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七八三章 巫魄出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八三章 巫魄出戰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白金翅大鵬鳥實力高超,更強孫豪一籌。

不過孫豪十分堅韌、頑強,戰鬥意識超凡,雖然稍稍落在了下風,但死戰不退,白金翅大鵬鳥也很難一下徹底擊潰孫豪。

風原上的戰鬥,膠著起來。

孫豪會經常被擊飛,會經常被壓入地底,甚至也會被直接擊中身軀,但是,擊飛了會回來,入地了依然會起來,而受傷了,不用多久又會恢復如初。

孫豪如同戰鬥機器,不知疲倦地,跟白金翅大鵬鳥耗上了。

戰鬥整整打了三個月,白金翅大鵬鳥,身為無定景風域內土生土長,覺得自己在這風屬性之中從來不會疲憊的白金翅大鵬鳥心煩意燥,不停地咆哮不止,開始動用強悍至極的強大本命神通。

孫豪受傷的面積豁然加大,雖然不能把自己怎麼樣,但感官並不是很好。

對抗了兩日之後,孫豪仰天咆哮,頭一縮,身軀急速擴張,變成了刑天巫魄之體,左手持盾,右手換成了沉香劍,拍打著自己的胸,肚臍眼化嘴,不停咆哮,對抗白金翅大鵬鳥。

豁然變大的對手讓白金翅大鵬鳥嚇了一跳,但是瞬間,又勃然大怒,攻擊越發地兇猛起來。

孫豪主體意識乾脆化身鬼魄,跑去抱著墓碑修鍊自己的陰陽化合**,孫豪感覺得到,當自己化身巫魄戰鬥之時,修鍊這種陰陽化合**能夠陰陽互補,極為有利於陰兔寒玉勁和蠻荒刑天勁的共同進步。

墓碑上的器靈,又被孫豪驅動出來,散發出陣陣陰柔之力,配合孫豪修習,十分意外地,孫豪發現,經過自己這些年的涵養,墓碑的器靈也進步很大,陰柔之力越發的精純,而且,還因為自己的陽氣滋養,帶上了絲絲圓潤。

遠在地宮之內的米諾哈佑,臉上又浮現出絲絲紅暈,心說,該死的,這麼些年過去,你終於想起老娘了,好吧,這次,看老娘不把你壓在身下,翻身農奴把歌唱。

半日之後,米諾哈佑無奈地嘀咕了一句,好小子,進步居然比老娘還快,算你狠,閉上雙眼,乖乖配合,雙修去了。

主體意識陷入陰陽化合**的修行,戰鬥完全交給了刑天巫魄,身軀之內,主體意識唯一還在驅動的,僅僅只有了小成的風勢之劍。

然後,更加沒有道理的纏鬥在景風域內上演,刑天巫魄狀態下的孫豪,蠻橫無理,力大無窮,一盾一劍,纏住了白金翅大鵬鳥惡鬥不休。

想當年,無頭刑天之軀在萬絕古墓地之中,惡鬥連連,有的時候,一場惡鬥都是幾十上百年來計算,現在不過是換了個有趣的對手而已。

無雙劍骨為脊,蠻荒刑天勁為力,巫魄狀態下的孫豪鬥志昂揚,戰天鬥地的精神,充斥在了景風風原之中,跟白金翅大鵬鳥展開了曠日時久的戰鬥。

這一打,就整整打了一年多,刑天巫魄依然生猛無比,鬥志昂揚,絕不退縮。

但白金翅大鵬鳥卻是打怕了,哪怕它沒有太多靈智,但是面對打得只剩下了骨架還依然能夠強勢站起來戰鬥,被吞進了肚子裡邊,依然還能鬧騰的對手,也感到了自己的無計可施。

不錯,白金翅大鵬鳥的實力很強,但是論持久戰鬥力,全天下,估計還真是少有修士和異獸能夠趕得上孫豪的刑天巫魄之軀。

沒有理由,只有戰鬥。

生命不止,戰鬥不休。

這就是刑天巫魄之軀真正的核心戰鬥精神,而這,也無疑更加地契合蠻荒刑天勁的修鍊要旨。

鬼修狀態之中的孫豪,能夠十分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的蠻荒刑天勁的進步,帶動了自己的陰兔寒玉勁也在快速地向前修鍊。

有纏鬥的時候,的確適合讓大無畏的刑天巫魄出來練上一會,以後這樣的戰鬥機會,就交給巫魄去處理,自己正好花點時間修鍊。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反正這時間不短,刑天巫魄的戰鬥出現停滯,孫豪不急不忙地等了沒兩天,大戰再起。

然後,戰鬥就進入持續的間斷狀態,打一段,停一段,斷斷續續,應該是刑天巫魄佔據到了上風,開始追擊白金翅大鵬鳥。

邊牧和刑天巫魄乃是最佳搭檔,不用孫豪出面,追擊白金翅大鵬鳥絕對一追一個準,每隔一段時間的大戰就是明證。

不過,白金翅大鵬鳥的速度極快,刑天巫魄恐怕也很難真正地將其逮住擊殺吧,估計這場追逐戰,最終會不了了之。

正在孫豪考慮是不是本體意識接管身軀之時,意外聽到了邊牧的聲音:「孫老大,孫老大,出來,再不出來,蠻子又要浪費大好機會了……」

孫豪心中一動,神識主導了自己的巫魄之軀。

龐大的身軀一震,孫豪豁然發現,此時此刻,自己正站立在一個小山崗上,一手持盾,一手持劍,仰天咆哮。

而空中,白金翅大鵬鳥嘎嘎叫聲一聲比一聲凄厲,但就是盤旋不去,一副想撲擊又不敢的樣子。

不由地,孫**化雙眼看向了自己的側面。

邊牧見孫豪對自己看了過來,不由汪汪叫到:「老大,老大,你來了就好,我這已經是第八次抓住小鵬鳥兒了,可是每一次,蠻子都是一打起來就忘了正事,被大鳥兒把小鵬鳥兒給劫走了……」

孫豪看到,邊牧的爪子下面,壓了一隻肉呼呼的,羽毛還沒怎麼長豐滿的小鵬鳥,正在掙扎不休,腦袋向上伸著,向著自己的母親,不停地凄厲慘叫。

再一留意,孫豪不由別過了身軀,邊牧這傢伙,真是太下作了,一隻爪子壓住了小鳥兒,另一隻爪子,還在不停地撓動著小鳥兒剛剛發育起來的部位,力量估計不小,讓小鳥兒不停哀叫。

當巫魄跟邊牧在一起的時候,邊牧這傢伙沒有管束,真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不過貌似效果不錯,上邊的白金翅大鵬就始終盤旋不去,聲聲哀鳴。

孫豪肚臍眼嘴朝天,一聲大吼:「下來一戰,不然,殺了小鳥。」

邊牧爪子上力量更大,狗仗人勢,汪汪大叫:「不錯,不錯,下來一戰,要不然狗爺我爪下不留情。」

小鳥兒再度慘叫起來。

高空之上,白金翅大鵬鳥忍耐不住了,飛撲而下。

孫豪發現,經過這些日子的戰鬥,白金翅大鵬鳥身上的羽毛已經多處受傷,實力也只有了剛剛見到時候的七成左右,而更關鍵的是,自己的巫魄之軀,已經十分自然而本能地捕捉到了白金翅大鵬鳥的攻擊路線。

左手方盾空中一拋,旋轉而去,手中沉香劍一彈,也飛空而起,攻向了白金翅大鵬鳥,身軀也本能地向上衝出,試圖以肉身之軀,應戰白金翅大鵬,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自己倒是的確能百分之百重創白金翅大鵬鳥,但同時,白金翅大鵬鳥拼著自己受傷,也能救走小鵬鳥。

邊牧嘴裡喊得凶,但是白金翅大鵬真正撲擊下來時,這傢伙一定會速度極快地逃之夭夭,他根本就擋不祝

這一次,孫豪乃是主體意識在作戰,忍住了身體本能的驅動,依然挺立在了山崗之上,沒有衝上去,擋在了小鵬鳥的上空。

嘎……空中一聲凄厲慘叫,白金翅大鵬鳥被方盾和沉香劍擊中,灑落一片血雨,飄飛片片羽毛,但遺憾的是,依然沒能找到救兒子的機會,不得不再次展翅飛起。

邊牧得意地汪汪大叫起來:「下來一戰,不然我殺了小鳥,汪汪汪,********,還是老大更聰明礙…」

小鳥受到刺激,再度大叫,空中,白金翅大鵬鳥再次沖了下來。

……

一次又一次,白金翅大鵬鳥沖了下來。

每一次衝擊,都被挺立在山崗上的孫豪強勢擊傷,都不得不灑下一片血雨,再度展翅起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