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七七三章 明庶千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七三章 明庶千年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無定風域之內,風情萬種,有八面來風之說,修士進去無定風域,需要「節之鼓而行之,以遂八風」,也就是需要懂得風的韻律和節奏,順應風意,方可逐步適應無定八大來風。

無定風域內圍,能立足大地,但是,每時每刻,孫豪都在旋轉不停,依然不能穩住自己的身體,隨時在隨風而動。不同之處在於,進入內圍之後,孫豪可以偶爾看到風中生物了,這些風中精靈速度極快,往往都是一閃而逝。

孫豪花了半天時間,終於判斷出自己所進入的風域,應該是「明庶風區域之內。」

「氣轉蒼龍當法駕,風回明庶動宸斿」的明庶風,乃是八面來風之第一風,也就是東方之風。

孫豪在判斷出明庶風的這一刻已經有點明白過來,邊牧神嗅之後,之所以能夠感受到這個方位,原因還在於明庶風的特性,明庶風為八風之首,風動蟲生,代表了春意盎然,各種風中異獸的氣息較濃,很好理解。

遠古《律書》有云:「明庶風,居東方。明庶者,明眾物盡出也。」

說的就是,明庶風內,生靈較多,萬物復甦的意思。

弄懂是明庶風之後,孫豪的臉上露出沉吟之色,典籍記載之中,明庶風屬於生髮之風,春來蟲生而不戾,兇險性較小,但是,修士進入其中,可也並不輕鬆。

記得遠古時期,有歌謠如是唱到:「拈花淺笑佇雲端,明庶風起又千年」,意思就是說,要想在風域明庶風內拈花淺笑,聳立雲端,通常情況下,須得渡過一個風起風落的時間,無定風域之內,明庶風千年一起。

自己需要隨風漂流千年之久,才能熟悉風性,開始尋找機緣嗎?

如果是正常修士,哪怕是合體大能來,也很難逃脫無定風域的規則,明庶風起,千年知韻律,千年之後,可以理解風的韻律,開始可以行走風域,尋找機緣。

對於渡劫之後的分神大能來說,千年其實是可以忍受的,對合體期大能來說,千年或許也就是個打坐修鍊,也不以為奇,況且,隨明庶風漂流的過程之中,修士只要實力過硬,也是可以自主修鍊的。

孫豪就算等上千年,好似也問題不大。

一千年太久,修士如果有能力,還需只爭朝夕。

其他修士沒辦法,不代表孫豪想不到辦法,手腕一抖,孫豪的手中出現一小段獸皮,明庶風吹來,獸皮瞬息被撕裂成為了碎片,隨風而去。

孫豪不急不忙,拿出了第二塊獸皮,大風吹過,別無二致。

孫豪手上出現的獸皮越來越堅韌,過了一段時間,開始出現更為堅韌的獸筋。

獸筋越來越強,孫豪仔細感受著獸筋的變化,臉上逐漸浮現出絲絲笑容,最終,手腕一振,右手之上,出現了一大捆天藍色的晶瑩剔透的龍筋。

明庶風吹拂。

龍筋在不定風中,依然堅韌,並未如同前面的獸筋和獸皮一般瞬間被撕裂。

孫豪心中鬆了一口氣,果然如此,只要獸筋達到一定的強度之後,就能抵抗得住明庶風的吹拂了。

真正的合體期大能,到達了合體中期之後,行走無定風域,實際就已經相對安全並且已經能夠自由出入,無他,實力到了而已。

孫豪現在,沒有那種行走無定風域的實力,但是有辦法能夠改變自己的方向,向無定風域之內飄移。

闖蕩半死冰霜巨龍界時,孫豪擊殺了鎮守那個下界的冰霜巨龍,剝皮抽筋,而且,還用一品紫金帶把龍筋給帶了回來。

現如今正好派上用場,孫豪手上抖動,半死冰霜巨龍的龍筋飛起,纏繞在邊牧的脖子上。

邊牧好奇地看著脖子上晶瑩剔透的龍筋,嘴裡問道:「老大,幹嘛?準備勒死狗嗎?嘎嘎嘎,本狗天下第二,勒不死。」

孫豪哈哈大笑著說道:「錯了,現在,本人要遛狗了。」

說完,龍筋纏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孫豪肩膀輕輕震動,把邊牧震離了自己的身軀,向明庶風域內落了下去。

邊牧空中四腳亂踢,咚的一聲,掉在了明庶風的地面之上,摔得稍稍頭暈,左右搖擺了幾下,這才穩住自己的身軀。

抬頭一看,豁然發現,空中的孫豪已經化身成為淡淡的透明鬼體,隨著自己的搖頭動作,如同風箏被自己拉動得左右搖晃。

心中頓時大樂,邊牧眼珠子轉動,好似還沒回過神來,在地面不停地左右擺動著自己的頭顱。

孫豪輕飄飄的鬼軀隨著他的搖擺,真的如同風箏飛來飛去了,陰暗的心裡,邊牧不由得意起來:「這到底是你遛狗呢?還是老子放風箏,嘎嘎嘎,英明神武的孫老大,也有被老子放風箏的一天,嘎嘎嘎,簡直太爽了。」

天空之中,孫豪心中一安,嗯,邊牧果然不受明庶風的影響,可以如常,行動如故,不過馬上,孫豪又不禁無語搖頭。

這死狗,居然跟自己玩心眼,把自己當成了風箏般拉來拉去。

心神微微一動,孫豪識海之上,萬古冰蠶微微睜眼,一股冰涼至極的氣息沖了出來,順著龍筋飛快地沖了下去。

擺腦袋正擺得無比輕鬆愜意,感覺好得不能再好的邊牧頓時只覺得自己的脖子上傳來了一陣刺骨的冰涼。

強悍的冰涼有著凍入骨髓的感覺,讓邊牧情不自禁地打起了冷戰,這玩意兒雖然奈何邊牧不得,要不了邊牧的老命,但是,卻相當難受有沒有。

邊牧東倒西歪地,在地上走了幾步,汪汪大叫起來:「老大,老大,你幹嘛?凍死狗了,凍死狗了。」

孫豪淡淡地說道:「本座要遛狗,你居然還不樂意,怎麼?想放我風箏?」

「怎麼可能?」邊牧的腦袋搖得像是撥浪鼓:「我怎麼可能會放孫老大你的風箏,老大,你難道不知道,我邊牧,那叫一個忠心耿耿,絕對是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的忠狗,你是不是想多了,桑心啊,你居然懷疑我邊牧的品行……」

這死狗要是有品行,母豬都能上樹了。

孫豪在空中微微笑了笑,嘴裡說道:「廢話少說,開始找路了,邊牧,你按照本能所能嗅到的,氣味最強的地方,我們快速前進。」

邊牧感覺得到,自己脖子上的龍筋上,再也沒有了讓自己極度不爽的冰寒刺骨氣息,舒服了不少,心裡任命地嘆氣:「算了,遛狗就遛狗,邊牧能被孫老大如此看重,也算是天大的福氣,能夠得到孫老大賞識的狗狗,估計也就老子邊牧而已……」

一番精神勝利法之後,邊牧低下頭,在地上嗅了幾下,沖一個方向汪汪叫了幾聲:「老大,這邊騷氣最重,應該有個實力十分強悍的風屬性異獸,我們要過去嗎?」

孫豪在上邊說道:「嗯,理論上來說,風屬性異獸實力越強的方向,越靠近無定風域入風匯聚之地,走吧,邊牧。」

邊牧撒開腳丫,開始向自己感知的方向快速前進。

孫豪飄飛空中,開始熟悉手中的龍筋,熟悉的辦法很簡單,收放和側向移動。

明庶風之中,孫豪的身軀不時快速撞向了邊牧,不時又快速向各個方向急速離去,孫豪熟悉著這種全新的行動方式。

邊牧在下邊,一邊狂奔,嘴裡一邊汪汪大叫:「老大,老大,服你了,你能消停點吧,我這難受著呢1

孫豪在上邊不停地變動著自己的方位,嘴裡說道:「遇見實力高強的異獸,大戰不可避免,你覺得,我不需要操練一下更好嗎?」

邊牧知道自己說不好估計也是反對無效,只能猛翻白眼,埋頭往前沖,雖然勒不死狗,但這不時傳來的力量,還是讓狗狗很難受的。

邊牧表示,自己遇人不淑。不過一想自己這麼多年跟著孫老大一起吃香的喝辣的,狗妹妹可沒少把,頓時心裡平衡了,就算是為自己的幸福狗生打拚一二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