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四三七章 明月千里(武漢藍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三七章 明月千里(武漢藍色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兩個時辰之後,天色已晚,鍛劍堂內更是人影寥寥。

孫豪施施然,手提一把飛劍,再度走到交接任務的窗口,蹦蹦蹦,敲了三下。

小雅猛地驚醒,一睜眼,露出十分無辜的表情:「師兄,你」

孫豪臉色一沉:「睡,就知道睡,你在執行任務知道不?」

小雅前後看了看,發現其他師兄師姐正在打坐,不由癟癟嘴,心想,你怎麼不去訓他們,嘴裡倒是說道:「師兄,你又來幹什麼?」

真是倒霉,居然遇見一個喜歡騷擾的牛皮膏藥師兄。

算命的老神棍不是說自己今年命中帶貴人嗎?貴人沒來,霉星倒是撞上來了。

孫豪不知道小丫頭已經把自己劃歸了霉星行業,左手一抬,把飛劍拍在了任務窗口裡邊:「來幹什麼?自然是交任務啊1

小雅馬上想起孫豪前不久真的接了任務,嘴裡失聲說道:「啊,這麼快,等等,不好意思,我馬上給你辦理。」

手忙腳亂,翻開任務清單,麻利地從僅有的一張清單之中找到了孫豪的任務,拿起來一看,嘴裡說道:「任務要求,繳納法器飛劍一把」

孫豪拍拍飛劍:「嗯,煉好了。」

小雅看看法器飛劍,再看看任務清單,可愛地眉頭微微一皺:「可是,你這法器飛劍什麼等級?等級不同,積分報酬不同,這個,師兄,小雅分辨不出來。」

孫豪臉色一沉:「你怎麼管任務的,法器等級都分辨不出。」

小雅臉上微微一紅,唯唯諾諾地說道:「小雅剛剛來執行任務,還沒來得及學,師兄,你看?」

孫豪「哦」了一聲,心說,要不是看你是新手,我還不會來找你,嘴裡輕輕說道:「算了,不為難你了,我這法器,乃是極為接近極品的上品,你對應上品給積分吧,另外,第三劍室裡邊,你再準備三份任務材料,我明天回去煉,當然,一事不煩二主,你把任務也給我發了,門牌我就不退了。」

小受氣包小雅本能地「哦」了一聲,手腳麻利地把孫豪的法器飛劍收了起來,趕快給孫豪劃過來上品法器飛劍的積分,又搞定第二張任務清單,遞了出來:「師兄,你接任務吧。」

孫豪大大方方,取出身份令牌摁了一下。

臨走之前,孫豪再次面色一沉:「記住,別誤了我的大事,明天我要來做任務,準備好三份以上煉材,要不然,哼哼」

小雅花容失色,連連點頭:「記住了,記住了,不會忘記的」

直到孫豪走出老遠,走出了鍛劍堂任務大廳,小雅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有餘悸地拍拍小胸:「這師兄,好可怕,嚇死小雅了。」

做什麼任務最賺?自然是越級任務。

一個外門弟子,越級做鍛造任務,而且直接鍛造出上品法器飛劍,所得積分,自然夠普通外門弟子用上許久。

孫豪心情不錯,想想被自己嚇唬得一愣一愣的小受氣包,心中又不由啞然失笑,當然,孫豪並沒有坑她,按照劍派的規矩,一分錢一分貨,自己交上的法器飛劍極為接近上品,小丫頭報上去之後,應該還有不錯的積分分成。

孫豪也佔了大便宜,就是沒有一分積分的情況下,居然順利接到了任務,小丫頭的表現也真是讓孫豪啼笑皆非。

搖搖頭,把小雅放到了一邊,走進了自己的小院子。

抬頭看看天空,看到了一輪明月,心中不由微微一動,手腕一振,拿起了飛劍,擺開了拿追月劍訣的起手式。

第一招,明月千里,月光照大地。

連續練習了幾遍,劍招越來越熟悉,但是依然沒有任何感覺。

收劍而立,孫豪想了想,緩緩地拉開了觀海八法之皓月當空。

月亮並不是很圓,但月光依然皎潔。

劍鋒之上不見彩,無論是陽光還是月光,在沒有大樹遮擋的地方,自然就一覽無餘。

孫豪很快進入皓月當空狀態,整個身軀顯得空靈而悠遠,融入月色之中。

皓月當空打完,孫豪手中長劍一展,在狀態還在的情況下,開始練劍。

同樣的第一劍,明月千里,此時施展出來,卻給了孫豪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提劍,順著劍的走向,抬頭,孫豪心頭猛地一怔。

此時望明月,往事上心頭。

孫豪的心中,完全忘了自己在練劍,而是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下界的那些一輩子難以忘懷,銘刻在記憶深處的鏡頭。

孫豪好像回到了南斗島,好像看到了涫涫化身人魚,銀灰色的月光之下,立於大海之上隨波蕩漾,月光灑在她的身上,好像給她披上了蟬翼般的薄紗,凝眸不語,脈脈含情,痴痴地望著自己。

那時,自己正在跟現在一樣,仰頭望月。

孫豪好像回到了那一方潔白的斜月岩,想起了靠在自己肩頭的小婉,想起了她的對月而誓:「以前錯過,今後再不錯過」凄苦的人兒,如今是否還在魔界?

孫豪好像還回到了青門,好像看到了月光之下,清冷如月中嫦娥的紫煙師父,想起了她一等自己幾十年,每每月圓夜,對月而思。

好像回到了那個夜晚,紫煙靠在自己的肩上,對月而望,輕輕地留下了一句:「如果有來世,我還嫁給你。」

手中的劍慢慢地,揮舞而起,孫豪的頭顱微微一垂,離開了明月,但是,瞬間,濃濃的思念,濃濃的情誼湧上了心頭。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明月照千里,人在水一方。

月的通透,月的幽冷,月的思念,照耀千里。

孫豪的劍,緩緩地斜舉而上,準確無誤地指向了空中明月,而頭顱卻扭向了一邊,好似是痴痴地看著明月之下的千里山河。

明月千里,成。

對月而望,觀月而思。

此情綿綿,淡淡憂傷。

孫豪如同雕塑一般,凝固在了自己的院子當中。

而一道銀輝,卻通過他的長劍,飛向了明月,如同一把飛劍,在明月之下,閃耀光華。

凌天劍派之內,幾乎同時,所有劍王齊齊睜開了雙眼,不由自主地齊齊騰空而起,望向了凌天劍鋒。

劍意!

一道從來沒有見過的,新生的,卻並不弱的劍意,居然在凌天劍峰上出現,看那位置,居然還是外門弟子。

哈!一個外門弟子,領悟出劍意來了?

有沒有搞錯?

更關鍵的是,這劍意來自月景,幽冷而綿長,等級可是不低。

劍王們神識延伸出去,飛快地掃向凌天劍鋒,但是,沒等神識靠近,心頭已經湧起淡淡的對親人的思念和回憶,湧上淡淡的憂傷,有著想哭的感覺。

月色下朦朧的夜晚,此時好似在劍意之中,流淌著濃濃的思念,深深的無奈,淡淡的憂傷,觸動了人的心弦。

這是一種能能影響人心智的劍意。

暗道一聲厲害。

什麼樣的妖孽外門弟子,能有如此強悍的表現。

心中更欲一探究竟。

只是,沒等完全靠近,大劍祖冷哼了一聲:「怎麼,老子煉劍,你們也想來偷窺不成。」

原來是大劍祖搞鬼,劍王們恍然大悟,忙不迭地,飛速退了回去。

但是,依然有兩個強大的,沒比大劍祖弱多少的神識死也不退。

其中一個說道:「奸詐小人,你騙鬼,幾千年交情,老子不知道你的底細嗎?讓老子過去,老子就想知道,領悟劍意的是誰,要不然,別怪老子強行突破,到時候,打斷他的領悟可全都是你的錯。」

半響之後,驚呼傳了出來:「靠,是他,剛剛進門不到三個月吧,居然領悟了劍意,要不要太快,老三,我們需要團結起來,這樣的弟子不能便宜了老大」

凌天劍祖盤膝坐在自己的院子內,臉上的驚訝神色更是超過了更多人。

他比其他人更清楚。

自己的寶貝弟子,嚴格說來,練劍不超過五天。

因為他五天前才從劍閣出去,好傢夥,這才多久,居然就領悟出來劍意了。

外門弟子,剛剛接觸到劍招的外門弟子,居然就拿著劍招領悟到了劍意,還這麼的快。

劍心通明,也太好使了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