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七八二章 白金翅大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八二章 白金翅大鵬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我隨風,我隨風,我隨風

孫豪隨風而行,影子好似無處不在,自由自在,在無定風域之內,隨風而行。

景風之內,隨風而去。

整整磨礪三十年,風之劍勢小成,景風劍意大成,距離大圓滿依然有一線之隔,而手中陣球,也始終未能映照出風獸之影。

對此,孫豪倒也並不著急。

男女巫族典籍記載,無定風域之風,有正向風和偏向風之分。

所謂正向風,就是東南西北四個正方位方向的風,統稱正向風,而往往,修士進來之後,遇見的最後一個正向風,就相當於一個巨大的關卡,過去了這個關卡,修士就會進入「偏向複合風域」,到時候,修士遭遇的風獸,修士遭遇的機緣,才是真正無定風域的特產所在了。

作為守關的景風風域,難度大點自然正常。

三十年後,孫豪帶著邊牧出現在一座高大的山崗之上,遙望前方,看到了一大片林海。

不再是無定萬針木,而是真正的林海。

景風吹過,林海漂浮,如同海濤,規模之壯觀,比孫豪當年在古塞邊荒感受到的林海更要壯觀。

主要原因則是無定風域之內的風力要大得多,一陣陣風兒吹來,林海起伏,讓人心曠神怡。

林海,意味著,孫豪終於開始向偏向複合風域之內挺進,而林海的出現,則意味著孫豪可能會得到無定風域之內更多的修鍊資源。

這些年來,孫豪一路殺來,探索了許許多多的區域,擊殺了數不清的風獸,但是,到現在為止,孫豪沒能找到哪怕是一株飛羽幻神草。

而直到現在,孫豪也沒能找到一個自己看得上的風獸神魂,最強大的風獸也不過是風鵬。

歷時近百年,終於看到了林海,站在山崗上,孫豪放聲長嘯。

孫豪的聲音隨風而去,在林海之中飄蕩。

正向風域最後的區域,乃是一片林海,孫豪只要過去這片林海,就能踏入到偏向複合風域,也就是真正的無定風域內層。

不過,無定風域自然不會是修士能夠隨便亂闖的地方。

孫豪長嘯聲沒有落下,林海飛濤之中,一片潔白的白雲升上了半空,「嘎,嘎」長鳴,呼啦一閃,白雲好似一縮,體積變小許多,但是速度卻是極快地,向孫豪所在的方向沖了過來。

白雲衝擊力十分強大,但是詭異的是,好似白雲就是風,風就是白雲,孫豪身邊,不是吹拂的景風,居然沒有任何額外的氣流波動,好似那片飛快接近的白雲就是跟景風一起的,跟景風是一體的一般。

孫豪身軀隨景風飄起,雙眼看著飛快攻來的白雲,臉上露出了絲絲笑容。

進入無定風域這麼久,孫豪終於有幸見到了自己可能用得著的化魂目標,前面的白雲,卻是一隻「白色金翅大鵬鳥」。

無定風域之中,孫豪最理想的化魂目標就是鯤鵬,風龍和青鸞這一級別的神獸,而如若機緣不夠,不能見到或者是見到之後對付不了,那麼,孫豪的目標就是無定風域之內比較常見的「六色金翅大鵬鳥」。

現在攻向孫豪的這隻白色巨鳥,就生了一對金色的翅膀,跟孫豪前面對戰過的風鵬有著本質的不同。

前面,孫豪也曾經擊殺過白色風鵬,並無現在這種金色。

毫無疑問,孫豪找到了一個可以滿足自己化魂最基本要求的目標,現在,孫豪要做的就是戰勝白色金翅大鵬鳥,抽取神魂,為自己將來化魂做準備了。

沉香劍刷的一聲,向前飛出,祥和柔和的氣息瞬間布滿了天空,孫豪身軀微微一晃,融入整個景風之中,身軀隨風飄起。

叮,叮,叮沉香劍上傳來陣陣輕鳴聲,孫豪感覺自己身軀微微一沉,巨大的衝擊力作用在自己的身上,不由自主地,翻滾著,孫豪向後飄去。

雙眼看向白色金翅大鵬鳥,孫豪的心中充滿了驚訝,好強的實力。

沉香劍悠忽一閃,飛了回來。

白雲在孫豪前面虛空一頓,一雙大鵬之目毫無表情地看向了孫豪,作為鎮守四方正域的絕對霸王,白色金翅大鵬鳥億萬年難遇敵手,沒想到現在有個前來挑戰的對手,生生接住了自己的一擊之力。

嘎嘎兩聲,白大鵬一對金色的翅膀扇動起來,兩個巨大的龍捲漩渦隨著它的扇動,不斷擴大,瞬間成為兩道巨大的龍捲風柱,白大鵬嘎嘎,仰天鳴叫,雙翅往前一送,龍捲風柱呼嘯著,越卷越大,鋪天蓋地地沖了過來。

近距離觀看白金翅大鵬鳥,孫豪的心中還是比較滿意的,要是找不到神獸,眼前這隻白大鵬可就是個很不錯的選擇了。

這白色金翅大鵬鳥,生鐵的喙爪,翹著金剛鑽石的角,額頂盛有奕奕放光的寶珠,金眼如同日月般閃爍,鋼鐵一般堅固的嘴如鐵鉤,身上一對金色的翅膀,白玉般的身軀在空中舞動,金色利刃的翎羽縫隙中不斷降下熱沙雨,湧出龍捲暴風。

白大鵬鳥身體修長,靈動敏捷,攻擊力也強大無比。

而其本體修為,也隱約超越了孫豪能夠感知的範疇,雖然無定風域的等級法則可能跟普通大域有所區別,但是一個大原則是不變的,超越了孫豪的感知範疇的存在,那麼,也就是至少高孫豪一個大階位的存在。

也就是說,白金翅大鵬鳥,至少也是類同於合體期的存在。

大戰開始之後,孫豪頓時也感到了自己的實力有所不足,沉香劍出現被擊沉,被擊飛的現象,狂暴的龍捲風柱直接將孫豪卷飛半空,久久不能落下,哪怕是身具風之劍勢小成,孫豪依然駕馭不住龍捲,勉強能夠做到的就是不被龍捲撕裂,緊緊地守住自己的神魂肉身。

肆虐的龍玖舜蟀餚眨孫豪轟的一聲,遠遠地砸落在地面之上。

半響之後,頑強地爬了起來,沉香劍震動,孫豪又沖了上去。

白金翅大鵬鐵鉤般的嘴向前一啄,空中呼嘯著,出現一個彎彎的,寒光森森的鐵鉤,當頭鉤向孫豪。

孫豪暴喝一聲,沉香劍前方一橫。

當的一聲巨響,鐵鉤啄在了沉香劍上,孫豪衝上的身軀如同彈丸,飛速向下墜落而去。

白金翅大鵬毫不客氣,伸出自己鋼鐵般的嘴,噹噹噹噹,飛快向下一連啄了七八下,直接把孫豪如同敲鐵釘一般,給啄進了風原之中,堅硬無比的地面之中。

雙翅一展,白金翅大鵬一雙鐵爪轟的一聲,砸落在孫豪被啄進去的地面,將孫豪徹底給封在地下,仰天「嘎嘎」叫了兩聲,白金翅大鵬鳥冒死示威一般,在地面跳了幾下,如同夯土一般,想徹底把孫豪給埋在土層之中。

地底之中,孫豪感覺到萬鈞之力壓在了自己的身上,好像要生生把自己壓成肉餅,巨大的風行束縛之力讓自己動彈不得。

半響之後,孫豪在地底的身軀慢慢變淡,土遁術生效。

無定風域之土十分怪異,是孫豪從未見識過的土層,勉勉強強,強行遁出,盞茶功夫之後,孫豪這才在白金翅大鵬的身軀斜下方猛地沖了出來,身劍合一,全身隨風,全神貫注地,一劍刺向了白金翅大鵬。

白金翅大鵬稍稍意外,嘴裡嘎嘎兩聲,白色的翅膀往下一檔。

當的一聲,孫豪的沉香劍撞中了白金翅大鵬的金翅,上面,金光一閃,一道金色的風錆賴某料憬#金翅一扇,強大的風力傳來,孫豪如同羽毛一般,向後倒飛而出。

不過這一劍也並不是完全沒有功效,突如其來的一劍,也擊傷了措手不及的白金翅大鵬,幾根金色的羽毛,隨風飄落。

白金翅大鵬鳥看看飄飛的羽毛,再看看自己雙爪之下被踩得深深凹陷下去的土層,不由仰天憤怒地「嘎嘎嘎」狂叫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