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七七八章 風之劍意(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七八章 風之劍意(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言念君子,溫其如玉」,孫豪本身就有著一種儒雅溫潤的氣質,明庶風中,認真體悟春風之意,不知不覺,全身上下,帶上了陣陣溫潤如玉的氣質,謙謙君子,隨風飄遙

風中練劍,一練十年。

孫豪身上的氣質,感覺逐漸變得越發地儒雅,越發地溫柔。

這十年,邊牧倒是不停地在小山之中亂竄,可憐的風鵬,又被邊牧給偷了兩次,好不容易生的蛋蛋,又站邊牧給偷了回來。

小山之中,第五個年頭,另一隻風鵬不知從什麼地方飛了過來,恰好那時,邊牧偷走了第二枚蛋蛋,結果就是好一場大戰。

兩隻風鵬齊齊出來,追擊孫豪和邊牧。

普通手段對付不了風鵬,明庶風劍意還沒成熟,孫豪不得不爆發自己已經大圓滿的海風劍意,以龍捲暴再度傷了兩隻風鵬,將其驅逐了回去。

接下來的年份之中,兩隻風鵬每過一段時間,就會跑出來報仇,就會跟孫豪惡戰一場,倒是無意之間成了孫豪領悟明庶風劍意最好的陪練。

第八個年頭,孫豪終於可以用自己的明庶風擋住兩隻風鵬了,而自己的身軀,也終於是可以不用龍筋,也不會被無定明庶風吹得到處跑了。

第十個年頭,孫豪終於將自身的劍意和自身的氣質相結合,開始形成屬於自己的明庶風劍意,也就是東風劍意。

兩隻大鵬,此時對上孫豪已經束手束腳,難受至極,產生了一種「暖風熏得遊人醉」,有氣有力無處使,狂風暴雨無處發作的感覺。

此時,明庶風劍意初成,而邊牧,偷走了兩隻風鵬的第三枚蛋蛋,兩隻風鵬徹底跟孫豪成了不共戴天之仇。

不過此時,孫豪明庶風劍意初成之後,兩隻風鵬的苦難日子正式開始,孫豪手持沉香劍,飄然如君子,每日每刻都纏住了兩隻風鵬,惡戰不休。

兩隻風鵬退回了小山之中。

孫豪追進了小山之中。

兩隻風鵬捍衛自己的家園,跟孫豪惡鬥了三天三夜,不抵,飛逃,孫豪霸佔了風鵬巢穴,遺憾的是沒能找到飛羽幻神草。

兩隻風鵬找到了落腳之地,速度降下來,準備築巢,半日後,孫豪帶著邊牧殺了過來,風鵬大怒,大戰孫豪,纏鬥三日,不抵,再逃。

沒過幾日,孫豪又追了上來。

一邊追,孫豪一邊修鍊自己的明庶風劍意,這一追,又是十年。

兩隻風鵬已經徹底被打怕了,如果它們精力無限,它們情願始終飄飛空中不落地,這帶狗的傢伙,真是太討厭了,窮追不捨,沒完沒了。

十年下來,兩隻風鵬疲憊不堪,忙得居然連蛋蛋都沒時間生。

愣是被孫豪追得上天入地,無路可退。

孫豪遇見兩隻風鵬的第二十個年頭,當孫豪再度攔住兩隻風鵬的時候,暴戾的風鵬,嘴裡居然發出了陣陣哀鳴,如果能夠說話,相信它們一定在說:「大哥,求求你行行好,要殺要刮,給個痛快……」

孫豪此時,很自然地漂浮在明庶風中,身體好似跟兩隻風鵬一般,也化為了一團黑影,臉上有著淡淡的笑容,眼中有著絲絲憐憫,嘴裡柔聲說道:「兩位鵬兄,多謝陪我練劍,如今沉香明庶劍成,還請兩位鵬兄接我一劍……」

說話聲中,孫豪手中沉香劍輕輕地向外一揮。

孫豪揮劍,不見絲毫火氣。

孫豪揮劍,依然溫潤如玉。

不見鋒芒,不見銳利,不見劍氣。

但見一團和煦春風,溫柔的春意,溫柔的春風。

此時此刻,孫豪的動作,和諧而優美,孫豪揮劍,讓人賞心悅目,不遠處觀戰的邊牧嘴裡嘀咕道:「如此溫柔,不帶殺機,能夠砍死兩隻大鵬嗎?」

邊牧說的不錯,孫豪此時之劍,盡見溫柔,讓人如沐春風。

是為:溫柔一劍。

溫柔的氣息好似完全融進了明庶風中,無處不在,無處不存,兩隻風鵬展翅欲飛,但發現平時如魚得水的明庶風此時突然指揮不動了。

稍稍疑惑,還沒反應過來這是怎麼回事,溫柔的春風吹拂而來。

不見火氣,唯見凄厲。

不見殺意,但現殺景。

兩隻風鵬凄厲地慘叫起來,邊牧目瞪口呆地發現,柔和的春風過處,兩隻巨大的風鵬,如同被無數雙手在拔毛一般,身上的飛羽被根根拔起,漫天飛舞,煞是好看。

僅僅只是一炷香的功夫,空中,兩隻曾經獨霸一方的風鵬,兩隻跟孫豪糾纏了二十年之久的風鵬,徹底成為了兩隻巨大的,被拔得精光的光禿禿的肉鳥,血水布滿了全身,凄厲的慘叫,響徹了無定風域。

兩團黑色的風鵬之羽在春風之中,化為兩團足足有丈許直徑的巨大黑色圓團,向孫豪飛了過來,孫豪伸手接住,收進了須彌凝空塔之中,雙眼看向兩隻風鵬,嘴裡遺憾地說道:「兩位鵬兄,一路好走……」

溫柔的春風吹過。

兩頭風鵬凄厲的慘叫嘎然而止,巨大的腦袋被溫柔的風力瞬間切割,段成了兩截,空中下起了血雨。

風鵬乃是無定風域本土生靈,死亡之後,居然沒有被無定之風分解,而是依然漂浮在了孫豪的明庶風劍意之中。

孫豪心中微微嘆息,正所謂懷璧其罪,風鵬身上有須彌凝空塔必得之物,卻是不能放過,要不然,這兩隻風鵬給自己當了二十年的陪練,繞過他們又有何妨?

手中沉香劍微微一晃,空中劃過一道劍影,兩隻風鵬的腦袋瞬間被沉香破開,兩顆碩大的風珠被沉香劍點出,落入孫豪的手掌,消失不見。

而風鵬,龐大的身軀卻撲通撲通,掉落在了無盡風域的風原之上,砸落了兩個大坑。

邊牧汪汪叫著沖了上去:「汪汪,汪汪,偷你們幾顆蛋蛋,居然還窮追不捨,這回被剝成肉雞了吧……」

圍著風鵬轉了幾圈,轉頭看看孫豪,邊牧猛地張嘴,一口咬住了一隻風鵬的翅膀,擦一聲,啃了一口肉下來。

吧唧吧唧嘴,邊牧邊吃邊叫了起來:「老大,這肉真是別有一番滋味,而且,絕對大補,建議你也來啃幾口。」

孫豪看看兩座大肉山,眉頭微皺。

風鵬之肉可能的確鮮美,但卻是生肉,孫豪還真的沒有生吃的習慣。

無定風域之中,很難有火存在,修士的真火如若沒能達到一定強度,最好不要在無定風域之內亮出來,要不然,一個不小心,那就會被無定之風給生生瓦解。

就是不知道自己現在掌握的明庶劍意能否讓小火苗現身無定風域,沒人給孫豪準確答案,孫豪可也不敢輕舉妄動。

此時,啃了幾口風鵬肉之後,邊牧居然從地上飄了起來,嘴裡汪汪大叫:「老大,老大,風鵬之肉自帶無定風域之內明庶風意,你最好也能學邊牧,啃上幾口,說不定能夠極為有利於你的劍意修行……」

邊牧這傢伙,最喜歡的事,就是拖孫豪下水,想當年,在萬絕古墓地和蠻部之中,無頭孫豪就被他坑得不少,現在,又來了。

不過,孫豪聞言,卻不由心中一動。

男女巫族的典籍之中,的確有過相關記載,好似是說,無定風域之內,積累到了一定程度的異獸,其肉身的確是自帶風屬性之意,如若能夠滅而食之,必然能夠有所收穫。

只不過當時,男女巫族資料之中記載,無定風域之內,能夠風意入體的異獸都相當難以擊殺,原因自然就是速度太快。

沒想到,自己擊殺的兩頭風鵬居然就是在此之列。

孫豪想了想,一展雙臂,落在了小山般的風鵬邊上,沉香劍揮出,割下一小塊風鵬之肉,送人嘴中。

味道可不好,腥氣好重,而且肉質也十分綿軟,很難咀嚼得亂,要不是孫豪煉體修為了得,吃不吃得了,都是兩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