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七二三章 軒轅乾坤弓(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二三章 軒轅乾坤弓(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聖山南烏號之柘,燕牛之角,荊麋之弭,河魚之膠製作了泰奧曼人族鎮族之弓,軒轅乾坤弓。

泰奧曼大陸相傳,當年,人族和角質族大陸爭霸,人族大帝手持神弓,連發三箭,射殺了角質族大首領,奠定了人族在泰奧曼大陸的霸主地位。

泰奧曼大陸上古時期,人族內部爆發封神大戰,人族英雄李青張弓射箭,一箭封喉,骷髏山白骨洞碧雲大師,翻身倒地而死,成就了神弓赫赫威名。

只是後世,隨著大能修士飛升,隨著人族大勢衰落,人族鎮族神弓弓射之術失傳,人族後輩修士,已經億萬年沒能得到神弓認可,也沒有任何一個異族修士能夠用一身蠻力強行拉動神弓。

此時,蓋爾嶺之所以把軒轅乾坤弓搬出來,是因為他本能地感知到了孫豪的異常,孫豪足以媲美金毛的強大力量,還有對人族戰士莫名其妙的強大增幅,以及頭上隱約能見的遠古紫光,讓他覺得,或許孫豪能夠拉動人族神弓,讓人族神弓在泰奧曼大陸重現榮光。

泰奧曼大陸人族,一直有一個共同的認知,那就是,神弓發威之時,就必然是人族大興之機。

此次斗界之戰,安哥拉城危機四伏之中,居然迎來了強大至極的援軍,連不死大軍之中鼎鼎大名的金毛都遭遇慘敗,而人族大軍更是前所未有地出現了強大至極的戰鬥技能,說不定,這就是人族即將大興的徵兆。

當然,蓋爾嶺說得也是相當巧妙,介紹完軒轅乾坤弓的神奇功用之後,他並未單獨讓孫豪去試用,而是笑著說道:「現在,我泰奧曼大陸願意對各位大能和英雄放開軒轅乾坤弓,各位可以盡量一試,如若能夠拉動神弓,必然對各位的分神之力,有著無與倫比的鍛煉作用」

白河呆了一呆,心中想到,人族神弓,其他種族的修士怎麼可能會拉得開?如若真的能夠強行拉開,那麼這修士的一聲蠻力怕真是要達到驚天地泣鬼神的地步了,掃了孫豪一眼,她心中說道,只怕是小山也不行。

只不過,她的臉上依然露出笑容,大聲說道:「實際上,軒轅乾坤弓上,有著我人族先輩大能的精神印記,我等後輩修士就算不能拉動,在拉弓的過程之中,也能有著不同尋常的感悟,我此次下界,最大的心愿之一,就是能夠一拉軒轅乾坤弓,沒想到爾嶺如此康概,倒是少了我一番口舌。」

現場修士聞言無不精神大振。

修士都是鏡像下界,帶不回東西,但是卻能帶回體悟,如若真能一拉軒轅乾坤弓,毫無疑問,那就是一場機緣。

當然,如若能夠拉動神弓,射破金毛的墓碑,那種神奇的體悟,可能會直接分化一到兩道分神了。

孫豪心中微微一動。

孫豪雖然不是主修弓射,但一身弓射之術並不差,只是到了上界之後,沒有合適的神弓,弓射之術一直很少派上用常

如果真能拉動軒轅乾坤弓,說不定真的能一舉擊潰金毛的墓碑,真正將其墓園給生生攻破。

當然,億萬年沒有人能夠拉動的神弓,想來自己也別想輕鬆拉動,估計拉動神弓不僅僅需要力量,很有可能會是一場綜合考驗。

蓋爾嶺若有若無地掃了一眼孫豪,熱情地說道:「各位大能,請隨我來。」

聖山之巔,有一座高高的祭壇。

順著金黃色的祭壇台階,拾階而上,來到了祭壇之頂,一座巨大的漢白玉英雄碑衝天而起,上邊銘刻了滿滿的祭文。

英雄碑正下方,有三足大鼎,裡邊煙氣繚繞,向上飄起陣陣祭拜的煙火。

大鼎上空,懸空漂浮了一把氣勢非凡,入眼就好似看到了一個王者的一把絢麗大弓。

弓身由金黃、草綠和潔白三種顏色構成。

搭箭的弓把,好似是一個張嘴咆哮的金色龍頭,順著龍頭,是草綠色的弓淵,也就是弓臂,弓淵之上還有金黃色如同匕首般的向前凸起。

兩邊的弓梢十分張揚,每邊都有三個飛揚的馬蹄一般的金荒和草綠相間的梢角高高揚起。

整個弓身,長達半丈,全身金黃和草綠的外邊好似有白色的包邊,綻放出三色光芒。

孫豪一眼看去,好似只看到了弓架而並無弓弦,但認真觀察,卻發現弓弦幽幽,跟虛空一個顏色,好似能夠吸收光線一般,一不小心,就會忽略。

這就是軒轅乾坤弓。

神弓的旁邊,還靜靜地漂浮著三根暗金色的箭矢,肩頭上,凜然兇殺之氣,讓上來的修士和英雄們微微一驚。

大家上來之後,旁邊出現一隊白衣女祭司,莊重地,每人拿了三根清香。

蓋爾嶺首先上前,面對英雄碑方向,虔誠地向軒轅乾坤弓深深地三鞠躬,又一擺衣襟跪了下去,恭恭敬敬三個響頭。

一位女祭司,站在旁邊,也微微鞠躬,等蓋爾嶺叩首之後,走上前來,給他遞上三根清香。

蓋爾嶺大踏步上前,持香恭敬地說道:「後輩弟子蓋爾嶺特來祭拜神弓,望神弓有靈,能助我人族,滅殺不死墓碑,還我泰奧曼大陸朗朗乾坤。」

軒轅乾坤弓好似聽懂了一般,在空中緩緩轉動起來,三色光芒大作,發出叮的一聲脆響。

蓋爾嶺將手中的清香插入巨鼎之中,回過頭來,笑著對各族修士說道:「各位中虛英傑大能,你們只需要向神弓鞠躬,敬香,就可以獲得嘗試拉弓的機會,當然,如果你們願意給神弓叩首,說不定就能得到神弓更好的認可,各位,誰先來?」

大家對望一眼,都沒有第一個上去。

白河咯咯笑著站了出來:「我乃人族修士,自然需要第一個參拜神弓,無論成與不成,都是機緣。」

說完,白河如同蓋爾嶺一般,先鞠躬,再叩首上香,嘴裡朗聲說道:「人族後輩弟子白河,請神弓一試。」

軒轅乾坤弓停止了轉動,整個弓身神光一斂,緩緩地從空中落了下來,架在了三足巨鼎的兩個鼎耳之上。

白河上前,伸出右手,輕輕一握,拿住了神弓。

右臂一振,身軀用勁,白河向上一抬,試圖拿起神弓,只是,巨大的力量湧出去,神弓僅僅只是在三足巨鼎上晃動了幾下,並未應手而起。

白河呆了一呆,臉上浮現絲絲紅暈。居然沒拿起來!

想了想,白河雙手握住了弓把,嘴裡一聲脆喝:「人族後輩白河,有請神弓。」

全身真元流轉,雙手之上綻放潔白光華,好似和神弓鑲邊的白色包邊產生了共鳴一般,終於,向上一舉,白河成功地將軒轅乾坤弓給拿了起來。

巨大的壓力,好似把白河壓得身軀微微一沉,晃了幾晃,方才重新站穩。

勉力將神弓架在左手之上,白河拿起了一支箭,搭在弓弦之上,搖搖地對準了下方墓園。

吐氣開聲,真元急轉,白河脆喝一聲:「開」

神弓微微一震,僅僅拉開了不到半寸,鏘的一聲,復歸原位,白河呆了呆,再度運氣全身真元,又是一聲:「開」

情況依然如故,還是不到半寸,神弓就縮了回去。

又試了兩次,完全沒有可能拉開,白河悠然一嘆,雙手一松。

神弓一閃,鏘的一聲,重新落回了巨鼎之上。

白河面對神弓深深鞠躬,嘴裡說道:「多謝前輩讓白河體驗拉弓之力」

說完,飛快走到一邊,盤膝而坐,去回憶領悟剛剛拉弓所得。

白河雖然沒能拉開神弓,但是顯然有所得,幾個修士頓時精神大振,躍躍欲試,就連格爾蘭,也是小臉微紅,雙眼放光,興緻勃勃中。

孫豪面帶微笑,側頭看了格爾蘭一眼,做了個嘴型:「別急。」

格爾蘭會意地點了點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