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七八八章 詭異無比(六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八八章 詭異無比(六更)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時光好似倒流,鐵蓑鵬再度向沒有絲毫惡意的孫豪發動了進攻,手中魚竿一揮,向孫豪攻了過來。

孫豪飄飛而去,沉香劍隨風而動,一劍,削向魚絲,透明的魚絲空中一轉,繞了幾下,魚鉤依然勾向孫豪,孫豪一聲大吼,手一伸,刑天干戚方盾伸了出來,向魚鉤砸去……

但是魚鉤好似未卜先知一般,空中靈活地一飄,如同靈蛇,從另一個方向飛快地繞過了孫豪手中方盾,呼啦一旋,繞向孫豪的脖子。

飛快旋轉的魚絲鋒銳無比,給人一種寒氣森森的感覺。

孫豪的身軀在空中微微晃動,八色光芒身上一閃,在魚絲繞上來之前,化為一道殘影,御風而起,再次出現,已經手持方盾,站在了另一邊,嘴裡一聲暴喝:「前輩……」

鐵蓑鵬手中魚鉤飛了回去,嘴裡說道:「八種風意,凝聚一身,隨風而動,無定無蹤,不錯不錯,難得難得……」

說完,魚鉤之上,亮光一閃,孫豪帶著邊牧,身軀一晃,站回了原來的位置,臉上依然是一臉恭敬。

回到了剛剛說自己需要飛羽幻神草的時刻。

只是此時,孫豪的感覺有點詭異,老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認真去想,卻想不到任何不對的地方,就是感覺不對勁而已。

對面,鐵蓑鵬手中的魚竿輕輕地頂了頂自己的蓑笠,露出半截臉龐。

孫豪心中微微一驚,嘴裡不由驚呼一聲:「二毛?」

鐵蓑鵬淡然一笑:「二毛是誰?」

孫豪微微一愣:「乃是小山的一個人族朋友,大名王遠,乳名二毛。」

鐵蓑鵬魚竿垂了下去,魚鉤上亮光一閃。

魚竿再度舉起,輕輕頂了頂自己蓑笠,露出了半截臉龐。

孫豪心中微微一驚,嘴裡不由驚呼一聲:「小龐?」

鐵蓑鵬淡然問道:「小鵬是誰?」

孫豪一愣:「乃是小山的一個人族朋友,大名朱龐。」

鐵蓑鵬魚竿垂了下去,魚鉤上亮光一閃……

孫豪這次看到了格格小虎。

魚鉤上亮光閃爍,孫豪不知不覺看到了許多自己熟悉的臉龐,人族為主,男女巫族也有,一個個答了出來,奇怪的是,都是男性,而且都是朋友居多。

不久之後,魚鉤上亮光再閃,孫豪的眼中,出現了自己憎恨的面孔,首當其衝,居然是趙誅魔,然後是喬旦……

每一次亮光閃爍,孫豪就認出一個人。

最後一次,鐵蓑鵬淡淡說道:「和人族交好,和飛人族乃是死敵,跟古魔一族有些淵源,跟我妖族也有些瓜葛……」

自言自語說完之後,魚鉤亮光一閃。

孫豪看到,鐵蓑鵬掀起了自己的蓑笠,露出了半截臉龐,卻正跟自己的發小,生死兄弟十分酷似,嘴裡不由失聲叫道:「二毛?」

鐵蓑鵬的臉上,浮現出詭秘的笑容:「怎麼?我跟你朋友長得很像?」

孫豪猛地想起,二毛如今已經化身了天靈大陸的東極龍柱,守護著天靈大陸的人族氣運,一絲神魂也投入進了須彌凝空塔,不知道能不能重新蘇醒。

眼前這位神秘的孤舟釣客雖然酷似二毛,但是應該不是二毛才是,迅速穩定心神,但是心中依然對鐵蓑鵬充滿了好感,孫豪笑著說道:「不錯,前輩的確十分酷似小山的一位朋友,讓前輩見笑了。」

邊牧眯著眼睛,好似在打盹,心中卻天翻地覆。

老大是不是看花眼了?眼前這位,鷹眼勾鼻,目光詭異,可是跟二毛半點不挨邊,難道是幻術?不對啊,老大可厲害著呢,普通幻術絕對騙不過老大,那麼究竟是什麼回事呢?

老大讓自己裝傻充楞,果然很有必要,邊牧心中頓時湧起了強烈的使命感,自己現在,需要像鱷魚一般潛伏,一聲不吭,扮豬吃虎,在關鍵時刻,提醒孫老大,幫助孫老大,讓這詭異無比的老傢伙來喝自己的洗腳水。

還別說,孤舟蓑笠釣客還真的沒有想到,這世上居然真有不受自己秘術影響的土狗存在。

如若知道,他就不會這樣大模大樣地試探孫豪,探底孫豪了。

不錯,他是不知不覺試探出來孫豪許多不為人知的底細,並且,變化造型為孫豪最熟悉,影響最深,友情最深的二毛之後,又能潛移默化地佔到許多便宜。

但是,與此同時,他也就將自己的不少底細暴露在了萬法皆破的土狗邊牧面前。

邊牧實力不強,給他的感覺就是無害,很平常的那種。

誰也不會想到,這天下居然有這麼一隻土狗存在,更關鍵的是,他能夠清晰的感知得到,邊牧跟孫豪並沒有精神上的聯繫和溝通,也就是說,這土狗很可能就是小山在無定風域之內收下的一隻觀賞性狗寵,對他形不成任何威脅。

鐵蓑鵬也從來沒有見過能夠破去自己秘術的修士或者是風獸,哪怕是實力比自己更強悍的存在,或許能免疫自己的秘術,但也絕對不能破掉。

鐵蓑鵬的臉上,帶著如同王遠一般,讓孫豪熟悉的笑容,嘴裡大聲說道:「小山前來,需要找飛羽幻神草?」

孫豪點頭:「嗯,不知前輩能不能給與一些指點。」

本能地,孫豪感覺這個鐵蓑鵬不是很妥當,感覺今天的事情,總是有些地方透出了詭異,只想禮節性地詢問一些情報之後,馬上離去。

鐵蓑鵬的實力孫豪看不透,真要打起來,孫豪感覺自己不一定會是對手,尤其是,鐵蓑鵬坐在冰河上垂釣,沒有絲毫氣息,孫豪沒有感知到,邊牧也沒有嗅到,十分異常,讓孫豪把握不準,還是遠離更好。

因此,孫豪的心中,也始終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八大風之劍意隨時在身軀周圍轉動,以備不測。

無定風域之內,八大風之劍意在身,孫豪基本已經可以做到身形無定,來去無蹤,對手雖然很強,但也別想輕易拿下自己。

孫豪不知道的是,其實兩人已經動手,正如他現在所想的一般,因為八風劍意在身,鐵蓑鵬的魚鉤沒能勾住他的身軀,這才停手罷戰。

當然,很有可能因為其他原因,這才停手。

鐵蓑鵬的臉上,露出絲絲笑容,嘴裡說道:「飛羽幻神草,乃是風獸羽毛所化,通常,一隻修鍊有成的風獸,可以花千年時間,採集百花之露水,養風蠶幼體,化幻神之絲,方可成飛羽幻神草,此草不可多見,但老夫恰好知道一處所在,有較多的飛羽幻神草出世。」

孫豪精神微微一振,朗聲說道:「還請前輩指點迷津。」

鐵蓑鵬笑著說道:「此草雖然神奇,但是對我來說並無什麼大用,告知你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俗話說,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小山要想拿到飛羽草,卻也得幫我幾個小忙,我們交換可好?」

雖然感覺不妥,雖然本能感覺自己需要極快離開這個詭異的蓑笠釣客,但是飛羽幻神草乃是孫豪必須所得之物,事關孫豪終極定神劑的煉製,倒是不容錯過。

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孫豪朗聲說道:「這是自然,前輩有何吩咐,儘管說明,小山必然全力協助。」

鐵蓑鵬手中釣魚竿一揮,叮的一聲,穿透冰河厚厚的冰面,落入江中,臉上笑著說道:「這第一件事,很簡單,就是幫我釣魚,這冰河之中,有一尾青魚,老夫垂釣千年,奈何一直未能如願,小山如若能夠幫我釣起,我保給你找到三株以上飛羽幻神草,不知小山是否願意幫忙?」

垂釣千年,未能如願,不用猜,青魚一定非凡,可能就是無定風域之內十分珍惜的魚種。

孫豪想了想,誠懇地說道:「小山倒是願意幫忙,不過,卻不敢保證一定能夠幫得上,需要我怎麼做,前輩儘管吩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