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五八章 無頭血蠻(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五八章 無頭血蠻(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更重要的是,孫豪的丹田之內,又一種神秘的功法,此時不用孫豪肉身的驅動,自主地運轉起來。

郝安逸雖然批評魏新兵老是拿他的陰陽化合**用在歪門邪道,但實際上,陰陽化合**的確在陰陽交匯之時,效果最是明顯。

無頭血蠻狀態的孫豪,感覺很好很好。

陰陽化合**的自動運轉,也讓孫豪的肉身之中,多了一股清涼的氣息,讓孫豪感覺十分受用,簡單至極的心理,不由想到,原來這樣做,極為有利自己的修行,難怪難怪,難怪邊牧總喜歡這麼做。

既然是修行,那就萬萬不能輸給邊牧了。

努力修行,努力修行。

強悍的血蠻之體,強大的衝擊力,在地上衝擊得咚咚作響,邊牧看得雙眼都直了,猛,孫老大真是太猛了,不說持久,就說這動靜,自己小胳膊小腿,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

陰陽化合**,用於正,乃是堂堂泱泱**,但是用於採補,就搖身一變,變成了極為強悍的恐怖吸陰補陽的法門,偏偏現在的孫豪完全沒有是非概念,沒有輕重的念頭。

不到一刻鐘,蠻女失去了聲息。

邊牧氣喘吁吁,趴在美狗身上,大聲說道:「汪汪汪,老大,別幹了,再乾死……」

話沒說完,孫豪一聲怒吼,身下的蠻女瞬間好似被抽走了骨肉一般,化為了乾枯的枯骨。

邊牧呆了。

老大跟自己相比,不是一個檔次。

蠻族部落之內,再度騷動起來,再度有蠻族戰士沖了上來。

孫豪壯實的身軀猛地從地上站起,一****眼,放出興奮的光芒,看向蠻族部落。

雙手轟轟擊出,一個個蠻族被生生地擊暈在地。

雙拳舉起,興奮地拍打著自己的****,孫豪咆哮了一陣,一手抓起一個暈倒在地上的蠻族戰士,放在了自己的身下。

找了一找,居然沒找到進入的地方。

邊牧大聲叫道:「錯了,性別錯了,老大,那是……」

話沒喊完,豁然發現,狂暴的無頭血蠻已經一把把蠻族戰士翻了過來,挺身而上。

邊牧一雙爪子捂住了自己的雙眼。

感覺自己教壞了孫老大。

不知道孫老大以後聰明點了,或者是完全恢復過來了,想起這段黑歷史,會是一副什麼樣的精彩表情。

又抓住一隻白狼,邊牧一邊不服氣的展示自己的威風,跟孫豪比試,一邊轉動著自己的眼珠子,心中想到:「反正已經這樣了,不如乾脆把孫老大拖下水,讓他以後就算是恢復過來,也不好意思提這件事,好,就這麼辦」,有了決定,邊牧大聲喊道:「老大加油,老大加油……」

孫豪的感覺,卻沒有剛剛那麼好了,陰陽化合**照樣驅動,但是,吸收進入體內的清涼氣息,卻微弱得可憐,啪啪一陣,感覺不是個味道,猛地加大力量,強力催動功法,瞬間,身下的蠻族戰士也化成了皮包骨,但是功法效果,也只是略等於無。

偏偏此時邊牧打定主意拖孫豪下水,不再指導。

孫豪也就只能依靠自己的本能行事。

隨手抓過一個蠻族戰士,在邊牧的賤笑之中,孫豪又將其吸成了人干。

……

沒有任何是非觀念的孫豪。

本能追求自己修行力量的孫豪,強勢地,滅掉了整個蠻族部落,男女老少,通殺。

邊牧徹底看傻眼了,也知道,自己徹底教導出來一個怪物,而且,干,最重要的是孫老大幹掉一個部落,居然依然堅挺如故,而它邊牧,早就累成死狗了。

拿一整個部落開胃,孫豪在下虛,開始了自己的陰陽化合**的修鍊,這種修鍊,並不是正常路徑,這種修鍊,其實相當於魏新兵的那種陰陽之法,而且,比魏新兵的修鍊之法還要來得龍虎,來得威猛,來得兇殘。

通常,修士修鍊陰陽化合**之時,哪怕是魏新兵都不敢太過亂來,因為一旦過於亂來,就會不知不覺陷入邪道。

不知不覺,把握不住自己,陷入情和欲之中,最終走入邪道,徹底把陰陽化合**給煉成大邪法。

但是巧合的是,現在的孫豪,可以本能地修鍊,但是卻並無多少欲,並無任何邪惡念頭,心思純凈之極的,孫豪用最邪惡的辦法,啟動了陰陽化合**的修鍊。

消滅了整個蠻族部落之後。

邊牧沒有了當和平大使的心思,更關鍵的是,無頭血蠻孫豪現在把蠻族部落當成了自己修行的絕佳養分,開始在無盡的荒野之中,有意識地尋找蠻族部落,突進去之後,拿蠻族修鍊自己的陰陽化合**。

邊牧成了孫豪的最佳拍檔,一雙狗鼻子能聞到好遠好遠的氣味,能根據蛛絲馬跡找到隱藏在荒野之中的蠻族洞部。

於是,距離萬絕古墓地最近的蠻族洞部陷入一場巨大的災難之中。

一個個部落被孫豪生生拔起,一個個部族被強行通殺,真正地雞犬不留。

邊牧知道這件事已經幹了,就必須徹底,每次完事,都會一把火來個毀屍滅跡。

巨大的蠻荒荒野之中,以荒獸為食,強悍的蠻族,遭遇重創,整整幾年,不下二十個較大的部落不明不白被人生生抹去,死去的蠻族戰士屍骨無存,而蠻族洞部,也往往被熊熊大火燒滅了諸多痕。

蠻族洞部開始恐慌,各種各樣的傳說出現,最初的傳說是荒野之中出現了一隻巨大吸血蝙蝠,吸食蠻族精血,來無影去無蹤。

直到幾年以後,孫豪和邊牧的所作所為,才逐漸暴露。

蠻族洞部都知道,附近的荒野之中,出現了一個強大無比,手段兇殘無比的無頭血蠻。

血蠻高大無比,全身血色,以****為眼,以肚臍眼為嘴,左手持方盾,右手持鐵鎚,跟傳說中的,遠古時期最為強悍的戰神之一的大巫刑天造型十分類似。

更加厲害的是血蠻的強大實力,無窮的力量,強悍的防禦,無與倫比的衝擊力,砍不死,打不動,兇悍無敵。

附近最強大的蠻王級別勇士居然也不是其一合之敵。

一身鬥志驚天動地,所過之處,凶煞之氣滔滔,雞犬不留,人畜共隕。

無頭血蠻。

凶威赫赫,籠罩在整個這一大片蠻荒上空,成為這一大片蠻荒蠻族最大的噩夢。

無頭血蠻至,象徵著死亡和血腥。

禾蠻部遭遇了歷史以來,最為慘重的損失,下屬的蠻族洞部,一個個被拔起,災難不斷蔓延,沒有絲毫收斂之勢。

蠻荒荒野之中,並不安穩,不時有強大的荒獸出沒,同時,蠻洞部族之間,也有著相互競爭。

禾部就有世仇,就有虎視眈眈,勢要滅掉禾的甦月部。

隨著孫豪向禾部的挺進和無休止的獵殺,禾部真正大傷元氣,傷到了根本,尤其是部族第一勇士帶領的部族戰士清剿孫豪失敗,被孫豪強勢擊殺在了荒野之中后,禾真正迎來了生死危機。

甦月部乘機發動了進攻。

禾部的地盤層層被攻陷,附屬部族紛紛投降,尋求更強大的甦月部族的庇護。

敵對部族長驅直入,殺向了禾本洞。

一場激戰,實力明顯不如對方的禾部大戰之後,僅剩下了百多名戰士,困守在部落聖山,守在了部落巫女女的身邊。

巫女體型相比普通蠻族更要纖弱一些,執掌著部族祭祀、預言等等一些神奇的巫術,是部族精神的象徵和希望的火焰。

虔誠地跪在高大的聖山之上,手持巫杖,女默默地祈禱,她的身後,跪著僅剩的幾個強大的戰士。

輕輕地站直起身,女看向下方,臉色平靜,雙眼好似看白雲滄海一般地,看向下方包圍上來的甦月部族戰士。

身後的戰士低聲說道:「大人,巫神怎麼說?我禾一族有沒有一線生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