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零零章 劍冢百年(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零零章 劍冢百年(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一襲青衫,背上背了許久不見的沉香劍匣,朝陽之中,孫豪站立在劍鋒之上。

陽光照射,孫豪的臉龐如同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金粉,朝氣磅而俊朗無雙,雙手背負,仰望朝陽,良久之後,轉過身來,一臉柔和的笑容,看向如雪小青四女。

姬如雪輕聲說道:「小山,今日,你就要進入劍冢嗎?」

孫豪輕笑著點點頭,眼光從姬如雪開始,小青、姬柳、姬嬅蔻,一個個掃過,臉上露出燦爛笑容,目光最終落到小青的身上,嘴裡說道:「下虛戰場之上,人人都訛傳你們乃是銀鵬四妃,但真正是我妃子的其實只有小青這個通房大丫~小~說~m?

小青小臉通紅,嘴裡嘀咕道:「那是你不按規矩出牌,沒吃雪老大,先把我給吃了唄1

孫豪笑笑說道:「你們的心中,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想法,我真的不是很了解,如若是正常情況下,我倒是真的願意大家一起這樣走下去,能不能走到一起,全看天意,只不過,今日我即將進入劍冢,一去至少幾百年,有些話,卻不得不交待。」

孫豪心中,有著十分清晰的感覺,自己凝鍊絕世無雙劍骨的艱難,將遠超自己的想象,此去劍冢,不知道會遇見什麼,也不知道會需要多久,還真的需要把話挑明。

沒等幾個小姑娘說話,孫豪輕笑著說道:「首先是如雪,不管怎麼樣,如雪你都需要等我出來。」

姬如雪清冷的臉上露出了絲絲緋紅,柔順地點點頭:「我知道了。」

孫豪看向姬柳和姬嬅蔻:「柳和嬅蔻你們兩個,就有點無辜受累的感覺了,尤其是嬅蔻你,其實你我心中都知道,你把我當成了哥哥,我也把你當成了妹妹,所以,如果我進去是的太久,你自己找個人給嫁出去吧。」

姬嬅蔻臉色緋紅,輕輕吐吐舌頭:「德行,以為我稀罕你是吧,我不過是生活在你的陰影之中,找不到可以比你更強的道侶,要不然,我早就嫁了,行了,我知道了,我會努力的。」

孫豪的目光,看向了好似十分冷漠,好似局外人的姬柳,嘆了一口氣,嘴裡說道:「柳,都到了什麼時候,你還在裝,我這一去可就是幾百年不能回來,你就不能表現出正常的情緒嗎?」

姬柳怔怔地看著孫豪,眼淚突然瘋狂地奔涌而出,怎麼也止不住地向外流,全身一軟,輕輕地靠在了姬嬅蔻的身上。

姬嬅蔻一臉詫異地看向身邊的同伴。

在姬嬅蔻的認知之中,好像從小到大,柳最是討厭小山,最是跟小山對著干吧,現在是什麼狀況,有點看不懂了。

孫豪嘆氣說道:「行了,你的心騙不了我,要不是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回來,我還真不忍心揭穿你,這樣了,你跟如雪小青一起,等我回來……」

說完,孫豪的身軀冉冉升空,飄在半空之中,深深地對四女望了一眼,稍稍頓了頓,身軀一轉,如同一顆流星,向凌天劍鋒之下,如飛而去。

姬柳奔淚大叫一聲:「小山……」

小青也幾乎是大哭著叫道:「小山,你可千萬要安全回來礙…」

姬嬅蔻摸摸自己的腦袋,嘴裡說道:「我感覺,小山應該不會出問題吧。」

姬如雪飄然立於山峰之上,輕聲說道:「小山一定會沒事的,好了,我們也需要加緊修行,爭取在小山回來之前,進入渡劫期,要不然,遲早一日,我們會成為小山的拖油瓶。」

漂浮的凌天劍鋒正下方。

凌天劍祖盤膝而坐。

孫豪雙臂輕輕一展,飛身而來,站在了他的身邊,輕聲說道:「師父,我來了。」

凌天劍祖睜開雙眼:「準備好了嗎?」

孫豪笑著說道:「好了,師父請。」

凌天劍祖點頭,起身,往下方繼續飛去。

垂直懸浮的凌天劍山之下,有一片巨大的陰影,不見陽光,飄飛而下,彷彿有陣陣陰氣從下方吹了過來。

嗚嗚風聲,好似修士在不甘吟唱著古老歌謠,悠遠而幽怨。

兩座並不是很高大,光禿禿的,不見一絲雜草的,黝黑色土丘,如同兩個小包,隆起在凌天劍鋒的底座之下。

兩個土丘對面而起,中間形成了一扇門的樣子。

一把青色的劍。

三丈長,三尺寬的巨劍,靜靜地懸浮在兩個土丘之間。

劍體上,刻有兩個看起來悠久而滄桑的古篆字:「劍冢。」

旁邊,也篆刻了幾排小字:「人已亡,劍入冢;人雖走,意長存;百年身,萬年事,殘劍天落天涯。」

走進劍冢,孫豪背上劍匣之內,沉香劍叮的一聲,發出一聲清脆的劍鳴,自動飛了出來,懸浮在孫豪的頭頂之上,吞吐著劍芒,好似十分忌憚自己面前的這把劍冢之劍。

孫豪伸手,輕輕握住沉香劍,雙手持劍,面對劍冢,神態虔誠地朗聲說道:「今有凌天劍派後輩弟子孫豪孫沉香,欲入劍冢,藉助各位凌天劍派前輩英靈之劍氣,錘鍊周身劍骨,還請讓沉香入冢……」

劍冢巨大的劍體好像聽懂一般,慢慢地旋轉起來,一道青色的光門隨著劍體的旋轉逐漸在兩個土丘中間生成。

凌天劍祖面沉如水地站在光門之前,輕聲說道:「我一旦打開光門入口,那麼就意味著,必須投進去一把絕世之劍,而你,一旦進去,要想從劍冢裡邊脫困而出,至少也得百年以上,如若百年未能出來,就得再等第二個百年。」

孫豪點頭說道:「弟子明白了,師尊,弟子此去,不成劍骨絕不罷休,無論幾個百年,弟子都會矢志不渝地,完成凝鍊。」

凌天劍祖點點頭:「我知道沉香你意志堅定,道心天鑄,不再勸你,不過沉香,別看劍冢在地表好似只是兩個土包,但是在地下,卻不知道有多麼的廣袤,而且,凌天劍冢自建成以來,從來就沒人進入過,你雖然煉體修為高深,但也萬萬不可大意,小心為上。」

孫豪點點頭:「師父,開門吧,我已經準備好了。」

凌天劍祖一振雙臂,背上飛出一把金色飛劍,雙手持劍,微微躬身,面對劍冢,朗聲說道:「凌天劍派,第八千七百三十二代仗劍人,有請劍冢開門,容劍派弟子孫豪孫沉香進去凝鍊絕世劍骨,壯我凌天之威」,金色飛劍之上,打出一道金光,沖入青色光門。

光門盪起陣陣漣漪,金色逐漸擴散,形成了一柄金劍的樣子,凌天劍祖沉聲說道:「沉香,可以進去了。」

孫豪對凌天劍祖微微躬身,邁開步子,不急不忙地向金劍走了進去,嘴裡,十分誠懇地說道:「師父,弟子凝鍊劍骨期間,如若凌天遭遇不測,還請忍住不死,一切等弟子回來再另行計較……」

凌天劍祖說道:「我知道該怎麼做的,你去吧。」

孫豪抱著沉香劍,對凌天劍祖三鞠躬,身軀慢慢地融入到了金劍之中。

孫豪身軀消失的這一刻,金劍轟的一聲被衝散,凌天劍祖如受重擊,噗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驚駭萬分的,豁然發現劍冢之內一股青色的氣流急沖而上。

速度極快,肉眼根本看不到,視凌天劍鋒如同無物的,這股晦澀莫名的氣流從劍冢之內一衝而上,穿過了凌天劍鋒,停在了高高的蒼宇之下。

如若不是親眼目睹,親自感受,凌天劍祖根本不會發覺自己的凌天劍鋒頭頂上多了一團莫名其妙的東西。

良久之後,劍冢恢復正常。

凌天劍祖仰望天空,卻依稀發現,天空的莫名之氣化為了一把無形之劍,籠罩住了整個凌天劍派。

劍冢不可輕啟!

這把懸在頭頂的無形之劍,又代表了什麼呢?凌天劍祖仰望天空,怔怔出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