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六零章 無頭血蠻(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六零章 無頭血蠻(五)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好強大的血蠻,好恐怖的手段,這樣的戰士,誰能抵擋。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讓禾部族的戰士們面無絲毫血色,並感覺,身上一陣冷汗和隱隱發痛。

他們看到,那條神犬騎在了白狼身上,而那個凶暴的無頭血蠻,也騎在了被擒獲的戰士身上。

賤格極強的神犬得意洋洋地在禾族戰士面前哇哇大叫。而無頭血蠻,則將一個個甦月部俘虜,生生吸成了人干,無論男女。

當一排排人干擺在了禾部族戰士的面前時,沒有一個戰士此時的臉色是好的,誰的心中,都充滿了忐忑和不安,如同待宰的羔羊。

只有部族聖女,始終面帶笑容,平靜地目睹了這一切,不知為何,禾部戰士從聖女的臉上,居然看到了絲絲憐憫。

孫豪感受著體內的陰涼變化,消化掉了這次大戰所得。

緩緩地,站直起身,看向了聖山,看向了那些瑟瑟發抖的禾戰士們,無論是男是女,禾戰士此時都是一頭冷汗,他們也終於知道了,自己的那些曾經被毀掉的部族,到底遭遇到了什麼樣的毀滅性打擊。

這,難道就是聖女嘴裡的,巫神大勇士?

這,應該是真正的大惡魔才是吧。

孫豪的目光,從禾部戰士身上一一掃過,最終,落在了聖山最高處的聖女身上。

一種**裸的渴望的目光,落在了聖女的身上。

禾部戰士們齊齊心中一沉,不少戰士,咬牙站了起來。

孫豪的大手,伸向了聖女。

女輕聲說道:「你們不要動,放心,我沒事。」

禾部戰士們齊齊停止了動作。

孫豪一手握住了女,大手收回,變小,女放在了自己的身前,孫豪的雙眼之中,有著絲絲興奮,心中有著本能的**和衝動,但是還是勉強控制住了自己的本能,輕輕問道:「形夭無千歲,刑天舞干戚,你怎麼知道……」

這是孫豪身體之內,自行流轉的蠻荒刑夭勁的修鍊口訣,從來就是在他心頭響起,就算是邊牧也從來沒有聽說過,但是,前面這個蠻女卻知道。

孫豪雖然只是本能在行動,但是卻知道這個口訣對自己很重要,也是自己安身立命的根本,所以,他很好奇,蠻女是怎麼知道的,這也是孫豪站在禾部的根本原因。

現在,哪怕本能的,正在驅動的陰陽化合**有著極度的,對蠻女的渴求欲,但是孫豪依然能夠強行忍住本能,問出了自己想問的問題。

女聖潔的臉上露出了絲絲紅暈,看看聖山,又看看邊牧,低聲說道:「大人,帶我去那兒,我不想被人圍觀……」

邊牧汪汪大叫:「不是吧,我和孫老大,可一直是同進同出的好弟兄,居然不讓圍觀……」

孫豪看著聖女臉上的紅暈,沒由來地,湧上了跟以往絲絲不同的感覺,嘴裡嗡嗡說道:「好,依你……」

說完,抱起女,向那間高大的石屋裡邊走了進去。

禾部戰士們面面相覷。

邊牧眼珠子一轉,躡手躡腳,緊跟在孫豪身後,向大房子裡邊走了進去。

裡邊,聖女輕聲說道:「大人,把它扔出去吧……」

邊牧四肢亂彈地,從空中飛過,嘴裡汪汪大叫:「不是吧,有了女人不要兄弟,汪汪汪,你乾死她,汪汪汪,一定會也吸成人干……」

石屋內發生了什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巨大的震動和咚咚聲,絕對做不了假。

但是,邊牧嘴裡的人干並未出現。

聖女雖然臉色通紅,但應該有相應的秘術或者是有奇特的體質,居然給挺了過來。

而且,趴伏在聖女身上,沉沉睡去的孫豪,龐大的身軀也開始產生了一些變化。

血紅血紅的肌膚,開始慢慢變淡。

良久良久之後,孫豪打開石門,大踏步走了出來,邊牧驚訝地發現,此時的孫豪,居然破天荒的繫上了一個獸皮圍裙,將自己從來都沒有遮擋的傲然之物,給擋住了。

禾戰士有點膽戰心驚。

孫豪站在大門口,大聲叫道:「劼,禾兒讓你進去。」

禾族戰士心中不由鬆了一口氣,聖女無事就好。

聖女真的無事,只是行動略有不便。

而孫豪,這一次,有了許許多多不同一般的感受,在邊牧身上從來沒有體會到的,一種柔和地,如沐春風的感覺。

本能地,孫豪能夠感知得到,女對自己沒有惡意,相反,十分地維護自己,而且,那種清涼,那種純陰的清涼,對中和自己本身的固有暴戾氣息,有著十分明顯的作用。

本能地,孫豪還能感知得到,這種中和,對自己體內的古怪氣息的修行有著巨大的幫助,對自己整個修行的進步也有著巨大的幫助。

孫豪感受到了禾兒的善意,破天荒的,性情柔和了許多。

邊牧對孫豪的變化,感到高興的同時,也產生了絲絲嫉妒,主要原因就是,孫豪好像很聽禾兒的話,居然連偷窺的事,都不讓它得逞,真是出了大亂子了。

等孫豪穩定兩天之後,邊牧轉動著眼睛珠子,挑唆孫豪繼續外出打獵。

孫豪跑去問女的意見,女摸著孫豪的臉龐說道:「夫君啊,你現在體內陽氣過旺,不知道積累了許許多多的暴戾之氣,禾兒也泄不幹凈,你那土狗雖然不靠譜,但是它有一點是對的,你需要出去打獵,不過,夫君能不能記住兩點。」

孫豪對這些話,聽得並不是很明白,但是依然點頭說道:「你說吧,禾兒,我會盡量記祝」

禾兒輕聲說道:「夫君,除了甦月一族的戰士,你盡量不要殺人,最後的那一吸,你也可以用我教你的辦法,只傷而不動他們的根本,你記住了嗎?」

孫豪嗡嗡說道:「不爽。」

禾兒白眼睛珠子翻了翻:「聽話啊,夫君。」

孫豪嗡嗡說道:「好吧,我試試。」

禾兒又輕聲說道:「第二點,那就是夫君要記得回來,禾兒會想你的。」

這回,孫豪爽快同意了:「好的,一定。」

在禾身邊,孫豪懂得了對自己本能的基本控制,對自己的行為有了一些基本的約束。

隨著邊牧再次出去辦事的時候。

孫豪的做法作風沒有什麼改變,依然是不服者殺,頑強抵抗者殺,俘虜一律壓在身下,修鍊自己的陰陽化合**。

但總算記住了禾的交待,最後時刻,稍稍留手,並沒有象以前那般,直接吸成人干,而是吸走了自己需要的陰柔之氣后,揚長而去,留下一部落橫七豎八動彈不得的蠻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這種哀鴻遍野的情況,讓邊牧汪汪直叫,覺得以後這段黑歷史一旦被人知道,孫老大的一世英名,會不會蕩然無存呢。

無頭血蠻的凶威,以禾部落為中心,向四周輻射而去,越來越多的部落,都知道,禾部落出來一個絕世凶神,戰鬥能力驚天動地,所向披靡。

打不過,就只能投降。

但不管你投降不投降,待遇都是一樣,無頭血蠻一旦殺過來,膽敢反抗者,殺無赦,乖乖就範者,血蠻和血蠻的那條土狗爽完就走。

敗也血蠻,成也血蠻,曾經在血蠻手裡衰敗,差點被滅掉的禾部,隨著血蠻的南征北戰,隨著血蠻的強大和屢屢出擊,迅速強盛起來。

不少部族,都舉族加入了禾一族,因為,加入了就有了一道護身符,只要是禾一族的族人,血蠻從不亂來,在禾一族,伺候血蠻大人的,只有聖女。

聖女依然貞潔而神聖,她告訴自己的子女,血蠻其實乃是巫神轉世之身,乃是巫神大勇士幼生之體,她伺候血蠻乃是天經地義,神明的安排。

禾部族的戰士們,對此也深信不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