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一三章 但憑處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一三章 但憑處置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虛獵狐長槍一擺:「讓你退,你不退,你還真以為一個人能擋得住我百戰鐵騎不成,給我去死吧,神槍無敵……」

所有空騎齊齊暴吼:「神槍無敵,神槍無敵……」

一桿巨大的銀槍,在空騎的上空成型,虛獵狐冷冷喝道:「最後一次警告,滾。」

孫豪身軀微微一震,張嘴大喝:「該滾的是你,給臉不要臉,給我殺……」

沉香劍空中叮的一聲脆鳴。

隨-小-說-m一聲脆鳴,曙光城內所有劍士的飛劍,齊齊爆發出劍鳴聲,遙相呼應。

沉香劍搖身一變,化為一把巨大的天劍懸在了空中。

車別看到天劍,臉上浮現出絲絲潮紅,想起了當年,雷鵬天劍之威,不由單膝一跪,熱淚盈眶地大聲說道:「大人,車別請求歸隊。」

曙光城內,又一條身影飄飛而起,阿爾達跟車別跪成了一排,也是雙眼含淚,高聲說道:「大人,阿爾達請求歸隊。」

「今日,乃是沉香為凌天劍派不屈冤魂討個說法之日,銀鵬不適合參戰,你們兩人,看著就是」,銀甲之下,孫豪輕輕說道:「銀鵬雖然為孫豪所建,但不易把銀鵬的鋒芒,對準自己同族,他們雖然不仁,但我不能不義,給我殺……」

殺字出口,天劍出擊。

銀槍帶著無敵空騎的必勝信心,沖了上來,應戰天劍。

一個修士的實力,應該比不上一個龐大的戰隊吧。

比較在下虛,如若不是實力達到一定高度,還是實用大兵團作戰比較好。

但是,天劍過處,讓無敵空騎的戰士們心墜冰窖。

無敵銀槍壓根就不是天劍的一合之地,幾乎是沒有任何抵抗地,銀槍消失在了天劍之前,幾乎是速度沒有絲毫變化地,天劍已經降臨在了百戰空騎的上空。

曙光城內,有修士大聲吼道:「沉香,手下留情。」

孫豪冷哼一聲:「不自量力者,留下徒丟人現眼,給我殺……」

天劍毫不猶豫地,從百戰空騎本陣上,一貫而過。

剛剛高傲挑釁孫豪的虛獵狐一聲虎吼,但無濟於事地,在暴喝聲中直接化為了飛灰,他身後,幾萬空騎飛快地四散而逃,但是也足足有兩三成來不及逃走,倒在了天劍之下。

血雨傾盆。

曙光城內雅雀無聲。

孫豪冷冷地說道:「誰還上來?我今日心情不好,來多少,殺多少,還有一刻鐘,你們如果不能讓沉香滿意,沉香會以自己的方式討個說法。」

一劍,直接斬滅了曙光城最強大的戰隊。

一劍,也讓曙光城人族修士真正見識到了什麼是雷鵬天劍。

一劍,讓曙光城人族高層開始後悔起來。

面容蒼老,神態蕭瑟的曙光城劍士大統領梁珂及仰望高空的孫豪,嘴裡悠悠說道:「或許,我們當日真的錯了。」

其他人族上層默默不語,其中一個說道:「往事已經成為過去,都快百年前的事了,說什麼都沒有用,當務之急,還是想辦法給沉香一個答覆,我可是記得,他還有一招大範圍的雷鵬,一旦這招下來,整個曙光城怕是會哀鴻遍野……」

正上首,曙光城右副城主狠狠說道:「孫豪孫沉香膽大妄為,居然連百戰空騎也敢下手,建議馬上請來如天老祖主持公道,我們要他給個說法……」

人族進入百強,分神修士已經可以進入下虛戰場,進入曙光城,只不過,通常情況下,分神大能並沒有在曙光城坐鎮。

現在,曙光城遭遇孫豪強勢鎮壓,曙光城高層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請來分神大能鎮壓。

沒等他說完,已經晉級曙光城劍士大統領的梁珂及突然說道:「想法是好的,但若是如天老祖鎮壓不知沉香,引發沉香反彈,不知我人族會鬧出多大的笑話……」

現場,人族高層們齊齊一愣。

會嗎?分神大能會鎮壓不住一個渡劫期剛入的修士?

梁珂及會不會是開玩笑?

看著大廳之內的其他修士,梁珂及嘆了一口氣說道:「原本,我也很不理解沉香為何一去兩百年,對下虛戰場不顧不問,讓我曙光城遭遇巨大災難,所以,當時決議的時候,我也贊同了大家的選擇……」

頓了頓,梁珂及的臉上露出了絲絲憂傷表情:「但是現在,我知道沉香是幹什麼去了,如果我沒猜錯,沉香這兩百年,乃是去凝鍊絕世無雙劍骨去了,不怕你們知道,無雙劍骨一出,分神初期老祖還真不一定能夠攔得篆…」

現場修士之中,梁珂及乃是實力最強的劍士,也只有他,才對孫豪的無雙劍骨有著最深的感受和發自骨子之中的驚喜,甚至驚秫。

曙光城城主飛快說道:「什麼是無雙劍骨?有何厲害之處?」

梁珂及沉聲說道:「將城主,絕世無雙,獨一無二;號令天下,飛劍為王,只要沉香願意,曙光城所有劍士之劍,都會跟隨沉香而戰,剛剛,百戰就是吃了無雙之虧,而這,可能還並不是無雙的最強威力,我真不知道如天老祖來了,擋不擋得住無雙一擊……」

將城主再度問道:「那麼劍統領,你覺得我們現在,怎麼辦?需要給沉香什麼樣的答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梁珂及苦笑著說道:「早知沉香有凝鍊無雙劍骨之志,而且還能成就絕世無雙,我就算拼了老命也得攔住你們,現在,我的感受就是,自毀長城,真正的自毀長城,哪怕是曙光城被毀,只要出來一個無雙劍骨,人族也是值了,可惜礙…」

右副城主不悅地說道:「說這些有什麼用?說說怎麼辦?」

梁珂及掃了右副城主一眼,嘴裡悠悠說道:「我建議,城主出面,坦誠決策失誤,不需要給沉香任何答覆,讓沉香自己做主,按照我對沉香的了解,沉香下手會有一定的分寸,但若是我們自己給沉香說法,一旦他不滿意,到時候,事情就不知道會搞成什麼樣子。」

左副城主眉頭一皺:「如此一來,我們就完全失去了立場,也就完全失去主動權,這樣好不好?」

將城主悠悠說道:「修士世界,實力說話,如果你們能夠擋得住沉香,你們自然可以有說話的權利,但是遺憾的是,誰都擋不住,我也不行,好吧,那就這樣了……」

眼看孫豪給出的時間即將到點,下方,曙光城內,有聲音傳了出來:「我曙光城為了渡過難關,的確是愧對沉香,愧對建城的有功之臣,本座將咖擊,坦誠決策失誤,並願意率領曙光城聽從沉香發落,絕無怨言,沉香,請……」

全身銀甲閃閃的孫豪大步一跨,來到了城池正中心,飄立在曙光城廣場之上。

下方,億萬修士齊齊仰首,看向高空。

孫豪低沉的聲音,從天際上傳了出來:「曙光城因沉香而建,但沒想到,建起的曙光城卻帶給沉香無邊傷痛,這樣的城池,不要也罷,既然你們讓我處置,那麼,這第一,沉香拿走屬於我的榮耀,去吧……」

沉香劍飄然飛起,化為一道流光,對準了廣場之中,巨大的噴泉猛地扎了下去。

大廳之內,將城主伸伸手,欲言又止,無奈地嘆息,全身鬆軟地坐在了椅子上。

沉香劍透地而入,轟的一聲,擊穿了噴泉,水花四濺之中,叮的一聲,挑起了一顆彷彿依然在跳動的心臟,飛回了孫豪身邊。

「收回這顆本來屬於沉香的巔峰荒獸之心」,孫豪一振手腕,將荒獸心臟收了,嘴裡冷冷說道:「這第二,收回人族在雷鵬仙山的一切權利,車別,阿爾達,你們兩人,可以重組銀鵬戰隊,雷鵬仙山,只能作為銀鵬基地,其他人族隊伍一律驅逐,以後,銀鵬戰隊不聽調,不聽宣,自主作戰,你們兩個,做得到嗎?」

車別和阿爾達躬身說道:「絕對遵從大人號令,我們記住了,以雷鵬為基地,不停調,不聽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