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七五三章 小山雜貨(三)感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五三章 小山雜貨(三)感謝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時間在小山雜貨逐漸火熱的過程中一晃而過。

經過一年學習,孫豪完成了三級以下陣法的學習,開始進入中級陣法班,跟孫豪不同的是,小虎小玉此時,卻必須卡在初級班繼續修鍊陣法,並開始為自己成年,為自己的陣丸做準備。

每年一度的試煉再度來臨。

小虎和小玉振奮精神,興緻勃勃,充滿了希望,再次帶著邊牧去試煉了兩個月。回來之後,依然給孫豪帶回了不少夜光草,只是跟上次一樣,兩個小傢伙希望變失望,再度垂頭喪氣。

孫豪讓他們拿點東西回去用,雖然知道孫豪的雜貨鋪可能有些好東西,但是兩個小傢伙依然以不能拿朋友的東西,自己是義務幫忙為由,拒絕了孫豪的好意。

孫豪也沒有硬塞,含笑鼓勵了他們幾句,把兩個興緻不高的小傢伙送了回去。

第三年,孫豪的小刀開始在雙手之間飛快地遊走,十隻手指已經能夠靈活無比地撥弄小刀。

陣道學習也一路高歌猛進,沖入了五級陣道的學習之中。

男女巫族設在二環的傳授陣道的機構對孫豪的學習能力嘆為觀止,只不過,卻不覺得孫豪能夠有多大發展前途。

因為此時,小虎小玉他們雖然依然還在初級區域學習,但已經開始接觸陣道公式,而大蠻子小山,卻是那種沒有任何陣道公式的,全憑死記硬背衝到了五級陣法階段,這種學習方式,只要人勤奮肯練,不加理解,囫圇吞棗,速度倒是的確可以更快。

不過一個蠻子能有這種進步速度,也還是讓人驚嘆。

此時,又到了一年試煉期。

小虎和小玉曆經了兩年的失敗,成熟了許多,內斂了許多,前來帶走邊牧的時候,從來不知憂愁的小虎破天荒地嘆了一口氣:「小山哥,此次試煉如果小虎還是不能取得好成績的話,回來后就只能去參加祈禱成人禮,以後,就管好老爹的酒樓,我們還是好鄰居。」

孫豪憨厚地笑笑:「小虎,管好酒樓其實挺不錯。」

格格小虎振奮精神,笑著說道:「那倒也是,至少,我成年了,雖然最高可能也只能修行到老爹那樣的高度,但是,也能在二環立足了,走了,邊牧,這是最後一次試煉,咱們努力點,給小山哥多找點夜光草回來……」

兩個月後,格格小虎回來。

帶給孫豪足足三十多株夜光草,但是精神卻是萎靡不振,落寞無比。

格格小玉的臉色也很不好看。

這次,孫豪沒讓他們挑選貨品,反而親自把兩小送到了酒樓,讓老爹送來了酒水,擺了一桌答謝宴,給兩小敬酒,給予他們安慰。

喝了幾杯小酒之後,格格小虎嘆了一口氣,自嘲:「看來,不久以後,我就可以成為酒樓老闆,娶妻生子,也算是走上了正常的男巫人生,小山哥,再過三百年,你就能叫我老虎了……」

孫豪笑笑,沒有說話。

格格小玉在邊上,忍不住有點憤慨地說道:「哥,我就不明白了,格子飛的修鍊悟性,修鍊資質,從小到大都不如你,為何他每次的試煉成績都比你要好,為何他這次能夠得到上面的陣丸獎勵,而你,卻只能接受祈禱成人?」

孫豪酒杯舉在嘴邊,頓了頓,含笑搖頭,一飲而荊

格格小虎摸摸妹妹的腦袋,苦笑著說道:「小玉,不要不服氣,哥其實也想明白了,你說我比小飛強,其實我自己知道,強也強得有限,要是我真是那種天縱之才的話,這次陣丸降臨肯定有我一枚的。」

格格小玉雙眼浮現出淚光,嘴裡說了句:「可是哥,你不是立志成為飛天遁地的男巫大修士嗎?真要是祈禱成人,那就一切都成了空談。」

格格小虎喝了一口酒。

格格老熊爹在旁邊,憨厚地笑了笑:「小玉,其實老爹當年也有夢想,後來夢想破滅,娶了你母親,感覺其實也不錯。」

格格小虎嘆了一口氣。

孫豪拿著老熊爹給自己特製的大酒杯,突然說道:「我聽說,男巫族最好的成年方式,乃是自陣丸。」

格格老熊爹笑了:「小山兄弟,你說的那是凱爾曼山真正的貴族以上修士才能掌握的手段,對我們二環來說,能夠得到一枚陣丸,奠定仙基,踏入成年,那才是踏入了通天大道。」

孫豪笑著搖搖頭,嘴裡說道:「我看小虎的修為積累其實應該可以嘗試自陣,不試試怎麼知道自己不成呢?」

格格小虎猶豫了一下,雙眼逐漸開始發光。

格格老熊爹沒好氣地,一巴掌拍在了小虎的肩膀上,笑著說道:「行了小虎,你清新點,陣丸都很難得了,要想自陣丸,傳說之中,必須得服用秘製藥劑,不然真元怎麼也不會夠用,神魂也負荷不起,咱還是踏實點,老老實實祈禱成年去吧。」

格格小虎剛剛被孫豪激起的些許雄心頓時又被無情地沖走。

孫豪笑了笑,也抬手在格格小虎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嘴裡說道:「小虎,我覺得你能成,我們蠻族有句俗語,不試一下,怎麼知道自己不能當蠻王,你或許應該勇敢嘗試一下。」

格格老熊爹看向孫豪。

孫豪憨厚地笑笑:「老爹,孩子的夢想,如果我們不能達成,但鼓勵一下,總歸是對的,還有,這些年來,小山小玉幫我採摘了不少夜光草,作為他們的朋友,我一直在想該怎麼才能幫到你們,小虎現在的狀況,讓我想起了一件很久遠的事。」

格格小虎笑著說道:「小山哥,你見外了,我可不是尼爾那個奸商……」

孫豪伸出大手,摸摸他的腦袋,笑著說道:「你有你的一番心,我有我的一番意,前幾天,我翻了翻我的雜貨鋪,找到了三瓶不知名藥劑,也不知道是哪個年代給儲存下來的,琢磨著可能對你有幫助,就給你帶了過來。」

手腕一振,三個小小的藥劑瓶擺在了酒桌上。

老熊爹失笑搖頭,準備開玩笑時,想起孫豪剛剛說的話,不由嘴裡說道:「嗯,不管成不成,小虎你大膽試試吧,反正也不會損失什麼,試過不行的話,那就老老實實做個普通人,老老實實幫我打理酒樓吧。」

三瓶藥劑沒有標籤,看起來一點也不精美,瓶子也顯得很是低檔,比對面尼爾那些低檔藥劑的包裝都差了不知多少倍。

格格小虎正待婉言拒絕,但是看看孫豪憨厚的笑容,嘴裡嘆了一口氣,收起了三瓶藥劑:「好吧,謝謝小山哥,無論成與不成,我都會儘力試一試的。」

正在抱著酒桶呼呼灌酒,進來之後就跟美食在奮鬥的邊牧,噴出酒氣嘀咕了一句:「笨蛋,真是人笨無葯救……」

小玉一手拎住了它的耳朵:「賤狗,你說誰呢?」

邊牧居然偷看她小美女洗澡,不是賤狗是什麼?

邊牧偏著腦袋,嘴裡吐出狗舌頭,汪汪叫了起來:「哎呦呦,我的小姑奶奶,我是說你小山哥笨,隨便拿出藥劑,也不知道會不會害死人。」

孫豪狠狠地在它腦門上敲了一擊,憨笑著說道:「小虎你放心,小山哥的藥劑就算無效,也絕對無毒,小山雜貨,經常會出現意想不到的意外,但是,結果覺得是好的方向,走了,賤狗,你要是膽敢再偷看小姑娘洗澡,我挖掉你的一雙狗眼,絕不留情……」

孫豪離去,當晚,依然按部就班地,前去學習陣法。

學習之中,某一刻,他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笑容。

格格老熊爹的酒樓上空,出現了一個奇特的小陣,好似能夠自行運轉,吸收著空中的靈氣。

格格老熊搖頭輕嘆,孩子果然孤注一擲,開始自陣。

跟自己當年一樣啊,不試一試不會死心,想必,孩子這陣法支撐不住多久,就會潰散在空中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