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五四章 精盡狗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五四章 精盡狗亡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漆黑如墨的黑色凶煞之氣中。

一尊高大的戰士,一手持盾,一手持錘,大踏步走了過來。

走進了,會發現,這個戰士****著上身,失去了頭顱,但一身鬥志衝天而起,層層血漿,將他的身軀染成了暗紅色,塊塊隆起的肌肉,讓他整個肉身顯得魁梧而強壯,給人一種強悍的,頂天立地的感覺。

無頭血戰的肩上,趴著一隻嘮嘮叨叨的土狗:「左三圈,右三圈,進四步,好,有進步,繞過去了……」

巨人貌似十分興奮地,高高地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鐵鎚,用方盾咚咚地敲打自己的胸膛,肚臍眼化為大嘴,仰天大吼:「孫豪,孫豪……」

邊牧沒好氣地翻翻白眼:「知道孫豪很厲害,好吧,你不用提醒我了。」

巨人又仰天大吼:「沉香,沉香……」

邊牧汪汪大叫:「跟你說了多少次,孫豪就是沉香,沉香就是孫豪,都是你了,吼什麼吼……」

孫豪依然興奮地拍打著自己的****,大聲吼道:「孫豪,沉香……孫豪,沉香……」

孫豪懵懵懂懂不知道自己是誰,也好似自己失去了很重要很重要的東西。

有了邊牧在身邊,他慢慢地,開始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十分明確地想起了,自己的確就是孫豪,也就是沉香。

本能告訴他,這是自己必須牢牢記住的,時刻不能忘的事情,就跟必須時刻挺直自己的脊樑一般的重要。

為了讓健忘的自己不至於忘記這麼重要的事,每實現一個重要的目標,孫豪都會拍打著自己的胸膛,仰天大吼:「孫豪,沉香;孫豪,沉香……」

邊牧表示,跟這傻大個一起,壓力山大。

好在孫豪雖然沒有耳朵,但是能夠聽得到它的話,要是真的無法交流,那它邊牧就算是通天神犬,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在暗無天日,黑霧滾滾,凶煞滔天的萬絕古墓地之中,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邊牧也不知道用了多久,終於讓孫豪知道了他自己的身份,終於讓孫豪知道有的地方不要隨便亂闖,有的地方可以繞道更快。

站在孫豪的肩頭,邊牧開始真正地化為了孫豪的雙眼,雙耳,孫豪在萬絕古墓地之中,也能有意識地迴避一些危險,一些困難,對敵之時的辦法也就更多。

這些年下來,邊牧對孫豪的戰鬥力也算是嘆為觀止。

孫老大雖然失去了頭顱,但強悍的體魄,強大的戰鬥力,尤其是那種大無畏的,什麼都敢斗,打死不服輸的精神,真是讓邊牧徹底無語。

跟隨孫豪一起,它堂堂邊牧神犬,曾經被大怪物吞進過肚子中,最終,被當成糞便給拉了出來,它邊牧無所謂,知道大怪物消耗不了自己,誰知道孫老大更奇葩,骨架出來,血肉重生,又衝上去大戰。

邊牧親眼看到,孫老大就這樣活生生地磨死了這個貪吃的大怪物。

當然,有了邊牧在,這種作戰方式就更加的科學合理了。

拉了第一次之後,決不讓大怪物拉第二次。

帶著孫豪在大怪物體內,盡往要害處鑽,三下五除二,將大怪物開膛破肚,擊殺當常

邊牧稱這種流氓戰術為:「無敵內破。」

至於那些擋不住孫豪突擊,被孫豪英勇幹掉的怪獸,邊牧稱之為:「無敵強上。」

凶煞無比的古墓地,孫豪的肩上,多了個邊牧之後,多了許許多多的生氣,也多了一份趨利避害的本領。

大多數情況下,有了邊牧的這雙狗眼,有了邊牧這雙能夠嗅出很多味道的狗鼻子,孫豪安全了許多。

邊牧的性格雖然不是很靠譜,但是它怕死,比大無畏的孫豪怕死得多,有的時候,是拚命地咬住了孫豪的腿子向後邊拖,不讓孫豪輕易涉險。

只不過,真要是孫豪鐵了心要去拿感應中的寶貝,它也只能眼淚汪汪,罵罵咧咧地跟孫豪同甘共苦了。

不得不說,邊牧有著十分神奇的能力。

萬絕古墓地這種基本上只能誕生本能凶煞凶獸的地方,邊牧居然能保持自身的清明而若無其事。

孫豪身邊,哪怕是小火出來,怕是也做不到邊牧這般神奇。

當然,一旦開戰,邊牧的實力就真的不知怎麼樣。

這傢伙除了很難被擊傷,很難被殺死之外,貌似沒有特彆強悍的戰鬥力,修鍊等級也一直模模糊糊。

好在它有著一身奇奇怪怪的能力,倒是真在這萬絕古墓地之中,成為了孫豪最得勁的幫手,如若有滔天大能此時注意到邊牧的話,一定會驚訝萬分,是什麼樣的土狗,居然能夠在上古戰場之中,還能保持自己一份神志的清明,並逐漸的引導和教育著一個無頭血蠻呢。

邊牧跟隨孫豪一起南征北戰,闖蕩絕地,倒是也得到了不少珍惜的修鍊資源,只要是資源數量不缺,基本上也會有它一份,當然,如果找到的資源太少,它倒是也不跟孫豪去搶。

兩人一起殺怪,一起泡血澡,一起前進,不知不覺,配合越來越默契,有了最佳拍檔的感覺。

但是這時發生了一件事,讓邊牧的幸福生活之中,多了一些意外的情趣。

跟隨孫豪闖蕩絕地,無疑之間,殺進了一個邊牧近親的變種凶狼狼窩,好死不死遇見群狼交配,母狼發春。

邊牧身為狼之近親,也春情大發,發現自己已經是小成年狗了,站在孫豪的肩上,不知不覺,流出了哈里茲,狗軀的某個部位也如同鋼鐵般堅挺,並滴下了滴滴液體。

這本來都很正常。

但連邊牧都沒想到的是,自己滴出的液體居然對孫豪的肉身有著巨大的滋補作用,這下壞事了,真正的壞事了,只知道本能行動的孫豪感知到液體對自己體內異物的重要性,居然不依不饒地,非要邊牧再滴幾滴下來。

這玩意兒不是說滴就滴的,本來吧,抵死不從,過去一段時間,記憶力並不是很好的孫豪就自動忘了這件事。

但邊牧也是作死,春情激蕩之下,做出一件讓它後悔狗生的決定,悄悄地,讓孫豪抓了一隻發春的母狼出來,興奮地辦了好事。

爽了一發。

它剛剛爽完,母狼還在嗷嗷叫呢,孫豪就轟的一聲,把母狼捏碎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空,連同血液和邊牧剛剛噴出的精華都給吸收進了身軀之內。

邊牧傻眼的是,孫豪又抓了一頭母狼過來,示意:「再來一發。」

邊牧精盡狗亡的悲慘狗生從此開始,好說歹說,抵死不從也熬不過一根筋的孫豪,沒辦法,從此之後,幾乎是每一天,它堂堂邊牧神犬都需要爽一發,********之中,被拍碎了狼侶,化為了孫豪的修鍊養分。

這是個什麼事!

邊牧來歷成迷,一身蹊蹺。而它身軀之內的精華對修鍊有幫助也很正常,但是,假如孫豪是正常狀態下的話,是怎麼也不會幹這麼噁心的事的,但是孫豪現在,有的只是懵懵懂懂,有的只是怎麼樣才對自己有利,只要對自己有利,孫豪不介意抓來母狼,讓邊牧在自己肩上成就好事,然後獲取自己的所需。

邊牧狗小體弱,還能怎麼樣?再說了,這事雖然辛苦,但好像也是它邊牧的最愛,來就來吧,痛並快樂著。

只不過,到了後來,邊牧驚駭地發現,哪怕是沒了母狼,孫豪也會隨便逮只東西讓它過癮,得,花了許久許久,邊牧才讓孫豪弄清雌雄有別這個最基本最基本的常識,終於不用強行爆菊了……

正所謂無知者無畏,孫豪是本身沒有什麼意識,不正常,絲毫不怕。

而邊牧卻是對萬絕古墓地沒有絲毫認知,加上它從小就生活的葬天墟環境之惡劣,沒比萬絕古墓地差多少,是故,也就並不是很畏懼。

一個無頭戰士,一個無知賤狗,就這樣在萬絕古墓地之中,越走越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