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零七章 四斷其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零七章 四斷其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的絕世無雙劍骨接近完工,不知名的存在按照自己的規則,開始運轉。

層層疊疊,孫豪也想不到的災難,默默無聲地降臨下來。

而降臨之後,孫豪雖然在暗無天日的劍冢之內凝練劍骨,但是,卻依然感受到了這種變化。

盤膝而坐,恍然如若石雕的孫豪,突然雙眼一睜,向前方看了過去。

只看到,前方,四根鐵鏈之中的一根,突然發出擦聲響。

擦擦的響聲之中,鐵鏈逐漸繃緊,而其中一根鏈子,被生生地拉開。

孫豪身軀之下的絕世凶劍瞬間凶氣大作,巨大的凶煞之力不停地沖向孫豪,試圖把孫豪給頂開,同時,巨人再現,好似猛地用勁,拉扯那條快要斷裂的鐵鏈。

眼看鐵鏈就要被拉斷,孫豪沒搞清楚狀況,正在猶豫要不要幫忙時,鐵鏈之上,一道劍氣沖了出來,伴隨著出現了一個身著凌天劍派服飾的修士虛影。

這修士,手中一把三尺青鋒,腳下好似踩著一片白雲,頭頂浮現一片藍天,嘴裡一聲輕斥:「劍意長存,雲淡天長,大膽孽畜,想壞我凌天氣運,給我安分點……」

說話聲中,道道劍氣,化為白雲藍天之勢,覆蓋在了鐵鏈之上,對抗絕世凶劍的拉扯之力。

孫豪頓時明白過來,鐵鏈代表了凌天氣運,而這位雲淡天長的劍派劍士,則是這條鐵鏈的守護者,如今鐵鏈出了問題,他馬上挺身而出,試圖穩住鐵鏈。

但是孫豪發現,或許是守護者雲淡天長逝去太久,劍意力量雖然很強,但沒有補充,在凶劍頑強的拉扯之下,白雲藍天劍意逐漸地淡去。

雲淡天長的身軀也逐漸變得稀保

似有不甘,似有悲傷,雲淡天長嘴裡發出一聲悠然長嘆。

孫豪心中一動,就在雲淡天長身軀即將消失的時候,嘴裡朗聲說道:「前輩,沉香助你一臂之力……」

沉香劍空中一聲劍鳴,道道劍氣,如同藍藍的大海鋪展了過去,覆蓋在了鐵鏈之上。

雲淡天長,白雲藍天,得到藍藍大海之助,好似海天一色,牢牢地穩在了鐵鏈之上,絕世凶劍不停地不甘地咆哮,但是鐵鏈終於穩住,不再斷裂。

雲淡天長沒有任何靈智,沒有任何交流。

但是孫豪卻從他的劍意之中,大致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絕世凶劍,乃是劍冢的負面情緒所化,乃是暴戾和兇狠的代名詞,而四條鐵鏈,卻是劍派修士們永存心中的不屈信念,尤其是那種一心強大劍派的不屈信念所化,代表的則是劍派的氣運之力,鏈接在了凌天氣運本身所凝結的凌天神劍本體之上。

孫豪目前雖然沒有看到凌天神劍,但是卻已然知道,凌天神劍可能出現了巨大的不妥。

代表的,則是凌天劍派可能出現了巨大的變故。

不然,絕對不會出現這種鐵鏈斷裂的情況。

要不是有孫豪在場,出大海劍勢相助,這根鐵鏈可就真正斷了。

孫豪心中,不由為凌天劍派擔心起來,不知道劍派發生了什麼事,居然會氣運斷裂,壓制不住凶劍。

如果可能,孫豪很想現在就出去看看。

但是,無雙劍骨不成,孫豪不可能破冢而出。

怔怔地,看著鐵鏈在自己的大海劍勢的凝練下,慢慢地穩住,孫豪,久久之後,悠然嘆息,閉上雙眼,開始修行。

一條鐵鏈受創,絕世凶劍凶氣大作,孫豪無雙劍骨的凝鍊倒是快上了許多。

孫豪沉下心,快速驅動蠻荒形夭勁和無雙劍骨秘術,加緊修鍊。

可是僅僅過去一月時間,孫豪猛地,又睜開了雙眼,看向了另一個方向。

那兒,另一根鐵鏈,又發出擦擦的響聲。

鐵鏈猛地拉直,絕世凶劍又乘機發作,開始大力拉扯,上頂孫豪,試圖破開孫豪的攔截,從劍冢衝出去的凶氣越發的旺盛。

孫豪臉色一沉,心中更是一沉。

凌天劍派到底遭遇了什麼樣的變故,這已經是第二根氣運鐵鏈出問題了。

鐵鏈出現裂口。

孫豪還未出手之際,一個面目清秀的和尚,猛地從鐵鏈之上浮現出來,手中並無劍,左手立掌,豎在嘴前,右手並成了劍指向前一指,嘴裡輕喝一聲:「小僧湛然,祥和祥和;凶劍無狀,祥和祥和……」

讓孫豪意外的是,和尚慈眉善目,嘴裡說話也是祥和祥和,但是右手射出的劍氣,卻是殺戮大勢,強大的殺戮氣勢,籠罩在鐵鏈之上,對抗凶劍的拉扯。

孫豪可以肯定的是,當年,小僧湛然如若在世,絕對是一個大殺星,這種殺戮之勢,沒有億萬生靈祭奠,絕對練不出來。

遺憾的是,小僧湛然跟雲淡天長一樣,都是久遠至極的人物,劍意劍勢只有消耗,沒有補充,經受不住凶劍的拉扯,和尚的影子越來越淡。

孫豪沉香劍又是一擺,嘴裡輕喝一聲:「道友,讓我助你一臂之力……」

殺戮氣勢,從沉香劍上衝出,加持覆蓋在了小僧湛然的身上。

小僧湛然身軀逐漸凝實,士氣大振,鐵鏈晃動之中,逐漸穩住了局勢。

絕世凶劍再度被鎮壓當常

孫豪的心中,卻是逐漸沉了下去,沒有絲毫鎮壓凶劍的興奮勁。

兩根鐵鏈斷去,兩大劍客之魂出手,依然阻擋不住斷裂之勢,毫無疑問,凌天劍派真正地出了大問題。

或許,正如凌天劍祖所說一般,孫豪凝練無雙劍骨,枉開劍冢,連累了凌天劍派,遭遇了絕世大劫。

悠然長嘆,孫豪對此,只能看著想著,卻沒有任何幫助劍派的可能。

唯一的希望就是凌天劍祖能像自己所說的一般,忍住受住,等待自己回歸。

兩條鐵鏈斷裂。

絕世凶劍之力勃發更為兇猛幾分,如若不是鐵鏈斷裂代表了凌天劍派出現了大問題,實際上,孫豪現在可以眉開眼笑了,因為越發強悍的凶氣衝擊而上,孫豪的絕世劍骨凝練速度又加快了幾分。

不言不動,如同石雕。

又是一月過去,孫豪驚駭地睜開雙目。

心中一片冰涼。

前方,第三根鐵鏈,再度出現變故。

如出一轍的,被強大的力量拉得破裂開來,絕世凶劍乘機作亂。

一名頭纏英雄巾,身穿劍士銀甲的凌天前輩劍意再度出現在了鐵鏈之上,暴喝一聲:「第三回本在此,戰天鬥地,有我無敵,擋我者死……」

強大的,足以與孫豪斗者劍勢相媲美的戰鬥意識,落在了鐵鏈之上。

第三回本!

孫豪如果沒有記錯,這是凌天劍派歷史上,曾經的光芒萬丈的前輩英雄,三萬多年以前,下虛戰場之上,曾經為凌天劍派奪得無上榮耀,被譽為凌天之星的人族英雄。

不過,凌天劍派典籍記載,第三回本昔日,並未隕落,成為英雄之後不久,不到百年,已經被引渡去了中虛。

那麼此地出現的,應該就是第三回本留下的劍意了。

第三回本的實力很強,留下的劍意比雲淡天長和小僧湛然堅持得更久。但是同樣的,最終也逐漸被凶劍消磨掉。

孫豪不得不再次震動沉香劍,出手相助。

斗者劍勢沖了出來,融入第三回本的劍意之中,第三根鐵鏈穩住了。

孫豪的心中,卻一片冰涼。

凌天劍派,四根鐵鏈,斷去其三。

如若不是孫豪在場,只怕此時,絕世凶劍已經破冢而出了。

孫豪可以想象得出,此時此刻,凌天劍派的狀態,一定糟糕透頂,而很有可能,代表了凌天劍派的凌天神劍,可能也已經殘破不堪了。

而這一切,很有可能都跟他孫豪孫沉香有關。

心中雖然焦急,但此時此刻,孫豪除了安心修鍊別無他法,而且,三根鐵鏈出問題之後,絕世凶劍的兇悍氣勢,已經強大到了孫豪必須小心應對的地步了,絲毫馬虎不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