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二四章 劍寒九州(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二四章 劍寒九州(六)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騰騰殺氣,隨著孫豪的出現,降臨在不朽銀城上空。

守衛傳送陣的飛人族戰士剛剛暴喝一聲:「是誰?」頭顱已經被一劍斬斷,掛在了孫豪的腦後。

傳送區警訊大作,尖銳的厲嘯聲傳遍了銀城上空。

銀城之內駐守的修士紛紛飛起,向傳送區方向飛了過來。

孫豪大步一跨,身軀騰空而起,飛快地向上升起,到了一定的高度之後,雙腿一曲,盤膝坐在了空中,沉香劍一橫,擺在了雙膝之間,嘴裡,冷冷地說道:「人族凌天劍派,八星戰士,孫豪孫沉香,前來拜訪,單,帶你的宮炄軍團前來受死……」

冰冷的聲音傳遍不朽銀城。

如飛而來,其中一個戰士一聲大吼:「人族是什麼玩意兒,敢來我不朽銀城撒野,給我去……」

轟的一聲,話沒說完,身軀已經被沉香劍一劍擊潰,腦袋飛起,髮絲準確無誤地一串而過。

死不瞑目地,這位戰士的頭顱變成了孫豪的又一顆戰利品。

如飛而來的戰士們心頭齊齊大駭,勢子不由微微一頓。

剛剛被擊殺的戰士雖然統御能力不是很強,但論個體實力可是不弱,沒想到,如此簡單就被擊殺當常

空中,孫豪清冷的聲音再度響起:「這是我跟單之間的恩怨,現在已經擴大到了飛人一族宮炄部,如若你們飛人族硬要向全族擴散,我孫豪孫沉香,今日也接了……」

聲音不大,但傳遍了不朽銀城。

前方正在對抗荒獸,不能分身的單一聲暴喝:「孫豪孫沉香,你找死,本座單,有種你過來。」

孫豪冷冷說道:「如果你現在忙,我可以等你,如果你真的等不及,那我也不介意幫荒獸一把,給它們打開一道缺口,讓它們嘗嘗攻破不朽銀城的味道……」

單還沒接話,空中有聲音冷冷說道:「單注意守好自己的區域,這邊交給我……」

孫豪對面,不朽銀城之內,一個體型高大,潔白雙翅之上,帶有絲絲金色紋路的飛人族修士飛了上來。

這修士中年摸樣,鷹鉤鼻,眼光銳利無比,看向孫豪,目光帶煞:「人族戰士,不知死活,居然也敢來我不朽銀城鬧事,說,你是怎麼傳送過來的?」

孫豪感受到了對面飛人族修士的龐大壓力,如同被實力強悍的荒獸盯住一般,身軀微微一抖,身上鬥志開始自動凝聚,抵抗掉對方施加給自己的威壓,嘴裡冷冷問道:「你又是誰?」

「本座單飛虹,快快老實交代。」

單飛虹沒想到,一個剛剛入劫的修士,能夠擋住自己的威壓,心中稍稍覺得詫異,湧起絲絲不安,怒聲說道:「我們這個傳送陣,只有幾大聖地才能直達,你是怎麼來的?」

孫豪微微一擺頭顱。

腦後,幾根髮絲揚起,幾顆栩栩如生,血液還未完全乾涸的人頭懸在了半空,出現在了單飛虹的面前:「我從鴿加芝山而來。」

單飛虹看清頭顱,身軀猛地顫抖起來。

德曼羅,居然看到了德曼羅不甘的頭顱!

德曼羅居然被擊殺,那麼,也就是說,鴿加芝山,徹底陷落在了人族血甲手中。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單飛虹沉聲問道:「鴿加芝山,如今如何?」

孫豪冷冷說道:「凌天劍派之難,鴿加芝山十倍償還,怎麼?有意見嗎?」

「你給人族惹下了潑天大禍」,單飛虹頭上的頭髮,無風飛舞,怒髮衝冠:「我要將你整個人族連根拔起,從下虛徹底抹去。」

孫豪輕輕一震頭頂,德曼羅的頭顱飛了出來,單獨懸在高空。

語氣之中,沒有絲毫情緒波動,孫豪如同陳述基本事實一般地說道:「剛剛見面時,他也跟你一樣的說法,但是最終他很後悔把整個鴿加芝山拖進了地獄,現在,我可以奉勸你一句,也奉勸你們飛人族一句,不要隨便插手我跟單的恩怨,聽勸,或許你們飛人族在下虛的地位下降得不會太厲害……」

說到這裡,孫豪的聲音微微拔高,語氣之中,充滿了冰寒氣息:「要不然,我不介意打破你們這所謂的不朽銀城,讓你們飛人族直接降至百強之外。」

單飛虹仰頭哈哈狂笑:「就憑你?一個一劫修士?哈哈哈,一個一劫人族修士,居然也敢如此大言不慚,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來吧,我倒想看看,你怎麼破壞我不朽銀城,怎麼來將我不朽銀城打落百強,來啊,你來啊,我好怕怕……」

此時,不朽銀城之內,又飛起來兩位身軀高大的飛人族修士,其中一位,背上的雙翼已經不止是有金絲流轉,而是已經化為了淡淡的金色。

這是一位慈眉善目,手持一根權杖,頭戴一頂金冠,腦袋上好似有金色光暈的飛人族得道大能。

單飛虹壓制心中怒氣,微微躬身說道:「大祭司。」

大祭司對單飛虹微微點頭,雙眼看向拖頭血甲,盤膝坐在空中的孫豪,嘴裡緩緩說道:「你心中,戾氣太重,你背後,一千人族頭顱,三百飛人精英,有驚天怨氣,你手中,有太多血腥,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屍山血海,看到了我飛人族億萬族人在嗚呼哀悼,你真的毀掉了鴿加芝山。」

孫豪很乾脆地說道:「不錯,我正是從那邊過來的。」

大祭司嘆氣:「當日,單殺往人族凌天劍派之時,我就感覺很不妥,只是萬萬沒想到,居然會有如此大的因果,單滅你千萬族人,你十倍還之,很好很好。」

孫豪冷冷說道:「不要以為飛人族乃是前十種族,就可以肆無忌憚的魚肉他人,單逼死我銀鵬四妃之首,削掉我凌天劍派,如此仇怨,我怎麼報答都不為過,大祭司如果真是有道之人,不妨讓我和單自行了斷,不要誤了整個飛人族。」

「誤了整個飛人族?」

大祭司微微一笑:「叫你一聲孫豪孫沉香,那是覺得,你身為八星英雄,還真是難能可貴,可是以你的能耐,我還真的想不出你能有什麼辦法奈何我不朽銀城,真的,我很想看看,飛虹,上去,全力出手,跟他一戰,放心,有我在,外邊荒獸發現不了你的氣息。」

孫豪悠悠嘆息。

雖然明知道會有這一刻,但這一刻真正來臨之際,孫豪才切實地體會到了空中那雙冰涼雙眼的厲害。

一步一步,沒有絲毫餘地的,孫豪走上了對抗整個飛人族的道路。

或許,這就是無雙劍骨生成之後,真正的大劫難。

沒有完結,不知道會走向什麼地步的大劫難。

既然躲不過,那就來吧。

單飛虹手中一招,一把巨大的光劍提在了手上,雙翅一扇,消失在空中,再次出現,已經懸在了孫豪的頭頂,雙手手持光劍,向孫豪轟然一劍,斬落而下。

巨大的光束,如同瀑布落九天一般,隨著光劍沖了下來。

光亮刺目,高溫炙熱。

遠遠地,光劍還未落下,孫豪已經感受到了來自空間的鎖定,已經感受到了來自光劍之上的巨大威能籠罩在了自己的全身之上。

仰天一聲輕嘯,盤膝而坐的孫豪身軀微微一震。

絕世無雙劍骨的傲然之氣隨著這一震,從無雙大脊之中一衝而出。

沉香劍叮的一聲輕鳴,隨之衝起,銳氣鋒芒衝天,直直地,毫不示弱地沖向高空。

轟的一聲,光劍瀑布落在了沉香劍上。

沉香劍劍尖向上,劍鳴聲中,頂起了一個半圓形的雞蛋殼的罩子一般,傲然繼續往前沖。

光劍巨大的劍氣光芒被沉香劍生生破開,道道光雨,從孫豪身體兩側,飛泄而下,但傷不到被沉香劍劍氣保護的孫豪一絲半點。

當的一聲。

光劍斬落在了沉香劍上。

單飛虹一震,高高飛起,彈了回去。

沉香劍一沉,劍鳴聲中,往下掉落,再度橫在孫豪的雙膝之前。

第一回合,誰也沒佔到便宜,不相伯仲。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