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五九九章 劍冢百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五九九章 劍冢百年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什麼是劍冢。

字面意思,就是劍的墳冢。

但實際上,劍冢的含義要複雜得多。

劍冢之內,葬有劍士之劍,劍士們認為劍也是有生命的,往往在坐化之前,會將自己的劍埋入劍冢。

劍冢之內,葬有折損之劍,被人擊殘,或者是半毀之劍,劍士不忍將其完全解體,葬入劍冢。

劍冢之內,葬有未成之劍,剛剛鍛造而出,沒有完全成器,達不到劍士預想目標的劍器,但又捨不得將其回爐重鑄,葬入劍冢。

凌天劍派在下虛傳承億萬年,劍冢堪稱是代表了劍派的整個發展歷史,發展過程。

對劍派而言,劍冢其實就是傷心之地,絕望之地,也是葬而不起之地,其代表的意義,不在祖師堂之下。

對劍派而言,劍冢其實也就是一個只進不出,從不開啟之地,也是劍派修士禁足之地。

下虛劍派有個基本的較為一致的認知就是,一旦打開劍冢,可能也就意味著,本劍派的氣數將近,大難來臨,到了生死存亡之際。

這話也的確是沒錯。

資料記載,下虛動蕩的遠古時期,人族一仙劍門派被異族攻進仙山,面臨滅派之禍時,仙劍門派悍然開啟了劍冢,其結果就是漫天凶厲殘暴的劍氣,帶著無邊的怨氣,瞬間淹沒了劍派仙山,連同進攻的異族大軍一起,完全淹沒,最終整個門派變成了真正的惡魂遍野的凶靈之地,萬年之間,修士難以靠近。

這就是劍冢。

不打開則已,打開就是門派生死存亡見分曉的絕地。

當然,如若是在宗門的控制之下,愣是要把劍冢打開一點小口子,送進去一把葬劍,也是可以的,只要控制在一定程度之內,倒是不至於讓劍冢爆發。

但是,如同孫豪這般,提出要進劍冢修鍊的弟子,凌天劍派歷史上,還真的沒有出現過。

而且,就算是凌天劍祖,也覺得孫豪的這個要求,真正是很不合適,那樣會不會預示著凌天劍派將遭遇巨大的危機呢?

會不會影響到凌天劍派的氣運呢?

凌天劍祖有點犯難了。

並未同意孫豪的不合理要求,凌天劍祖揮手讓孫豪回去:「這事我得認真想一想。」

孫豪告辭而去,語氣平靜地說道:「師父,如若不能進入劍派劍冢,那弟子就只能去蠻荒萬絕古墓地錘鍊絕世無雙劍骨了。」

說完,孫豪飛身而去。

凌天劍祖身軀猛地一震,看著孫豪飛去的方向,久久無語。

半日之後,凌天劍祖叫來鳳羽和凰羽劍祖,皺眉說道:「沉香那小子,練就三大劍勢,如今要入我劍派劍冢完成最後一步凝鍊,你們覺得可以嗎?」

鳳羽劍祖一呆:「這不大好吧,劍冢不可親啟,扔劍進去可以,扔人進去怕是對宗門有十分不利的影響。」

凰羽劍祖感嘆一聲:「我說沉香怎麼會如此厲害,他居然煉成了三大劍勢,以他大海劍勢的威勢來看,能夠相提並論錘鍊進入劍骨的劍勢,可能也強悍至極,如若他真是三大劍勢三才入骨的話,恐怕,恐怕還真的只有劍冢之中,才能完成絕世無雙劍骨的最後一步了。」

凌天劍祖嘆了一口氣:「哎,凰羽你說得不錯,沉香他的根基太牢固了,居然非進劍冢而不可,哎,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了,我要說好吧,劍派氣運怕是會受到影響,而且,沉香此種逆天之舉,必然會引來天大災禍,其中部分就會報應在我凌天劍派,這種艱難,也不知道我凌天劍派扛不扛得住;但我要說不的話,哎……」

鳳羽劍祖呆了呆,沒有說話。

凰羽劍祖問道:「如若我們不讓沉香進入劍冢,沉香會怎麼辦?」

凌天嘆氣:「他說他會進去蠻荒萬絕古墓地完成最後的凝鍊。」

蠻荒萬絕古墓地!

鳳羽和凰羽兩位劍祖齊齊倒吸一口涼氣。

鳳羽劍祖失聲說道:「那可是萬族禁地,哪怕是能在荒氣之中活動的大種族也不敢進去吧1

凰羽劍祖沉聲說道:「嗯,萬絕萬絕,萬古絕地,萬族絕滅之地,相傳,那是當年蠻荒大戰之後形成的古代戰士墓地,沉香一旦去了那兒,我估計絕對是凶多吉少。」

萬古絕地,萬族絕滅之地。

凌天也嘆氣說道:「還別說,沉香的絕世劍骨要想煉成,如若不進劍冢,就真的需要去蠻荒萬絕古墓地去試試了,畢竟,傳說之中,那裡邊也有兇殘至極的劍氣古長存……」

三位劍祖盤膝而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視無語。

半響之後,鳳羽劍祖低聲說道:「要不,讓沉香進劍冢煉吧,畢竟氣運這事虛無縹緲,說不定可能沒事。」

凌天劍祖看向凰羽。

凰羽劍祖神色一正,朗聲說道:「我倒是覺得,凌天劍派的氣運,其實已經跟沉香本身大勢密切相關,沉香的修為高低,實力強弱,從根本上決定了我凌天劍派的未來,其實這個早就綁在了一起,這種情況下,除非我們跟沉香徹底斬斷,要不然,凌天劍派和沉香其實是榮辱一體的,既然如此,氣運什麼的,其實並不重要。」

凌天沉默了一下,低聲說道:「這個道理,我也懂,只不過沉香乃是我的弟子,我在把凌天綁在沉香身上之前,必須徵求一下你們的意見,有一點,你們必須有足夠的心理準備,那就是,絕世無雙劍骨出世,絕對不會一帆風順,就在沉香找到我,要進入劍冢凝鍊劍骨的那一刻,我已經感覺到一股神秘的偉力降臨在了凌天劍派之上,這一劫,怕是不那麼好過……」

鳳羽和凰羽對望一眼。

凰羽劍祖哈哈大笑,挺直了脊樑:「我輩劍修戰天鬥地,豈會在劫難之前退縮不前,哈哈哈,暴風雨來得越是猛烈,那就說明,沉香凝鍊的劍骨越是被天地所忌,也就越是驚天動地,我真的很想看看,沉香練成劍骨之後,會是何種英姿。」

鳳羽劍祖也挺直了脊樑:「不錯,我也想看看呢。」

凌天劍祖伸出一隻手。

凰羽、鳳羽也伸出一隻手,三隻手在空間一搭,凌天劍祖堅定地說道:「那好,那就讓我凌天劍派跟隨沉香一起,共襄盛舉。」

凌天劍鋒之上,背負雙手,仰天看向夜空的孫豪,瞬間感受到了三股銳利至極的劍氣衝天而起,耳中,聽到了凌天劍祖的傳音:「好,沉香,為師答應你進入劍冢凝鍊無雙劍骨,不過在此之前,你需全力做好準備,劍冢也不是什麼善地,一不小心,小心屍骨無存,你且全力準備,好了之後,為師送你進去。」

孫豪微微躬身,朗聲說道:「謝謝三位劍祖,沉香必然不負所望,入劍冢,鍛劍骨,開創我凌天萬世基業,師父,三日之後,沉香即可進入劍冢。」

鳳羽劍祖說道:「沉香好志氣,好,我支持你。」

凰羽劍骨哈哈大笑:「干,我輩劍修,就是要與天斗與地斗,我也支持你。」

凌天劍祖一字一頓:「三日之後,劍冢入口,送你進去。」

孫豪微微躬身:「好。」

凌天劍鋒之上,四股衝天劍氣,直刺蒼穹,久久不散。

最後,獨留了孫豪一人,昂首立於自己的洞府之前,仰望天空,嘴裡喃喃自語:「逆天之舉,天道難容嗎?但那又如何?」

天空之上,好似有一雙巨眼,冷冷地凝視孫豪良久良久之後,隱退而去。

孫豪收斂全身劍氣,遙望夜空,久久無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