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五一章 無頭不死(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五一章 無頭不死(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一頭巨大的怪獸,張開了血盆大口,對準面前的小不點,猛地一口咬了下來。

一面巨大的方盾,向前一豎。

嘎一聲,怪獸咬中了方盾,牙齒被崩掉了一大排。

咬不動了,揮舞著爪子,向前去抓去攻。

一把大鐵鎚,帶起嗚嗚的風聲,當的一聲,砸在了它的頭上,相比它的頭顱,鐵鎚並不是很大,但是一錘下來,依然將它敲得頭暈眼花。

擺擺腦袋,想鬆開方盾。

當的一聲,第二錘砸了下來。

緊接著,一連串暴擊聲接二連三地砸落下來,噹噹當聲不絕於耳,只到怪獸轟的一聲被砸落在地上,腦袋開花,血水和腦漿溢流而出之後,鎚子這才停止了揮舞。

無頭人身的孫豪,緩緩地,從怪物巨大的頭顱中走了出來。

一手持盾,一手持錘。

身軀挺得筆直筆直,鬥志昂揚。

站在巨獸倒地的身體之旁,孫豪舉起了鎚子,拿方盾不停地拍打著自己的****,發出咚咚聲響,以自己特有的方式慶祝自己的勝利。

依然是聽不到,看不到。

能夠有的,能夠感受到的,只有刮過身體周圍的氣流,但不知在這無名凶地行走多久的孫豪,絲絲分神,逐漸產生了本能的戰鬥意識。

本能地知道了敵人,知道了還擊。

這也是他無知無畏,在這不知名的凶地之中,擊殺的不知道是第多少頭對手了。

只是這一次,擊殺的這一頭荒獸,偶然地,滴落了一滴鮮血和腦漿,滴落在了他斷裂的頸項之上,一股暖暖的氣流,一股讓他本能感知到舒服的氣流,流進了身體之中。

心臟之內的小火苗產生了強烈的渴求本能。

孫豪懵懵懂懂,稍稍猶豫了一下,停止了拍打自己的****,把自己斷裂的頸項,向前伸了出去。

如同飲水一般,血泊之中,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音,大量的血水加上怪獸的腦漿如同灌水般,灌入了孫豪的身軀之中,身上產生了陣陣舒適的感覺,蒸騰起陣陣大汗。

孫豪乾脆雙腳向前踏了過去,身軀一歪,舒舒服服地躺在了血泊之中,任憑血水侵滿自己全身。

蠻荒形夭勁驅動開來,道道暗金色的光芒在身軀上,越來越亮。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血泊乾涸,孫豪感受不到了任何有用氣息,挺身而起,站立在怪獸的頭顱之上,舉起了鎚子和方盾,漲得鼓脹鼓脹的肚子裡邊,爆發出陣陣雷鳴般的響聲。

本能地驅使之下,孫豪本能地知道,無盡的漫遊之中,有些東西,或許對自己有益,第一次,本能驅使之下,失去了頭顱的孫豪,第一次感受到了*。

繼續前行。

繼續遇見攔路的怪物,但從此之後,每一次戰勝了對手之後,孫豪都會敲破對手的頭顱,泡到對手的血水和腦漿中去。

疑惑的是,有的時候,感覺很好,但有的時候,沒有什麼感覺。

而且,不同的敵人給自己的感覺也不一樣,有溫熱,有陰寒,有刺骨,有火燒……等等,各種各樣。

有的時候,感覺雖然很不舒服,但是,卻對自己有幫助。

有幫助那就有需要,有需要那就繼續。

無頭孫豪本身沒有目的,只知道漫遊,慢慢地,變成了有意識擊殺各種攔路出現的怪物,給自己泡澡。

不知不覺,這種浸泡之中,孫豪的身軀變得越來越異常,越變越高,越變越壯,有的肌肉還結成了一塊一塊,一副消化不良的現象,而整個身軀之上,也結上了厚厚的血伽,一層又一層,各種各樣怪獸的血都有。

方盾和鐵鎚也失去了本身的顏色,徹底變成了暗紅的血色,一股強烈至極的凶煞之氣,從孫豪身軀之內傳了出來,慢慢地,跟天空之中的凶煞氣息,越來越是類似。

本能前行之中,無知無畏的無頭孫豪身上的氣息,越來越是類似萬絕古墓地,逐漸地,越來越適應這裡的環境。

無頭而不死,鬥志古存。

懵懂的孫豪,此時如同嬰兒般的無知,但也如同嬰兒般的,為自己的每一次收穫而興奮,衝天的鬥志支撐之下,每一次收穫之中,都會對天而立,拍胸慶祝。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懵懵懂懂的孫豪有了自己的第二個十分明顯的本能感受和需求。丹田之內的須彌凝空塔對準了一個方向爆發出了強烈的*。

這種*,影響到了孫豪的本能。

不是很明白的分神支配著自己的身軀在原地打轉,好幾天後,終於弄懂了體內的需求信號,開始有目,有計劃地,第一次有了方向。

前面的行走都是本能,走到哪兒算那兒。

但是這一次,孫豪有了自己的方向。按照須彌凝空塔感受的區域,孫豪一手提盾,一手提錘,向前進。

走了不到兩天,遇見一處萬丈懸崖。

無頭身軀不知不覺,一腳踏空。

呼呼風聲之中,如同一塊巨大的石頭,孫豪呼嘯著,墜落下去。

轟的一聲,巨大的撞擊聲中,地面被撞出一個巨大的深坑,懵懵懂懂的分神被一下撞散,呼呼沉睡。

全身骨骼,哪怕是無雙劍骨,也在這撞擊之中出現絲絲裂痕。

五內也撞得受到了重傷。

就這樣,一動不動,趴在萬丈懸崖的地底,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摔斷的骨骼重新慢慢地自行癒合,蠻荒形夭勁慢慢地開始流轉。

小火苗內,再度滴出了一滴不死之血,孫豪體內的機能逐漸復甦,分神慢慢蘇醒,身軀又開始向上挺。

只要蘇醒,脊柱必然挺得筆直,這是本能,也是孫豪本體意識賦予分神的唯一一個指令,只要人還在,脊柱就一定要挺直。

萬丈懸崖之底,孫豪逐漸恢復過來,對此時的孫豪來說,地底沉睡的時間無論多久,都只是一剎那而已。

所以,他的既定目標,也就是須彌凝空塔感受的方位,始終不變。

按照感受的方向,堅定不移地,揮舞著手中的方盾和鐵鎚,繼續前行。

遇見了攔路的高山,那就揮舞著鐵鎚,一路砸過去,直接推平。

遇見了懸崖,那就直接跳下去,反正會醒來,就當睡了一覺。

遇見攔路的怪物,那就直接滅殺掉,敲破了腦漿,美美地泡個澡。

筆直的方向,一條直線,孫豪堅定不移地,也不知道花了多長的時間,終於找到了自己的第一個目標,但是,這個目標附近有個強大的不知名怪物守護,攔住了無知無畏的孫豪。

一口將孫豪給吞進了肚子之中。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捲曲成一團的,只剩下骨骼和骨骼保護著體內幾件異物的孫豪,被怪獸當成了糞便拉了出來。

又是逐漸恢復了過來。

頑強地再戰,再吞;出來,再戰,再吞……也不知循環了多少次,孫豪的肉身適應了怪獸體內的環境,強悍地在怪獸體內再戰。

最終,破開了怪獸的頭顱,收穫到了自己需要的第一件有感應的東西,還在怪獸的腦袋之中,泡了許久許久。

第一件自主目標找到。

孫豪的行為方式再度發生變化。

孫豪本能地知道,自己身體之內,那些組成部位,可能對不同的東西,有著不同的渴求,而這次找到的東西,尤其是最後的泡澡,對自己的幫助很大很大,戰鬥的過程,也對自己的進步幫助很大很大。

於是,分神本能地開始去感受,嘗試去推動自己體內的幾大異物感受周圍。

這一推動,孫豪發現,自己要乾的活多了起來,身體之內的異物,對很多方向,很多東西都有渴求的信息。

不管那麼多,也不分輕重緩急,孫豪選了最近的方向,邁開大步,一手持盾,一手持錘,走了過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