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五一七章 內憂外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五一七章 內憂外患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面色陰沉,孫豪跟隨凌蒼精英劍士返回住處,叫來四女,孫豪緩緩說道:「我看到了姜夫訶,他現在跟在中營大劍士身後,可能會對我們很不利,你們小心點,最好不要四處亂跑。」

四女一驚。

姬如雪輕聲說道:「我曾經問過師父,姜夫訶的確是去了姊州之外,據說是被姜家本家修士給招了過去,那麼小山看到的大劍士,很有可能就是真正的下虛遠古大姓,姜家的本家修士了。」

小青面色煞白,有點忐忑地說道:「我們怎麼辦?」

姬家和姜家,已經接下不可調和的深仇大恨,尤其是她小青,更是恨姜家入骨,相信姜家也差不多,此時,在人族營地遇見姜家本家修士,估計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孫豪摸摸她的腦袋,低沉地說道:「沒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你們記住不要離開我太遠就是。」

說著,身上的凜冽殺氣一閃而過,如若姜家本家修士膽敢對自己身邊的人下手,那麼鹿死誰手,就真要比一比了。

不到三個時辰,凌蒼精英劍士的院子之外,傳來姜夫訶一聲暴吼:「姬小山,給我出來。」

居然直接叫陣,看來,姜家本家修士是絲毫沒把自己放在眼中了,孫豪挺身而起,身後四女緊緊跟隨,魚貫而出,挺身站在了院子之中。

看向空中漂浮的兩個修士,孫豪淡淡說道:「兩位有何指教。」

大劍士雙手背負,眼望天空,沒有搭理孫豪。

姜夫訶寒聲說道:「中營大劍士,出營高一階,地位等同右營劍士大統領,你區區一個高級劍士,見到大人,還不快快見禮。」

小青雙眼惡狠狠地看向姜夫訶,嘴裡說道:「要我們向你姜家見禮,你休想。」

姜夫訶哈哈大笑起來,朗聲說道:「凌蒼精英劍士,我家昱笀大人前來,你凌天劍派好大的架子,一個區區劍士,也敢頂撞大人,不知精英劍士如何教我?」

凌蒼精英劍士一臉肅然,出現在自己的院子門前,嘴裡說道:「凌蒼見過昱笀大人,大人見諒,我凌天劍派隸屬右營一部,並不屬大人直轄,況且,凌蒼有任務在身,恕我不能見禮。」

姜夫訶手腕一振,手中出現一枚劍令,大聲說道:「凌蒼精英劍士,凌天劍派所屬聽令。」

看到劍令,凌蒼精英劍士身軀微微一震,眉頭深深皺起,嘴裡大聲說道:「凌天劍派在此。」

姜夫訶大聲說道:「放肆,還不跪下聽令。」

孫豪猛地雙目一瞪,一聲暴喝:「放肆的是你,我人族劍士素來戰天鬥地,跪天跪地跪父母,何來跪過他人,姜夫訶,不要以為拿了一塊令牌就吆五喝六。」

狂暴的氣勢猛地向前一衝。

姜夫訶渾身一個冷戰,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三四步,直到姜昱笀輕輕一伸手臂,這才勉強站在了空中,臉色已經是一片通紅,嘴裡正待說話。

前面,姜昱笀一揚手,打斷了他的話。

緩緩抬頭,姜昱笀身上,衝起一股銳利至極的鋒芒,沖向孫豪。

孫豪的身上,升騰起藍汪汪的影子,應了上去。

兩股好像並不是實質的氣流空中轟然相撞,爆發一聲巨響,劍意衝天而起。

姜昱笀身軀微微一震,雙眼微微一縮,如同盯住獵物一般,看向孫豪。

孫豪身上衣衫獵獵作響,毫不示弱,看向了姜昱笀。

凌蒼精英劍士心中微微一驚,欲言又止,想了想,靜觀其變,但背上的飛劍,卻在嗡嗡作響。

正如孫豪所說,劍士一生,秉劍而生,誰若要想強壓凌天劍派,大不了一戰。

姜昱笀原本以為,拿下凌天劍派,拿下孫豪不過是小事一樁,隨手一抹即可了事。

但沒存想,自己劍意出手,孫豪居然給抗了下去。

心中稍稍凜然的同時,心中也猛地發狠,神識一動,「鏘」的一聲,一把火紅色飛劍出現在他頭頂,空中一聲脆鳴,指向孫豪。

巨大的壓制力量。

高階飛劍的巨大傲然之氣,讓周圍劍士的飛劍齊齊振動起來,有一種萬劍崇拜之感。

姜昱笀一聲冷哼,高階飛劍空中劃過一道火焰,筆直地刺向孫豪。

出手不留情,存心一招致命。

孫豪身邊的四女無不感到心中陣陣發涼,好像是自己瞬間被劍指住,動彈不得,四女之中,只有姬如雪及時最快地反應過來,一聲輕叱,身上月光一閃,從火焰飛劍的鎖定之中,輕輕地脫離開來。

其他三女還沒動作,孫豪已經哈哈大笑,身上湧起傲然鬥志,化為劍意,向前一衝,空中火焰的鎖定感,被瞬間衝散。

沉香劍悠忽一閃,叮的一聲,撞在了火焰飛劍之上。

瞬間,兩把劍上的氣勢都消失不見,空中,針尖對麥芒地,直直地撞在了一起,不相上下。

姜昱笀心中又是微微一驚。

好一個孫豪,居然連續破了他兩大殺招,看來不動真格是不行了,神識一動,火劍之上,光芒大作。

空中,右營劍士大統領的聲音響了起來:「都給我住手,劍營大戰,成何體統1

說話聲中,梁珂及身形一晃,出現在兩人正上方,大聲說道:「散了,散了,有什麼好看的,都散了吧。」

姜昱笀和孫豪齊齊一聲冷哼,收起了各自的飛劍。

梁珂及看向姜昱笀,眉頭微皺著說道:「昱笀,你在劍營的地位已經跟我大致相當,切忌意氣用事,我們身為劍營中堅,凡事當以大局為重,不然將來怎麼挑起劍營重任?」

姜昱笀冷冷地掃了孫豪一眼,躬身說道:「右統領說的極是,昱笀受教了。」

梁珂及又看向孫豪和凌蒼精英大劍士:「我輩劍士的確需要有劍骨,有傲氣,但是,我劍營同時也是人族戰營之一,下級服從上級,乃是我劍營鐵律,如今,你們凌天劍派所部已經划給了昱笀大劍士統領,你們卻是必須嚴格執行他的各種指令,不得有誤。」

姜夫訶一舉手中的劍令。

凌蒼精英大劍士稍稍猶豫了一下,嘴裡不卑不亢地說道:「屬下知道了,凌天劍派絕對會嚴格執行軍令,不會誤事,只不過,凡是軍令之外的不合理要求,請恕我凌天劍派拒不接受。」

梁珂及笑著說道:「我劍營上下,親如兄弟,齊心協力,當是本分,相信昱笀大劍士並不會隨便提出不合理要求的。」

他的話剛剛說完,姜昱笀手指對孫豪身後一指,嘴裡說道:「梁統領,我初來乍到,手邊沒個人伺候,那幾個小丫頭還算不錯,就調給我聽用,不算過分吧?」

嚴格說來,一個統領級別的劍士,調用幾個劍士當丫頭,的確是不過分。

梁珂及不由看向孫豪。

孫豪身前,沉香劍嗡嗡作響,心中野火猛地竄了起來,看向梁珂及:「我對人族劍營相當失望,一個乳臭未乾的,不知所謂的小兒,如此內憂外患之際,居然還不知進退,在這大放厥詞,恕我凌天劍派不奉陪,梁統領如果沒有意見,我凌天劍派將舉派加入斥候營。」

說完,不等梁珂及說話,氣勢一揚,看向姜昱笀冷冷說道:「我凌天劍派沒有伺候人的習慣,你如果有意見,儘管劃下道來,我孫豪隨時奉陪。」

說完,身上狂暴的氣勢飆升而起,身軀緩緩騰空,跟梁珂及和姜昱笀對面而立。

凌蒼精英劍士心中一驚,暗道一聲不好,孫豪好剛烈的個性,居然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絲毫沒有給自己退路的機會,這下,劍營可能真的就沒有凌天劍派的立足之地了。

梁珂及也沒想到孫豪居然如此絲毫沒有轉圜的餘地,微微愕然之後,猛地面色一沉:「劍士就該好好獃在劍士營,跑去當斥候,成何體統,昱笀,我會妥善給你安排住處,並給你配備聽令劍士,凌天劍派,僅僅只執行你的合理軍事指令,事情就這樣說定了,都給我散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