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零二章 劍冢百年(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零二章 劍冢百年(四)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修鍊無歲月,劍冢之內不知甲子。(〈?(?

孫豪靜靜地,寂靜無聲的盤膝而坐,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身上濺射出去的血花灑落在孫豪身上,如同灑了一層厚厚的飛塵。

不知不覺,蠻荒形夭勁的修鍊開始見效,肉身逐漸適應了劍氣的衝擊,幽青略帶黃銅般的顏色開始在身軀上流轉。

血光不再出現。

羨慕嫉妒恨的劍氣依然在不停地扎向孫豪的肉身,扎得閉目而坐的孫豪全身邦邦作響,但是,蠻荒形夭勁一旦能夠承受住這種氣息的進攻之後,那就是全面的進步,只要孫豪不是有意散去功法,那麼,這兒的劍氣就不能攻進孫豪的體內。

蠻荒形夭勁的煉成,意味著孫豪在劍冢之內站穩了腳跟。

也就是孫豪的無雙劍骨凝鍊,真正踏上了自己可以初步掌控的程度。

消化掉狂暴自主,無序衝進自己身體之中的最後一縷劍氣之後,孫豪在劍冢之內睜開了雙眼。

沉香劍光芒一斂,鏘的一聲,落入了孫豪背上的劍匣之中。

幽暗的地下劍冢之內,孫豪的雙眼炯炯有神地看向遠方,挺身而起。

張嘴,猛地一吸,三條劍氣靈蛇吸進嘴中,迅導入骨骼之中,開始煉骨,孫豪本體卻在空中向前一跨,大步流星,向劍冢深處走了進去。

蠻荒形夭勁的修鍊因為種種因素,要遠遠快於無雙劍骨的凝鍊。

剛剛進來的這個區域,孫豪歷經修鍊之後,蠻荒形夭勁的肉身已經能夠抵抗得住劍氣侵蝕,而劍氣對無雙劍骨的凝鍊依然還有著比較好的效果,也就是這個區域的劍氣,對孫豪凝鍊無雙劍骨依然還有幫助。

孫豪思考一番之後,在吞掉一些劍氣繼續鍛骨的同時,開始邁開步子向前探路。

走了許久許久,孫豪的蠻荒形夭勁再度受到壓力,肉身開始崩潰的時候,前面幽暗的空間之中,孫豪看到了一把把巨大的鐵劍,橫在虛空之中,向前方延伸而去。

這些鐵劍的周圍,劍氣無比的濃郁,無比的暴戾,羨慕嫉妒恨的情緒,充斥了整個空間。

孫豪站在原地感受一下,現下方的鐵劍實際上乃是由一片片劍氣組成。

而鐵劍遠遠的下方,孫豪遙遙地看到了一些直直插在地面上的劍器,劍器密密麻麻,一望無際,如同荒草長滿山坡一般,在劍冢崎嶇不平的地下,隨意地插著。

孫豪的到來,引起了這些劍器的反應,不少劍器之上,爆出淡淡的光芒,還有的劍器爆出輕輕的劍鳴聲。

孫豪遠遠地飄在空中,沒有冒然衝到劍器的上空去挑釁。

在這些劍器之上,孫豪感受到了來自凌天劍派前輩們的不屈意志。

不少插在地面的飛劍之上,有著銳利無比的劍意存在,各種各樣的劍意交織在一起,衝起一片片的劍氣,在孫豪前面的虛空之中,凝成了一把把向前橫而去的巨大鐵劍。

來到這兒,孫豪能夠感受得到,前方,隨著自己的挺進,劍意,劍氣會越來越強,越來越烈,而自己面臨的難度也會越來越大。

自己最好的辦法,應該就是循序漸進,穩步前進。

站在林立的倒插飛劍上空,孫豪雙手微微一拱,躬身,朗聲說道:「凌天後輩,孫豪孫沉香,欲借各位前輩劍意劍氣,凝鍊無雙劍骨,驚擾之處,還請海涵。」

無論如何,劍冢都是凌天前輩們葬劍之處,自己冒然前來,該有的敬意必須要有,不管飛劍們聽不聽得懂,孫豪都必須做好自己。

下方林立的飛劍,聽到孫豪的話之後,出現了不同的反應。

一部分靈性未失而且對凌天劍派歸屬感強烈的飛劍,光芒和劍鳴聲柔和了許多,好似在輕輕回應。

一部分靈性未失,但是對凌天劍派後輩依然有著強烈羨慕嫉妒恨的飛劍,凶性大,劍鳴聲大作。

而更多的飛劍,卻是靈性不再,依然如故、本能地爆出自己強大的劍氣,不歡迎孫豪的到來。

該敬的禮已經到位,該說的話也說了。

孫豪嘴裡一聲輕嘯,雙臂一展,度極快地,沖向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把由劍氣凝結而成的巨大鐵劍。

地面倒插的飛劍轟然一聲,劍氣大作。

唰的一聲,沒等孫豪撲到鐵劍之上,孫豪的前方,猛地衝出一頭兇猛的白額大虎,咆哮著,向孫豪撲咬而下。

孫豪雙目一縮,沉香劍叮的一聲,衝天而起,一劍刺向猛虎白額。

猛虎雙眼一瞪,兩道劍氣沖了過來,叮叮兩聲,撞在沉香劍上,沉香被撞得在空中嗡嗡作響。

老虎乃是虛體,全身都是由劍氣構成。

巨大的虎爪向前一抓,每隻爪子上衝出了四五道劍氣,巨大的虎嘴一噴,一股兇悍的劍氣撲面而來。

孫豪的沉香劍擋住了一個方向,但是沒等沉香釘中白額虎的額頭,孫豪身上,已經出一連串的噗噗聲響。

嘴裡一聲悶哼,孫豪身軀微微一沉,大量的血光從身上沖了出來,至少六道以上的劍氣結結實實地擊中了孫豪。

孫豪差點被擊落當場,血水向下,灑落而去。

地面上,倒插的飛劍,齊齊震動起來,在上的劍柄一陣搖晃,好似是修士在哈哈大笑。

也好似是飛劍們在齊齊嘲笑沉香劍和孫豪。

地面上,飛劍如同波浪一般,笑得前俯後仰,對孫豪被擊傷,十分高興,齊齊慶祝。

但沒等飛劍笑多久,沉香劍噗的一聲,準確無誤地扎在了白額虎的額頭。

轟的一聲,劍氣組成的白額虎猛地在孫豪前方炸開,化為道道劍氣,四處飛散而去。

孫豪身上帶著血光,大步一跨,落在了橫在虛空的鐵劍之上。

地面上,正在抖動大笑的飛劍們,猛地止住了笑聲一般,突然安靜下來。

不少飛劍勃然大怒,但是居然感應不到孫豪的存在一般,只在鐵劍的下方瘋狂地爆出陣陣劍氣,四處肆虐,卻傷不到孫豪分毫。

鐵劍之上,孫豪盤膝而坐,忍受著來自鐵劍的真正刺骨冰寒的劍氣鋒芒。

鐵劍能夠阻礙下邊飛劍的感應,但是,鐵劍本身就是劍氣所化,坐在其上的孫豪,卻如同坐在了火山上的凡人一般,並不好過。

蠻荒形夭勁和無雙劍骨的法門又開始運轉,沉香劍綻放潔白的光華,照耀在身上,孫豪進入下一輪修鍊。

又不知過去了多久,孫豪悠然睜開雙眼。

蠻荒形夭勁又進步到了足以抵擋此處劍氣的程度,當然,無雙劍骨依然可以凝鍊。

體表之上,披上淡淡的、古色古香的黃銅之色,孫豪開始順著鐵劍踏步前進。

劍氣凝鍊的鐵劍橫劍冢虛空,向前衝出老遠老遠,孫豪順劍前進,度極快地走了許久許久,前方依然不見盡頭,而劍氣對身體的壓力卻越來越大,還沒有看到鐵劍的劍尖,孫豪的身上已經受不住鐵劍劍氣的衝擊,再度開始崩裂血花。

孫豪咬牙繼續前進,血光陣陣之中,直到自己完全扛不住,身軀快要完全崩潰的地步之時,孫豪又雙膝一盤,坐在鐵劍之上,開始新一輪的修鍊。

就在這地底的劍冢之中,孫豪順著鐵劍,走一段修鍊一段,時間不知不覺一晃而過,孫豪完全沒有了時間概念,只知道前進,修行;前進,修行……不停的往返循環。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孫豪終於走到了鐵劍的盡頭。

意外的是,或許這是劍冢的緣故,鐵劍的盡頭並不是劍尖,這個鐵劍,居然是一把斷劍。

而斷裂的劍體前方不遠處,又隱約看到了第二批劍氣凝結而成的鐵劍,好似是劍冢虛空之中的橋樑一般,也橫在前方。

只不過,孫豪要想抵達第二批鐵劍處,怕是又得惡戰一場了。

站在斷裂的鐵劍之上往下看,孫豪能夠看到,地面上倒插的飛劍密度小了許多,但是飛劍的體型大了不少,把把飛劍綻放光華,照射著自己的四周,好似保護著各自的領地一般。未完待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