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七一二章 莫名大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一二章 莫名大勝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格夫妮帶領隊伍在不死平原和永雪森林交界處小心翼翼,等待了許久,依然不見格爾蘭的蹤跡。

不死英雄的全方位削弱太討厭,沒有格爾蘭之助,還真的過不去這一關。

丹玉白說了,遭遇不死英雄之後,格夫妮的部隊士氣呈現出三個倒立的黑色翅膀,那就是士氣差到了不能再差的地步,戰鬥能力大幅度衰減的象徵,這種狀態跟不死戰士對砍,還真是萬分不合算。

或許只有藉助格爾蘭那種神奇的熱血沸騰狀態,格夫妮的部隊才能跟不死英雄有得一戰。

只是,等了許久了,格爾蘭和她的大個子蠻子可能是在永雪森林裡邊玩得忘了正事了,居然找不到半個人影。

格夫妮派出的斥候跑出去老遠,依然沒有半點消息。

好在矮人村莊對斥候並無惡意,要不然都會迷路。

實在等不起了,格夫妮硬著頭皮,向不死平原派出了斥候,十分之意外地得到了消息反潰

那個小土包上的不死英雄居然失蹤不見了,恐怖的不死大軍也消失不見了。

不死平原之中,有的只是零星遊盪的不死戰士。

格夫妮和丹玉白,伍凱三人商議良久,不敢大意輕入,很可能是不死英雄的誘敵深入之計,真要是在不死平原被包餃子,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斥候派出去,四處偵查,奇怪的是,不死平原之內,根本不像是有埋伏的跡象,小心翼翼地,想好了退路,做好了隨時撤退的準備之後,格夫妮帶領自己的大軍開始向不死平原之內挺進。

一切正常,越來越深入。

正常得讓格夫妮心中有點發毛,總覺得不死英雄心懷叵測。

就連伍凱也皺起了眉頭,覺得事出反常必為妖。

小心翼翼地把偵查力量加到最大,尤其是加強了對後方的偵查,生怕被不死軍隊斷了後路。

平平安安,掃滅了遊盪的不死戰士,沒有遇見多大阻擾,格夫妮的軍隊在不死平原上,越進越深。

前方斥候此時終於發現了異常,傳來訊息,不死平原上,出現一座不死族墓園。

聽到墓園兩個字,格夫妮不由脫口說了一句:「糟糕,居然在這兒建起了墓園……」

墓園就意味著,這兒有一位出身來歷,戰鬥能力都相當了得,而且,隊伍實力超級強悍的不死英雄坐鎮。

普通英雄,壓根兒就沒有建設墓園的能力。

格夫妮抹汗,難怪那個不死英雄那麼強悍,原來是擁有墓園的主。

麻煩了,墓園攔路,格夫妮覺得自己很可能過不了這一關了。

強悍的英雄,強悍的墓園擋在這裡,自己這點兵力,可能真的殺不過去。

正遺憾地,準備悄悄退出不死平原,轉道前往支援安哥拉城時,斥候又傳來了十分意外的消息。

墓園的守軍少得可憐,只有零星的射手,大量的防禦設施之內都是空蕩蕩的。

格夫妮有點疑惑了,英雄外出了?墓園之內的部隊都被帶了出去?不死英雄不會鬧這麼大的烏龍事件吧?他不是知道自己的大軍就在不死平原上嗎?或者是,這根本就是不死英雄給自己設的陷阱。

有這個必要嗎?

自己就算在平原之上也不是不死英雄的對手,完全沒有必要弄個墓園引誘自己吧?

不僅僅是格夫妮疑惑不解,丹玉白和伍凱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三人商議一陣,發現身後真正沒有任何威脅,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上去墓園瞧瞧,頂多就是任務失敗被驅逐出去而已,還真的不覺得不死英雄的陰謀詭計能讓自己完全找不到半點痕。

小心翼翼,格夫妮帶著自己的兩位英雄來到了墓園對面。

部隊站定,擺開陣勢。

墓園大門嘎吱一聲響,正門弔橋,轟然落下。

格夫妮和兩位英雄對望一眼,提起百分之兩百的精神,準備迎戰。

卻豁然發現,城門之內,格爾蘭騎乘一匹夢魘,高高興興地,手舞足蹈地沖了出來,嘴裡哇哇大叫:「格夫妮姐姐,格夫妮姐姐,你終於來了,小蘭等你十幾天了,咯咯咯,等你十幾天了……」

城牆上,出現十幾個矮人,喝酒喝得醉醺醺地,以一種格夫妮聽不懂的語言,大聲議論,不時還揮舞著小斧子,對外邊格夫妮的部隊高高舉起。

格夫妮有點發獃。

伍凱和丹玉白對望一眼,感覺莫名其妙。

他們在外邊等了格爾蘭許久許久,沒想到,格爾蘭在這墓園之內等了他們十多天,怎麼回事?

到底是什麼樣的戲劇性變化,會出現如此結局。

格夫妮發愣這會,格爾蘭已經騎乘著夢魘來到了格夫妮的身邊,熱情洋溢地說道:「格夫妮姐姐,走吧,我帶你參觀我的墓園,哦不,呸呸呸,是我帶你參觀小山的墓園,哦不,呸呸呸,是帶你參觀這座被我們攻克的不死英雄的墓園。」

格夫妮頭依然有點發暈,也更沒聽明白格爾蘭在說些什麼。

倒是她身後的丹玉白,飛快地問了一聲:「小蘭妹妹,你們是怎麼進城的?」

格爾蘭對丹玉白甜甜地笑著說道:「自然是走進城的啊,安德在城裡等我們呢,我和小山就這樣走進城了。」

丹玉白:「城裡沒守軍嗎?」

格爾蘭理所當然地說道:「安德他就是埃」

丹玉白更糊塗了:「墓園不是不死英雄的嗎?安德守城應該是不死戰士或者是不死英雄吧?他們怎麼會放你進去?裡邊沒有陰謀?」

格爾蘭睜大了一雙懵懂的眼睛,嘴裡說道:「這位姐姐,你說的好深奧啊,小蘭沒聽懂。」

丹玉白摸摸自己的魚腦袋。

格夫妮啞然無聲,看看城牆上東倒西歪的矮人們,她倒是可以肯定,不管是什麼原因,一個最基本的事實就是,這座墓園目前還真的已經在格爾蘭的控制之下,不管這種控制是否有力,但無論如何,自己完全可以進去而無恙。

而且,因為格爾蘭的懵懂,估計自己很難從她嘴中得到真實情況,就看格爾蘭的大個子蠻子能不能說清楚,要不然,估計這就是一筆糊塗賬。

伍凱嘴裡嘀咕道:「該不會剛剛好不死英雄帶隊伍外出,被這小丫頭運氣爆棚的,恰好過來撿了一個現成的便宜吧?」

丹玉白憋出來一句:「很有可能。」

格夫妮並未冒然進城,手中打出一個手勢,派出了幾隊斥候進入其中打探,自己則跟格爾蘭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上了。

這種情況很詭異,實在讓人難以放心,格爾蘭說不定就上當了呢?

不過,沒過一刻鐘,斥候站在城牆上,打出一切平安的手勢。

格夫妮疑惑萬分,外加萬分意外地,緊跟格爾蘭向城內走去。

巨大的墓園如同一座陰風慘慘的鬼域,進入其中,讓格夫妮渾身不舒服。

墓園之內,居然還有少量不死戰士,但顯然是格爾蘭的下屬,見到格爾蘭自動敬禮。

格爾蘭則見怪不怪地揮手讓他們自己去執行任務。

沿著最寬的街道,格爾蘭牽著自己的夢魘,在前面帶路,嘴裡說道:「格夫妮姐姐,你來得正好,我和小山正準備封閉鬼道,切斷不死戰士攻過來的通道,還缺幾個人幫手,小山已經在那邊準備了,你我事不宜遲,過去幫忙吧。」

格夫妮呆了呆,疑惑地問道:「切斷鬼道?有這個必要嗎?我們摧毀掉墓園不是更好?」

格爾蘭頭搖得如同撥浪鼓,嘴裡說道:「墓園是小山的,哦不,呸呸呸,墓園是小山攻擊下來收歸己有的,如今成了我們的駐地,怎麼能摧毀呢,自然切斷鬼道更好了……」

格夫妮又呆了,半響之後,大聲說道:「小蘭,你們也太亂來了吧,墓園是那麼容易收的嗎?除了不死戰士,誰收了墓園,誰都會成為白痴,最終會變成一個半死不活的半死族,誰讓你這麼乾的?」

格爾蘭雙眼露出懵懵懂懂的眼神,嘴裡說道:「格夫妮姐姐,你說的好深奧啊,小蘭沒聽懂……」

丹玉白癟癟嘴,伍凱十分無語地仰頭看向天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