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四八章 忍住不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四八章 忍住不死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知道自己不是喬旦的對手。

孫豪也知道,自己只要是完整狀態,可能始終都逃不脫喬旦追殺,就算是黃昏荒蛇,能不能保證自己安全,也是兩說。

孫豪也感受到了自己頭上的紫金英雄巾對腦袋有著神奇的保護作用,那麼,自己或許就能藉助到這神奇的英雄巾,還有一些特殊手段,讓自己的腦袋能夠慢慢恢復,讓自己能夠忍住不死。

至於自己的肉身,孫豪也不知道能不能逃過大劫。

孫豪也給肉身許多保護和防禦措施。

左手有盾,右手有錘,身體之內有無雙大脊和五大異物,甚至是須彌凝空塔也留在了體內,而且,孫豪還強行地,將自己晉級分神之後,誕生的,極其弱小的一絲絲分神之力,也附著在了肉身之上。

孫豪很希望自己的肉身能夠保存下來,但是,肉身能不能逃脫大劫,孫豪真的不知道。

就算是腦袋能不能逃脫大劫,能不能躲在蘭格林島,讓喬旦找不到自己,還真的是難說。

孫豪已經封閉了自己的神識,將自己的生死託付於天,期待著自己有朝一日能夠醒來,而在此之前,孫豪本身,就得跟那條堅韌的杜茲肺魚一般,堅韌地活著,忍住不死。

戰場之上,空中一閃,人族白髮修士出現。

二話不說,飛起一腳,將孫豪的肉身一腳踹飛,然後身軀一晃,又消失不見,再次出現,已經若無其事地站在了如天身邊。

湖底之下,喬旦心中充滿了憤怒,無邊的憤怒。

那一鎚子,傷不到他,哪怕是他準備不足,依然對他沒能形成多大傷害,但是這一鎚子,卻有著難以言喻的約束之力,這一鎚子,居然把他當成了寶石鑲嵌在了大地上,一種鑲嵌的奇怪法則之力,降臨在了他的身上。

鬱悶的是,以他的能力,居然未能瞬間脫困而出。

在下虛,被一個剛剛分神的修士打成了這樣,喬旦的心中,這種憤怒和難堪足以毀天滅地。

足足三個時辰。

喬旦這才從湖水之中一躍而起。

四面一望,孫豪已經消失無蹤,被自己斬落的頭顱,還有那具無頭的肉身,都已經消失不見。

咬牙切齒,喬旦大聲吼道:「別想從我手中逃脫,就算你藏在神荒身邊,我也會將你揪出來,碎屍萬段氨

右手並劍指,額頭扒拉開來,喬旦向孫豪腦袋逃逸的方向看了過去。

可是半響之後,喬旦疑惑地擺擺腦袋,這個方向,沒有了孫豪的任何氣息,看不到他的半點動靜,哪怕是天眼通,也絲毫沒有作用。

這種狀態,很像是孫豪已經隕落,已經消失在了下虛一般。

心有不甘,嘴裡念念有詞,身軀騰空而起,越飛越高,飛到一定高度之後,第三眼,向另一個方向掃了下去。

不久之後,這個方向,倒是真的看到了孫豪沒有頭顱的肉身,沒有絲毫氣息地倒在焦黑的大地之上,哪怕是已經沒有了任何生命跡象,但是這具肉身依然緊緊地握住了手中的方盾和手中的大鎚。

抬手,準備向肉身揮掌,徹底湮滅之時,眉頭不由又是深深皺起,嘴裡罵了一句:「居然是在萬絕古墓地之中,奇怪,這肉身怎麼跑進了那個地方?是誰在搗亂?」

手中紫薇斗數一擺,算了幾下,不得要領,搗亂人的道行不在自己之下。

不過,看看了無聲息的肉身,喬旦心中又想到,這樣的肉身,又能有什麼用呢?

難道還能找到腦袋不成?活過來不成?

那小子的腦袋又是怎麼回事呢?

破碎了?被吞了?還是藏在了什麼地方?

按道理,如若不是徹底失去了生機,自己的紫薇斗數應該能夠算到大致情況才是,可是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喬旦心中不信,總覺得最後那一下是人族小子刻意所為,目的決定動機,人族小子既然能隱忍兩年,如此算計自己,應該會有後手。

氣急敗壞的喬旦,不會善罷甘休。

萬絕古墓地的人族小子屍身應該不足為懼,能夠再度站起來的機會應該等於零,那麼自己現在,只需要找到他的頭顱,破開英雄巾的防禦,強行摧毀,那樣,也才算是消除了心頭大患。

一邊想,喬旦一邊向蘭格林島的方向飛了過去。

雖然完全算不到孫豪的方位,但是喬旦卻大致知道人族小子的目的就是藉助神荒對抗自己。

不錯,神荒太厲害的話,自己也不願輕易招惹,但是如今,都打到這個份上了,哪怕是跟神荒大幹一場,自己也得要掘地三千尺,把人族小子的腦袋給找出來當球踢。

神荒的氣息越來越強,奇怪的是,隨著自己的接近,神荒雖然氣勢強大到足以威懾自己,但依然沉穩地,沒有對自己冒然進攻。

這世上,這麼沉得住氣的神荒還真是不少。

喬旦放出神識,探查出去,半響之後,臉上浮現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居然是一頭黃昏荒蛇,虛界最懶,沒有之一的黃昏荒蛇,早知是它,自己倒是完全不用考慮那麼多,直接過去搜就是。

四翅扇動,喬旦向黃昏荒蛇飛來,不久之後,看到了蘭格林島,看到了蘭格林島上的人族營地。

放出神識,喬旦開始在島上仔細搜查。

額頭豎眼也睜開,放出光芒,在蘭格林島上不停來回掃視。

這是一座掉落在黃昏荒蛇身軀之上的灰塵累積,歷經億萬年變遷而形成的大島,島嶼就在黃昏荒蛇的背上,島嶼之下,還有許多黃昏荒蛇身軀捲曲之中的小空隙,形成了許許多多的大海洞。

這些景觀,都一一映照進入喬旦的神識之中。

額頭豎目也重點掃視了人族駐地。

只是整個蘭格林島一切正常,自己沒有任何發現。

如果不是自己的能力出了問題,那麼很有可能就是兩種結果,其一就是孫豪的人頭的確已經消亡其二,就是孫豪的人頭跑到另外的地方,以自己不能輕易感知的方式躲了起來。

喬旦疑惑地,在蘭格林島也就是黃昏荒蛇身軀之上,找了許久許久,沒有絲毫髮現,幾次,提起了自己的手掌,但幾次,又放了下去。

黃昏荒蛇的確是懶,出名的懶,但是,如果它實力不強,那它也就沒有資格這麼懶了,實力不強也敢這麼懶的話,那麼一定會死得很快。

這大傢伙一旦發作,可不是那麼好擋的,要是確認孫豪在他身軀什麼地方,倒是怎麼也可以動手,但是不確定的情況下,胡亂動手,那就真的是得不償失,搞不好,大傢伙真的會吞了自己。

最終,喬旦還是沒有挑釁黃昏荒蛇。

高高地飛身而起,巨大的人臉出現在下虛戰場的上空,低沉的聲音響徹下虛戰場:「下虛各族聽明白了,我飛人族雖然遭受重創,但是,再建一座不朽銀城也並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誰要是膽敢趁火打劫,那就得小心本座的衝天怒火」

**裸的威懾之後,喬旦巨大的人臉又繼續說道:「人族小子,敢於冒犯本座的人族小子,已經被我梟首當場,但是,他的頭顱可能依然藏在什麼地方,苟延殘喘,下虛萬族一旦有所發現,可以及時上報我飛人族,消息一旦屬實,我重重有賞」

說完這些,巨大的人臉在下虛戰場上緩緩消失。

喬旦不甘地望了下虛戰場一眼,雙手一拉,在空中拉開一個巨大的裂縫,大步一跨,走了進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