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四九四章 鋼鐵金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九四章 鋼鐵金蛙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懸崖荒鳩的整體實力,要遠遠強於盲蛙群落,但是要讓人族選擇,情願去挑普遍實力強了一大截的懸崖荒鳩,也不願招惹有金荒鎮守的盲蛙群落。

原因就是金荒的存在,讓整個群落的危險性提升了一倍不止。

金荒發作,說不定人族修士就得付出統領級別的戰力代價,那可就是真正的大損失了。

何況,盲蛙這種群落最愛逃逸,低級盲蛙等級不高,悍不畏死,價值也就一般,而最後的鎮守者,卻又實力突然增強,怎麼看怎麼不合算。

除了孫豪這種獨行俠,有些手段的獨行俠之外,還真的鮮有修士來打盲蛙的主意。

實際上,看到金荒盲蛙出現的剎那時間,孫豪心中也萌生了退意,姬如雪的雙眼之中,也浮現出擔心神色。

孫豪稍稍退到了湖水靠山崖的部位之時,天空盤旋的巨大荒鳥已經飛空而下,撲擊下來。

金荒盲蛙「瓜蛙」一聲咆哮,身體輕輕在巨石上一趴,四肢猛地彈起,一躍飛空,空中身子舒展,頭上豎角閃爍銀光向荒鳥頂了上去。

荒鳥飛快后飛,爬空。

金荒盲蛙四肢在空中一彈,冒出四道金色光芒,好似是冒火一般,將其身軀一衝而起,張開大嘴對空中猛地吸氣。

荒鳥並不是第一次對戰金荒盲蛙,飛快地扇動翅膀,抵抗氣流向後飛的同時,鋼爪一探,抓向金荒盲蛙的肚皮。

孫豪迅速判斷出,天空之中的荒鳥,其實並不是金荒等級,只不過是一頭強悍的銀荒大雕。

典籍記載,大雕生雙翅,長著一對能撕裂鋼鐵般的利爪,經常以盲蛙,荒兔等為食,是極為兇殘的獵食者。

天生是盲蛙天敵的荒雕,並不懼怕比自己等級更高了一階的對手,強悍的發動了進攻。

看著空中兩個巨無霸的戰鬥,孫豪的心中若有所思,原本典籍記載,盲蛙對荒雕的撲食並不會太過激烈的反抗,但今日,情況卻發生了改變,金荒盲蛙親自出來,驅逐獵食者。

如果孫豪判斷不錯,就是自己擊殺了海量的盲蛙之後,盲蛙群落數量銳減,金荒盲蛙終於是不能容忍獵食者的大肆獵食了,它的子民已經不多,不能再輕易損失了。

臉上逐漸浮現出淡淡的笑容,沒想到自己剿滅盲蛙,竟然帶來了如此意料之外的變化。

盲蛙水陸兩棲,不能飛,但是金荒盲蛙四肢如同有火箭推動,卻可以滯空而戰,一蛙一雕在天空之上,大戰不休。

荒雕對戰盲蛙本身應該具備先天的優勢,能飛能抓,能啄。

但是這次大戰,卻占不到任何便宜。

金荒盲蛙全身如同鋼鐵一般,被大雕擊中之後,不停地爆發出叮叮叮的清脆響聲。

而它頭上的銳角,也閃動著金屬一般的光澤,大雕只要被頂中,就不會太好受,鐵羽不時紛飛落下。

兩大王者在湖水上空殺得興起,不停翻滾,大戰連連,偶爾,金荒盲蛙還會落在湖面,四足踏水,再度衝天。

大雕卻一直能找到機會抓走其他盲蛙,只能繼續跟金荒盲蛙糾纏不休。

孫豪感受著金荒好像被鋼鐵化的角質蛙皮,心中若有所思,心中好像想到了什麼。

沒等孫豪想透徹這個有點依稀熟悉的問題,身邊,小青輕輕地碰了碰他。

孫豪看向小青。

小青的手向谷口的方向指了指。

順著小青的手指,孫豪看了半天,才驚訝地發現了一個小賊。

一道金色的光芒,從一個石塊下的土洞鑽出,空中一閃,又衝進了另一個石塊下的土洞。

谷口的銀荒盲蛙已經站在了自己的巨石之上,虎視眈眈地盯著土洞揚起了自己的爪子。

不到一息功夫,撲空的金色影子又飛快地鑽了出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進了下一個土洞,銀荒盲蛙一爪子拍在了土洞上,濺起漫天塵土和石塊,但依然是慢了半拍。

孫豪已經看清楚了,這個不停鑽洞,試圖找食物的小賊是一條背上生了一對翅膀的奇異小金蛇。

遺憾的是,經過孫豪的擊殺之後,盲蛙群落損失慘重,十洞九空。

一直鑽了二十幾個土洞之後,小金蛇才叼著一隻盲蛙,屁顛屁顛地,從各個石塊之下,飛速地逃逸而去,銀荒巨蛙不甘地緊追而出。

但孫豪估計,一定追不上。

果然沒過多久,銀荒盲蛙垂頭喪氣地回來。

盲蛙等級不高,實力不強,在蘭格林島上本來就是獵食對象,以前數量多,這種被獵食的殘酷性看不出。

現在數量銳減,情況就瞬間變化。

較弱的獵食者不敢過來肇事,但是強悍的就不同了。

荒雕和那條金色雙翼小蛇,就開始直接衝擊盲蛙的老巢。

鋼鐵金荒盲蛙和荒雕的大戰整整持續了三日時間。

最終,荒雕並沒能突破金荒盲蛙的防禦,沒能得到食物,不甘地飛走。

鋼鐵金荒盲蛙在蛙舌般的巨石上,仰天咆哮,好似在慶祝自己的勝利,湖泊邊上,爆發了陣陣蛙鳴。

一塊相對較大的巨石之下,幾個小腦袋探了出來。

小青眉頭緊皺地說道:「這裡邊的氣味真是難聞死了1

姬如雪清冷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別挑三揀四了,小山已經施展了除臭秘術,已經儘可能地在改善大家的居住環境了。」

姬嬅蔻看著十分靠近蛙舌般巨石的一個土洞,好奇地問道:「小山準備幹嘛,距離那個大蛙太近,好像會很危險吧?」

姬啼柳嘴裡說道:「他就是這樣,喜歡裝神弄鬼,我也想不通,他會有什麼辦法,能夠對付得了那頭鋼鐵金荒盲蛙。」

姬如雪輕笑:「好了,大家就不要胡亂猜測了,用心等著就是,如果小山真的有辦法對付金荒盲蛙,那麼我們這次就真正的發達了。」

說話之間,她們發現,孫豪所在的土洞之內,飄出了淡淡如薄霧般的氣體,緊緊貼著地面,向金荒盲蛙的洞穴之內蔓延了過去。

小青疑惑:「小山這是準備用毒?」

姬如雪笑笑:「大多數毒對金荒是沒有任何效果的,好了,大家用心看,自然就知道這是什麼了。」

洞穴之內,金荒盲蛙微微遲疑了一下,它感知到了周圍的空中出現了一種讓它感覺很不舒適的氣息,好似是有什麼東西在慢慢地腐蝕自己的鋼鐵之軀一般。

但是認真感應,卻沒能發現什麼問題。

移動身軀,想離開這些氣息遠一些,但是遺憾地發現,洞穴之內,無論是地底,還是四壁,這種氣息都始終在蔓延,絲絲侵染著它的身軀。

動動軀體,金荒盲蛙也沒有太多的發現,唯一可能有點不同的是,好像自己鋼鐵化的角質皮層有點生鏽的感覺。

心中稍稍不安,金荒盲蛙一躍而起,跳上了自己經常曬太陽的巨石之上。

感覺稍稍好了些,周圍的氣流好似恢復了正常。

只是,沒過去多久,周圍又冒出來淡淡的詭異氣流,在不知不覺地腐蝕著自身。

憤怒地仰天咆哮幾聲,金荒盲蛙撲通一聲,落入湖泊之中,遊動了幾下,感覺不錯。

但是沒過多久,湖面上,一層水飄了過來,金荒盲蛙全身不由微微一震,不得已,從湖水之中一躍而起,不停地咆哮。

石洞之中,幾女面面相覷。

姬啼柳大眼睛之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表情:「小山太厲害了,騷擾得金荒盲蛙暴躁不已,偏偏還找不到原因所在,有趣,有趣……」

石洞中不行,巨岩上不行,湖水中還是不行。

金荒盲蛙徹底怒了,腳踩噴火氣芒,在空中耀武揚威了一會,豁然發現,身體周圍的氣氛又變了,淡淡的如同跗骨之蛆的腐蝕感又來了……

飄在半空居然還是不行,金荒盲蛙不知自己遇見了什麼,只能在空中不停地咆哮不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