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四四五章 荒塞危機(月票第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四五章 荒塞危機(月票第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身處的環境有了兩個最大的不同。

這也是孫豪開始追求極致的原因。

孫豪加入了凌天劍派,成為了不知名修士的弟子,有了劍君師兄,毫無疑問,地位有了保障,周邊環境讓孫豪安心下來。

第二個最大的不同在於,凱馬達島二十年苦修,孫豪再次具備了超凡脫俗的戰鬥實力。

哪怕真元沒有恢復,但是現在的孫豪全力勃發之下,估計普通劍王也很難抵擋得祝

四海劍意,大海大勢,古鐵戰體。

足以讓孫豪自保而有餘,大部分修士稱之蛇蠍的凱馬達島,在孫豪腳下已經如履平地,要不是考慮到自己不能趕盡殺絕,說不定此島上最大危害黃金矛頭會被孫豪屠戮一空。

有了強悍的戰力,安穩的修鍊環境。

孫豪自然開始思考更深層次的問題。

記得孫豪剛剛踏入修鍊之道時,誤打誤撞,修鍊到了鍊氣十二層,大圓滿築基,對孫豪後面的修鍊,尤其是凝鍊罡煞,生成神通法相形成了極大的後續影響。

同理,如果把重鑄劍骨比如成自己在下虛的再次鑄就仙基的話,那麼毫無疑問,這一步走得越是踏實,對自己日後的影響也就越大。

四海劍意,大海大勢。

已經很強,強大到了連師兄都刮目相看的地步。

但是,這絕對不是自己的極限。

孫豪最大的優勢,就是孫豪乃是飛升修士。

飛升修士最大的優勢,就是此界出生之前,有著千年的根基。

虛界出身的修士,他們的父母都是修士或者是凡人。

而飛升修士的父母,卻是一方天地,說穿了,就相當於天生天養的石猴等天生靈獸一般,飛升修士本身就是巨大的寶藏。

自己是不是可以把這寶藏挖掘得更透徹一些呢?

孫豪盤膝大海,隨波起伏,身上如大海般的氣勢壓製得大海動彈不得。

久久之後,面對大海,孫豪長嘯聲起,朗喝聲震動天宇:「雙腳踏翻四海浪,一劍光寒九州星仰天大笑登九仞,我輩豈是蓬蒿人?」

腳踩大海,青衫飛舞。

一界頂尖大能的傲然氣勢,一界頂尖大能的不屈追求,滿腔抱負,衝天而起。

孫豪發誓,哪怕是在能人輩出的虛界,我輩修士,也要出人頭地,光耀天下。

志氣衝天,久久不歇。

半響之後,孫豪的雙眼微微一眯,看向了凱履劍塔。

這十年,孫豪已經很少回劍塔了,只是偶爾,才會回去按按通訊球,給荒塞報個平安,同時,也避免荒塞劍修前來打擾自己的修行。

一番總結思索,時間又過去了一個多月,距離師兄約定的前來接自己回去的時間已經不到半年了。

孫豪倒是可以去劍塔上修行,同時,也必須把凱履一些痕清理掉。

身軀微微一晃,孫豪向海灘上走了過去,他的腳下,大片的海水掀起一道高高的巨大浪頭,跟隨孫豪,衝上了海灘。

看看自己煉丹的水蘊水槽,再看看自己搭建的臨時營地,雙眼之中,露出絲絲緬懷,雙臂微微一震,巨浪滔天,轟然落在沙灘之上。

營地也好,水槽也好,一浪下來,消失無蹤。

又一浪湧來,所有痕全部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沙灘,再也看不出絲毫人類修士活動過的跡象。

緩緩搖頭,孫豪漫步走下海浪浪頭,緩緩地向孤島正中的劍塔走了過去。

二十多年轉眼而逝,孫豪徹底消失了二十年,不知道凌天劍派還有幾個人記得自己,也不知自己當年那批弟子如今修鍊都如何了?

如雪、小青,嬅蔻、柳,不知道她們現在可好,還有絎叔,是不是已經被淘汰回去了呢?

二十年,會不會物是人非。

劍塔之下,孫豪全身氣勢內斂,看不出絲毫劍意的跡象,靜靜地等待師兄過來接自己返回凌天劍派。

只是,等了不到一個月。

凱馬達島周圍的環境開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一層厚厚霧氣從海面上升起,四面八方包圍了過來。

厚霧並不是純白,而是淡淡的泛黃。

從荒島上向外看去,藍藍的海面變成了淡淡的黃色,太陽光也顯得黃橙橙的,給人一種特殊的朦朧感覺。

孫豪稍稍疑惑了一下,心中馬上明白,自己鎮守凱馬達島二十年,沒想到在任務即將結束的時候,會遇見荒海荒氣大爆發。

不敢猶豫,孫豪走上劍塔,看向了通訊球。

仔細回想當年那個劍君的話,到底是按幾下,才是報告此地荒氣超標呢?

當年,劍君說這話時很隨意,孫豪也真的沒大用心聽。

正當孫豪思考之際,面前的通訊猛地亮了起來,刺目的紅光,照耀得整個劍塔一片通紅。

孫豪微微一愣,飛快地想起了劍君最後一句,那句自己印象比較深的話:「如果有一看到傳訊球放紅光,那就是荒塞危機」

記得那劍君曾經毫不客氣地表示,如果邊荒危機出現,孫豪可以自己逃了。

當然,能否逃脫,劍君只是哈哈連天。

紅光照耀著孫豪的臉龐,孫豪的眉頭深深地皺起。

如果邊荒荒塞出了問題,自己怎麼回去?

傳送陣被毀的話,自己要回到凌天劍派本山,那就真是猴年馬月的事了。

站在劍塔之上,孫豪雙眼看向黃光朦朦的大海,嘴裡發出一聲輕嘯,雙腳在劍塔上猛地一彈,身軀高高彈起,如同離弦之箭,向下方懸崖之下落去。

飛到半空,海水一個巨大的浪頭沖了上來,托在了孫豪的腳下,托起了孫豪。

孫豪手中飛劍微微一顫,海浪落在海面,並飛快地載著孫豪,湧起陣陣浪潮,向荒塞的方向奔涌而去。

八狄荒塞之上,此時已經高度緊張,大陣全開,閃動光華,防禦著厚厚的黃色荒霧。

荒塞前方,原本應該是一片荒海的地方,此時豁然聳起一座巨大的,比荒塞還要雄偉,還要氣勢巍峨的高山。

駐守荒塞的劍修們,都緊張萬分地看著那座高山。

荒塞上空,幾個背上背劍的修士凝空而立,也是一臉的凝重。

其中一個說道:「這是一頭成年海荒獸,應該是無意之間跑了過來,在這睡覺了,要不然,荒塞說不定早就被毀掉了。」

另一個說道:「此荒獸的壓力好大,已經壓迫得附近的空間極度不穩,傳送陣估計失效,援軍來不了,我們得自己想辦法清除禍患。」

劍修們沉默下來,齊齊看向正中的青年修士。

青年修士臉上露出絲絲苦笑:「荒獸太大,太厲害,不是我這種劍王能夠抗衡的,只希望大傢伙一覺睡醒之後,換個地方,要不然,荒塞危險了。」

一個劍君說道:「據我所知,大型荒獸睡醒之後,會第一時間找吃的,到時候,我們這荒塞不會被他當成點心給直接碾平吧1

還有一個劍君也眉頭微皺:「而且,大型荒獸身邊有著十分充沛的荒氣,會吸引過來大量的荒獸,到時候,我怕不等他自己醒來,我們已經被其他荒獸給徹底蕩平了。

荒塞之上,一片死寂。

不久之後,前方爆發戰鬥,大量的荒獸對荒塞發起了進攻。

荒塞雖然靠近大海,但是原本距離大海還有一旦距離,但是現在,隨著大荒獸落下,海水巨大的衝勁,將荒塞圍在了正中。

而次一級的荒獸們,也掀起海浪而來,發動了猛攻。

荒海之中,殺聲震天。

近在咫尺,有巨大的荒獸沉睡,荒塞周圍變成了汪洋,一群群荒獸掀起一浪高過一浪的海浪,不停地衝擊著荒塞。

凌天劍派之中。

執事堂報上了荒塞的消息:「荒獸突然出現,距離太近,影響了虛界空間,傳送陣被封,荒塞目前情況未知」

凌華劍君接到消息之後,不禁驚呼出聲:「糟糕,這下可如何是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