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四九五章 漁翁之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九五章 漁翁之利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金荒盲蛙上躥下跳,天上地下,湖水之中,就沒發現自己能夠舒服的地方。

鬧了半天,發現這氣息也就是對自己有些不利影響,好似也並不能真正把自己怎麼樣,既然哪兒都躲不過,乾脆不理他就是。

悻悻然,咆哮了一陣之後,金荒盲蛙跑回自己的巢穴之中,呼呼大睡去了。

陣陣廢金氣,濃度越發濃密,慢慢地滲透進金荒盲蛙的巢穴之中。

三日之後,天空之中,又飛來一片黑雲,荒雕捲土重來。

不來不行,蘭格林島上平時隨處可見的盲蛙不見了蹤跡,食量本身就不小的荒雕受不住飢餓,再度打起了湖泊的主意。

金荒盲蛙猛地驚醒,依然十分麻利地挺身而出,站在了巨石上昂首咆哮,捍衛自己的地盤,絕不讓荒雕得逞。

大戰瞬間打響。

只不過,此次大戰跟前幾日略有不同的是。

荒雕發現對手的獨角沒有那麼厲害了,而一身鋼鐵般的角質皮好像也弱了許多,實力下降了不止一個等級。

荒雕本身就是盲蛙的天敵。

金荒盲蛙只不過是依仗一身鋼鐵般的皮膚才能力壓荒雕,讓其不能得逞。

但現在,金荒盲蛙的銳角攻不破荒雕的鐵羽,皮膚擋不住荒雕的利爪之後,戰況頓時不利起來。

當然,金荒的實力依然不可小覷,盲蛙本身具備的一些攻擊技能,如水箭,四肢的氣芒撕裂等,依然能對荒雕造成不少威脅。

兩種龐然大物在空中激戰不休。

谷口,金色的光芒再度適時出現,銀荒根本就攔不住這個小賊,又被它偷偷咬死了一頭實力較弱的盲蛙,拖出了山谷。

銀荒追逐而出。

荒雕猛地一個撲擊,金荒盲蛙被擊中,掉落湖面,四肢一蹬,準備衝起來,沒想到,湖水突然好像產生了粘性一般,四肢拔了拔,居然沒能拔出來。

金荒盲蛙稍稍疑惑,天空之上,荒雕已經抓住了戰機,鐵爪,鋼嘴,猛撲而下。

蹦蹦蹦,一連三啄。

動彈不得的金荒盲蛙頓時被啄個正著,雙眼鮮血淋漓,肚皮上也出現一個巨大的抓痕。

金荒盲蛙仰天一聲怒吼,前肢猛地從湖水之中抽出,向前猛地一拍。

荒雕雙翅一展,起身欲飛,但是猛地發現,不知何時,一雙鋼爪被湖水給粘住了,居然一下沒能飛動。

金荒盲蛙舉爪拍在了它的頸項上。

荒雕仰天一聲凄厲的慘叫。

幾個小腦袋無聲無息地從石頭下探了出來。

姬嬅蔻輕聲說道:「是小山在搞鬼吧,他簡直太陰損了,打定主意要讓這兩個大傢伙兩敗俱傷啊1

小青癟癟嘴:「什麼陰損,這叫智慧懂不。」

兩個龐然大物,在湖面展開惡戰。

反正是只要誰稍稍佔據到一定的優勢,必然就會莫名其妙出狀況,遭受對手重創。

此時的荒雕,也已經欲罷不能,陷入苦戰之中。

金荒盲蛙的實力,尤其是防禦能力大不如以前,下降了一半不止,而且又經常性地出問題,荒雕倒是佔據到了一定的上風,要不然,它早就飛跑了。

正是佔據到了一定的上風,自己又進可攻、退可飛,荒雕也陷入欲罷不能之中。

湖泊上空,水面。

兩個龐然大物連續激戰,整整半個多月,積少成多的傷勢之下,金荒盲蛙戰鬥力越來越弱,不知不覺,已經不是荒雕的對手,萌生了退意。

舉起爪子,猛地一擊,擊退了荒雕,金荒盲蛙猛地向湖水之中鑽去。

只是,讓它驚駭的事情再度發生。

湖水之中,猛地掀起了巨大的浪花,沒等它沉下去,反而被海浪給舉了起來,朝天露出了大肚皮。

荒雕怎麼會放過如此大好時機,凄厲的雕鳴聲中,利爪猛地一劃,利嘴一啄。

戰力不再,筋疲力盡的金荒盲蛙終於是被荒雕完全破防,白肚皮被開膛破肚,冒出了殷紅的鮮血,一顆巨大的心臟,也被荒雕猛地一嘴叼了起來。

荒雕一招建功,興奮地展翅欲飛。

湖水湧來,打濕了它的雙翅,纏住了它的利爪。

瀕臨死亡的金荒盲蛙四肢猛地用勁,死死地箍了上來。

荒雕被湖水鬧了一下,躲閃不及,被一下抱個正著,金荒盲蛙用盡最後的力量,猛地一口,咬在了荒雕的頸項之上。

湖水之上,兩隻巨大的荒獸不停地翻滾起來。

荒雕拍打雙翅的力量越來越弱,湖水逐漸被鮮血染紅。

當兩隻龐然巨獸終於停止了掙扎,在湖面上緩緩下沉的時候。

湖水蕩漾,一個淡藍色的身影憑空一躍,落在了金荒盲蛙的頭頂之上,水波之中,孫豪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石塊之下,四女跳了起來,相互擊掌慶祝。

目睹了整個事件的她們,不由為小山的精妙算計,心中叫好。

當然,她們看到了整個過程,但卻依然不能完全明白孫豪是如何做到這一步的。

兩隻龐然大物同歸於荊

湖泊內短暫地安靜了一下,不一會之後,盲蛙土洞之中,冒出了不少盲蛙的腦袋。

尤其是那隻銀荒盲蛙,更是一翻身,出現在了自己的石塊之上,面朝湖面,不停地轉動著一雙並不能視物的雙眼。

老大掛了?對手也掛了?

如果能夠吞了老大的對手,自己豈不是能獲得晉級的機遇?

盲蛙的天性,銀荒盲蛙確實沒有吞掉自己老大的打算,但荒雕的誘惑,可是不校

好像沒發現什麼危機,銀荒盲蛙一聲蛙鳴,縱身一躍,撲通一聲,落向水中。

龐大的身軀往湖水中落下,奇怪的是,湖水好似是受到它的衝擊一般,紛紛讓開了去。

然後,它又十分驚駭地感知到,它落下的方向,湖水居然化為了一柄柄利劍,高高立起,好似是變成了一個陷阱,等待著自己。

十分勉強地扭動了一下身軀,咚地一聲,肚皮還是砸在了利劍之上。

噗噗噗噗,肚皮上血花飛濺,勉強遊動幾下,正準備躍出水面,猛地感知到一柄藍汪汪的飛劍,向著自己雙目之間的要害之處扎了下來。

扭頭,猛地一抓拍向前方,張嘴大力一吸。

轟的一聲,不知名重物被吸進嘴中,額頭一疼。

肚皮上噗噗噗地,不停向外炸出血洞,頭上,剛剛生出一點小角的額頭,更是變成了一個深深的血洞,瞬間功夫,前一刻還大喜過望的銀荒,已經遭受重創,開始在湖水之中,不甘地拚命掙扎。

孫豪淡藍色的身影又漂了過來,沉香劍刺啦一聲刺進了銀荒盲蛙的腦袋之中,噗的一聲,釘著一枚晶體飛了出來。

手腕一振,孫豪臉上燦爛笑著,收穫了自己的第三枚荒晶。

兩枚銀荒,一枚金荒,此次的收穫大了。

孫豪冒險前來蘭格林島,獲得了巨大的收益,如果換成劍營貢獻度,足夠孫豪用上許久了。

湖水翻滾,三隻龐大的巨獸沖向了岸邊,堆積如山,整個湖泊之中,充滿了兇殺之氣。

三隻巨獸臨死之時的兇殺之氣,讓陣法之中的四女都心驚膽戰不已。

盲蛙也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懼,幾個首領連續被擊殺,終於讓不知懼怕的盲蛙乖乖地安分在了巢穴之中,絲毫也不敢動彈。

三隻荒獸,價值最大的無疑是金荒盲蛙,其次就是荒雕。

孫豪足足花了三天功夫,這才將三隻巨獸收拾完畢。

直到孫豪收走三隻巨獸的巨大頭顱,修為稍弱的四女這才從洞中出來,開始給孫豪幫一些小忙。

收拾完零星的資源,孫豪十分意外地發現,湖泊周圍生存的盲蛙悄悄地溜掉了,一隻也不剩。

並沒有出現意想之中,不要命的衝出來送死的現象,倒是省了孫豪不少手腳。

對四女笑了笑,孫豪登上了巨石,看向了盲蛙葬常

一個巨大的並不是很堵的斜坡,不知道有多深的深坑,一眼望不到底。

讓孫豪興奮的是,果然如同孫豪預料的一般,斜坡之上,有一些零星的晶體,在陽光之下,閃爍著奪目的光華。

小青一躍而上,站在了孫豪的身邊,嘴裡失聲驚呼:「哇,發達了……」

姬嬅蔻也大聲說道:「啊,好多晶體,小山,你真是太厲害了……」

孫豪微微一笑,嘴裡輕聲說道:「姑娘們,這就是我們在虛界戰場崛起的根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