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四三一章 劍派震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三一章 劍派震動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推薦好友新書,徐福志

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衝波逆折之回川。黃鶴之飛尚不得過,猿猱欲度愁攀援。

連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掛倚絕壁。飛湍瀑流爭喧豗,砯崖轉石萬壑雷。

無限風光在劍峰。

山如劍,劍鋒衝天,天空之上的白雲好似都受不住劍鋒衝天之勢,遠遠地讓開。

陽光普照,一片大好河山,有峰有水有瀑布,但絕壁難攀,似劍林衝天,一大片劍峰,漂浮直立天地之間。

中央,最高最直的一座劍峰之上,凌天二字,在陽光照射之下,反射出奪目光華,讓人不敢直視。

坐戰車而來,遠遠看到凌天二字,孫豪的心中都不由微微一震,不由自主地眯上了雙眼。

凌天二字,直衝蒼穹,氣勢撕天裂地。

這種感覺,孫豪在下界曾經感受到過,孫豪第一次打開劍冊,學習劍輪轉之時,就感受到過這種古長存的無邊銳利氣息。

遺憾的是,到了上界之後,孫豪的劍冊也被封印到了須彌凝空塔內。

而劍冊四式,劍直刺到劍化羽,也因為孫豪真元枯竭,神識被封而暫時施展不出來。

戰車飛空,居然依靠飛劍拉動,快速破開蒼穹,高速飛行三個多月,來到了凌天劍派。

新招收弟子修為不高,人數還較多,劍派並沒有啟動邊荒古塞的小型傳送陣,要不然,回來的時間要快得多。

將新弟子在外圍劍山安頓好,方傖劍王帶著幾個劍君向著最高的凌天主峰飛了過去。

沿途,有熟悉的劍君劍王飛過,看到方傖劍王,紛紛打招呼。

其中,還有熟悉方傖劍王的傢伙笑著說道:「方傖,從邊荒那種不長毛的地方回來了?聽說你這次提前啟動了邊荒狩獵,哈哈哈,該不會又選了幾個歪瓜裂棗回來了吧,哈哈哈」

方傖劍王身後的劍君臉色漲得通紅,正準備說話反駁,方傖劍王仰天一個哈哈:「你很快就會知道結果的,相信,老虎你會大驚失色的1

被稱為老虎的劍王擺擺雙手:「好吧,我好怕怕,方傖,你嚇著我了。」

方傖劍王臉色平靜,如飛擦肩而過,遠遠地拋下一句話:「希望不會讓你失望。」

老虎聳聳肩,掉頭飛向自己的劍峰。

只是,他剛剛坐下,猛地聽到,主峰之上傳來陣陣劍鳴。

劍鳴衝天。

老虎身體一晃,飛了出去,嘴裡說道:「凌天劍會?什麼樣的大事,居然會如此大的陣仗?」

核心區域,大一點的劍峰之上,修士紛紛騰空而起。

如同飛劍,化為道道流光,沖向凌天劍峰。

而外圍諸峰,不少修士都腳踩飛劍,遙遙相望。

凌天主峰劍光衝天,好像化為一把聳立天地的巨大飛劍,不停地震動劍尖,發出劍鳴。

久久之後,方才停息。

而劍峰之上,三朵潔白的劍花,綻放開來,高高地鋪展在了天空。

十朵稍小的劍花,圍成一個小圈,簇擁在正中。

老虎飛快地射了過來,身軀一閃,準確無誤,落在一朵劍花之上,盤膝而坐。

一頭猛虎,從他身下的劍花之中猛地竄出,「嗷嗚」一聲咆哮。

凌天劍峰之上,有修士大聲說道:「虎王歸位。」

此時,下方主峰之內,幾道身影飛快地沖了上來,其中一道身體悠然地飄落在了一朵劍花之上。

不過跟虎王不同的是,他落下之後,劍花沒有絲毫異常。

盤膝坐定,有修士大聲說道:「傖王歸位」

虎王雙目精光一閃,看向方傖王,卻發現,方傖王的背後站立了一排修士,不經意間,眉頭不由微微一皺,心說,難道這傢伙真的招到了幾個好苗子,足以成為化神真傳不成?

念頭沒落,一道道流光落在了跟他並列的劍花之上,其中,還有三朵劍花顯現異象,一木,樹王一道強光,光明王一朵火,烈焰王

其他劍王倒是跟方傖一樣,沒有異常。

十王歸位,齊齊躬身說道:「有請劍祖。」

凌天主峰微微一震,三朵劍花光芒一閃。

有點刺目的光華過去,劍王再度定神時,三位老祖居然齊齊出現在了三朵劍花之上。

所有劍王心中不由微微一驚。

什麼事?居然讓三大老祖齊齊現身?

老虎心中也疑惑起來,如果只是出現足夠列為化神真傳的弟子,那麼頂多來個劍祖仲裁一下,平衡一下即可,怎麼會是三祖齊臨?

十王心中驚訝,但動作不慢,齊齊再次見禮:「見過三位老祖。」

左邊一位劍祖雙目一睜,笑著說道:「各位道友免禮。」

說完,也不廢話,看向方傖劍王,微微點頭:「都到齊了,你就說說情況,大家一起商議商議吧。」

右邊一位劍祖冷冷說話了:「方傖,你最好能給老子一個理由,要不然,老子抓你當百年劍童」

方傖劍王笑著說道:「凰羽劍祖,百年劍童,方傖求之不得呢!不過,此次恐怕老祖你抓不了我了,火驊,通報一下邊荒古塞的弟子選拔成績,讓大人們決斷,一個一個來,別急。」

說完,方傖還瞄了一眼老虎,心說,老子看你到時候會不會被驚掉下巴。

火驊劍君挺身而出,深深鞠躬,朗聲說道:「各位大人,此次邊荒狩獵,引發得相當蹊蹺,懷疑是有能力的弟子想要加入我凌天劍派,故意引發,邊荒駐守的方傖劍王因勢利導,果斷決策」

凰羽劍祖沒好氣地說道:「不要歌功頌德了,知道你們方傖劍王英明神武,說重點。」

火驊劍君恭聲說道:「是」,然後又問了一句:「那個,不知道蠻族洞部第一勇士被宰掉的事,算不算重點?」

凰羽劍祖呆了一呆,問了句:「你的意思是說,蠻族那邊排位第一的後輩,被我們這邊的小傢伙斬殺當場?」

方傖劍王微微鞠躬:「是的。」

左邊,鳳羽劍祖笑著說道:「這個勉強算是重點,誰幹的?姜夫訶嗎?」

方傖劍王:「不是,乃是家族弟子,孤狼,另外,這孤狼還擊殺了我劍派十名記名弟子,蠻族七名勇士,直接擊潰了核心防禦圈。」

十大劍王頓時嘩然。

有人說:「不是吧,老方,你邊荒培養的記名弟子也太菜了吧,簡直就是丟人」

兩個老祖隔空對望一眼。

凰羽劍祖說了一句:「有點意思,這段跳過,直接說測試結果。」

火驊劍君繼續往下說:「六十名弟子獲得測試資格,第一排,就出現了一個十分有潛力的弟子,姜家步虛,次級劍體,劍心萌芽」

頓了頓,火驊劍君發現,現場劍王沒有一個有任何錶情,繼續往下說:「第二排修士,姬家曼青,劍體,仁愛劍心」

原本,這依然達不到劍王的要求,很難入劍王法眼,但是,火驊聲音剛落,十大劍王之中,唯一的一位女劍王已經脆聲說道:「仁愛劍心,這個可以有,你們要是不爭,我收了。」

劍王們齊齊道賀:「恭喜仁王,賀喜仁王,終於收到了具有仁愛劍心的弟子。」

熱鬧了一陣,火驊繼續:「第三批弟子,子家子非玉成熟劍體,並以成熟劍心和黃燈劍膽」

這成績還超出了小青,但是並未打動劍王們。

火驊頓了頓,見沒人出來說話,深深吸了一口氣,繼續往下走:「姬家如雪,無暇劍體,無垢劍心,小個劍膽,劍魂初生」

十大劍王突然安靜下來。

然後幾乎是同時,八個劍王齊齊大吼:「這弟子,我收了,誰都不要爭」

方傖劍王眼睛笑眯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