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五零六章 巨大驚駭(感謝書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五零六章 巨大驚駭(感謝書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斗天棍到底是什麼來歷不得而知。

斗天棍到底是什麼材料煉成也不得而知。

但是,當孫豪練成鬥志大勢,並用鬥志撐起自己的脊柱,準備全力衝擊最後的金荒結晶時。

斗天棍發生了神奇的變化。

斗天棍不用孫豪控制,自己跑去變成了斗者之勢,極大地強化了孫豪的鬥志之脊,撐起了孫豪的脊柱。

此時的斗天棍,完全化為了金色的斗者之勢,依附在孫豪的脊柱之上,撐起了孫豪的脊柱,完全看不到棍體,而好像這才是斗天棍本來就該有的形態。

斗天棍化為脊柱的這一刻,孫豪的心中湧起了明悟,自己的斗勢,最難練的,不知道怎麼才能完全練成的斗者大勢,練成了。

戰天鬥地的意志,遇強不挫的精神,從此伴隨自己的一生。

身軀挺然而起,孫豪站立巨石之上,嘴裡一聲輕嘯,身上好似是冒起了道道金光化為實質光盾,在孫豪的身體周圍凝而不散。

沉香劍再次出現在手上。

手指在沉香劍上一彈。

斗歌起。

帶著金光,手持沉香,孫豪再度沖向斜坡。

這一次,孫豪並未在腰間繫上獸筋,而是就此直接沖了下去。

四女對望一眼,不由齊齊躍上巨石,看向高歌聲中如同一個巨大金梭向前衝去的孫豪。

斗者無畏,鬥志衝天。

金光閃耀,狂猛前進。

很快,孫豪衝到了倒數第二顆金荒結晶處,沉香劍一挑,結晶落入掌心,沖勢稍稍一緩,孫豪再度加速,衝進了最後半丈之中。

巨大的威壓,如同海浪一般從前方一浪又一浪地沖了過來,不停地沖刷著孫豪全身的金光。

前沖的勢子猛地一頓,孫豪暴喝一聲,沉香劍一頓,扎在了斜坡之上,全身金光閃爍,身軀晃了幾晃,終於穩穩地站在了斜坡之上。

唱一句:「才高八斗者,膽大如斗」,孫豪向前堅實地踏出一步。

唱一句:「移星換斗者,步斗踏罡」,再向前踏出一步。

一鼓作氣,連續吼道:「我深藏不露,我身影如梭,如沙鷗只求天地一斗;一笑泯恩仇,必爭無王寇,快意且開闊,如大聖只求天地一斗……」

大吼聲中,孫豪騰騰騰連續向前,大步連跨,猛地走了幾步。

但是一曲斗歌,到這兒完全唱完,可是孫豪距離最後一顆淡紅色的金荒結晶,還有一步之遙,孫豪的身軀受到了巨大的威壓,在這兒,不由自主地微微晃了幾晃。

最後一步,進還是退?功虧一簣嗎?

孫豪雙眼猛地一亮,身上金光大作,手中沉香劍空中一振,嘴裡緊接著原有的斗歌,又是一聲暴喝:「戰天鬥地,有我無敵。」

右腳猛地向前邁出,轟的一聲,在最後一顆金荒結晶之旁,穩穩地站祝

身軀之上,鬥志幾乎變成了金色的蛋殼,光芒內斂,支撐著孫豪,讓孫豪能穩穩地站在金荒結晶之前。

此時的孫豪,雙眼之中,只有金荒結晶,神態無比專註地,一點點伸出手去,抓向結晶。

此時此刻,孫豪的手是堅定,但是心中,卻是喜悅的,經歷了這麼長的時間,孫豪終於實現了自己的目標。

輕輕地,孫豪抓起了淡紅色的結晶。

手腕一振,結晶收入儲物袋中,難以壓抑的興奮從心底沖了起來,孫豪很想就此歡呼出聲。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孫豪穩住自己的情緒,緩緩地站直身軀。

可是當孫豪開始站直之時,眼睛終於看向前方,看到了前方的景象之後,心頭不由猛地大駭,嘴裡差點驚呼出聲,臉色豁然巨變。

孫豪前方,根本不是一堵牆,而是一堵幾乎是吸收了所有光線的,黃土一般的龐然巨蛇,盤成了巨大的一盤,孫豪走到現在這個位置,剛剛好能看到蛇頭,而且,巨蛇的雙眼還瞪得溜圓,正直直地看著孫豪。

冷汗瞬間從孫豪的全身冒了出來。

因為此時,孫豪站立的位置,距離巨蛇張大的,如同巨大深淵的巨嘴,不過只有十來丈的距離。

巨蛇不知道有多長,目測其盤起的身軀,滾圓巨粗,直徑不下百丈以上。

孫豪大氣都不敢喘,直直對望巨蛇的雙眼,腳下,一動也不敢動,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的舉動,引來巨蛇的突擊。

孫豪終於明白了,前方那巨大威壓的由來。

前方並不是什麼深淵,而是一頭巨大兇悍地,勢力可能更超越了金荒的荒蛇。

威壓也並不是盲蛙葬場所形成,而是這條荒蛇帶來的。

孫豪可以肯定,哪怕自己現在實力大增,可也絕對不是這條荒蛇的對手,不說其他,就是這種威壓,已經讓孫豪沒有絲毫勝算。

以自己的斗天之勢,普通超越自己一兩個等級的荒獸,是根本壓制不住自己的鬥志的。

但是這條荒蛇,卻壓制著自己動彈不得,可見,自己跟荒蛇的等級相差太大。

精神高度繃緊,孫豪雙目直視荒蛇的雙眼,開始緩緩地向後移動。

一步,兩步,速度不敢太快,孫豪小心翼翼,一點點移動,可不敢引起荒蛇的注意。

精神高度緊張地向後移動了幾步之後,孫豪十分驚訝地發現,對面荒蛇的雙眼根本就沒有對自己看。

依然是一成不變地,雙眼死死地盯著前方。

嘴巴依然張得老大,也沒有合攏的動作或者是吞咽的動作。

孫豪不由心中一動,這是一條死蛇不成?

站在原地,孫豪用心觀察,卻又發現,龐大的荒蛇之軀,還是在緩緩地,以肉眼難見的速度在慢慢地移動著。

大傢伙絕對是活的。

那麼現在,它最有可能的狀態就是在睡覺。

驚動這大傢伙可不是什麼好事,孫豪小心翼翼地,一步一個腳印地,給退了回來。

最後,退到稍稍安全的地方,孫豪再也看不到下方的蛇頭和蛇眼,看到的,依然就是巨蛇好似黃土一般的身軀,還有好似是深淵一般的巨嘴。

這頭荒獸,體積巨大不說,氣息也好不詭異,讓孫豪完全感知不到它的存在。

孫豪能夠感知的就是它身為高級荒獸那種與生俱來的威壓。

想一想自己在這張巨嘴之下,整整生活了十多年,還活蹦亂跳地跑來跑去,撿取了不少荒獸結晶,孫豪心中就感覺毛骨悚然。

一個後空翻,孫豪落在巨石之上,渾身大汗地,看向了四女。

姬如雪輕聲說道:「小山,恭喜你,你終於是拿到了最後一顆金荒結晶。」

小青抱住了孫豪,俏臉送了過來,吧唧親了一口:「小山,你真是太帥了,剛剛那幾下,真是威武神勇呢。」

孫豪心頭苦笑,全身有點虛脫,緩緩坐在巨石之上,不停地喘氣。

四女以為孫豪是累的,可哪裡知道,孫豪是有點吃驚給嚇的,哪怕孫豪鬥志在身,猛不丁地看到如此不可抵禦的龐然大物,而自己還在它的面前跑來跑去,心中不虛才怪。

同時,孫豪也略微有些明白,為何實力並不是很強的盲蛙能佔領蘭格林島核心腹地這麼大的地盤。

其實這並不是盲蛙的能力,而是荒蛇的威懾力在。

同時,孫豪也終於明白,為何盲蛙形成了把同伴扔進葬場的習慣,估計這是在喂那頭荒蛇換取自己族群的平安,千萬年來,成為了本能。

孫豪唯一比較疑惑的是,這條荒蛇跟孫豪見到的其他荒獸有著巨大的不同。

大多數荒獸都十分的暴戾,根本就不會讓孫豪這般在它嘴邊蹦躂,而這條荒蛇,讓孫豪在它嘴邊整整玩了十多年。

那麼,這是這條荒蛇的習性?還是這條荒蛇有什麼不妥呢?

從乍一見荒蛇的巨大震撼之中逐漸恢復過來之後,孫豪開始思考這個有趣的問題。

要知道,姬如雪幾個可是在湖邊引來了天劫,雖然虛界的天劫並不是很厲害,但雷霆做不得假,那條荒蛇居然也是毫無動靜,這是為何?

怎麼會有如此奇葩的事情發生?

孫豪陷入沉思之中。

四女以為孫豪在恢復,倒是也沒打擾孫豪。

良久之後,孫豪突然抬頭問道:「如雪,你是否聽說過虛界有關黃昏荒蛇的記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