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六二章 忘記過去(感謝書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六二章 忘記過去(感謝書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說完,腦袋無力地倒在了孫豪的手彎之內。

孫豪大聲叫道:「禾兒,禾兒……」

禾新選的蠻母輕輕地走了上來,挽住了孫豪的胳膊,輕聲說道:「夫君,姐姐已經走了……」

孫豪一****眼茫然地看向蠻母,嘴裡問道:「禾兒也走了?跟甦月一樣走了?甦月是誰?」

小蠻母輕輕地挽住了孫豪粗壯的胳膊,柔聲說道:「甦月姐姐是前任小蠻……」

孫豪一雙眼睛之中,只有茫然,沒有悲傷。

仰望天空,嘴裡喃喃自語:「我突然感到很不爽……」

雙眼之中,紅光閃閃,孫豪大聲吼道:「邊牧,邊牧,過來……」

正在部族中玩耍的邊牧聞訊而來,一躍而上,站在了孫豪的肩上,向下一看,發現禾已經沒有了聲息,不由地,脫口叫了出來:「死了,又死了一個……」

孫豪嗡聲問道:「什麼是死?禾兒怎麼了?」

邊牧眼珠子一轉:「跟睡覺差不多。」

孫豪說道:「哦,那就讓她多睡一會兒。」

邊牧眼珠子滴溜溜亂轉:「老大,我們出去散散心,回來說不定她就醒了。」

孫豪:「不去,禾兒說我會忘記她,我覺得也可能是,我要在這兒等她醒來。」

邊牧有點傻眼,看向兩位蠻母。

兩位蠻母乃是禾精心挑選的,比不靠譜的邊牧靠譜得多。

蠻母柔聲說道:「姐姐已經睡了,夫君不要打擾她了,我們先去完成了合身禮,一會兒再來看姐姐就是。」

孫豪猶豫了一下。

小蠻母輕聲說道:「是啊,夫君你先去吧,這兒有我守著呢。」

孫豪猶豫著離去。

邊牧對小蠻母眨眨眼睛。

小蠻母有點擔心地問道:「夫君大人沒有問題吧?」

邊牧搖頭:「沒事,他沒腦子,記不住東西,過段時間,自然就好……」

小蠻母「哦」了一聲,然後問道:「以後,夫君大人會不會也跟現在一樣,對我也沒有絲毫印象呢?」

邊牧看看天:「大概也許或者可能會記住那麼一點點吧。」

高大的宮殿之內,狂暴地發泄之後,孫豪擁著蠻母,輕聲問道:「你是誰?」

蠻母柔和擁抱著強壯的孫豪,臉上有著幸福在蕩漾,老蠻母終於去了,自己今後將是聖王最親近的人了,柔聲說道:「夫君,我是小苗,記住哦。」

孫豪:「小禾什麼時候醒啊1

……

不知道過了多久。

孫豪抱著新的蠻母,問道:「你是誰?」

蠻母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光芒:「聖王,妾身小月。」

孫豪:「哦,小禾怎麼還沒醒?」

……

不知道過了多久。

孫豪抱著新的蠻母,問道:「你是誰?」

蠻母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光芒:「聖王,妾身小雨。」

孫豪:「哦,小禾怎麼還沒醒?」

……

不知道過了多久。

當孫豪再次問道:「小禾怎麼還沒醒?」時,蠻母充滿了好奇地問了句:「聖王,小禾是誰?」

孫豪呆了。

半響之後,孫豪喃喃自語地說道:「是啊,小禾是誰?小禾是誰呢?」

挺身而起,從石屋之內出來,站在了聖山之上,孫豪大聲吼道:「邊牧,你給我出來。」

邊牧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一竄而起,跳到了孫豪的肩膀之上,汪汪叫道:「老大,怎麼樣?我們是不是又要殺出去散散心了。」

孫豪一****眼之中,露出絲絲茫然,嘴裡大聲問道:「小禾是誰?我想不起來,但我知道,這很重要,你告訴我,小禾是誰?」

邊牧眼珠子滴溜溜轉了幾圈,汪汪叫道:「小禾,一個采蘑菇的小姑娘啦,來來來,老大,我跟你唱支歌,歌詞大意他是這樣的,采蘑菇的小姑娘,背著一個大竹筐……」

孫豪:「哦,小禾原來是個采蘑菇的小姑娘……」

緩緩轉身,向石屋之內走去,邊牧臉上,露出了絲絲不忍,嘆息一聲,一躍而下,跑了幾步,身體一僵,發現自己已經被孫豪一把攥在了大手之中。

撈過邊牧,放在自己的眼前,孫豪大聲說道:「不對,邊牧,小禾到底是誰?你絕對在騙我,你如果不說實話,我不介意直接彈你小丁董…」

邊牧愣了愣,臉上露出苦澀,嘴裡說道:「老大,我就算跟你說了,你也記不住,過段時間還不是會忘,你就當她是采蘑菇的小姑娘不也一樣嗎?」

孫豪身軀挺得筆直:「為什麼我記不住?我好像記得,這是不能忘的。」

邊牧汪汪大叫:「你是聖王,絕世聖王,你的一生,燦爛輝煌,蠻母們,都只是你生命中的過客,她們不可能跟得上你的腳步,不可能有你那樣悠久的生命,你想那麼多幹嘛呢?像我,多好,都不知換了多少妃子呢?」

孫豪手一緊。

邊牧被捏得只吐舌頭:「老大,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別動粗。」

孫豪嗡嗡說道:「我只想知道小禾是誰?我還要知道,我怎麼才能記住小禾。」

邊牧有點無奈地說道:「你真想知道為什麼?我說了,估計你會很難過。」

孫豪放開邊牧,手提盾、錘,平靜地說道:「說吧,我也覺得自己有什麼地方不對。」

邊牧站在孫豪的肩上,手指下方,汪汪大叫起來:「豈止不對,老大,難道你沒發現,你跟他們有很大的不同嗎?」

孫豪向下看去,半響之後:「他們比我多了一個頭,可是,我的體型不應該就是這樣嗎?我不應該就是無頭聖王嗎?」

邊牧左右看看,壓低聲音,小聲說道:「其實,老大,你本來是有頭的,只不過,被人給嚓,砍掉了,你記不住東西,很簡單,因為你沒腦子,知道嗎?你沒腦子……」

孫豪怔怔地站在聖山之上,嘴裡喃喃自語:「沒腦子,沒腦子,頭被砍掉了,頭被砍掉了……可是我的頭,現在在什麼地方呢?」

邊牧嘀咕道:「那就真的只有天知道了,或者已經被踢爆,或者正在被人當球踢,也或者已經被人當成了糞瓢……」

邊牧還沒說完,孫豪本能地感知到了邊牧說得不對,眼珠子一瞪:「絕對不會。」

邊牧擺擺頭,聳聳肩:「好吧,也或者藏在了什麼鳥不拉屎的地方,可是我神犬邊牧都聞不出半點味道,估計要不是藏得太好,那就是距離太遠,行了吧……」

話是這麼說,但是邊牧覺得,自己都聞不到絲毫氣息,十有八九已經被踢爆了。

聽到邊牧的這番話,孫豪的感覺卻截然不同,就在這一刻,他突然有了十分清晰的感覺,那就是,自己的頭,真的還在,真的還在遙遠遙遠的地方,自己要想恢復正常,那就得把自己的頭給找回來。

站在聖山頂上,孫豪情不自禁地舉起了自己手中的盾,手中的鐵鎚,張開了肚臍眼嘴,大聲地咆哮起來。

頭,我要頭。

我不要忘記小禾,我要頭!

強烈的慾望,從孫豪的心底升起,咆哮聲,震動九霄。

禾部族戰士們虔誠地跪倒在地,不停地祈禱,聖王大人又在思念第一代蠻母了,每隔一段時間,聖王大人就會如此,如同負傷的野獸,咆哮不止。

不過是,這一次的咆哮,時間更長,聲音更大而已。

遙遠的蘭格林島上,孫豪好似做了一個長長的夢,溫柔的夢裡,自己聽到了小青溫柔的歌謠,白公入夢大法,在下虛開始運轉,七殺問心決,在腦袋之中開始修鍊。

源桶的原液,仙梨樹的花蜜,始終滋潤著孫豪的頭顱,讓頭顱始終保持著栩栩如生,肌膚也越發的晶瑩。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這一日,頭顱好似聽到了遙遠的呼喚。

在仙梨花中驀然睜開了雙眼,兩道神光從雙眼之中,一射而出。

輕輕地,頭顱張嘴說道:「小青,謝謝你的照料,可是,我應該走了,小青,你放心,有朝一日,你小山哥報了此等血海深仇,開啟了須彌凝空塔之後,就會一直把你帶在身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