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一八章 拖頭血甲(霸族打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一八章 拖頭血甲(霸族打賞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哼著小曲,喝著靈茶。

赫赫摩尼悠然自得,躺在兩樹之間的巨大吊床之上,搖啊遙

心情要不要太好

最近這幾百年,衝天拍賣場,享譽下虛戰場,他赫赫摩尼兄妹,成就衝天新貴,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修為實力也水漲船高,真是倍爽。

更讓他心情大好的是,命中貴人再次出現在了下虛戰常

最近的一期虛榜戰報,赫然就是八星英雄,孫豪孫沉香。

單人獨騎,一劍落,滅巔峰金荒奇美拉,滅掉奇美拉身邊億萬荒獸,戰功赫赫,成為此次下虛戰場之上,第一位幹掉巔峰金荒的戰士。

遺憾的是,好似沉香的戰功處於封印狀態,所以,雖然有這麼大的戰功,依然未能晉級英雄。

但無論如何,沉香歸來,人族曙光城就將固若金湯,雷鵬天劍之威,將再度名揚戰場,震懾萬族。

沉香就是厲害,沉香就是強大。

什麼這英雄,那英雄,在沉香面前,都統統靠邊站,嘎嘎嘎,這個時代,第一英雄,其實就是沉香,無冕之王,就是沉香。

赫赫摩尼更高興的是,隨著沉香歸來,毫無疑問,自己的拍賣場又將迎來更大的輝煌,眼看就要告馨的特拍品,應該又能得到補充了,當里個當,當里個當

當里個當里個

赫赫摩尼渾身微微顫抖,心底冒起絲絲寒氣,雙眼瞪著前方,牙關居然有點瑟瑟發抖。

他赫赫摩尼乃是大鑒定師,乃是衝天城的寶貝,從來不上戰場,少見血腥。

今天倒好,也不知是哪路殺星,居然能夠闖進他的大拍賣場,直接站在了他的不遠處。

今天不是拍賣期間,空曠的拍賣場內,空無一人,這讓他赫赫摩尼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前面突然出現的殺星,一身血色鎧甲,鎧甲之後,拖著一排排好似是泥陶製品的人頭造型,認真觀察,哪裡是什麼泥陶,居然是真正的,血液乾涸之後的人族修士頭顱。

血甲站在赫赫摩尼的前方,直直地看著赫赫摩尼。

赫赫摩尼牙關打顫,忘了晃動吊床,半響之後,輕輕說道:「這,位,道,道友,你到此何干」

「摩尼兄,別來無恙」,孫豪低沉地說道:「沉香此來,一為拜訪朋友,取回上次離去之前,交給摩尼兄的拍賣所得二為有筆交易,看摩尼兄感不感興趣。」

赫赫摩尼聽出了孫豪的聲音,心中頓時一定,感覺沒有那麼恐怖了,身軀一震,從吊床上下來,站在了孫豪的身前,拍拍自己的胸,臉上一臉后怕地說道:「沉香兄,你這種造型,真是嚇死我了,我說怎麼會有不法之徒能闖進我大拍賣場,原來是沉香你這個有特權的傢伙」

一邊說,一邊從腰上取出一隻儲物袋,拋給了孫豪。

孫豪接過儲物袋,神識一掃,嘴裡說道:「摩尼兄很用心,這些資源,甚至是超出了沉香的意料之外。」

赫赫摩尼嘿嘿笑道:「戰鬥呢,你在行,你厲害,我佩服得五體投地,但是論及拍賣,我可是鼎鼎大名的」

孫豪點點頭:「嗯,摩尼兄理念獨特,沉香也甚為佩服。」

說完,手腕一振,孫豪面前出現一排玉瓶,嘴裡輕輕說道:「只要摩尼兄能夠幫我做到兩件事,那沉香的這些靈丹,就全歸摩尼兄所有了。」

赫赫摩尼看著眼前的拍賣品,雙眼露出精光。

可是半響之後,微微嘆息,赫赫摩尼說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赫赫摩尼拍賣的經驗告訴自己,沉香的任務可能並不好接,當然,我跟沉香乃是至交,沉香的任務如果不損害我衝天族利益的話,我倒是可以聽一聽,如若我能完成,這任務我接了。」

孫豪朗聲說道:「我知道摩尼兄的底線,放心,不會讓你為難的,我這兩件事,摩尼兄如果做好了,說不定還對衝天族有益。」

赫赫摩尼精神一振:「沉香兄,請。」

孫豪豎起一根手指:「這第一,我想委託摩尼兄給沉香收集一些強大的飛劍,要求只有一條,越強大越好,無論是凶劍、靈劍還是戾劍、殺劍,是不是殘缺,體型如何,都不重要,唯一的要求就是足夠強大,數量也就是越多越好」

赫赫摩尼沉吟了一下:「有沒有最低要求?」

孫豪:「十二把以上。」

赫赫摩尼說道:「收集拍賣品,對拍賣場來說,乃是天經地義,這件事交給我,沒錯,保證不用三個月,給你完成。」

孫豪說了聲「謝謝」,接著說道:「這第二件事,就是想請摩尼兄給我收集一些飛人族的情報,尤其是飛人族幾大守護者的情報,我有用。」

摩尼呆了一呆,看看孫豪背後掛著的人頭,想起了百年前轟傳一時的情報,終於明白孫豪要做什麼了。

想了想,赫赫摩尼一臉凝重地說道:「沉香,不瞞你說,如果你真的跟飛人族幹上,還真的是幫了我衝天族,而且,如果我努力一把,也真的能夠搞來飛人族的情報,但是沉香,作為朋友,我卻覺得,你需要認真考慮清楚,飛人族的底蘊,甚至是要強過我衝天,一旦開弓就沒有回頭,而且,以沉香你的修鍊資質,以你的前途,完全可以君子報仇萬年不晚」

血甲一震,孫豪背後的人頭碰得咚咚作響,嘴裡輕輕說道:「摩尼兄,你暗中幫我即可,我意已決,如果摩尼兄擔心我,還不如替我多收集幾把好用的飛劍。」

赫赫摩尼愣了半響,微微躬身:「沉香果然是有過人之處,你的做法作為,我完全不懂,你的境界我也只能仰望,行,這兩件事,我接了」

說完,揮手一掃,把孫豪的靈丹掃進自己的儲物袋,身軀一振,如飛而起,嘴裡大聲叫道:「拉爾,來生意了,大生意,走了,幹活了」

孫豪縱身一躍,落在了兩顆巨樹之間的吊床之上,衣不解甲,盤膝而坐,髮絲穿透銀盔在背後飛舞,樹林之中吹來的大風,讓乾涸的人頭,不停相碰,咚咚作響。

三個月後。

赫赫摩尼跟赫赫拉爾站在了孫豪的面前。

赫赫摩尼一臉恭敬,赫赫拉爾戰戰兢兢。

赫赫摩尼拋給孫豪一個儲物袋,一枚玉簡,沉聲說道:「道友所需之物,盡在其中,祝道友一路順風,報得大仇。」

孫豪默不作聲,睜開雙眼,一手把儲物袋和玉簡撈在手裡,對赫赫摩尼微微點頭,身軀騰空而起,帶著背後的頭顱,破空而去。

一直到孫豪化為一個小黑點消失不見,赫赫拉爾這才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哥,這個神神秘秘,凶氣滔天的傢伙到底是誰?你好像很恭敬他。」

「他是一個我一輩子也必須尊敬的貴人」,赫赫摩尼低沉地說道:「妹妹,最近這些交易記錄,最近這些暗中收集的情報,你給我把所有痕抹得乾乾淨淨,不要留下任何尾巴,至於他是誰,我想很快你就會知道的」

赫赫拉爾奇怪萬分地說道:「哥,你不是說你這輩子最大的貴人是孫豪孫沉香嗎?怎麼變成了這個拖頭血甲?」

赫赫摩尼沒好氣地說道:「你還說你最崇拜的就是孫豪孫沉香呢,可你怎麼嫁給了步步卡尼奧?」

赫赫拉爾玉臉一紅,貌似扭捏地說道:「哥,你也不想想沉香的體型,妹妹要是嫁給他,能性福不?」

赫赫摩爾

衝天城傳送區,一個拖頭血甲戰士破空而來,滔天煞氣降臨在傳送區域。

守護戰士心中發寒,不敢多問,驗證了傳送證明之後,恭恭敬敬地說道:「大人,左邊第三個傳送陣,就是弇州,並土。」

孫豪點點頭,輕輕一擺銀甲,背後的頭顱發出一連串響聲,好似傳出了陣陣不甘的哀嚎,傳送陣白光亮起,哀嚎聲好似還在衝天城上空久久回蕩。

守護戰士心說:「這拖頭血甲,好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