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七八零章 風之劍意(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八零章 風之劍意(五)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三年之後,孫豪感覺自己在這隻風精靈身上再也學不到什麼東西,動用了沉香劍的崩山之力,融入大成之後,走出老遠的明庶風劍意之中,崩碎了風精靈,完成了又一次歷練。

至此一戰,孫豪的第二道風之劍意,明庶風,逐漸趨於大圓滿,但是,距離完全大圓滿,還需要鍥而不捨的練習,也或者需要一次大的機緣。

連續五六年,孫豪繼續遊走明庶風區域,擊殺各種各樣的風屬性異獸,風精靈、風鵬再度遇見了幾隻,鍛煉效果不大,擊殺之,較為遺憾的是,這幾年,僅僅只發現了一隻風鵬的肉,蘊含了無定明庶風的絲絲法則,將孫豪的明庶風劍意向前推進了一小步。

左手之中的陣球,對明庶風的感應,倒是逐漸清晰起來,好似隨時有一股細細的風兒在陣球之中輕輕飄舞。

又過了一年,邊牧帶著孫豪找到了一座雄偉的高山,孫豪精神為之一振,山這麼大,一定能找到強悍的風屬性異獸。

但奇怪的是,孫豪和邊牧殺進去之後,卻沒有發現任何實力強勁的對手。

整個大山之上,各種風屬性異獸很多,但就是沒有霸王級別的存在,都是一些小型風獸,速度極快地奔行在山林之間。

孫豪不死心,讓邊牧仔細尋找。

邊牧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不過,在尋找的過程之中,邊牧打劫了一窩風燕,無疑之間,倒是發現了這座大山的秘密。

大山最多的,就是風燕,個頭不大,只有拳頭大小,速度極快,極為靈活,肉眼很難看到風燕飛行的痕。

邊牧打劫燕窩,吞了一隻大拇指大小的蛋蛋之後汪汪大叫:「老大,老大,這小蛋蛋居然也有絲絲明庶風的味道……」

孫豪當即稍稍一愣,用心一想,豁然明白過來,這座大山最厲害的風性異獸,毫無疑問,就是那些個頭不大,速度驚人的燕子。

不由地,孫豪又想起了明庶風又**風,而在人族的典籍之中,春風來,春燕歸,也是最為常見的常識之一,孫豪所讀的人族遠古典籍,描寫春燕歸來的名言詩句,就不下一千多條。

有時候,書本知識,如若不靈活運用到實際中去,其實就是擺設。

這座大山,許多風燕,孫豪竟然沒能想到,風燕可能才是明庶風中真正的寵兒,毫無疑問,還是被習慣所誤導,在孫豪看來,明庶風內,只有風鵬或者是超越了風鵬的存在,才有可能是霸主,才會對自己的修行有所幫助,無意之中,又走進了認知的誤區。

無定風域之內的很多東西,看似無定無形,不過,認真對照自己所學所知,孫豪卻發現,這些東西早有記載,不過是自己沒有想到而已。

既然如此,那麼,孫豪明白了自己該怎麼做,帶著邊牧,飄立空中,孫豪開始觀察風燕,陣球映照,風燕飛翔的影子,開始淡淡地浮現。

三月之後,孫豪沉香出手,大成明庶風劍意追風逐燕,孫豪飄飛的身軀,在空中逐漸化成了一道巨大的燕子。

沉香劍划空,孫豪向一隻燕子飛快衝去,燕子空中盤旋,如同同類嬉戲,靈巧的一閃而開,孫豪明庶風劍意,一劍擊空,不急不躁不氣餒,孫豪挺劍而上,向最近的燕子如飛追去。

地面上,邊牧汪汪叫了起來:「孫老大,沒有必要如此蠻幹吧?以邊牧的智商,有千百種辦法逮住這些燕子,清蒸油炸……」

孫豪在空中隨風而起,嘴裡說道:「不準陰謀詭計,我要光明正大地擊敗它們……」

邊牧地上汪汪叫:「你又騙狗了,你明明是想在這些燕子身上學到明庶風性。」

整整三年,悠然飄過。

孫豪一人一劍,真正化為一隻巨大的風燕,空中靈巧地飛來飛去,從不落地。

空中,一隻風燕悠忽飛快,閃電般地向自己的燕巢飛去,猛地,孫豪巨大的身軀如同游魚一般從明庶風之中鑽了出來,沉香劍一點,風燕落在了沉香劍的劍尖之上,撲棱著雙翅,怎麼也飛不動了。

孫豪哈哈大笑,身軀空中盤旋,轉向,沉香劍溫柔地伸向了另一個方向,又一隻風燕落在了沉香之上,一樣驚訝地撲棱著翅膀,但是就是離不開沉香劍的劍體,只能在上邊不停地,化為道道虛影。

暢笑聲中,孫豪身軀在空中化為道道虛影,明庶風中,歸巢的燕子一隻只落在了沉香劍上。

左手伸出,陣球之內,沉香劍上的風燕各種不同的姿勢不停地變化,最終好似化為一隻靈活的燕子,深深地篆刻在了陣球之上。

下邊,邊牧汪汪大叫:「老大,老大,終於能夠抓住燕子了,快快搞兩隻下來,邊牧要嘗嘗鮮……」

孫豪笑著搖頭:「邊牧,這些年,這座山上的燕巢都被你掏了一個空,你偷跑的燕卵沒有一千也有八百,還吞了不少幼燕,風燕對你,應該並無增益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卻不能為了口腹之慾,胡亂殺戮,去吧,燕子們……」

說話聲中,沉香劍溫柔地向前一吐,燕子們脫離了劍體,如飛而去,其中一隻很有靈性地,圍繞孫豪的身軀盤旋了幾下,這才投入了自己的燕巢之中。

孫豪沉香劍一挽,順著自己的手臂向後豎起,雙臂一展,落在了地面上,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看看手中的陣球,裡邊,好似篆刻了一隻靈活的小燕子,在不停地盤旋飛行。

見孫豪放走了風燕,邊牧有點垂頭喪氣:「孫老大,風燕狡猾機靈,這些年,我一隻都沒撈著,你就行行好吧,一隻,我只要一隻,試試味道。」

孫豪手腕輕輕一抖,沉香劍空中盤旋了一下,光芒一暗,落入孫豪的手上,孫豪笑著對邊牧說道:「沉香因燕而成明庶,溫柔一劍不刺燕,你卻是別想烤燕子了,走了,我們去下一個風域……」

溫柔一劍不刺燕!邊牧感覺一陣頭暈。

嘴裡嘀嘀咕咕,邊牧十分不甘心地,帶領孫豪向無定風域之內挺進而去。

一年之後,孫豪踏進了全新的風域,無定閶闔風,「正西曰兌,為金,為閶闔風。」

初入閶闔風,孫豪依然不能穩住身軀,只能隨風而流。

邊牧再度套上了龍筋,孫豪手持沉香,在閶闔風內開始練劍。

不過這次,孫豪修鍊的方向,修鍊的進度,卻要遠遠快於明庶風劍意。

有了明庶風劍意修鍊的經驗,孫豪很快找到了閶闔風的核心劍意所在,按照人族典籍記載,閶闔風又曰西風,在人族,被認定為秋風的象徵。

也就是說,閶闔風表現在人族修士的認知之中,就是秋風也,那麼,閶闔風的主要風性,也就是自己需要感悟的核心劍意出來了。

秋風入窗里,羅帳起飄揚。白露秋風夜,一夜冷一夜。

秋風蕭瑟,凄涼無依。

秋風是無形的,但可聞、可觸、可感,秋風所包含的肅殺之氣,秋風起,木葉黃落,百卉凋零,凄涼搖落……

閶闔風內飄搖三年余,孫豪結合自身讀書積累,針對性地悟到了秋風也就是閶闔風劍意,好似路人亡,劍出現凄涼。

邊牧每次看到孫豪練習閶闔風劍意,心中就老大不舒暢:「孫老大,你能不能別練這玩意兒,我看著膈應……」

又三年,孫豪擊殺了一頭黃色風鵬,閶闔風劍意小成,沉香劍出,孤苦伶仃,凄涼悲催的情緒頓時瀰漫空中,孫豪不知不覺想起了須彌凝空塔內近在咫尺遠在天涯的小紅等紅顏知己,想起了夏晴雨,想起了已經故去的小青、如雪,情不自禁,淚水打濕了衣襟。

地上,邊牧也汪汪奔淚:「長腿玲,啊,長腿玲,你也不知道醒沒醒……」

凄涼一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