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六六四章 逃脫大難(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六四章 逃脫大難(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認真感知自身,吸收分神潛在記憶,孫豪的肚皮輕輕地抖動起來,肚臍眼嘴好似是露出了苦笑神色。

黑歷史!

真正的黑歷史,不靠譜的邊牧,居然讓自己懵懵懂懂的分神,如此荒唐。

歷史雖然漆黑無比,但是,孫豪也知道,要不是這段黑歷史,自己的煉體修為不可能突破這麼快,自己的陽氣過旺,還真的不一定能夠陰陽相濟,達到合體期的戰體古罡的程度。

陰陽化合*,原來可以這樣用。

好強大的輔助功法,孫豪認真地感知一下,在陰陽化合*的輔助下,自己本體的鍊氣修為,也在這些年有了長足的進步,五屬性真元齊齊從分神初期,達到了分神中期初入。

這種達到,還是那種沒有修鍊功法的情況下,五屬性劍元生生溢出而造成的結果。

按照在凌天劍派的修鍊法門,此時,孫豪的五屬性劍元,應該到了五行歸金之際,也就是說,劍修追求的極致,金屬性劍元,應該在分神期生成。

可是孫豪還沒來得及五行歸金,劍元已經在本體異物和陰陽化合*的推動之下,齊齊衝出了一大步,直接達到了分神中期初段。

這又是一個讓孫豪沒想到事。

分神大能之後,壽元可就十分悠久了,動輒以萬年計算,別看分神初期和中期只是一小級,但是,換成其他修士,說不定就得幾千上萬年的時間,才能夠完成修鍊。

孫豪雖然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但應該沒有萬年之久吧,從分神的記憶去分析,頂多也就個兩三千年而已……

想到兩三千而已這句話,孫豪突然又呆了。

不知不覺,已經這麼久了嗎?

不知不覺,自己覺得,兩三千年,只是而已了嗎?

不同的高度,看問題的角度不同,修鍊到了不同的程度,世界觀也就全然有別了。

自己一次大劫,一次沉睡,就是兩三千之久了嗎?

好似只是打了一個盹而已,也不知道,這麼久之後,人族和凌天劍派又會是如何了呢?

站在聖山之巔,孫豪放眼望去,看到了一個強盛至極的蠻族大部落。

也看到了,自己的兩個妃子,高大而俊俏的妃子,正一臉仰慕地,在下方等著自己。

還看到了,邊牧正在它的後宮之中,享受著美狗們的熱情服務,孫豪就納悶了,以邊牧這種賤到了極致的狗格,怎麼就沒有精盡狗亡呢?

孫豪有點想殺狗滅口,徹底湮滅自己曾經不光彩的黑歷史,不過這念頭也只是想想而已,邊牧雖然不靠譜,但是一直對自己不離不棄,一起闖蕩萬絕古墓地,還當了自己許久的雙眼,這份陪伴,這份友情可做不得假,孫豪記憶之中,分神最信任的除了禾兒就是邊牧了。

算了,放過他了,但是以後,卻需要敲打敲打,讓這傢伙不敢隨便抖了自己的老底。

邊牧除了有點浪蕩之外,倒是也沒有太多缺點,希望到時候這傢伙不會口無遮攔,逼自己動手教訓它,想一想自己男女老少通吃的那種血腥場景,孫豪心中不由陣陣惡寒,都是邊牧惹的禍……

孫豪體內各種異物的變化,也十分巨大,這些年,尤其是在萬絕古墓地之中的那些年,孫豪本能地尋找對體內異物有幫助的各種資源,找到的太多太多,時間也太久,加上分神當時看不見,聽不著,就是孫豪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收穫了一些什麼。

但是孫豪能夠感受得到自己體內異物得到了資源的投入之後,各自也得到了長足的進步,其中最為明顯的,卻是自主吸收真元,自主修鍊的速度和效益得到了巨大的提升,這可能也是自己的五屬性劍元齊齊踏入分神中期的根本原因之一。

稍稍一想,孫豪卻是明白過來,自己的分神只能本能行動,體內異物經常面臨崩潰的困境,不得不儘力成長,儘力自保,一來二去,刺激他們快速發展,快速成長,才有了現在這種壯大和蓬勃的感覺。

人們常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孫豪遭遇潑天大劫,沉睡幾千年,懵懵懂懂,修行幾千年,勇猛精進的結果,就是體內的全面發展。

認真觀察自身,孫豪還有一個哭笑不得的發現,體內的陽氣淤積相當的厚重,哪怕是自己如此荒唐多年,居然還沒能完全中和掉,其結果很可能就是,哪怕自己變身回去本體,估計體型一樣不像以前那般了。

不過這樣也好,體型大變,稍稍改變一下面貌,可能就真的沒人能夠認出自己了,到時候,自己說不定就能渾水摸魚,找到去中虛的道路。

喬旦的厲害,讓孫豪有點心驚,時隔幾千年,這傢伙居然還惦記著自己,要不是刑天之魂的奇特效果,自己說不定還真的會被當場揪出來。

孫豪有十分清晰的感知,就算是現在的自己,可能還遠遠不是喬旦的對手。

哪怕自己進步十分巨大,但是真實修為差距太大,一旦跟喬旦對上,自己可能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隱忍,那是必須的。

天劫已經隨著喬旦的退去,真正地結束。

但是跟喬旦的恩怨,現在剛剛開始。

孫豪站在高高的聖山之上,仰望遠方,心中默默地說道:「終有一日,我會殺上中虛,在蒼天之下,在萬族之前,報斷頭之仇,喬旦,你等著,我會上去的……」

整整在聖山之上站了三天三夜,孫豪恢復了正常,開始以無頭聖王的身份繼續在禾部族坐鎮。

所有的表現,跟以往沒有任何不同。

一樣寵幸兩個妃子,一樣準時出去,巡遊蠻族各部,舉行荒唐蠻人禮花狗節。

體內陽氣過旺,的確需要中和,反正已經這樣了,而且這都已經成了禾部族的風俗禮儀,自己要是不去,說不定禾部族還不習慣呢。

相比人族女子,蠻族姑娘們毫無疑問要粗放得多,無論是體型還是個性,都要粗放,而且,幾乎是每一個成年蠻女,都對聖王保持著強烈的期盼。

而成年南蠻,從小在這種風俗的熏陶之下,也對聖王保持了高度的尊敬。

孫豪就曾經看到了一件嘀笑皆非的事,一個蠻族洞部,一對新婚夫婦,完成了簡單的婚禮之後,同房之前,男蠻子的第一件事,居然就是恭恭敬敬,站得筆直筆直,對平躺的床上的蠻女特殊部位,舉起了自己的大手,大吼一聲:「向聖王戰鬥過的地方敬禮……」

孫豪表示,自己服了。

時間在孫豪有意的控制下,走過去了百年,孫豪體內的陽氣又在孫豪自主意識的驅動下,中和了許多。

孫豪三頭六臂神通法相的事件也逐漸從禾部族戰士口中消失,淡忘。

此時,孫豪慢慢地,不動聲色地,開始了自己下一步的動作,開始向外征討並打探更多的情報。

禾部雖然發展很快,但是底蘊並不是很足,尤其是,蠻族粗狂,文字極少,也沒有記事的習慣,或者是禾蠻族太蠻橫了,根本就沒有多少歷史資料,很多東西都是口口相傳,孫豪還真的需要慢慢弄清自己的位置,慢慢找到自己出去蠻荒之地的辦法,並尋找前往中虛的道路。

喬旦的存在,讓孫豪充滿了警惕。

如果可能,孫豪不打算走人族的辦法去中虛,那樣,說不定就會被喬旦找到自己存在的線索,既然自己已經出現在了蠻族洞部,並且有著十分合理的身份和地位,那麼,自己乾脆就以禾部聖王的身份,前去中虛。

蠻族乃是一個特殊的部族,在下虛之中,蠻族的地位就很高,乃是前十種族之一,但是,蠻族在下虛戰場是不建城池的,他們的部族直接建立在廣袤的荒野之中,是下虛之中少有的,能夠在荒原之中生存的種族,實際也就是,蠻族其實時刻處在了對抗荒獸的第一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