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四四一章 凱馬達島(梁乘輔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四一章 凱馬達島(梁乘輔加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目送孫豪踏入傳送陣,凌華劍君依然有點不敢相信。

自己的小師弟,就這樣,跑去那鳥不拉屎,極度艱難危險的荒海凱買守十年!

也不知道十年之後,自己去凱馬達島接人的時候,會不會,看見的就是一堆枯骨。

空間微微震蕩,一陣漣漪之後,凌天劍祖出現在凌華面前。

凌華躬身說道:「師尊,師弟此去,是不是太危險了,還有,他到底修鍊了什麼,有必要如此嗎?」

凌天劍祖望著傳送陣,有點出神,半響之後,突然展顏一笑:「你這師弟,乃是大毅力之輩,也是志存高遠之輩,如果為師預料不錯,他此去荒海,那就是準備領悟,日、月、雨、浪四種大海之上的天候,最終形成曠古絕今的大海劍意,大海劍勢,鍛入劍骨,成就真正的無雙」

凌華劍君呆了,半響之後,不由說道:「師尊,這可能嗎?日、月、雨、浪,四種劍意,可是相當難以領悟的,十年時間夠嗎?」

凌天劍君突然笑著說道:「如果他只是你想象般的那樣,拿小成的四種劍意構成大海劍意,我倒是覺得,十年之內,他真的有可能完成,不過,我懷疑,他的志向遠遠不是你想的這麼簡單。」

凌華劍君徹底呆了,眉頭皺起,思考半天,突然失聲說道:「師尊,你該不會說,師弟他會以四大成劍意為根基吧?」

凌天劍祖微微搖頭,說了句:「凌華啊,你的格局,還是太低,按我這一年的觀察,我覺得,你師弟的目標,很有可能是四大圓滿劍意直接推動圓滿大海劍意,形成不可一世的大海劍勢,夯實萬世根基」

凌華劍君眼珠子瞪得溜圓,嘴裡大聲說道:「根本不可能,弟子我想都不敢想,他那根本就是好高騖遠,沒有絲毫的可能性」

凌天劍祖雙眼一瞪:「什麼好高騖遠,有本事,你一個月搞定一個劍意大成,兩個月搞定兩種劍意,你再來跟老子理論」

凌華劍君

虛界的遠距離傳送陣低級弟子也可以使用,只不過,使用的條件比較苛刻,需要宗門特質的傳送令牌。

所以,當孫豪通過傳送陣,出現在八狄荒海防禦要塞之中時,駐守修士一陣錯愕。

劍派遠距離傳送陣開啟,以為宗門會傳送一個身份重要的高等修士過來。

結果居然等來了一個奇特到了極點的外門弟子。

一看外門弟子的宗門任務。

荒海要塞之上的修士頓時無語至極。

這弟子接到了鎮守凱履駐守任務!

這是得罪了劍派的哪路大神!

又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居然要萬里迢迢地把他扔到凱馬達島,還駐守十年!

一名金丹劍修二話不說,提起孫豪,就向大海之中飛去,一個多月之後,手一松,孫豪掉落在一座小島的山頂之上,一個面積不足一畝的極小的院子內。

院子正中,有一個小小的聳立的劍塔。

金丹劍修並沒有落腳的意思,嘴裡大聲說道:「頂多兩個月,荒海之中的荒氣就會爆發,本座也不能久留,明年這個時候,我會再來探望,希望到時候,我看到的,不是一堆枯骨,小子,祝你好遠。」

說完,也不等孫豪說話,掉頭,如同大鳥,向劍派防禦荒海的要塞之中如飛而去。

目送金丹劍修如飛而去,孫豪這才開始轉身打量劍塔,打量凱履環境。

劍塔和小院都有凌天劍派的大陣防禦,面積很有個十分小巧的靈田,駐守修士可以種植一些簡單的靈草或者靈稻。

房子裡邊也十分簡陋,有一個儲物袋,裡邊裝了許多辟穀丹,那是駐守弟子的基本口糧。

普通情況下,還是安全有保證的。

劍塔執勤修士的主要任務就是報備八狄荒海之中的荒氣情報,當然,一旦荒氣大幅度超出正常標準,就代表了八狄荒海外圍闖進了大量荒獸或者是大塊頭,此時,往往駐守弟子也並不需要報告情況,因為劍塔和小院會被直接摧毀,要塞自然就知道了是個什麼狀況。

凱馬達島不大也不站在山頂向下望,能看到整個島嶼如同人的腎臟一般,橫在無邊荒海之中。

島上長滿了鬱鬱蔥蔥的樹木。

島上還生活了各種各樣體型並不是很大的荒獸,有飛鳥,也有走獸,甚至是在孫豪駐足的山頂懸崖上,還能看到飛鳥築巢,不時沖入荒海,捕食海魚。

看起來,凱馬達島就是一個並沒有多大危險的安全島嶼。

但是孫豪卻知道,看似平靜的島嶼,其實乃是八狄邊荒之中最為出名的凶島之一。

凱馬達島上,生活著八狄邊荒之中毒性最烈的中小型荒獸,黃金矛頭荒蛇。

一種飛行如,毒性烈到金丹劍修都不敢硬抗的水陸兩棲荒獸。

黃金矛頭荒蛇,將是孫豪接下來十年之中最大的敵人,也或許是孫豪接下來修行的重要資源來源。

孤身一人,站在島嶼山頂之上,眺望茫茫荒海,孫豪的心中不由湧起了陣陣別樣情緒。

修士修道,諸多不易。

大道通天,步步艱辛。

躊躇滿志飛升上界,光光飛升上界,但是到了上界之後,等待孫豪的,卻是無比崎嶇的一條修道之路。

孫豪需要一步一步,艱難地重新攀登上修道的大路,需要堅忍不拔的艱難前行。

此時,孤身一人,茫茫大海,孤島之上,孫豪需要生存十年之久。

冒著極大的危險,生存十年。

十年時間,還不知道自己的時間夠不夠,如若不夠,孫豪還得繼續在此,艱難修行。

有的時候,孫豪也曾經有那麼一刻,思想動搖,或許自己並不需要如此辛苦。

或許自己可以就此開始鍛骨。

大海茫茫,海浪驚濤,拍打著小島。

孫豪凝立良久,眼光逐漸堅定下來,身軀挺得筆直。

男兒就當凌天志。

不管前路多麼的艱險,自己選擇了這條道路,最正確的道路,那麼,自己就必須持之以恆地堅持下去。

唯有努力付出。

方能看到彩虹。

孫豪凝立院子之中,眺望大海驚濤拍案,緩緩拉開了「觀海八法」。

第五法,驚濤拍岸

第六法,排空翻海嘯。

觀海八法修鍊多年,如今觀海而演,拳法終於施展出來,而且,拳路之中自然而然,帶上了絲絲意境。

幾遍拳法打完,孫豪沒有就此放手,飛劍出現在了手中,劍走剛剛從劍派借出的「大海驚濤劍決」。

凌天劍祖猜的絲毫不差。

孫豪準備在這凱馬達島上,將自己的觀海八法徹底修鍊出意境的味道,從而舉一反三,推動自己四種海景劍意全面大成之後,融合成自己的大海劍意,以大海的磅大勢,鍛打劍骨,真正地做到夯實萬世根基。

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抵達凱綸一天,孫豪就得到了驗證。

果然,如同自己預料的一般,大海觀景,自己的觀海八法以景而生,終於可以施展出來,並展現出自己需要的,意境的味道。

當然,如果換成是其他修士,根本就不可能像孫豪這般重鑄無雙劍骨。

飛升修士,都是一界的佼佼者,身上,更是有著一界修行之後的厚重積累。

孫豪如若不是有觀海八法打底,卻是無論如何也不敢想象,不敢嘗試用大海劍意,大海劍勢來錘鍊自己的無雙劍骨了。

凱馬達島,不足一畝之地的劍塔附近,孫豪只要稍稍恢復精力,只要稍稍有點時間,就始終凝立山頂,觀海而悟,練拳練劍。

無論日起月落。

無論暴驟雨。

各種艱苦的天候之下,始終勤修苦練。

正所謂百年修道無人知,一朝劍出天下聞。

大能修士,或許你能看到他的光鮮,但又有幾個看懂他曾經的艱苦和奮進,看懂他的成長過程。

沒有苦澀,哪來的甘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