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四五四章 殺勢凝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五四章 殺勢凝意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億萬荒獸,奠定孫豪不世凶名。

荒塞之上,劍派修士從開始的不敢置信,到逐漸接受,到開始麻木,再到心驚膽戰,最後,心中只有一個感覺。

這外門劍王,好大的殺性。

大海之中的荒獸,源源不斷,悍不畏死,本能驅使之下,前赴後繼瘋狂而來。

孫豪毫不留情,旋動沉香,一刻不停,全部斬殺。

劍士們駐守荒塞,見的荒獸不少,殺的也不少。

但是,如同孫豪這般一面倒的屠殺,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

太古蒼熊周圍的海水,被鮮血完全染紅。

然而,這還只是第一步。

一天過去,那一方海水已經變成了血漿和肉泥。

但這依然不是最後的結果。

十多天過去,大山般的太古蒼熊周圍,再度出現一圈小山,堆疊了不知道多少荒獸之軀。

荒塞完全被攔在了後方。

荒獸完全被吸引了過去,大量的修士被調集起來,開始修復幾段被損毀的城牆。

只不過,修士們大多數時間,都在觀望前方,觀望那一片如同修羅地獄的巨大殺常

一身外門弟子服飾的孫豪,也就是沉香大人,此時依然站在了噴泉之上。

只是,他腳下的噴泉,已經完全變成了血泉。

鮮艷奪目。

而他身上的外門弟子服飾也變成了深深的暗紅色。

這種紅色並不是沾染了鮮血的顏色,而是一種完全無形的凶煞之氣所凝結而成的顏色。

沉香大人的全身,也籠罩在了一團暗紅的煞氣之中,讓人一望就膽顫的煞氣,凝鍊在了大人的身體四周,化成了實質化的血漿。

得殺多少荒獸?造成了如此恐怖的煞氣,就是不知沉香大人有沒有辦法化解,要不然,這種狀態出饒修士看見,會直接被嚇死。

血漿在孫豪的身上越累越厚,強烈的負面情緒充斥著孫豪,侵襲著孫豪。

不知不覺,孫豪的雙眼微微發紅,心中更是湧上洶湧的暴戾情緒,有著一種拔劍殺四方的強烈衝動。

四海劍意受到孫豪心中的殺意沾染,帶上了絲絲狂暴的殺戮氣息。

連續十多天,這種氣息在劍意之中,慢慢地逐步壯大。

但是到了這個時候,小山般累積起來的荒獸屍身已經填滿了附近荒海,或許是周圍的荒獸都已經被圍剿一空,也或許更遠處的荒獸再也感受不到太古蒼熊的氣息,周圍的荒獸已經越來越少。

當孫豪身上厚厚的血漿達到一丈多厚的時候,衝擊而來的荒獸已經只有一些等級並不是很高的小魚小蝦了。

仰天一聲長嘯。

身上的血漿、煞氣猛地如同潮水一般,瘋狂向孫豪的身體之內狂涌而去。

罡漢劍王一聲驚呼:「大人不可,煞氣有害,會傷到大人神魂,不利修行……」

孫豪回頭,看向荒塞。

荒塞之上,所有修士看到了孫豪一雙猩紅的雙眼,心中不由齊齊一突,不少修士心膽皆碎,幾步倒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這雙紅眼之中,殺性滔天,裡邊好似有屍山血海。

膽氣略小,壓根就承受不祝

哪怕是罡漢劍王,被孫豪對面看了一眼,也不由心中一寒,倒退了一步,嘴裡一聲驚呼:「沉香大人。」

孫豪臉上微微一笑,輕輕一擺頭,雙眼之中的紅光如同全身的血漿一般,飛快消失不見,依舊恢復了清明,嘴裡淡然說道:「劍王放心,這點血煞,奈何我不得,不過是沉香秘術的養分而已。」

罡漢劍王看著孫豪朗若星辰,徹底清明的雙眼,心中不由驚訝萬分,嘴裡說道:「大人真是神通廣大,罡漢佩服,邊荒大難,大人橫空出世,絕世雄姿,罡漢敬佩萬分……」

孫豪笑笑,嘴裡說道:「劍王一直惦記蒼熊之膽,何不讓人取了,按照秘術煉製,鎮守荒塞?」

罡漢劍王大喜過望:「多謝大人,荒塞有熊膽鎮守,將會固若金湯,只不過,既然大人現世,何不再助罡漢一臂之力,將我荒塞拔起,直推荒海,再拓千里疆域?」

孫豪微微一愣,笑著說道:「需要沉香怎麼做呢?」

罡漢飄立空中,指著孫豪前方的海面:「大人請看,大戰之後,荒海正在退潮,荒海之潮以荒氣為岸,如今大人擊殺太古蒼熊,荒氣一瀉千里,荒海退潮,也會去千里之外,隨後又會隨著荒氣逐漸向我姊州蔓延……」

孫豪若有所思地說道:「劍王的意思是,如果我們趕在荒氣回落之前,將荒塞推進過去,就能拓疆了?」

罡漢劍王點頭說道:「嗯,正是如此,只不過,拓疆邊荒,十分艱難,理論上,必須有十大劍王級別修士在場主持,要不然,根本就拔不動荒塞,不知大人能否再戰雄風,如若不然,等傳送陣恢復,劍派來人怕是得一月之後,到時候,說不定就推進不了多遠了。」

荒塞有兩個最大的作用,其一自然是抵擋荒獸,其二就是擋住荒氣蔓延的屏障,罡漢劍王的意思,孫豪很快就明白過來。

點點頭,孫豪微笑著說道:「嗯,那我就試試吧。」

罡漢劍王大喜過望,微微一拱:「多謝沉香大人,不過大人不用著急,稍等三五日,頂多十日,等我組織修士把荒塞受損部位完全修復之後,再來拔塞拓疆……」

孫豪望了望正在急速退去的海潮,臉上微微一笑,朗聲說道:「修復荒塞嗎?那好辦,事不宜遲,既然要拓疆,我們就退多遠,拓多遠吧……」

罡漢劍王微微一愣。

孫豪手中沉香劍飛起,空中一旋,大海之勢頓時再起。

孫豪朗聲說道:「荒塞豁口之處,各位道友,還請迅速離去,沉香需要重鑄荒塞。」

荒塞上,正在忙碌的劍士們齊齊一愣,迅速反應過來,飛快地離開,雙眼看向了孫豪的方向。

孫豪沉香劍一牽。

大海上,巨浪排空而起。

孫豪清喝一聲:「大海之上,沉香為王,去吧,築起血肉荒塞。」

一浪一浪的海浪,捲起堆積在大海之中荒獸屍身從天而來,如同一道道匹練,向邊荒之上被太古蒼熊攻破的豁口落了下來。

海浪為錘,不停鍛打,血肉為牆,快速夯實。

兩道巨大的匹練,在小小的奇形怪狀的沉香劍統領之下,化為一道深深刻印在劍派修士心中永世難忘的奇景。

這就是大能修士嗎?

這就是十大劍王才有的那種,強悍無比,驚心動魄的實力嗎?

如果說,原來劍派弟子並不是很理解為何大能修士的厲害才是決定種族排位高低的關鍵因素。

但是現在,他們終於有了切實的體會。

如同沉香大人這般的劍王,每出現一個,對劍派的意義就完全不同。

十萬劍派弟子仰望之中。

兩道血肉城牆,飛快地,不到半個時辰,給重新聳起。

最後,沉香劍一挑,太古蒼熊被破開的兩半大腳飛空而起,轟然落在兩處斷牆之上,孫豪朗聲說道:「荒塞因你而斷,如今我就用你殘軀,重鑄荒塞……」

天空中,風雷雲涌,沉香劍飛舞,好似湧起大海風暴,層層落下,兩段城牆頓時化為熊熊火海,在落雷之中,熊熊燒起來。

巨浪為錘,風雷為鍛。

罡漢劍王已經徹底心服口服。

如此鑄就的城牆,毫無疑問將成為荒塞最堅固的一段,而且,因為這段城牆之上有太古蒼熊的血肉,估計實力稍弱的荒獸,都不敢太靠近。

熊熊燒一個時辰,大火在海浪之中熄滅。

孫豪朗聲說道:「各位道友,還請迅速補好陣法。」

荒塞陣法是一種組合型陣法,每一段城牆都有自己的單獨陣法,但同時,又能跟整個荒塞連為一體,而荒塞戰士分小組鎮守了不同城牆,因此都會修補之法。

罡漢劍王一聲令下,劍君帶隊,快速開始忙碌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