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一四章 血洗姜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一四章 血洗姜家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心中有著難以撫平的哀傷,有著難以壓抑的怒氣。

孫豪毫不留情地,拔掉了姜家在曙光城的據點,將自己能夠感應到的姜家在曙光城的血脈,一一誅殺一荊

毫不留情地,孫豪強勢擊殺了敢於跟自己叫板,被譽為人族全新希望的百戰空騎虛獵狐。

人族上層放棄了跟孫豪對立,決定任由孫豪做主。

曙光城主其實也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但是,或許這真正比曙光城給孫豪說法更好,因為有些事,曙光城不可能做得出來那樣的決定,任由孫豪處置*小*說wWw.Zhum曙光城至少可以逃避很多問題。

孫豪的處罰很重很重。

達到了將城主的心理極限。

挑走巔峰荒獸之心,取締了雷鵬仙山管轄權,獨立了銀鵬戰隊。

可以說是毫不留情。

但好在,孫豪沒有繼續下殺手,也沒有對曙光城降落萬鈞雷霆,要不然,曙光城可能就會更加元氣大傷。

按照自己的意圖,收回了自己給人族建立的功勛之後,孫豪的心中,稍稍出了一口氣,飄在空中,低沉而憤怒地說道:「一個種族,可以失去城池,因為,城池沒了,我們還可以重建;但是,一個種族,卻萬萬不能斷了脊梁骨,不能失去了精神,一旦失去了我們的精神,那麼,這個種族,遲早會徹底淪為附庸,徹底淹沒在歷史的潮流之中,你們須記住,頭可斷,血可流,志氣不能弱,精神永不朽……」

孫豪的聲音,在曙光城上空久久回蕩:「這次,你們拿沉香的利益,拿銀鵬四妃之首,交換城池的安全,下次,你們又有什麼可以交換?你們的人格,你們的尊嚴,何在?」

大廳之內,將城主微微低下了頭顱。

曾經的右營大統領,現在的第一副城主匍匐在地上,淚流滿面:「錯了,真的錯了……」

梁珂及輕聲嘆息:「頭可斷,血可流,志氣不能弱,精神永不朽,各位同道,沉香的話,你我當刻進骨子裡啊1

人族高層,齊齊低下了頭顱,思考琢磨孫豪的話。

將城主悠悠的聲音,也傳遍了曙光城的上空:「多少年了,我人族忘了自己曾經的榮耀,忘了自己需要堅守的到底是什麼?我們太在乎城池的得失,卻忘了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沉香之言,讓我如同當頭棒喝,將某受教了,不知沉香還要怎麼處置曙光城,我們願意真誠地接受懲罰……」

孫豪繼續說道:「本人對人族上層十分失望,即日起,不聽調,不聽宣,徹底脫離……」

將城主大驚:「沉香,你……」

梁珂及對他緩緩搖頭。

孫豪的聲音再度響起:「最後一項,交出姜昱笀,姜夫訶,始作俑者,屈膝諂媚外族者,殺無赦。」

對曙光城而言,姜家算是有功之臣,如若是曙光城此時有交出姜家之舉,則毫無疑問地會傷了曙光城很多戰士的心。

這也是將城主選擇讓孫豪自主處置的原因之一。

讓孫豪自主去處置了,管他孫豪怎麼做,都跟曙光城無關,包括滅殺姜家,曙光城都能說得過去。

只是沒想到,最後依然繞不開這個問題。

將城主臉上微微蒼白,掃了梁珂及一眼。

梁珂及回過神來,朗聲說道:「沉香有所不知,昱笀統領早就不在下虛戰場了,曙光城卻是沒有權利調動,更別說交人了。」

這算是一個不是答案的答案,而且,說這話的人,還是孫豪曾經的老上司,還並不是曙光城真正做主的人,誰都能接受。

孫豪也明白曙光城的些許為難,只不過,孫豪回想起姜昱笀往年的一些表現,卻終於明白過來,當年在人族右營,姜昱笀就幾次想調集如雪過去,其心,可能不是其他,正是如雪的無垢劍心。

後來,自己強勢崛起,姜昱笀自己沒了這心思,卻狼子野心地引來了飛人族。

毫無疑問,這件事的始作俑者,其實就是姜昱笀,而姜夫訶在其中,說不定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姜昱笀,姜夫訶兩人,必殺,哪怕是他們飛天遁地,只要還在下虛,那就逃不脫孫豪的追殺。

曙光城雖然沒有交出姜昱笀,但是梁珂及卻給出了自己答案,姜昱笀已經離開了下虛戰場,回去了他姜家大本營。

孫豪沒有說話,深深地望了一眼曙光城,嘴裡說道:「你們好自為之……」

說完,衣甲不解,身軀一晃,落在了傳送陣上,神識一掃,準確地掃到了西南戎州,滔土的傳送方位,點亮了傳送,消失不見。

殺神離去,大廳之內,所有修士不由都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梁珂及此時說道:「沉香處罰雖然很重,但實際已經留了一線,他收走了荒獸之心,但並未毀去城池,荒潮來臨之際,我們雖然會十分艱辛,但也並非完全沒有防禦能力;他收走雷鵬仙山,但卻交由銀鵬在駐守,其中一些事情,不是不可以商量;哎,銀鵬獨立出去也好,可以避免有人瞎指揮……」

言語之中,若有所指。

曙光城右城主臉上浮現出青紅交加的臉色。

將城主想了想說道:「馬上把曙光城發生的這些事報告給如天老祖,我感覺,沉香不會如此善罷甘休,人族須得早做準備。」

梁珂及搖頭說道:「以我對沉香的了解,他應該不會再次遷怒人族了,只不過姜家將會血流成河而已,大人如果這個時候傳訊老祖,你會讓老祖為難的……」

將城主也搖頭說道:「傳訊老祖不是讓老祖去救姜家,而是讓老祖前來我曙光城攔住沉香,我有預感,滅掉姜家之後,沉香怕是會殺上飛人族不朽銀城,惹下潑天大禍……」

大廳之內,瞬間落針可聞。

半響之後,梁珂及低聲說道:「沉香不會如此魯莽吧?」

滔土之地,人族聚集之處。

姜家世代居住的姜水之上,一個銀光閃閃的光團,飛快飄了過來。

鎮守修士大聲吼道:「來者何人?姜家重地,不得擅闖……」

鏘的一聲,沉香劍出鞘。

空中光芒一閃,姜水之上的防禦陣法如同切豆腐一般,被一劍破開。

孫豪一聲暴喝,劍斷江河,給我斷。

沉香劍空中一旋,向下轟然灑下一道劍幕。

如同瀑布般的劍幕從天而將,落在姜水之上,如同一道堅實的堤壩,擋住了姜水。

一劍斷江河。

姜家修士們這才駭然反應過來。

有修士大喝出聲:「大……」

原本會喊出的「大膽」二字,第二個字生生被眼前一幕壯觀景象給壓進了肚子之中,駭然無比的,改口高聲問道:「不知前輩降臨姜水,所為何來?」

姜水之流,何其寬。

姜水之流,重億萬鈞。

但被人一劍斬斷,沉香劍的強大威勢,頓時讓姜家修士噤若寒蟬。

不知道是哪路大神,跑來姜水發飆。

孫豪大步橫跨,單足一點,落在沉香劍上,嘴裡冷冷說道:「凌天劍派,孫豪孫沉香,特來報答姜家大恩大德,姜昱笀,姜夫訶,自動出來受死,姜家化神以上,可來與我一戰,不然,姜水倒灌,姜家億萬後裔,給你們陪葬……」

說話聲中,奔涌而來的姜水被沉香劍光膜所阻,水位快速上升,而沉香劍下,姜水完全斷流。

龐大的姜城之內,開始倒灌河水。

強大的劍氣,籠罩在姜水姜城之上,城內住得最低的凡人已經在奔走呼號,整個姜城陷入一片慌亂之中。

密室之內,姜昱笀臉如土色,姜夫訶坐在他的身邊,也是瑟瑟發抖。

他們身前,一個白花蒼蒼,面色紅潤的老修士喃喃自語地說道:「來了,終於還是來了,姜家大劫,因為你這個逆子,不可避免地來了……」

姜家城內,三名化神修士衝天而起,向孫豪殺了過來。

沖至半空,孫豪單指一點,三道劍芒應指而出,劍芒過處,鋒芒銳利無比,莫不可擋,三名化神大修來不及吼叫,大好頭顱已經被一劍而斷。

失去了頭顱的半截屍身依然在空中飛出一段距離,這才直直地墜落而下,掉在了越漲越高的姜水之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