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四五一章 外門劍王(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五一章 外門劍王(五)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什麼情況?

這是什麼情況?

所有修士在驚喜之餘,有點搞不清狀況。

罡漢劍王,也奇怪地,看向了這一段荒塞。

太古蒼熊的雙眼之中,也充滿了不解,太陽般的雙眼,瞪了過來。

六名劍君飛到了劍王身邊,也奇怪地看了過來。

此時,城牆之上,何琳動了動身軀,高聲喊道:「小豪,你幹嘛?」

賀寬等人聞聲回頭,卻看到,他們身後,一直盤膝而坐的孫豪,此時,正保持著自己盤膝而坐的樣子,雙目緊閉,身軀卻在詭異地冉冉升起。

賀寬張張嘴,也準備說話。

匡達猛地捂住了他的嘴,緩緩搖頭。

賀寬一愣。

只見孫豪的身軀已經飛快地被海浪托起,向上一衝而去。

轟的一聲,海浪衝天而起,太古蒼熊的巨掌猛地被掀到了一邊,微微一個踉蹌,太古蒼熊雙眼之中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看向了荒塞,死死地盯向了盤膝而坐的孫豪。

海浪在這個方向,好似化為了一道高牆。

托起了孫豪,盤膝而坐,一上一下緩緩漂福

一個少年,飛劍橫膝,盤膝閉目,坐在了海浪之上。

而剛剛,太古蒼熊的巨掌,就是被海浪生生沖開而去。

毫無疑問,這少年就是真正擋住了太古蒼熊一掌的修士。

只是,罡漢劍王神識一掃孫豪,嘴裡不由脫口驚呼:「這怎麼可能1

幾個劍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劉大劍君終於想起了孫豪,大聲說道:「他是外門弟子,孫豪,干,居然是他……」

罡漢劍王自然看出孫豪真的就是劍派外門弟子,不僅僅身著外門弟子服飾,而且體內不見絲毫真元。

就連內力,也是那種十分柔和純正的類型。

然而,正是這樣,才真正地讓他更加難以置信。

太古蒼熊的厲害,罡漢劍王深有體會,太古蒼熊的一掌,他罡漢劍王也抵擋不住,但為何這個外門弟子,居然生生地給頂了回去?

怎麼可能?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給罡漢劍王這麼說,他一定會認為那是胡說八道。

但事實就擺在眼前。

此時,劉大劍君終於後知後覺地想起了孫豪的詭異之處,一拍大腿,嘴裡大聲說道:「該死,老子早就該想到,這小子根本就不是普通人……」

罡漢劍王緊緊手中之劍,飛快問道:「說說,這什麼,孫豪,到底什麼來歷,又有什麼不同之處。」

劉大劍君苦笑:「二十年前,他來了八狄荒海,鎮守凱馬達島,我以為頂多一年,他就會完蛋,沒存想他一個外門弟子,居然在黃金矛頭橫行,災難深重的凱馬達島堅挺地守了二十年,更奇葩的是……」

緩了一口氣,劉大劍君摸摸腦袋:「更奇葩的是,前不久荒塞危機,他小子居然漂洋過荒海,從凱馬達島給跑回來了,我當時就奇怪他是怎麼回來的,結果他說他運氣好,整了一塊大木頭就回來了……」

罡漢劍王罵了一句:「你覺得,荒氣爆發的情況下,你能從凱騾么輕鬆地跑回來不?」

劉大劍君摸摸頭:「我怎麼知道他一個外門弟子能有這麼大的神通,我還真以為她****運滔天。」

有個劍君說道:「是啊,大人,他現在是個什麼狀態?我沒大看明白,還有,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不僅僅是這個劍君沒大看明白。

實際上,整個荒塞之中,所有修士,都在摸腦袋。

一個外門弟子,居然奇葩地出現在了荒塞之中。

荒塞不是最低要求都是內門嗎?

荒塞隨便拉出一個弟子出去,都能對外門弟子吆喝一陣吧。

現在倒好,這外門弟子居然生生擊退了太古蒼熊的一掌,還十分神奇地坐在了高高的海浪之上。

他是怎麼做到的?

孫豪的出現,超越了所有人的認知。

當然,孫豪的出現更引起了太古蒼熊的勃然大怒。

張嘴,面對孫豪,太古蒼熊大聲咆哮起來,雙手不停地拍打著自己的****,好似在說:「我很強壯,小子滾開。」

咆哮聲中,巨大氣浪向孫豪沖了過來。

但是,無論氣浪從什麼角度什麼地方衝來,衝進孫豪身邊之後,都如同泥牛入海,無聲無息消失不見。

雙眼微微一睜,孫豪的眼球好似是大海一般蒼藍,整個身軀籠罩在了一片奇異的意境之中,孫豪緩緩而低沉地說道:「大海我為王,大熊,你現在離去還來得及,念你修行不易,我可以饒你一命。」

荒獸是沒有什麼太多智慧的,聽不懂人話。

但是立身大海的太古蒼熊卻好像從僧之中,聽懂了孫豪的意思。

不由地,又站在海水之中仰天咆哮,不停拍打著****,向孫豪齜牙咧嘴。

今日它睡夢中被驚醒,肚子還餓著呢,自然不會善罷甘休,但是眼前的奇怪人族小子,讓他感覺頗為忌憚,先壯壯膽再說。

孫豪說話,荒塞上的修士們齊齊精神一震。

這外門弟子,說話好不霸氣。

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做到!

一個外門弟子,反差太大了!

一處倒塌的荒塞處,劍君們放出氣勢,鎮住幾個被蒼熊破壞掉的缺口,然後齊齊看向罡漢劍王。

罡漢劍王一擺手,低聲說道:「大家用心看,我想我們即將見到的,乃是我凌天劍派萬年難得一見的『外門劍王』……」

外門劍王?

劉大劍君半響之後,憋出一句:「怎麼可能?外門弟子也能出劍王?」

「能出」,罡漢劍王低沉地說道:「而且,不出則已,一出就驚天動地。」

劍君們齊齊看向孫豪,心中想到,這不就是驚天動地嗎?就這種外門弟子大戰神荒的壯舉,估計就能載入劍派宗門大事件。

太古蒼熊咆哮不止,孫豪平靜地端坐在海浪之上。

短暫地對持了一下,太古蒼熊勃然爆發巨大的熊掌一掃而至。

黑雲壓頂,狂風呼嘯。

暴雨如注,凶氣凌人。

向孫豪當頭罩了下來。

孫豪雙目神光閃閃,身下海浪翻滾,橫在雙膝之上的飛劍猛地騰空飛起,空中閃過一道水汪汪的藍色光華,向巨掌飛射而去。

噗噗噗……

一連串的暴擊聲,在荒塞前方不斷響起。

巨大的,橫掃過來的熊掌好似受到萬鈞巨力衝擊,掃擊的動作被生生打住,並被不斷地撞擊回去。

又是一個踉蹌,太古蒼熊收回了巨掌。

巨大雙眼在熊掌上看了看,發現自己的熊掌雖然有了秀,但是卻並未受到什麼傷害,而空中,那把跟自己熊掌撞擊了不少次的飛劍,卻經受不住巨大的撞擊之力,化為碎片,灑落在荒海之上。

荒塞之上,劍君們齊齊看向罡漢劍王,劍王眉頭一皺:「孫豪的飛劍檔次太低,僅僅只是外門弟子的制式佩劍,經受不住這等級別的大戰,你們誰有更好的劍?」

前方,太古蒼熊已經咧嘴笑了,另一隻手掌,向孫豪的方向,高高揚起。

孫豪神識一動,沉香劍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右手輕輕撫摸劍身,孫豪輕輕說道:「沉香啊沉香,沉寂了幾十年,不甘寂寞了吧?」

「孽畜」,沉香雙膝前面一橫,孫豪暴喝一聲:「再不識好歹,休怪孫豪劍不留情。」

劉大劍君手對孫豪一指:「大人,不用找劍,孫豪自己整了一把出來,只不過,他娘的,好醜好個性的飛劍,這還是劍嗎?」

太古蒼熊再次聽懂了孫豪的意思,稍稍猶豫了一下,揚起的手掌還是狠狠地掃向孫豪。

盤膝坐於浪潮之上,孫豪緩緩搖頭,朗聲說道:「此劍曰沉香,今日,以你神荒之血,揚威虛界,我有一劍,可拿雲追月……」

鋪天蓋地的熊掌橫掃而下,但是它豁然發現,自己掃擊的前方,出現一輪明月,幽冷的月光之中,自己的動作瞬間呆板僵直,那個口吐狂言的人族少年,手中那把奇醜無比的破劍,從明月之後,對準了自己的熊掌,輕輕一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