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七八四章 風勢大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八四章 風勢大成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鮮血染紅了潔白的羽毛,翅膀越來越沒有力量,不知道沖了多少次之後,終於,傷勢積累到了一定的程度,白金翅大鵬鳥轟的一聲,砸落在孫豪面前,鳥頭剛剛好,砸落在了小鳥兒的對面。

一雙金眼,露出柔和而無奈的目光,看向了地面,邊牧爪子下無助悲傷的小鵬。

邊牧汪汪大叫,得意洋洋地,一腳踩在了白金翅大鵬的額頭之上:「汪汪,汪汪,終於搞定了,老大,喝血吃肉了,這白鳥絕對大補……」

邊牧跳開,小鵬鳥終於跌跌撞撞地沖向了地面上的大鵬鳥,肉呼呼的小身軀靠在了白金翅大鵬鳥的身旁,不停地挨挨擦擦,低聲鳴叫。

孫豪從山崗上,轉過身來,眼裡看到的,正是白金翅大鵬用嘴輕柔地啄著小鵬的身軀,無知的小鵬兒,感到了安全,患干。

感知到孫豪的目光,白金翅大鵬扇動了幾下翅膀,沒能飛起,鐵鉤一動,把小鵬兒護在自己的身下,對著孫豪,嘎嘎叫了起來。

小鵬從母親的脖子下邊,伸出了腦袋,也對著孫豪嘎嘎地叫喚。

孫豪心中暗自嘆息,手中緩緩地舉起了沉香劍。

景風之中,修鍊多年,景風劍意始終未能大圓滿,而自己的風之劍勢也依然只能小成,白金翅大鵬鳥之血肉,將是自己得到景風風性的重要途徑。

而白金翅大鵬鳥的神魂,也可以成為自己凝練第六分魂的備選之一。

白金翅大鵬鳥和小鵬鳥生命相依的場景,讓孫豪心中略微不忍,但修士一生就是如此。

不忍也得下殺手。

沉香劍看似極慢,但速度極快地,點向了白金翅大鵬鳥。

白金翅大鵬鳥嘎嘎急叫,試圖躲避,但沉重的傷勢,讓它根本就動不起來,眼看它的脖子,就要被一劍洞穿。

它身下,那隻小鵬鳥本能地感知到了母親的危機,肉呼呼的身軀悍不畏死地,本能地擋在了沉香劍的前方。

而白金翅大鵬鳥也不知道哪兒來的氣力,就在這一刻,十分神勇的,一低頭,頭上金角準確無誤地,頂在了沉香劍上。

當的一聲,沉香劍被頂開,飛回了孫豪的手上。

大鵬鳥身下,傳來了小鵬嘰嘰的叫聲。

孫豪搖搖頭,手中的沉香劍再度飄飛而起。

此時此刻,白金翅大鵬鳥做出了一個讓孫豪沒有想到的動作,它低下了頭顱,但是爪子卻抓起了小鵬,頭顱伸向了孫豪,爪子卻伸向了遠方,一雙金眼之中,露出了絲絲哀求。

邊牧站在白金翅大鵬鳥的腦袋上,破天荒地沒有汪汪大叫,而是怔怔地看著那個被送到一邊,依然在掙扎不休的小鵬鳥。

瞬間,孫豪看明白了白金翅大鵬鳥的意思,它願意引頸受戮,但求孫豪放過小鵬鳥。

看看地面上的白金翅大鵬鳥,再看看小鵬鳥,孫豪心中沒由來的一陣悸動,不由地,一段十分久遠,久遠得幾乎快要忘記的記憶湧上了心頭。

那時,孫豪剛剛鍊氣期,駿山會獵,初遇夏諳,遭遇到了駿山一大害,七陸蜂,當時,孫豪也是打了小蜂王,而讓他們的母親不得不面臨被自己剿滅的處境。

可是孫豪記得,那時,小諳最終跟七陸蜂講和,放過了幾隻蜂王,而得到了自己後來煉丹的神器蜂王漿。

今日的一幕,跟那日是何其相似?

白金翅大鵬鳥那份鍥而不捨地,要救自己的兒子的精神,的確是讓孫豪心中,湧上了陣陣悸動,這是一份本能的偉大,讓孫豪都心有感觸的偉大。

自己真的需要為了進步的機緣,狠下心來,擊殺白金翅大鵬鳥的同時,也徹底擊潰讓自己心中為之感動的偉大一幕嗎?

修為必須進步,化魂必須完成,劍勢也凝練在即。

機緣就在白金翅大鵬鳥的身上,不殺不行!

孫豪心一橫,沉香劍再度舉起,心中殺意升騰而起,可是就在這一刻,不知為何,看著手中沉香劍,孫豪的眼前,好像看到了一朵潔白的梨花兒,瞬間,孫豪感覺自己回到了那個修鍊殺氣騰騰的時候。

好像感到自己殺意滿胸腔之後,投進了小青的懷抱,感受到了無盡的溫柔,輕輕的風兒吹拂著自身,小青輕輕的歌謠好似在自己的耳邊響起,白金翅大鵬潔白的羽毛,也好似潔白的梨花兒染白了山崗……

孫豪的眼角,不知不覺,噙出了一滴晶瑩的淚珠,手如同當年小青輕撫沉香劍一般,撫摸著沉香劍脊,嘴裡輕輕地呢喃:「小青,你也覺得,我現在不該殺嗎?」

沉香劍輕輕地震動起來。

殺,機緣所在。

不僅僅是景風劍意的機緣,而且,還是自己第六魄的魂化機緣。

然而,殺,有違本心。

殺還是不殺!

孫豪手持沉香,眼看白金翅大鵬鳥,內心天人交戰,此時此刻,自己應該怎麼選?順應本心,放棄機緣嗎?

良久之後,孫豪手中高舉沉香,肚臍眼嘴哈哈大笑。

笑聲響徹原野,久久不歇,笑完,手中白光閃爍,落在了前方白金翅大鵬鳥身上,白光過處,白金翅大鵬鳥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復原。

金眼之中露出了絲絲疑惑,白金翅大鵬鳥扇動著翅膀,發現自己居然已經可以重新起飛了,抓著小鵬鳥,慢慢地飛上了半空,白金翅大鵬鳥昂首發出了一聲「嘎……」的叫聲,聲音之中,充滿了新生的喜悅,雙翅一閃,消失在了孫豪的眼前。

地面上,邊牧終於反應過來,汪汪大叫:「得,老大,這十多年白忙活了,到手的鳥兒你也會放走,老子也是服了。」

孫豪高大的身軀往下飛快縮回,腦袋伸了出來,臉上有著淡淡的笑容:「修士修行,不能忘了本心,今日,白金翅大鵬鳥讓我惻隱之心頓起,卻是不能殺……」

話沒說完,孫豪的臉上浮現出驚訝萬分的錯愕表情,瞬間,臉上又露出了驚喜的笑容,手中一招,沉香劍飛了回來。

劍尖向前,輕輕一指,頓時,前方空中,景風盤旋飛舞,化為了一道巨大的龍捲,緩慢地旋轉起來,孫豪身隨劍動,隨風飄舞,身邊,風聲大作,明庶風、閶闔風、廣莫風、景風還有海風齊齊交錯出現,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風常

孫豪如同風中精靈一般,在風場之內自由徜徉,嘴裡哈哈大笑:「我明白了,哈哈,我明白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孫豪進入景風之後,修鍊幾十年,劍意卡在了大成巔峰,始終難以大圓滿,孫豪以為,自己需要殺掉白金翅大鵬鳥,吃肉喝血,方能景風劍意大成,但實際上,放過了大鳥之後,孫豪順應本心,心中一片安寧祥和,竟然在此刻,參悟到了景風的真諦,景風,祥和之風,景風劍意,就是祥和之劍。

祥和,自然就不需要打打殺殺。

景風劍意大圓滿,祥和一劍大成的同時,孫豪的風之劍勢大成。

景風風域之內,孫豪舞動沉香,居然也誕生了其他類型的風聲,這也就說明,孫豪現在,不僅僅能夠自由行走無定風域了,而且還能駕馭無定之風了。

正所謂一飲一啄,皆有前緣,如若不是孫豪心有所感,並能堅守本心,哪兒能在此刻領悟透徹景風劍意?

仗劍風中舞,身隨風兒飄。

心中無障礙,逸風動九霄。

孫豪舞劍沉香,心中空明,卻若有所悟,自從飛升以來,自己遇見了太多太多,經歷了太多太多,而勇猛精進,也成了自己修鍊的主旋律,一度,為了修鍊,為了進步,自己放棄了很多很多。

如今想來,不知不覺,自己浮躁了,不知不覺,霧霾蒙蔽了自己的雙眼,景風乃祥和之意,自己明明知道,可是自己,卻依然不能止殺,要不是白金翅大鵬鳥無意之間觸動了自己心中那根弦,說不定自己會在這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