,盤膝而坐,身邊的修士也不敢問,大家就都坐著吧。

奇怪的是,對面的蠻也是一言不發地盤膝而坐,靜靜等待。

蠻族那邊也沒了動靜。

兩面巨大的戰旗在空中獵獵作響。

但是,兩邊陣營都空前壓抑,誰都不敢說話。

三日之後,情形依然不變,不少修為較低的戰士心中暗暗叫苦。

凌方傖此時睜開了雙眼,緩緩說道:「回去邊荒古塞。」

說完,身軀緩緩升空,看向對面蠻族旗幟,凌方傖又沉聲說道:「蠻,看樣子,他是不會來了,或許,他根本就是魔族或者是妖族派來搗亂的,我們也散了吧。」

蠻冷哼一聲:「那小子明明就是你人族子弟,別給我打馬虎眼,我強烈懷疑你們人族在玩什麼陰謀詭計,在削弱我蠻族兒郎的力量。」

凌方傖沉聲說道:「別忘了,我劍派損失的弟子,遠遠超出了你八狄蠻洞。」

蠻鬚髮飛揚:「滾,你損失的都是些土雞瓦狗,而我蠻族第一勇士翀天都遭遇了不測,就算是你劍派弟子全部都來陪葬,也陪不起。」

凌方傖哼了一聲:「笑話,我劍派弟子都是千錘百鍊的精英,每一個都是千挑萬選培養起來的,隕落當場,只能說他們學藝不精,哼,你蠻族第一勇士,真的是那麼厲害,也不會被射殺當場,你要死守,隨你的便,我先回去了。」

蠻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需要一個說法,如果不給說法,這裡的人,誰都不準走,因為我懷疑,那小子就隱藏在這些人當中,你凌方傖如果有本事攔得住我,你儘管帶人走。」

凌方傖鬚髮飛揚:「你要說法,我找誰要說法去?」

蠻粗大的手指微微抬起,搖搖一指姜夫訶:「如果你不給說法,我就直接取這小子性命,你們人族傷我第一勇士,我就滅你大師兄……」

姜夫訶渾身發寒,好似是被猛獸盯住一般,額頭騰地冒出豆大的汗珠子。

凌方傖雙掌微微一壓,蠻壓制在姜夫訶身上的氣勢給擋了回去,嘴裡說道:「蒼莽原一成資源。」

蠻豎起兩根手指:「兩成。」

凌方傖冷笑:「一個沒發展起來的戰士,所謂的第一勇士,你覺得可能嗎?」

蠻點頭:「那倒也是,一成就一成,走了,兒郎們,今日之恥,你們給老子記住,所有蠻族勇士,回去降級半格,蠻洞招收名額減半……」

蠻族戰士們,望向人族這邊的眼神頓時充滿了不善,但嘴裡依然轟然應是。

凌天劍派損失的弟子雖然多,但是真正意義上來說,還真的不如蠻族損失大,第一勇士的損失的確是比所有劍派弟子損失更值錢。

凌方傖的心情倒也沒差到直接削刃收名額的地步,沉聲說了句:「回去邊荒古塞。」

大袖揮舞,拔起了凌天戰旗,他身邊的修士們齊齊甩出不少戰車,轟隆聲中,跟隨凌方傖返回了邊荒古塞。

邊荒古塞是一座雄偉的古城池,高高聳立於有寬厚城牆的荒野之上,青色而略微泛紅的牆體,顯得古老而滄桑,仔細觀察,牆體上還能依稀看到大戰之後的痕,不少地方有著乾涸的血滴,還有的地方,有著脫落的牆體。

凌方傖駕臨城牆上空,戰旗一豎,盤膝坐在了半空之中。

劍派修士駕馭戰車,轟隆而來,戰車在凌方傖的身體之下,城牆之上迅速壘砌成了一座高台,修士們靜靜地站在了凌方傖的身邊,等待他的命令。

凌方傖一言不發,在邊荒古塞上一坐又是三天,臉上的神色卻是越發陰沉。

整個邊荒古塞的人族,包括四大家族,都產生了重重的不安,不知道凌方傖意欲何為。

三天時間,邊荒戰場的消息已經通過各種途徑傳回了古塞。

各個家族倒是基本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厲害到爆棚的邊荒孤狼滅了劍派十個弟子,滅了蠻族第一勇士。

然後玩了個大失蹤,人間蒸發。

所有家族在感嘆之餘,倒是也明白過來,凌方傖坐鎮在古塞之上,沒有任何錶情,那就是在等待邊荒各個家族給他一個說法。

家族們緊急行動起來,尤其是四大家族,開始碰頭,交換資料,尋找邊荒孤狼的有關資料。

可是到了這時,各個家族豁然發現,關於這頭創下潑天大禍的孤狼的情報居然十分之少,大家最終只搞明白他最先出現是大約五年前,出現之後,在邊荒之中神出鬼沒,根本就沒人見到他的真實面貌。

也壓根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來歷,甚至,其人是不是古塞中的戰士,都說不清道不明。

四大家族挑選了姜家家主為代表,硬著頭皮把收集到的邊荒孤狼的資料送了上去。

凌方傖掃了資料一眼,一言不發,依然巍然不動地盤膝而坐。

明顯不滿意。

他不滿意,邊荒古塞的日子可能就不好過,只怕各個家族渴望的劍派招收弟子也將化為泡影。

又坐了兩日。

姬家老太君,邊荒古塞唯一一位化神大能終於現身古塞之上,開始交涉。

肉身騰空,老太君白髮飄飄,破空而來:「方傖劍王,老身姬氏求見。」

凌方傖終於睜開了雙眼,臉上浮現出絲絲笑容:「太君,請。」

老太君躍身而上,並排坐在了凌方傖的身邊,眼光一掃,笑著說道:「劍王,我姬家子弟全部都來了呢,希望劍王不要失望。」

凌方傖掃了姬家子弟方向,微笑著說道:「你們姬家這次的隊伍可是十分齊整。」

老太君哈哈大笑:「是啊,一個不缺,全部都進去了,我也是沒有想到,居然會有如此好事,哈哈,我現在,只希望劍王馬上開啟弟子考核,看看我姬家到底有幾個優秀兒郎能夠入籍凌天,從此走上康庄大道。」

凌方傖微微一愣,眼睛看向邊荒,輕聲問道:「太君覺得,弟子大考的時機已經成熟?」

老太君笑笑:「人都到齊了,自然是成熟了。」

凌方傖又是一愣,反問了一句:「人都到齊了?」

老太君哈哈笑道:「可不是嗎?你可以翻翻花名冊,除了被淘汰的,我邊荒弟子,可是一個不缺地進來了,難道說,劍王非要把那些被淘汰的小子也拉來試試?」

凌方傖的臉上露出燦爛笑容:「那倒是不用,其實方傖不過就是在等老太君的一句話。」

老太君笑著說道:「我這不是來了嗎?」

凌方傖跟老太君對望一眼,哈哈大笑,高聲宣布:「統計積分,安排考務,三日之後,邊荒古塞大考。」

凌天劍派的修士們齊齊高聲應道:「好。」

心中同時也鬆了一口氣。

化神大能,修為實力可不是他們能比的,一旦方傖劍王死咬著不放,這次大考變黃的可能都有。

也只有相同境界的化神大能出面,才好交流。

老太君三言兩語,大家其實什麼都沒聽出來,但是方傖劍王卻是同意開考了。

有時候,境界到了,說話才管用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