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四四六章 返回荒塞(月票四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四六章 返回荒塞(月票四加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虛界跟下界有許許多多的不同。

法則更是千差萬別。

其中最讓孫豪感慨的是虛界的龐大。

最直接的一點就是,凌天劍派管轄的地域面積,直接超越了下界的整個大陸面積。

而凌天劍派僅僅只是九州之一,姊州的一個翅膀。

九州之外,有更大的四海,四海之外有更大的八荒。

就算是九州之中的五大湖泊,按照資料記載的情況來看,每一個都遠遠比下界的大海更要雄偉廣闊。

下界,人族是絕對的主宰,最大的敵人,是來自異界魔族的窺伺。

而下虛,人族只不過是眾多智慧種族中的一支,並且是連前百強都沒能進入的種族。

姊州之上,也是人、魔、妖三族鼎立,人族的實力好似並不佔優。

這就是虛界的大勢。

這種龐大的地域,造就了虛界許多神奇。

其中生活在八荒四海之中的荒獸,更是以其龐大的,高達幾百成千丈的體型成為虛界的龐然大物。

好在,它們生活的地方多為荒氣之地,普通情況下,並不會隨便出現在九州之內。

九州邊界出現龐然大物的機遇也並不是很大。

但遺憾的是,凌天劍派八狄荒海荒塞之外,就來了這麼一個大傢伙。

來得很突然,直接從荒海之中冒頭而起,化為一座小山,橫在了荒塞之外,讓荒塞周圍的空間都不穩定起來。

距離太遠,空間不穩,哪怕是劍派的渡劫大能,也來不及救援。

巨大的危機頓時籠罩在了荒塞的上空。

孫豪卻不得不向荒塞快速支援,原因就是,荒塞有孫豪返回凌天劍派的傳送陣。

古鐵戰體戰力不弱。

孫豪領悟了四海劍意,大海劍勢之後,實力也不會太弱不假,但是這不能否認孫豪飛不起來的事實。

一旦傳送陣被毀,孫豪在御劍都成問題的情況下,要想回到凌天劍派,估計得要幾十上百年。

說不定還在路上跑呢,天上的劫雷就落下來,幾雷給活劈了。

凌天的八狄荒塞主要作用就是防禦荒氣爆發之後,大規模荒獸向內陸湧進,要知道,荒海之中,不少荒獸都是水陸兩棲,經常性,它們走到什麼地方,什麼地方的荒氣就會開始蔓延滋生,而同時,劍派的地盤就會縮自然不能相讓。

每過四五年都會迎來一次小規模的荒氣爆發,荒塞上,都是百戰之師,大陣開啟,接陣而戰,一開始,倒是跟荒獸打得有生有色。

一浪一浪的荒獸被擋在了大陣之外,被劍派劍修飛劍擊殺,不少價值不凡的荒獸甚至是被拖進了荒塞之中,化為了大家的修鍊資源。

只不過,那頭小山一般龐大雄偉的荒獸,始終如同一座巨大的高山,壓在大家的心頭,讓大家呼吸不暢,心中祈禱它不會醒來,或者是醒來之後,掉頭就走。

現在的情況就是,大家都被圍在了荒塞之中,逃無可逃。傳送陣被封,援軍是沒有指望的,只能拚命抵抗的同時,真誠的祈禱。

整整兩個多月,荒塞的戰鬥一直持續不斷。

連番作戰,持續作戰,不少修士都有了深深的疲憊感,而荒獸好似依然無窮無荊

大傢伙依然沉睡。

這種情況下,讓大家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一場大戰,擊退了大量進攻而來的荒獸之後,荒塞下方,居然十分稀奇地出現了一個劍派弟子,亮出弟子令牌,申請入城。

防禦荒塞的弟子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見鬼了,這是什麼地方?荒塞之中,外邊是什麼地方,一片荒海,汪洋大海。

居然有弟子跑回來了,是劍派弟子不假,但看其服飾,僅僅只是一個外門弟子而已。

有沒有搞錯,什麼時候,荒塞之中也有外門弟子出沒了?

荒塞戰士,不是最起碼的准入條件都是內門弟子嗎?

防禦這段城牆的劍派弟子愣是沒想明白這是為何。

生怕這是自己的錯覺,生怕外邊的劍派弟子是一種神奇的荒獸所化,愣是沒敢放孫豪進來。

眼看屁股後面大量的荒獸再次攻了上來。

孫豪只好大聲說道:「那我就自己進來了。」

手中弟子令牌在荒塞的防護陣法上一劃,準確地找到了節點,防護陣瞬間打開了一個小缺口,孫豪身體一側,飛快地擠了進來,飛劍在牆體上輕輕一點,躍身而上,落在了城牆之上。

孫豪的動作一氣呵成,快捷無比,城牆上的劍派弟子只覺得眼前一花,奇葩的外門弟子已經一臉笑容地站在了自己面前。

幾個劍派弟子迅速反應過來,圍了上來,大聲問道:「來者何人,你一個外門弟子,怎麼會跑到我荒塞中來?」

孫豪飛劍一振,鏘的一聲落在背上劍匣之中,雙手一拱,笑著說道:「各位師兄,孫豪本身正是荒塞之內弟子,不過是奉命駐守凱馬達島,前不久見到通訊器放出紅光,特意回援」

凱馬達島!

外門弟子!

特意回援!

這幾個辭彙搭配在一起,讓劍派弟子們面面相覷,這是什麼狀況?

凱馬達島不是最兇險的島嶼嗎?

外門弟子駐守了,不僅僅駐守了,而且還殺回來回援了。

有沒有這麼搞笑的事?

神識不斷向孫豪身上掃過,可以確定,百分之百地確定的是,大家面前真的就是一個外門弟子。

沒有絲毫真元修為,依然處於戰士內氣階段的劍派外門弟子。

此時孫豪送出了自己的弟子令牌。

幾個劍派弟子神識一掃,信息查證,準確無誤。

孫豪,凌天峰外內弟子,奉命駐守凱馬達島二十年。

好傢夥,二十年。

又是一個大家面面相覷的詭異任務。

孫豪看著面前這些不敢置信的劍派弟子,想了想,開口說道:「對了,我去駐守之前,乃是劉洸迪劍君相接,你們不妨上報,讓他前來驗證,自然就能證明我的身份」

不久,劉大劍君飛身而來。

一眼認出孫豪,不由驚訝萬分地大聲說道:「孫豪!你居然還沒死,不僅沒死,你居然還逃了回來,你是怎麼做到的,運氣也太好了吧1

孫豪微微一笑:「托劍君的福,孫豪剛好找到一塊巨大的木頭,隨海浪漂流,一不小心,就給漂回來了。」

劉大劍君圍住孫豪轉了幾圈,眼珠子轉了幾轉,嘴裡說道:「小子,你這運氣,果然是逆天,難怪有人要把你扔到凱馬達島二十年,這樣你都死不了,我估計,針對你的人,也是寢食難安。」

孫豪微微一愣,又笑著搖頭:「倒不是有人針對孫豪,而是孫豪自願前來鎮守凱馬達島,為宗門盡一點心力,對了,荒塞這邊情況如何?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忙嗎?還有,宗門的援軍到了沒?」

劉大劍君哈哈大笑:「你一個外門弟子能幫上什麼忙?你僥倖逃回來了,就是天大幸事,你還是自己好好休息著吧,宗門援軍你就別指望了,傳送陣被前面那個大傢伙給壓壞了,我們得自力更生,希望你小子不要剛剛脫離狼窩,又遇見老虎,我很忙,可沒時間招呼你,小方,小方」

駐守城牆的金丹劍修站了出來。

劉大劍君對孫豪一指:「這小子就交給你,讓他跟你所屬一起防禦這一段城牆,不過,他只是一個外門弟子,你可別把他往火坑裡邊推。」

方姓金丹劍修點頭說道:「我明白了,劉執事放心,我會照顧好他的。」

劉大劍君的確很忙,剛剛說了一會話,飛來一枚傳音劍符,劉大劍君來不及道別,如飛而去。

孫豪面帶微笑,微微躬身說道:「那就麻煩方前輩了。」

「你可以稱呼我為方健劍士」,方健態度還算和藹,手指對孫豪前面打交道的幾個劍修一指:「既然你是從這個方向上來的,那麼,你就歸入賀寬他們一組吧」

孫豪向幾個內門弟子服飾看去,嘴裡笑著說道:「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