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七七九章 風之劍意(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七九章 風之劍意(四)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看著皺眉吃肉的孫豪,邊牧臉上露出奸計得逞的表情,汪汪大笑起來。

孫老大,又一次被自己坑了,爽死狗了。

孫豪沒理邊牧。

哪怕風鵬之肉再難吃,只要對自己的修行有利,自己也會吃。

嘴裡咀嚼著風鵬之肉,孫豪向風鵬斷裂的脖子旁邊走了過去,看到了地上,一灘風鵬血。

微微皺眉,孫豪低下頭,張嘴一吸,一口風鵬之血吞進了肚子之中。

這血的味道,還真是難吃萬分,血腥氣,黏黏的感覺讓孫豪有點作嘔,不過,風鵬血進入孫豪體內,迅速納入丹田之中后,孫豪瞬間覺得自己對周圍的明庶風感覺清晰了許多,而自己剛剛領悟的明庶風大成劍意,好似又得到絲絲進步。

眼前不由一亮,孫豪說了句:「此血只應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喝?」,然後,張開了大嘴,如同長鯨吸水一般,大口大口地吞了起來。

不遠處,邊牧的狗臉上露出絲絲懷疑的表情,風鵬血真的那麼好喝?孫老大該不是騙狗吧,不行,堅決不能上當。

孫豪吞了幾大口風鵬血之後,手中沉香劍一引,嘴裡輕輕吟唱:「每歲東來助發生,舞空悠颺遍寰瀛。暗添芳草池塘色,遠遞高樓簫管聲」

沉香劍輕飛而起,俊朗溫潤如玉,藉助風鵬血肉之內蘊含的明庶風意,孫豪開始了「溫柔一劍」的修鍊。

邊牧狐疑地看著孫豪,欣賞溫柔一劍的同時,心中暗下決心,絕壁不能上孫老大的當,風鵬之血一定超難喝,對,絕對超難喝

一邊暗下決心,邊牧一邊啃肉,風鵬肉雖然不好吃,但是吃了能讓自己跑得「風快」,勉為其難,還是需要吃一些的。

風鵬血肉,支撐孫豪修鍊了大約一個時辰,藥力,也就是給予孫豪對明庶風的親切感消失。

孫豪停下沉香劍,張嘴,面對血泊,再度猛地一吸,哈哈大笑:「此血只應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喝」,然後,又跑去練劍了。

邊牧鄙視,這樣就想讓英明神武的邊牧上當,門兒都沒有。

孫豪練了一個時辰,藥力消失,這次,孫豪並未停止練劍,而是空中張嘴吸取風鵬之血,喝完,又來了句:「此血只應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喝」,舞劍不停

如此往返,足足一日,風鵬之血眼看著越來越少。

邊牧有點坐不住了,該死,風鵬之血說不定真的好喝,孫老大也太不仗義了,這麼好的事,居然也不叫上邊牧分享。

看著孫豪又一次喝血練劍,邊牧偷偷地跑了過來,吐吐舌頭,猛地張嘴,大口一吸。

噗,一口老血吐在地上,邊牧破開大罵:「孫老大,這就是你說的美味風鵬血,我呸,你騙狗氨

孫豪一邊舞劍,心中笑開了花,嘴裡說道:「邊牧,你哪只耳朵聽到我說他美味了?我是說,這風鵬之血對風的感悟,只能天上有,人間沒有,你要是不想喝,別浪費,我練劍有用著呢。」

邊牧砸吧砸吧嘴,沒有吐出的絲絲風鵬血進入狗軀,頓時覺得身上為之一輕,明白了,孫老大果然說得不錯,風鵬之血的效果要十倍於風鵬之肉。

嘴裡罵罵咧咧,邊牧表示,為了跑得「風快」,老子忍了,張嘴一吸,剛剛被它吐出去的風鵬血又給吸取上來,雙眼一閉,不管三七二十一,吞了下去。

這玩意兒雖然難喝,但想一想孫老大也是強忍了噁心在喝,邊牧瞬間心裡平衡了。

修士練劍,通常情況下,領悟了第一道劍意之後,後面的第二道劍意就相對困難,而想領悟劍之大勢,尤其是在領悟了一個大勢之後,再想領悟第二個,第三個,難度勢必大增。

前面領悟的劍之大勢會時不時跑出來搗亂,排斥新生大勢的生成。

孫豪現在想領悟第四種劍之大勢。

難度之大,堪稱逆天,整整二十年,孫豪在無定風域之中苦修,方才將自己的明庶風劍意推至大成,修成了溫柔一劍。

大成之後,孫豪要想真正把自己的明庶風劍意修成至大圓滿狀態,可能還需曠日時久,風鵬血肉的奇特作用,給孫豪速成明庶風劍意指明了道路。

風鵬血肉自帶的明庶風感悟之力,能夠有效地抵消孫豪已經凝練的三大劍勢對新生劍意的壓制,讓孫豪的明庶風劍意能夠快速進步。

消化兩座小山般的風鵬血肉,孫豪和邊牧整整花了半年時間。

孫豪剛剛大成的明庶風劍意也因此而向前推進了一大步,孫豪估計,這半年時間的修行效果,足足可以抵得過自己在明庶風中十到二十年的勤修苦練。

大成的明庶風劍意足夠孫豪在無定風域之中自由行走,無形之中,孫豪花了幾十年的時間,完成了明庶千年。

消化掉風鵬血肉之後,孫豪左手之上,出現了一枚藍色的陣球,明庶風對這種出現在自己範圍之內的異物,瞬間發動了進攻,孫豪神識一動,整個身軀沉入到溫潤如玉的狀態,若有若無的氣息籠罩在自己的陣球之上。

無定明庶風失去了目標,慢慢安穩下來,孫豪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手中的陣球緩緩地轉動起來,明庶風的流動方向,明庶風的流動速度,如同一團團陰雲,映照在了陣球之上,孫豪眼睛看著手中陣球,開始慢慢感悟。

「拈花淺笑佇雲端,明庶風起又千年」,這是男女巫族領悟明庶風意所要的時間,而之所以需要千年之久,如果孫豪猜測不錯的話,跟男女巫族手中陣球在明庶風之中能夠堅持的時間長短有關。

孫豪相信,絕大部分男女巫族修士並不能像自己這般,能夠讓陣球始終映照著明庶風,供自身參悟。

先練劍意,以劍意為罩,以陣球映照,體悟明庶風的同時,推動明庶劍意,這就是孫豪現在的修鍊方式,孫豪覺得,自己的這種方式應該是最佳的修行之法,就是不知道修行效果會如何。

接下來,孫豪帶著邊牧,繼續在明庶風區域之內轉悠。

脖子上沒有了龍筋,不需要被遛狗,邊牧積極性大增,加上喝了不少風鵬血,吃了不少風鵬肉,邊牧也能在無定風域之內飛奔了,再度上路之後,不到一個月時間,邊牧就找到了一座更高一些的小山。

這一次,山上發現的,並不是風鵬,而是一隻明庶風精靈。

風精靈乃是無定風域較為常見的特殊形態的一種風,其身體完全由風組成,可以藉助風力變換自己的體型大也能驅動風力爆發出各種強力的風屬性法術,一旦遇上,就會比較頭疼,更主要的是,擊殺了風精靈之後,往往其精靈之體就完全奔潰成為真正的無定之風,而修士,卻是一無所得。

男女巫族典籍之中,風精靈正是無定風域之內,最不受歡迎的奇特生靈之一。

孫豪遭遇了一隻。

不過,跟其他男女巫族修士不同的是,孫豪對抗風精靈的過程之中,意外發現,這種形態的風精靈對自己的明庶劍意修行有著額外的磨礪和借鑒作用,而且,手中陣球之中,自己也能得到更多的修鍊體悟。

沒有如同其他男女巫族前輩修士那樣遇見風精靈就飛快遠遁,孫豪反而停在了這座山上,跟風精靈展開了曠日時久的戰鬥。

風精靈最大的優勢就是,其本身就是風所組成,根本不存在筋疲力盡之說,只要孫豪不退,它也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疲憊。

大戰展開,飛沙走石,明庶風瀰漫,春意盎然整整三年,小山上的植被得到孫豪和風精靈的明庶風加成,三年之間,向外擴張了老遠老遠,好似在風原之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綠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