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五三章 一雙狗眼(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五三章 一雙狗眼(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鏖戰多年,終於如願。

孫豪無頭的頸項向前一伸,身軀沖了過去,吸附在一根巨大的石柱般的藍色獨角上,手中鎚子和方盾不停地揮舞起來,興奮得不得了。

巨大的獨角凝結了大怪不知道多少年的精華,而且,好似也代表了萬絕古墓地之中的一股十分特殊的氣流。

孫豪貪婪地吸取著獨角中的氣流和各種對身體有益的能量。

不知不覺,獨角越變越在孫豪完全不加控制的情況下,獨角之中的有益能量被身體之內的幾大異物和須彌凝空塔瓜分。

唯獨一股強烈至極的鬥志,一股強烈至極的凶煞伴隨著一種神秘的若有若無的氣息留在了孫豪的肉身之中,融進了孫豪的蠻荒形夭勁之中,不停地流轉。

當獨角完全消化完畢,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

而孫豪得到的變化,也十分的巨大,不愧是辛苦了許久許久,才搶來的獨角。

第一個變化的出現,讓只知道憑藉本能行動的孫豪十分的奇怪,十分的不解,體內,屬於自己的那一尊,奇怪的,只知道進,但從來不知道出的寶塔,這回終於大方了一些,吐出了一件東西。

更加奇怪的是,從來就沒有對外界有任何感應,也從來不知道自己需要跟什麼東西交流的孫豪,好似能夠聽到或者是身軀好似能夠感知到了外邊有個東西在「汪汪」大叫,而且好似再說:「出來了,出來了,我神犬邊牧終於出來了,耶,你是誰?難道你就是孫豪孫沉香?靠,不是吧,腦袋都玩掉了」

孫豪感覺到奇怪,自己好似能聽到有東西發出了聲音,當然,說的是什麼,好似只能迷迷糊糊地,分辨出一個大概。

簡單的腦瓜子,想不明白。

但是本能地,孫豪卻是知道,這東西從自己身體裡邊出去的,對自己有幫助,能信任。

搞了半天之後,孫豪慢慢地低下身子,拿自己斷裂的頸項碰了碰身邊的怪東西,聽到了外邊的怪東西大聲驚叫:「靠,真是孫豪孫沉香,寶塔在你體內,靠啊,我就知道老頭把我放出來准沒好事,孫老大啊,你怎麼混得如此凄慘,腦袋都玩掉了,哎呀呀,苦命的邊牧,這下可該如何是好,奶奶的,這是什麼地方,好難聞的氣味,愁死神犬了」

這些話,孫豪從心裡聽到了,本能地,孫豪知道,這叫邊牧的東西,說的孫豪孫沉香就是自己,好似冥冥之中,自己也多了一點若有若無的記憶,仔細去想,什麼都想不起來。

一手持錘,一手持盾,孫豪高高地站了起來,挺得筆直筆直,盾牌不停地拍打著自己的,肚子咕咚咕咚響了起來,響聲越來越大。

而原本在孫豪蠻荒形夭勁之中流轉的神秘氣息,逐漸在孫豪的肉身腹部化為了一個氣團,隨著孫豪的不停拍打和不停鼓肚子,這塊氣團產生了神秘的變化。

轟的一聲,蠻荒形夭勁口訣好似在孫豪的心中不停迴轉這兩句:「形夭無千歲,刑天舞干戚形夭無千歲,刑天舞干戚」

刑天干戚方盾上,也爆發出陣陣刺目的紅光,照射在孫豪的身上。

剛剛出來的邊牧,目瞪口呆地看著孫豪的變化。

突然,轟的一聲,孫豪的上身,那裸露的肚臍眼,轟然破開,一股衝天的大吼聲,震動得邊牧雙耳瑟瑟抖動不已:「啊,氨

邊牧呆了半響,站在孫豪的肩頭汪汪大叫起來:「靠,有沒有搞錯,肚臍眼居然變成了血盆大口,沉香,你這是修鍊的什麼玩意」

邊牧的這些話,孫豪聽到了,但是這一絲分神猶如懵懵懂懂小嬰兒,根本不懂話里的意思。

蠻荒形夭勁剛剛變異生成的這一張肚臍眼嘴,目前說話並不利索,緊緊能夠表達的只是「啊,哦」兩個簡單音符,就更加談不上說什麼其他的話了。

邊牧測試半天,終於徹底明白了孫豪的狀態。

腦袋不知道跑什麼地方去了,很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但強悍的孫豪這種狀態之下,居然還堅韌地活著。

因為沒有腦袋的關係,自然就只能依靠本能在行動,只不過,肚臍眼嘴的出現,讓邊牧又明白現在的孫豪,跟普通的,只能依靠本能活動的怪獸也有著絲絲不同。

從孫豪的左肩,跳到孫豪的右肩,寬大的肩膀之中沒有腦袋的阻擋,這種跳躍真是輕鬆愉快。

孫豪生成了肚臍眼嘴之後,嘴裡始終在興奮地:「啊,哦」叫喚不休,腳步堅定不移地,按照體內異物感知的方向再度前進。

邊牧成了孫豪肩膀上的住客,四處打量,左右環顧,充滿了好奇。

須彌凝空塔現在始終處於封印狀態,尤其是孫豪頭顱斷去,神識不再的情況下,須彌凝空塔要想打開基本不可能。

但是,隨著孫豪投入資源的越來越多,須彌凝空塔封印狀態相對變弱之後,塔內最特殊的存在,邊牧,就被青老趕了出來。

事實果然也如同青老猜測的一樣,邊牧到了下虛,很快適應環境,哪怕是下虛著名的萬絕古墓地,它一樣也能活得活蹦亂跳。

作為一隻土狗,能有如此神奇,也真是難能可貴了。

站在孫豪的雙肩上竄來竄去,邊牧不為人知的灰暗心裡,不無得意:「嘎嘎嘎,嘎嘎嘎,我現在,在孫豪的頭上飛來飛去了,嘎嘎嘎,有沒有這麼爽」

飛了一陣,眼珠子左右張望張望,後腿悄悄地提起,腦袋又左右張望了一下,心中想到:「嘎嘎嘎,我現在,要是在孫豪腦袋上拉屎拉尿,估計也沒問題,嘎嘎嘎,要不要這麼爽,這可是鼎鼎大名的孫豪孫沉香」

只不過,半響之後,邊牧又央央地放下了後腿,自言自語地說道:「孫老大對邊牧好得沒話說,雖然是很爽的事,但是卻不合適去做,算了算了,放你一馬,孫老大」

孫豪無頭之身,載著邊牧,大步流星向前奔進。

走了一會,邊牧發現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不由汪汪大叫起來:「笨蛋,前面有座山」

話沒說完,孫豪手中巨大的鐵鎚,帶起呼呼風聲,轟的一聲,砸在了前面的小山上。

邊牧驚訝地離開了嘴巴。

大鎚繼續揮舞,轟轟轟,孫豪一路開山,強行突了進去,開到了一半的距離之後,斷頭之處猛地向前一伸。

邊牧趕緊緊緊抓住了肩膀,定神一看,斷頭已經伸到了一汪奇異的清泉之中,咕嘟咕嘟,把這清泉灌了進去。

邊牧不甘示弱,也伸出腦袋去灌清泉,感覺泉水清冽,對自己有著神奇的裨益,一雙狗眼不由一亮,孫老大雖然現在混得貌似很慘,但是本事卻不差,跟孫老大一起,估計也能吃香的喝辣的了。

而且,邊牧發現一件讓它很興奮的事,狡猾如狐狸的孫豪孫沉香現在狀態很不妥,智商成問題,而它邊牧,就成了真正的主事之人,嘎嘎嘎,要不要太爽,應該可以主導很多事吧。

站在孫豪的肩頭,邊牧一雙狗眼,放射出興奮的光芒,對著天空汪汪大叫:「上界,我邊牧來了,汪汪汪,汪汪汪,帶著傻不隆冬的孫豪縱橫四方來了」

喊了沒幾聲,邊牧汪汪一陣慌亂地亂叫:「老大,前面不能去,是斷崖,不能去,是斷崖哎呀呀靠,摔死狗了」

許久許久,斷崖之下,一陣汪汪狗叫:「我邊牧,又起來了,靠,老大,前面不要去,不要去,是水潭,靠」

許久許久,一陣汪汪狗叫:「淹死狗了,淹死狗了,老大,我服你了,刀槍不入,水火不侵,風裡來火里去,逮什麼是什麼,遇什麼淌什麼,服了,邊牧真是徹底服了,亮瞎邊牧一雙狗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