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五零二章 忍著不死(25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五零二章 忍著不死(25更)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前後歷經幾十年,孫豪飛升之後,一步步,從學習走路開始,艱難地,重新站了起來。

當孫豪三屬性真元齊齊突破至化神中期之時,心中湧起的,是一種難以言表的複雜心情,有喜悅,有欣慰,也有艱辛和劫后重生的感覺。

修士修行,每一步都是如此艱難。

艱難到,孫豪想起了虛界之中,流傳的那條「忍著不死的魚」的故事。

相傳,在大漠邊緣,蠻族領地之中,生活著一種「杜茲肺魚」,每當大漠乾旱季節來臨,河流乾涸,蠻民再也無法從河裡取水之後,就會挖出河床之中的淤泥,找出幾條深藏其中的肺魚,將自己的嘴巴對準肺魚的肺囊,猛地一吸,就能喝到解渴的清水。

有一條名叫「子咎」的肺魚就被一個蠻民給挖了出來,吸走了肺囊里的水,隨手扔在了河床之上。

烈日暴晒,生命垂危。

子咎不得不自己拯救自己,它頑強地在乾裂的河床上不停地跳,終於有幸跳回了裂縫之中,鑽回了淤泥,能忍住不死,等待雨季的來臨。

很不幸的是,又有一個蠻民要搭建一棟房子,子咎藏身的淤泥被挖了出來,被做成了泥胚,被晒乾,被壘牆,子咎完全脫離了水分,完全失去了食物,成為了房子里的一面牆的一部分,徹底地陷入了休眠。

無邊的黑暗之中,子咎堅韌地休眠,忍著不死。

是的,忍著不死。

哪怕環境再惡劣,哪怕道路再艱難,只要能夠不死,那就堅韌地活著,只要有希望,那就忍著不死。

短暫的雨季來臨,雨水將包裹著子咎的泥胚打濕,水汽向泥胚之中滲透,忍著不死的子咎拚命地,沒日沒夜地吸呀吸,吸取水分和少得可憐的養分,一點點地為自己能夠繼續忍著不死積累著千萬分之一的機會。

當再無水汽和養分的時候,子咎又開始堅忍不拔地,忍著不死。

一年,兩年,三年,四年……

蠻民遺棄了這棟泥胚房。

大雨推翻了房子。

子咎用勁最後的氣力,與暴風雨裡應外合,衝破了泥胚,重新回到了河流,虛弱地找到了食物和營養。

典籍之中記載,最終,子咎歷經艱辛,成為了魚人一族的先祖,而他在得道大成之際,將他還是一條什麼修為都沒有的,身為一條肺魚的這則故事,流傳萬族。

一條忍著不死的魚。

孫豪盤膝坐在巨石之上,心中感慨很深。

人只看到蝴蝶破繭之後的美麗,但是又有誰知道,破繭之前的青蟲其實也是在忍著不死。

人只看到大能修士的風光,羨慕大能修士的無敵,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大能修士一步步走來,是何等的艱辛。

下界的修士,誰能想象得到,沉香老祖飛升之後,面臨的是路都走不穩,面臨的是說話都困難,面臨的是全身經脈寸斷,骨骼盡碎。

而孫豪重新站起來,真正挺立在虛界之中,又是歷經了怎樣的艱辛。

或許,看看那些透明的,吸飽了修士鮮血,就會變得通紅的水蛭,就會有更深的理解。

修士修行,本就逆天而行。

不經歷艱難困苦,怎麼能玉汝於成。

不經歷風雨,怎麼能見彩虹。

孫豪一步步走來,走到如今,深有感觸,或者,自己也跟昔日的魚人老祖一般,經歷著一段忍著不死的艱難修道之路。

忍著不死。

只有不死,才有機會,面臨艱難,只能堅韌地忍著。

或許,這就是修道。

孫豪挺立在巨岩之上,遙望遠方,衣衫被湖風吹得獵獵作響,雙手背負,雙目逐漸堅定起來。

修道,需要什麼?

道心又是什麼?

修仙,又需要經歷一些什麼?

孫豪的心中,逐漸地明白過來。

修道之人,需要一份堅持,需要一份忍耐。

唯有堅持者,才能在命運的暴風雨中搏鬥。

你既然期望輝煌偉大的一生,那麼就應該從今天起,以毫不動搖的決心和堅定不移的信念,憑自己的智慧和毅力,去創造屬於你的道路。

唯有忍耐者,才能最終結出甘甜而美味的果實。

蠶忍受著繭的束縛,默默積蓄力量把紛飛的夢想留給明天;蚌忍受著沙石的打磨,用血肉模糊的痛苦把純潔的珍珠留給明天。因為它們明白:這一時的痛苦,一時的忍耐是對燦爛夢想的鋪墊,是對未來最強的支持。

忍耐,讓生命沒有不可承受之重

老拙穿破襖,淡飯腹中飽,補破好遮寒,萬事隨緣了。

有人罵老拙,老拙只說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

涕唾在面上,隨它自幹了,我也省氣力,他也無煩惱。

這樣波羅密,便是妙中寶。若知這消息,何愁道不了?

人弱心不弱,人貧道不貧,一心要修行,常在道中辦。

……

修仙之道,常有艱難。

越是大能,或許道路越是崎嶇。

孫豪的身後,姬如雪默默地站了上來,陪著孫豪,一起遙望那幽冷的明月。

孫豪聳立良久,對姬如雪低聲說道:「謝謝你,如雪,我最艱難的時期,謝謝你和小青陪我一路走過。」

姬如雪的臉龐,在皎潔的月光之下,顯得清冷而高潔,但聲音之中,充滿了柔情:「你不要對我說謝謝,其實你出現在我的生命里,就是對我最好的答謝,如雪遇見小山,好似是生命的宿命,終身而無悔。」

孫豪輕輕地擁住了姬如雪,兩人並肩站立在巨石之上,遙望著夜空,月光之下,拖出了兩個長長的身影。

半響之後,姬如雪輕聲說道:「小山,我在谷口發現了一棵仙梨樹幼苗,我們一起,將它移植在湖邊吧,或許過去幾年,我們就能吃到仙梨了。」

孫豪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輕聲說道:「好啊,要不然叫上小青,我們動手去移栽,可是不準動用任何手段,你說好不好……」

話沒說完,小青的聲音從下邊傳了上來:「好啊,好啊,我們一起動手,移栽梨樹,大老爺,雪兒姐,你們終於想起小青了。」

孫豪和姬如雪相視一笑。

要不是知道小青就躲在巨石之下偷聽,孫豪才不會說起讓她一起參與移栽呢。

沒有動用任何靈力,也沒有動用任何工具。

用雙手,孫豪一點點的輕輕地刨開了仙梨樹周邊的土壤。

姬如雪小心翼翼地將仙梨樹慢慢地拔離了土層,小青趕緊用自己的法衣兜了一些濕土,說道:「快,雪兒姐,放這上邊來。」

湖邊,又是孫豪動手挖了一個適中的土坑,姬如雪填了一些對靈植生長有利的材料,小青小心地,把幼苗放了進去。

細細地夯土,輕輕地理順了幼苗的枝椏。

移栽完成。

看著這株略微有點萎靡不振的幼苗,小青雙掌一合,嘴裡輕輕說道:「小梨樹啊小梨樹,你可千萬要堅持住,快快長大,快快成長,小青等著吃仙梨呢。」

姬如雪也輕輕說道:「小仙梨,你見證了一段情,記載了一段故事,可是要茁壯成長啊1

孫豪心中湧上淡淡的溫馨,蹲在小幼苗的旁邊,輕聲說道:「無論環境多麼的艱苦,無論風雨多麼的飄搖,小梨樹,你都要記住,忍著不死,只有那樣,你才能結出豐碩的果實……」

好似聽懂了孫豪的話一般,一株並不是特別突出的仙梨樹幼苗,突然好像精神了許多,並不是很多的枝椏輕輕地顫動起來,好像在回應著孫豪。

小青一跳而起,嘴裡大聲說道:「呀,呀,好神奇,好神奇,我們的小梨寶寶好神奇啊,好似聽懂了小山的話,來我給你介紹介紹,這位就是你英俊神武的小山爹爹,這位呢就是你漂亮大方的如雪仙子阿姆,至於我,就是你可愛的無敵美少女小青小阿姆了哦……」

不遠處,聽到小青的聲音,姬柳和姬嬅蔻好奇地看了過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