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七七一章 風情萬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七一章 風情萬種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夜來南風起,原野覆隴黃。

北風利如劍,布絮不蔽身。

狂風吹我心,自掛東南枝。

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

進來時難立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風情萬種。

無定風域,孫豪真正見識了什麼是風。

一個成語概括,風情萬種。

各種各樣的風,讓孫豪嘆為觀止。

給孫豪的感覺就是,整個無定風域,就象是一個風情萬種的女子,她美麗張揚優雅從容,有大家閨秀的風範又不失小家碧玉的嬌羞。

風,溫柔的時候,吹開遍野繁花;高興的時候,舞動婀娜楊柳;憤怒的時候,掀起滔天巨浪……

而無定風域之中,孫豪早已經辨識不清方向,迷失在了茫茫的風原。

一個狂暴的龍捲風,將孫豪送進了無定風域。

進來之後,就出現在了一望無際,看不到任何阻攔物的巨大風原之中,以孫豪的修為,居然也穩不住自己的身形,瞬間已經被吹得不知道東南西北,遠遠地被吹走。

無定風域,自帶法則就是無定二字,哪怕是分神大能,在無定之風吹拂之下,根本就只能隨風漂流,最終遺憾地迷失。

分神中期的孫豪,本體實力已經足夠強大,但在無定之風的吹拂之下,只能變成沙兒一般,隨風飄啊飄。

大風之中,孫豪輕聲問道:「邊牧,記住了方向沒有?」

孫豪之所以敢進無定風域,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邊牧的神奇,自封天下第二狗的邊牧,雖然表現得並不是很厲害,但是有著許許多多奇怪的本領,其中,辨識方向,就是它最強悍的能力之一。

進入飆風之谷以後,邊牧已經展現出它極為神奇的一面,輕輕地抓在孫豪的肩膀上,居然完全不會被大風吹走。

而此時,進來無定風域之後,它安安穩穩地站在了孫豪的肩頭,並不懼風的厲害,就在剛剛進入到無定風域的那一刻,自己瞬間被吹開的那一刻,孫豪看到肩頭的邊牧,還不由地冒起了一個念頭:「不愧是薩摩的兒子,就是神奇。」

可轉眼,孫豪就忘了薩摩是誰,就忘了自己曾經想起過薩摩,而只是覺得,邊牧應該就是這樣神奇才對。

孫豪的聲音,在無定風域之內也好像站不住腳一般,遠遠地隨風飄開。

連聲音都定不住,孫豪知道自己說的什麼,但居然沒有聽到自己說的是什麼,感覺好不驚奇,中虛異域,果然十分特別。

孫豪沒聽到,但邊牧居然聽到了,而且,邊牧說話,絲毫不受無定風域的影響:「老大,你也不看看我是誰,放心了,只要你能在風中立足,只要你具備了自由行走風域的能力,我絕對能找到我們進來的風原,不過,別怪我沒提醒你,進來之後,我們已經被吹出了老遠老遠……」

孫豪鬆了一口氣。

有邊牧幫忙定位,自己的無定風域之行,就算是有了一個良好的開端,臉上露出絲絲笑容,孫豪說道:「資料記載,修士剛剛進入無定風域之時,都處於了無定風域外圍,需要找到合適的風向才能切入進無定風域之中。」

無定風域外圍荒蕪至極,不見任何生靈,除了風還是風。

可以入骨消肉的風,要不是孫豪的肉身強大無匹,此時已經低擋不祝

如果沒有辦法分辨風向,或者沒有辦法在風中調整自己的行動方向,那麼修士就會一輩子在無定之風中隨風漂浮,找不到出路,找不到進入無定風域內圍的辦法。

哪怕是分神大能,最終也會無聲無息地,隕落在無邊無際的無定之風之中。

而修士一旦在無定風域之中隕落,下場就是肉身被撕裂,神魂也被吹散,萬劫不復。

典籍記載,只有強大的合體期老怪才可以在無定風域之中找到正確的方向,之後才能憑藉自己的絕世修為,憑藉自己的神通法相,對抗無定之風,真正地步入無定風域內圍。

神通法相不同,堅持的時間也就相應有著區別,神通法相越強,找到內圍的幾率就會越大。

男女巫族典籍之內,記載了一些在無定風域之內辨識風向,找到風域內圍的辦法,其中最為重要的一種,就是根據風力強弱的分佈,根據風力的類型等等多種辦法綜合,最終選擇的一種辨識之法。

這種辦法有一定的誤差,而且,因為修士始終在風中不停地移動之中,自身的方向,位置也在不停的變化之中,所以,要想找到無定風域內圍,也跟在飆風山谷找到無定風域的入口一般,殊為不易。

通常情況下,修士需要歷時良久,慢慢地嘗試。

孫豪根據風力的大小,種類分辨了良久之後,選准了一個方向。

手對那邊一指,孫豪對邊牧說道:「感受那個方向的氣息,看看能不能聞出些什麼味道來。」

邊牧狗鼻子朝那邊嗅了嗅,狗腦袋幾搖:「沒有,那邊吹來的風,半點騷味都沒有。」

孫豪原本很自信,讓邊牧聞聞也只是讓他驗證驗證自己的判斷,誰知邊牧居然絲毫不給面子地給出自己這樣的答案。

不死心地,強力驅動肉身,勉強調整了方向,孫豪順著自己判斷的方向飄飛了許久許久,得出結論,這個方向真可能錯了。

不服氣的,孫豪再度開始根據風力大小,吹拂方向,風力類型,判斷內圍的方向,半響之後,手中一指:「這邊是不是?」

邊牧鼻子嗅了嗅,大搖其頭:「老大,你行不行啊?如果不行,那就換我來,我保證不用一刻鐘,給你找到進去的方向。」

男人怎麼能說不行?

孫豪搖頭說道:「我繼續嘗試,帶你進來,只是一個備用措施,我需要憑自己的本事也能在無定風域之內生存下去,要不然,可不是什麼好事。」

邊牧聳聳肩:「隨你吧,我總覺得你在浪費時間。」

孫豪沒理他,又一邊隨風漂流,一邊感受風向,風的性格和力量,心中一邊不停地判斷,大約幾日之後,孫豪雙眼一亮,嘴裡說道:「清曉霜華漫自濃,獨憑愛日養殘紅。勸君秉燭須勤賞,閶闔難禁一夜風。闔者,倡也;閶者,藏也。言陽氣道萬物,閶黃泉也,邊牧,這個方向,絕對有西方閶闔風……」

邊牧穩穩站在孫豪肩膀之上,鼻子聳了幾下,汪汪叫到:「對也不對,好吧,老大,我跟你說實話吧,這風域之中,挺奇怪的,前一刻,某個方向絕對騷氣撲鼻,但是下一刻,這個方向又會完全失去任何氣味,不錯,你剛剛判斷的幾次,尤其是剛才這一次,就在你說話的那一刻,方向是對的,風的種類也是對的。」

孫豪哈哈笑了起來:「也就是哦,我的判斷是正確的了。」

笑聲之中,孫豪開始調節自己的身軀,準備轉向。

邊牧汪汪叫道:「老大,別白費氣力了,就你剛剛說話這會,風向,方向,徹底變了。」

孫豪呆了呆,嘴裡說道:「原來如此,那麼也就是說,邊牧你也不能分辨出準確的方向了,無定無定,果然是無定風域。」

典籍記載,無定風域最大的特色就是定不祝

現在看來,這種無定,真是無處不在。

孫豪說話的聲音都能飄出去讓自己聽不到,風域之內,只怕是內圍也是居無定所,隨處飄逸之中。

飄逸的風。

無定的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