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七八九章 詭異無比(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八九章 詭異無比(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垂釣千年,只為青魚一隻。

孫豪也真確地體會到了大能修士的枯寂,體會到了修行之道的艱難。

無定風域之內,風屬性異獸最多。

但是在一些特殊區域,卻也有其他屬性的異獸,不過,這些異獸大多是雙屬性,無論如何,也是有風屬性的,要不然,根本就無法在無定風域之內立足。

比如說,在一座巨大的火山之中,孫豪就遇見到大量的,帶有火屬性和融風屬性的異獸,而孫豪的火辣一劍,也就是在火山之地,徹底大成,融風劍意大圓滿。

而此時此地,乃是大江之上,水中青魚,應該就是風水雙屬性才是。

孫豪說完,鐵蓑鵬面帶笑容,開始給孫豪講述兩人應該如何合作,方能釣起青魚。

此時此刻,孫豪豁然發現一件很震驚的事,鐵蓑鵬好似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一般,對自己的能力了如指掌,甚至是,自己從來沒有展現出的刑天干戚方盾,也被鐵蓑鵬給利用了起來,恰到好處地,幫助他垂釣青魚。

孫豪有種被完全看穿,完全看透的感覺,而鐵蓑鵬臉上若有若無的笑意,也讓孫豪心中微微發寒,這是一個相當詭異的修士,雖然看起來很像人族修士,但是孫豪可以肯定他不是,而且,能力也相當恐怖。

好在或許真的需要孫豪幫忙抓魚,此時的態度還算不錯,對自己也算是笑容相對。

心中一邊揣測,孫豪一邊跟鐵蓑鵬商議抓魚之法。

鐵蓑鵬研究如何捕魚已經多年,垂釣也是千年之久,已經深思熟慮,過去,他一個人垂釣,很多條件達不到,如今來了孫豪,有了孫豪的輔助,自覺條件已經成熟。

很自然地,他的魚鉤從冰河中收了起來,開始在冰面上勾勒,一邊畫,一邊講解:「這個地方,乃是無定冰河水面最窄之處,小山你可以這樣……」

孫豪認真聽取了鐵蓑鵬的辦法,提出了自己的幾條合理化建議之後,誠懇地說道:「前輩放心,小山必然全力出手,協助前輩抓住青魚。」

鐵蓑鵬的臉上,浮現出若有若無的笑容:「小山你也放心,一旦抓獲青魚,我馬上帶你去找飛羽幻神草,三株神草之後,小山再幫我一次,老夫必有重謝。」

孫豪大聲說「好」,挺身而起:「既然如此,小山就依計行事,前輩做好準備。」

說完,身軀微微晃動,隨風而起,飄飛半空,孫豪帶著邊牧飛快地向冰河上空飛去。

冰面上,鐵蓑鵬微微一笑,頭頂的蓑笠垂了下來,全身沒有了任何氣息,安安靜靜,盤膝坐在了扁舟之上,靜靜地等待孫豪行動,不過,從他微微顫抖的蓑笠上,能夠看得出來,此時此刻,他的心中並不是特別的安寧。

同樣地,飛空而上,遠遠飄在冰河上流的孫豪此時心中也不安寧。

接觸到鐵蓑鵬之後,邊牧就一直沒有任何反應,好似變成了真正的土狗,而孫豪雖然感覺到了絲絲詭異,但是,卻並沒有任何實質性發現。

直到現在,飄飛而起,遠遠離開鐵蓑鵬,邊牧在孫豪的肩上,有了不同一般的表現。

並沒有汪汪大叫,但是爪子,卻開始在孫豪的肩頭撈了起來,孫豪繼續飄飛,按照和鐵蓑鵬的計劃行事,臉上神色如常,不過雙眼之中,閃過絲絲凜然。

好詭異的蓑笠人。

如若邊牧所說屬實,那麼自己可能就遇見了強大至極的詭異存在,跟他打交道,無疑是與虎謀皮。

自己不知道的攻擊方式,聞所未聞的詭異形態,要不是邊牧照樣神秘莫測,讓對方大意不察,暴露了痕,怕是自己到死都稀里糊塗。

心中高度警惕,但是孫豪手中動作卻絲毫不慢,孫豪判斷,鐵蓑鵬的確需要自己幫兩次大忙,那麼至少,在釣上青魚之後,自己還能得到幾株飛羽幻神草。

終極定神藥劑的等級很高,可能會有較大的失敗幾率,三株飛羽幻神草,自己勢在必得。

飄立空中,孫豪左手空中舉起,鏘的一聲,刑天干戚方盾出現在手上,如同拖鐵盤一般,孫豪托起方盾,開始在頭頂旋轉。

呼呼風聲從孫豪的頭上傳遞開去。

方盾化為了一面巨大的圓盤,空中越旋越大,雪花飛舞而來,還沒靠近,便已經被遠遠盪開,或者直接化為了水汽。

冰河上空,孫豪旋盾而立,好似在無盡雪花之中,旋轉出一個巨大的黑洞。

扁舟之上,鐵蓑鵬的臉上,露出了絲絲欣慰,雙眼又精光閃過,沒想到自己的機緣,會落在這個膽大包天,分神中期就敢闖進無定風域的蠻子身上。

空中,當刑天干戚方盾成為巨大的烏雲一般地旋轉圓盤之後,孫豪嘴裡暴喝出聲:「方盾豎地,江河截留,我給落……」

左手猛地漲大,塊塊肌肉,浮現在手臂之上,孫豪整個左手顯得孔武有力,撐天立地,大手抓住方盾,空中猛地倒豎,向無定冰河之中插入而下。

冰面上,幾尺厚的寒冰被一擊而穿,濺起陣陣冰屑,冰涼的河水,也被方盾一擊而過,如同噴泉,高高衝起。

轟隆聲中,孫豪手中巨大的刑天干戚方盾如同一道巨大的閘門,從天而降,落在了無定冰河之上,五百多丈寬的無定河道,被孫豪一盾截流,攔腰斬落。

堅冰被擊碎,河水被攔截。

孫豪空中大步一跨,單足一點,落在了方盾之上,嘴裡一聲長嘯,方盾搖了搖,血色光芒閃爍,那些沒能完全擋住的些許缺口,完全被光芒封住,冰河徹底斷流。

凍結之時,感受不到河水流動。

一盾截斷,孫豪頓時感到冰河上流傳來了陣陣巨大的壓力,盾面之上,河水水面在飛速增長。

孫豪長嘯聲中,方盾也在孫豪的足下,不停地節節升高,不到一會,孫豪和方盾已經如同高山般升起。

方盾下方冰河,冰面卻在迅速下降,不到一會,已經下去了幾十丈。

孫豪高高在上,目不轉睛地看著鐵蓑鵬,感受著鐵蓑鵬,豁然發現,此時此刻,扁舟之上的鐵蓑鵬完全失去了任何氣息,要不是目光看到,孫豪還以為那只是一個堆在冰面上的雪堆。

心中湧起兩字「厲害」,孫豪雙目不由微微一縮,鐵蓑鵬乃是自己遇見的,比喬旦還要詭秘的對手,在這本身就詭異的無定風域之中,更是詭秘萬分,現在,鐵蓑鵬給孫豪的感覺,就是完全不存在。

可眼睛,卻能看到。

鐵蓑鵬的一隻手,輕輕地舉起。

這是兩人約定的,第二階段的行動信號。

孫豪雙眼一縮,神識一動,沉香劍飄飛而起,空中,劍體不停震蕩,六把沉香劍影,在震蕩之中出現。

一把劍,帶明庶風劍意,性溫柔;一把劍帶閶闔風劍意,性凄涼;一把劍,帶景風劍意,性祥和;一把劍,帶廣莫風劍意,性冰寒徹骨……

六把劍,加上本體,共七把劍,帶著孫豪七種大圓滿風之劍意,空中轟然散開,滴溜溜轉動之中,向下方罩落而去,孫豪手中,劍指一柄,也劃出一道不周風劍意,補齊八面之風。

八面鎖龍,八劍鎖江,孫豪嘴裡一聲清喝,八把劍以鐵蓑鵬為核心,噗噗噗……插在了冰河之上,罩住了一大片區域。

鐵蓑鵬清冷的聲音傳了出來:「好,多謝小山,請維持住八風之力,看我釣魚……」

說話之中,手輕輕向外,猛地一揚,魚鉤一擺,向冰河之中飛落而去。

叮的一聲,孫豪八劍籠罩的冰面,隨著魚鉤落下,紛紛無聲無息地崩碎,魚鉤如水。

冰涼而平靜的河水,隨著魚鉤的落入,瞬間翻騰起來,一個巨大無朋的黑影若隱若現地出現在河水之中。

孫豪心中一驚:「這大傢伙,就是所謂的小青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