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五一二章 摯愛劍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五一二章 摯愛劍意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金荒發作的強大氣勢,讓萬獸為之蟄伏,噤若寒蟬。

孫豪雙眼血紅,渾身氣血滾滾,悍不畏死地跟金荒青羽展開了激戰。

大海劍勢,四海劍意;鬥志衝天,殺氣騰騰。

面對強悍的金荒,孫豪足足支撐了一個時辰不敗。

最後,哈哈大笑聲中,孫豪飛速而走,退回了湖泊前方山谷,鑽進了大陣之中。

金荒青羽不甘地追擊而來,只是,追至大陣之前時,本能的感知到了黃昏荒蛇的巨大壓力,不甘地停在了空中,戾叫陣陣。

孫豪一個大踏步,出現在一塊巨石之上,渾身依然氣血翻滾,哈哈大笑,酣暢淋漓。

而身上,依然殺氣騰騰,血漿裹成了一個巨大的血團,凝集在身上不散,雙眼依然血紅血紅。

心中依然有殺氣在翻騰,依然想大殺特殺。

僅有的一點理智,讓孫豪知道,自己現在必須收手了,但是,翻騰的氣血卻並不容易被停止下來,孫豪只能仰首哈哈大笑。

這個時候,小青冒了出來,仰望著巨石上的孫豪,脆聲說道:「小山,你怎麼了?你別嚇我啊1

孫豪身上的殺氣的確是夠嚇人的,雖然孫豪的殺氣沒有對準四女而來,四女心中依然感到陣陣本能的驚恐。

聽到小青的聲音,孫豪的雙眼閃過一絲清明,同時心中不由一動,嘴裡說道:「小青,仁愛之意。」

小青哦了一聲,身上湧起了讓人如沐春風的柔和感覺,雙目充滿了柔情,看向了孫豪。

孫豪血紅的雙眼一看小青,心中的殺氣頓時消弭了幾分,嘴裡哈哈大笑,振動雙臂,周身滾滾血漿,迅速縮回了丹田。

但雙眼,依然血紅,心中殺意並不能隨意消失。

一個飛身,孫豪從巨石上飛撲而下,嘴裡哈哈大笑,一抱抱起了小青,晃了幾晃,衝進了洞府之中。

小青在裡邊「氨的驚叫一聲,當一聲,孫豪重重地一腳,將自己的洞府大門給踢關上了。

姬嬅蔻和姬柳面面相覷。

姬如雪小聲說道:「你們不要想多了,小山需要小青的仁愛劍意中和自己的殺意,平復自己的情緒,讓自己不會被殺意所左右,要不然,她就會真正地成為殺戮機器。」

第二日,小青哼著舒心的小調,喜滋滋地跑到了梨樹下,專心致志擦拭孫豪的沉香劍。

姬嬅蔻悄悄地跑過來,低聲問道:「小青,昨晚,昨晚……」

小青隨口答道:「昨晚怎麼了?」

姬嬅蔻左右看看,依然小聲問道:「昨晚你疼不疼?」

小青很奇怪地說道:「疼什麼?小山又沒打我。」

姬嬅蔻偏著腦袋,一臉疑惑地說道:「可是,柳說你今天一定會疼得走不穩路,小青,你走兩步給我瞧瞧……」

小青站起來,蹦蹦跳跳走了幾步:「這不挺好嗎?莫名其妙。」

姬嬅蔻摸摸自己的腦袋:「原來不疼啊1

不遠處,姬柳嘀咕了一句:「笨蛋。」

姬如雪撲哧輕笑。

小青又坐在了梨樹下,專心致志地擦劍,嘴裡說道:「小山說了,這把劍的血色必須全部擦掉,嬅蔻,你別給我搗亂了,我忙事情。」

三女齊齊看向孫豪的沉香劍。

豁然發現,沉香劍身已經染成了鮮紅的血色,好似有無盡的血液在其中流轉,遠遠地看上一眼,三女心中都有著一種心驚膽戰的感覺。

而小青,已經哼著小調,拿起一截絲布輕輕地開始擦拭沉香。

血色好似很好擦拭,一擦就掉。

但是,掉了沒多久,沒等小青擦完整把劍,前面擦掉的血色又重新浮現出來,好似是有許許多多的血液浸入了沉香劍體,在不斷地向外滲出。

小青嘀咕了一句:「還挺頑固的啊,我繼續擦。」

一邊擦,不由,小青想起了姬家古塞,家鄉的小**歌,嘴裡輕輕地唱了起來。

梨花兒有多香,香不過你臉龐。

讓人心馳又神往,打馬荒原上,奔向你花房。

不怕天蒼蒼野茫茫。

情歌兒有多燙,燙不過我目光。

多少次把你張望,為你一路唱,荒原上嘹亮。

一路愛到底,愛到狂,愛到山高水又長,風從遠方來多悠揚,你就開在我心上。

一路愛到底愛到狂,愛到地老天又荒,等到青草青,花正香,快來娶我做新娘。

唱著唱著,小青好似回到了古塞邊荒,想起了認識孫豪的點點滴滴。

剛認識小山的時候,她覺得,小山就是一個弱弱的,讓人憐愛的小弟弟,給了他一個遮風擋雨的地方。

小雪撿回來一把劍,小青撿回來小山,莫名其妙地多了一個來歷不明的小表弟。

隨後那麼多年,小青從情竇初開的小丫鬟,逐漸陪著小山長大,陽光燦爛的小山,不知不覺走進了心房。

不怕艱難,陽光燦爛。

出身雖然低,來歷雖然成迷,但從不氣餒,從不哀傷,從不自怨自憐,拼搏而自強,燦爛而自信,不知不覺,影響到了小青。

小青還記得,小山參加家族測試之時,自己為他的提心弔膽。

小青還記得,小山大放異彩時,自己的歡喜雀躍。

小青還記得,小山邊荒狩獵之時的神出鬼沒,化身邊荒孤狼時的英勇豪邁,實際上,那個時候,別人或許認不出邊荒孤狼就是小山,但是小青和小雪卻是知道的。

騙誰都騙不過知根知底的小青。

加入劍派的一鳴驚人,十年學劍的勞燕分飛,記得那個時候,師父很奇怪自己為什麼老是領悟不到仁愛之劍的皮毛,說自己白瞎了一顆仁愛劍心。

但是小青心中,一直有個秘密,連雪老大也沒說,那就是思念,濃濃的思念,有這種思念在,仁愛之劍靠邊站了,怎麼也領悟不出來呢。

小山回來,一起返鄉。

被伏擊,爹娘離世,小山挺身而出,報了爹娘之仇,從今往後,小山變成了自己心中最最親愛的,最最依靠的人。

輕輕地哼著歌兒,細細地擦拭著沉香劍,小青的臉上,帶著別樣的笑容,身上慢慢地浮現出一層淡淡地柔和的光芒。

姬嬅蔻張嘴欲言,姬柳一手捂住了她的小嘴,使個眼色,幾人悄悄退遠了一些,認真地看著小青。

光華越來越亮,但並不向外擴散,而是靜靜地,好似隨著小青專註的擦劍動作一般,籠罩在了孫豪的沉香劍上。

層層白光,讓沉香劍上的紅光漸漸淡去。

小青輕輕地哼啊哼,輕輕地擦啊擦!

心中不由想到了現在的孫豪。

昨晚,孫豪抱著她睡了一晚,整個晚上,孫豪的腦袋都不停地在她胸前拱來拱去,她心中如同小鹿般亂跳的同時,也有著濃濃的擔心,她擔心小山的狀態。

甚至是有那麼一刻,她很希望能夠回去姬家堡,能像從前一樣,高高興興,無憂無慮地一起生活,小山打鐵那些年,現在想來,卻是一輩子都懷念的平靜時光。

現在,修為高了,但是小青心中的安全感,卻比不上什麼都不知道的懵懵懂懂的時候。

不知道小山的狀態,但是只要自己能夠幫到小山,無論需要自己怎麼做,小青都是無怨無悔。

一生無悔,今生來世都無悔。

小青一心一意,完全沉入了自己的情誼之中,連自己身上的神奇變化,也絲毫沒有覺察到。

就這樣,一下一下,輕柔地,小青不停地,哼著歌兒,擦著劍兒,自然而痴迷。

濃濃的,真情摯愛之意,在她心頭流轉。

洞府之內,盤膝而坐,正在打坐調息,恢復自身的孫豪,身軀微微一震,濃濃的愛意一潮潮從梨樹下湧來,心中蕩漾的殺戮之意,在潮水般的愛意之下,層層消融。

發生了什麼?

孫豪飛快地感受了一下,發現了小青的狀態,心中馬上湧起了陣陣驚喜,小青領悟了第二劍意,而且對自己殺勢修鍊有著很大幫助的第二劍意,還真是個意外驚喜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