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一一章 哀動兩界(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一一章 哀動兩界(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如若放不下,就是真正的大劫。? (〔網

孫豪怔怔地捧著茶杯,忘了喝茶,眼前,四女的樣子一一飛過。

尤其是如雪和小青,這些年來,一路走過,差不多成了孫豪生命中的一份子。

哪怕是在暗無天日的地底劍冢之內凝練無雙劍骨,孫豪心中,始終都有一種功成而出,讓兩女大吃一驚,大為驚喜,並熱情歡迎自己歸來的畫面。

還有姬嬅蔻,昔日的小姑娘,也就這樣,說沒就沒了。

閉上雙眼,孫豪想起了昔日的一幕一幕。

美人如玉,清冷如月的姬如雪,高冷的背後,有著對自己的深深的情誼和久久的思念,甚至是,孫豪能夠感覺得到,自己如若願意,早就可以把她收了,而她也一直在默默而平靜地等著自己。

柔順而自然地等著自己。

無垢劍心,純潔而無垢,早知如此,自己應該收了她的無垢,不然,哪會造成現在這種模樣?

想起姬如雪,一滴眼淚,不由輕輕地滴落下來。

整個凌天劍峰之上,隨著這一滴眼淚,瞬間充滿了哀傷氣息,濃濃的思念,濃濃的不舍湧上心頭,濃濃的憤怒隱藏其中。

活波可愛,輕巧如燕的小青,為自己而生,因自己而動情,如若不是對自己用情極深,又怎麼會因為自己而領悟了愛之劍意,柔軟的身軀好似還倒在自己懷著,不堪風雨。

小青,自己飛升之後,真正的救命恩人,在自己還不會走路的時候,給自己遮風擋雨的愛人,不知道他以身殉主的時候,又是一種怎樣的慷慨赴死?

又一滴眼淚悄然滴落。

整個凌天劍派,隨著這一滴淚水,陷入了濃濃的哀傷之中,凌天劍士們,齊齊心中哀痛,好像想起了戰死的戰友,逝溶。

萬千飛劍,出陣陣低沉的好似輕輕哭泣的劍鳴聲。

良久之後,院子之內,道:「師兄,沉香,那日如雪和小青臨走之前,托我將這兩樣東西交給你,說是你回來了,見物如見人……」

說完,小手一拋,兩個玉瓶飛向孫豪。

孫豪雙眼緊閉,但十分準確地,雙手伸出,一左一右,準確無誤地,各自抓住了一個玉瓶。

神識玉瓶之中一掃,孫豪心中不由一慟。

每隻玉瓶之中,都裝了一滴殷紅的鮮血。

孫豪神識掃過,瞬間湧起了陣陣熟悉而溫馨的感覺,好似看到了姬如雪和小青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這是她們的心頭不死血。

在蘭格林島上凝練出來的,可以永遠不凝固的不死神血,只不過,隨著兩滴血主人的隕落,現在,孫豪手上,玉瓶之中的兩滴神血,僅僅能做的,就是記載了濃濃的,對孫豪的思念和依賴的情感。

孫豪的雙眼又睜開,定定地看著手中玉瓶,手中之血,手掌輕輕地撫摸,好似在摸著兩人的頭。

玉瓶好似是被摸得亮熱起來,孫豪仰天一聲悲嘯,聲震九天。

兩隻玉瓶啪的一聲碎裂開來,兩滴鮮血落入孫豪的手掌之上,飛快地浸入孫豪的掌心,向孫豪的心臟之中鑽了過去。

孫豪嘴裡,喃喃說道:「雖然不能救回你們,但是,我卻可以給你們一個家,希望你們的不死之血,能夠伴我一生……」

只是,孫豪的話還沒說完。

進入體內的兩滴不死之血卻突然產生了變化。

如雪的不死之血,居然不受孫豪控制地,飛快地向孫豪的丹田之中鑽了進去,孫豪沒有阻止,只是默默地看著它飛快地衝到了須彌凝空塔的頂端,噗的一聲,碰在了須彌凝空塔塔頂,迅化為一個小圓點,消失在了塔身之上。

而飛升之後就沒有對須彌凝空塔之內產生過任何感應的孫豪,此時突然看到了須彌凝空塔內的小茅屋,看到了小茅屋之旁的兩座墳塋。

孫豪心中一愣,不知道這代表了什麼的時候。

姬如雪的不死血從天而降,落在了煙冢之上,道道如同煙霧的霧氣升騰而起,煙霧之中,雲紫煙和姬如雪的身影同時浮現出來,她們輕笑著,動作一樣,對孫豪微微躬身,好似道別。

越去越遠的身軀,在煙霧之中,慢慢地重合到了一起,最終化為了天上的一輪明月,明月之下,是高高的歸一仙山的潔白山巔,而那兒,孫豪看到了自己,緊緊地抱著依偎在自己身上的雲紫煙,痴痴地仰望明月,一滴淚水從自己的臉龐上悄然滴落。

無邊的哀傷,無盡的痛楚,從這滴眼淚之中,滴入了孫豪的心底。

無盡哀傷之中,孫豪瞬間明白,如雪就是紫煙的轉世之身。

孫豪瞬間也明白自己為何飛升之後的第一站,會是邊荒古塞,因為那兒有紫煙在等著自己。

可是,自己為什麼到現在才明白?

為什麼,如雪和紫煙的性格那樣的類似,自己卻一直忘了向轉世去想?

為什麼?記得自己好似曾經感受到了如雪的格外不同,可是為什麼自己就沒有把這個問題想深想透?

紫煙,如雪。

如雪,紫煙。

兩個清冷的臉龐逐漸在孫豪的腦海之中融合。

明月之下,環抱紫煙的孫豪,滴下一滴眼淚的同時,凌天劍峰之上,孫豪的眼角也滾下了一滴清淚。

只是,這一滴淚水滾落之後,好似瞬間滴入了虛空一般,不留任何痕地消失在了空中。

孫豪不知不覺,嘴裡輕輕叫到:「紫煙,如雪;如雪,紫煙……」

……

就在孫豪眼淚滴落,進入虛空的這一刻。

歸一仙山之上,潔白而聖潔的仙山頂上,好似有潔白的光芒閃過。

一滴淚水,突然隱約浮現在了仙山之巔。

綻放出柔和的光芒之後,瞬間消失不見。

然而,歸一仙山之內,足足幾十萬修士,瞬間感到,一股濃濃的哀傷籠罩在自己的心頭,自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逝齲隕落的道友,眼淚不由自主地奪眶而出。

整個仙山之上,哀哭之聲,響成一片。

歸一宗修士一邊抹去自己臉上的眼淚,一邊心頭大驚。

很快,不少修士現了歸一之頂的變化,想起了一個過去了很久很久,傳說之中的往事,不少修士情不自禁地,跪地而拜。

歸一沉香之淚。

哀傷並未就此而止。

以一種天靈大6修士難以察覺的方式,在接下來的三個月內,哀傷蔓延到了大6的每一個角落,大6之上,無論修士凡人,無不心中哀然,彷彿是空中下去了血淚一般,連天空都在哀哀而泣。

十年時間。

整整十年時間,歸一沉香之淚一直散出濃濃的哀傷,影響著整個大6。

後世稱之為「十哀年」。

整個天靈大6,再次想起了許多年前的風雲人物,大6震驚,多厲害的人物,一己之哀,可以讓大6同悲,整整十年,沉香大人不知已經到了何種修為境界。

而讓大6更加心驚的是,又是何等傷心之事,才能讓大人之哀傷達到如此地步,哀動兩界。

凌天劍派之內,所有修士都能感受得到沉香大人的哀傷。

一種我回不見君,陰陽兩隔殤的濃濃的哀傷,同時,所有凌天劍士心中,也能清晰地感知得到沉香大人壓抑在心中的那種濃濃的憤怒。

一股強烈至極的憤怒,在哀傷之中,衝天而起。

哀而怒,怒欲戰。

凌天劍祖悠然說道:「如若放不下,此乃驚天劫……」

孫豪自己也能感知得到,蒼天之下,好似有眼睛冷冷地看著自己,等待自己按照既定的模式往下走,等待自己入劫應難。

孫豪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端起石桌之上的茶杯,輕輕地,一口喝光茶杯之中的清茶,茶杯一放,斬釘截鐵地說道:「此仇不報,道心受損,管他驚天劫,我自衝冠……」

劍氣衝天而起,孫豪如同負傷的野獸,隨劍咆哮:「此仇不報,誓不為人。」未完待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