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五五章 干戚刑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五五章 干戚刑天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的上身生成了肚臍眼嘴之後,一身修鍊的蠻荒形夭勁開始產生了神奇變化。

其中最為明顯的,就是修鍊的口訣,從「形夭無千歲」,變成了「刑天舞干戚」,對這種變化,如果孫豪的本體意識健全,一定會大驚失色。

刑天,乃是上古傳說中的人物。

也是上古最出名的戰神之一。

論戰鬥的鬥志,論不屈的精神,刑天在上古時期,首屈一指,而且,刑天強大的戰鬥力,也是足以排位前列的存在。

刑天舞干戚,就是刑天成名一戰的典型代表。

傳說之中,那一種,刑天揮舞著方盾,巨斧,大戰當時的第一大能修士,初戰不利,被砍掉了頭顱,但是,不屈不饒,刑天繼續揮舞干戚,也就是方盾和巨斧,大戰不休。

最終,第一大能修士都不願跟他繼續惡戰,而選擇了退避。

斷頭而戰,鬥志驚天動地。

這就是刑天。

傳說之中,刑天斷頭之後,支撐他繼續戰鬥的,正是他身上那種大無畏的,戰天鬥地的鬥志和精神。

遠古關於刑天的傳說,在那驚天一戰之後,就十分稀少,刑天最後是個什麼樣的結局,找沒找到自己的頭顱,不得而知。

而刑天修鍊的到底是什麼功法,有什麼逆天的強大功效也不得而知。

懵懵懂懂的孫豪,並不知道自己修鍊的蠻荒形夭勁在這萬絕古墓地發生了意料不到的變化,但是這種變化已經發生,而且開始影響著孫豪的行動,並開始影響孫豪的形態。

孫豪的身軀,在全新的,蠻荒刑夭勁的修鍊之下,力量越來越大,手中的盾和錘越來越強,而體型也是越來越壯,越來越高。

邊牧並不知道這其中關節,只是對孫豪的變化嘆為觀止。

不知不覺,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孫豪的體型已經達到了七八丈之高,沒有頭顱,聳立地面也是那樣的雄壯魁梧。

隨著蠻荒刑夭勁的修鍊,孫豪的肉身感知到了許多對煉體有幫助的修鍊資源,這些年下來孫豪帶領邊牧,本能地收集並納入了身體之內,不停地推動蠻荒刑夭勁的進步,其中就有邊牧的一份功勞。

修為越強,挺進萬絕古墓地的速度也就越快,遇見的艱難險阻也就越多,很多地方邊牧都嗅到了極為危險的氣息,有些地方甚至是邊牧強烈反對前去探查的地方,但孫豪感受到了體內的急切渴求之後,依然大無畏地沖了上去。

在一座陰森恐怖,鬼怪成群的古墓地之中,孫豪帶領邊牧探索了不下十年,擊殺了不知道多少攔路的鬼物,最終還跟一頭強悍至極的雙頭黑蜈蚣展開了劇烈大戰。

成功擊殺了這頭大黑蜈蚣之後,孫豪的身軀之內,再度產生了變化,自己的雙腋之下居然長出了小小的肉團。

仔細分辨肉團的用途,孫豪發現,自己能夠聽到外界的東西了,不僅僅是能夠聽到邊牧的聲音,還能聽到更多的聲音了。

這又是一個十分意外的發現。

也是一個讓孫豪驚喜的發現,自己能夠聽到東西了,又恢復了一項強大的功能,也就是說,自己現在應該正在恢復之中。

這個階段,邊牧有點不耐煩孫豪天天持盾拿錘的形象,告知孫豪可以收回手中的武器,讓自己能夠騰出手來做更多的事情。

孫豪按照邊牧的辦法去做,效果出奇的好,收一收,盾牌消失不見,放一放,盾牌當的出現在手上。

鐵鎚也是一樣。

孫豪兩手一收一放,速度快得出奇,邊牧看得有點傻眼,通常修士就算是本命法寶,也沒有如此快的收放速度吧。

研究半天,邊牧終於搞明白了問題所在。

孫豪個怪物,鐵鎚和方盾並未收入丹田,而是直接在雙手之上,形成了一個盾牌和一個鐵鎚的印記,相當於把盾牌和鐵鎚化為了他身體的一部分,難怪動作如此迅捷。

得到邊牧指點,能夠御使鐵鎚方盾之後,孫豪好似得到玩具的孩子,玩了個不亦樂乎,什麼左手出,右手出,雙手同時出……舉手出,彎手出,屁股底下出……龐大的身軀邊上,咚咚作響,一時放,一時收,鬧個不停。

邊牧在孫豪的背上徹底耷拉起耳朵,捂住了雙眼。

眼不見心不煩,心中湧起一個十分清晰的感覺,不能帶壞小盆友,真的不能帶壞了……

時間就在邊牧和孫豪的這種相互支持相互幫助,還有邊牧偶爾不靠譜的缺德主意之中,飛快溜走。

隨著時間的推移,此時的孫豪終於有了一些改變。大多數時候,孫豪會聽取邊牧的意見,並不會隨意行動,哪怕是對某個東西有感應,但邊牧堅決反對的情況下,孫豪有時候,也會放棄,逐步地,懂得了取捨。

但是邊牧也逐漸摸出了規律,一旦孫豪反應特彆強烈,不顧他的勸阻也要去取得某件東西的話,那麼這件東西的價值就極大,或者是對孫豪極其重要了。

這樣的事件雖然很少,但每經歷一次,就是一次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也就是一場必然曠日時久的生死大戰。

腋下生出雙耳之後,孫豪學會了聽,並在邊牧的教導下,學會辨別各種聲音,尤其是雌雄凶獸聲音的區別,這是邊牧教導內容的重中之重。

在邊牧的帶領下,無知無畏的兩人,在萬絕之地邊走邊修鍊,孫豪的身軀,終於達到了極限一般不再向上長高,一贍血色,也逐漸如同打磨一般,成為了他身體本身的膚色。

不知道在萬絕古墓地遊盪了多久,孫豪的身體積累達到了一定程度,蠻荒刑夭勁開始蓬勃運轉,全身肌肉好似不時爆發出咚咚響聲,也好似有股神秘的力量要從孫豪體內脫困而出,如果孫豪本體在場,就會發現,這是蠻荒刑夭勁第唇煉成的表象,但是現在的孫豪只能是懵懵懂懂,無知無覺地隨意自由。

邊牧發現了絲絲不對,但是它卻根本不懂怎麼修鍊,一人一狗,依然如故,在漫漫的黑色凶煞霧氣之中盲目前進。

直到有一日,孫豪本能地,再次感受到了對自己有著巨大幫助的地方,而邊牧卻本能地感知到了巨大危險的地方,兩人爭吵良久,邊牧終於承認自己爭不過一根筋的孫豪,只能向前進。

這次前進的方向,孫豪和邊牧終於遇見了強大的,難以預料的對手,幽暗的寒潭之中,一頭巨大的玄蛟,頭生雙角,腹生四爪,雙眼一瞪,火光衝天,雙角一頂,山崩海裂,巨尾一掃,蕩平一方。

孫豪堅韌地對抗。

但是,無論如何,玄蛟的存在達到了他能抗衡的極限。

無數次被玄蛟擊潰,無數次艱難地再次挺身而起,但依然奈何玄蛟不得,雖然到了最後,孫豪也不再懼怕玄蛟的火燒尾掃,也不再懼怕寒潭強烈的寒氣,玄蛟的獨角,也輕易頂不死孫豪了。

但是,玄蛟有著無與倫比的自愈能力。

它跟孫豪打煩了,乾脆不理孫豪了,孫豪也拿它毫無辦法,強大的肉身防禦,強大的自愈能力,讓玄蛟足以無視孫豪的不懈努力。

邊牧表示孫豪可以走了,表示如此下去沒有任何意義。

但是孫豪依然契而不舍,猛攻不休。

偶爾,惹毛了玄蛟,一爪子拍進寒潭,又是幾個月,孫豪才能爬得上來。

一根筋的孫豪,徹底跟玄蛟卯上,沒有絲毫作用,沒有絲毫意義地卯上,狂暴地攻擊日夜不休。

直到有一日,周圍的空間好似瞬間停頓了下來。

邊牧和玄蛟好似突然失去了任何氣息,孫豪懵懵懂懂的,卻聽到一個柔和的聲音,從寒潭的上空響起:「一飲一啄,皆是前緣,我還以為撿了一個大便宜,原來會是這樣的結果,原來是四爪玄蛟……」

孫豪懵懵懂懂,大聲問道:「你是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