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七九八章 八風定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九八章 八風定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遠遠看去,無定風火山如同一隻騰飛的巨鳥,火焰衝天,躍躍欲飛。

隨著兩人迅速接近,場面越來越壯觀。

而當孫豪跟著鐵蓑鵬來到真正的無定風火山下之時,心中產生了真正的震撼。

前方,大山高千丈,連綿不知幾千里,整個山體如同一個巨大的,昂著頭顱的金翅大鵬鳥在對著蒼天不甘嘶鳴。

火焰從山體上迸發,好似是直接從山體上燃燒而起,四面衝出升騰而起,一道道火焰,如同巨鳥翅膀上的一根根張開的紅色羽毛,栩栩如生,如同巨鳥要展翅騰飛。

站在山下,仰望山體,感受著前方撲面而來的火浪,真正熾熱,好似要燒灼孫豪的神魂一般,體內的燚神炎湧起了躍躍欲試,外加十分忌憚的感覺。

無定風火山之內的火焰,居然對燚神炎有奇異的滋補作用。

看著無邊無際,熊熊燃燒的大火,孫豪心中若有所思。

大山之下,鐵蓑鵬的無翼扁舟輕輕地落在了地上,鐵蓑鵬依然盤膝而坐,抬頭仰望無定風火山,嘴裡悠悠說道:「修士修行,步步艱難,如今我要補齊殘缺的神魂,卻要繼續向前走,進入這無邊火焰之中,此舉逆天,苦難不少,但願我能人定勝天,奪天造化,直至大道。」

孫豪憨厚地笑了笑:「前輩,需要小山怎麼助你?」

鐵蓑鵬手中魚竿對無邊火焰山中一指:「隨我走進此山,直到你走不動為止,就算幫了我的大忙。」

孫豪也沒問為什麼,嘴裡爽快地說道:「好,那我就陪前輩一闖無邊火焰山。」

鐵蓑鵬心中啞然失笑,這蠻子,居然什麼也不問,就這樣大大方方,隨同自己一起闖山,是太耿直天真呢?還是別有所圖?哎,不論是什麼,反正最終的結局都是一樣,輕輕擺擺頭,鐵蓑鵬笑著說道:「小山,你上來吧,我們走。」

孫豪躍身而上,落在了舟頭,盤膝坐下。

無翼扁舟從地面輕輕漂浮而起,鐵蓑鵬說了句:「小山,小心了,我要進去了。」

舟頭向上,探入了無邊火焰之中。

孫豪的身軀微微震動,衣衫和鬚髮瞬間化為虛無。

邊牧汪汪叫了兩聲,孫豪一手把它扯了下來,抱在了懷中,身上湧起白玉樣的光芒,晃了幾晃,坐在了無翼扁舟之上。

鐵蓑鵬臉上浮現出絲絲異色,嘴裡誇了句:「小山好強的肉身,居然已經練成白玉戰體,可喜可賀,看來,這無邊火焰之中,小山也能支撐很久了。」

孫豪憨厚地笑著說道:「我蠻族最重煉體,不瞞前輩,我感覺眼前這無邊火焰好似對我的煉體修為有著巨大幫助,正好藉助火焰之力,鍛煉一番,希望能在山中走得更遠……」

說話之間,猛地張嘴一吸,一股火焰吞入肚中,盤膝閉目,開始修鍊去了。

鐵蓑鵬看著盤膝而坐,寶相莊嚴,懷抱土狗的孫豪,不由啞然失笑,身軀微微一晃,無翼扁舟輕輕滑入火焰之中,不急不忙,順著山體,向著火焰山最高的山峰,也就是那個仰天嘶叫的金翅大鵬鳥之頭慢慢地滑了過去。

熊熊的火焰,好似是沒有發現鐵蓑鵬一樣,他安安靜靜,沒有絲毫氣息,不帶絲毫火氣,坐在了舟尾,倒是跟舟頭玉光朦朦的孫豪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孫豪盤膝而坐,驅動體內燚神炎在丹田之內,開始煉化剛剛吞入的火焰,絲絲神魂,卻始終關注著周圍的環境。

邊牧貌似在他懷中打盹,但也不時輕輕動彈一下,告知一些特別發現。

沒有進入無定風火山時,孫豪看到的,是一座熊熊燃燒的火焰之山,騰騰升起的大火,映紅了人的臉龐。

但是,真正進入了火焰之中后。

孫豪卻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最為直接的,就是墓碑和鬼魄,在熊熊火焰之中感知到了不同一般的東西,這大火,居然是陰火,一種能夠燃燒人的靈魂,能燒世間萬物的強悍陰火,鬼魄和墓碑,進入陰火之中后,也產生需求,表示吸收之後,能夠有利於墓碑進化,有利萃取鬼魄。

孫豪從丹田之內分出一絲火焰,送入了鬼魄之中,讓其消化。

進入火焰之中后,第二個強烈的感受,就是風。

詭異而無處不在但又完全靜止的風。

火焰也是靜止的,火焰之中都是風屬性,八面之風齊備,但是,這些風在火焰之中是不流動的,好似死亡了一般,靜靜地飄在了陰火之中。

不到無定風火山,孫豪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世上居然會有靜止的風。

風,沒有流動怎麼能夠稱之為風?

孫豪心中,湧起了無比荒謬的感覺。

消化陰火的同時,孫豪也快速地判斷起來,到底是怎麼回事?遇見了鐵蓑鵬之後,孫豪感覺很多東西都蒙在了層層迷霧之中,自己如果不找到更加準確的判斷,那麼說不定自己就會在這火焰山之中,遭遇最大的危機。

無定風火山是什麼地方?男女巫族和人族典籍之中,沒有任何記載。

無定風域之內,為何會出現如此陰靈之火,如此靜止之風,鐵蓑鵬又是誰?一個死靈之軀?彩鵬金翅明顯不是他的對手,那麼,自己的猜測是不是可以更加地大膽一些?

盤膝而坐,孫豪的心中,不由浮現出整座無定火焰山的造型,心中突然想起一個傳說,腦海之中不由湧上一個念頭,該不會,是那樣的吧?

想到那種可能,孫豪的心猛地往下一沉,如果真是那樣,自己面臨的危險可就真是不小,只怕自己需要步步小心謹慎,絲毫也大意不得了。

巨大的山體,連綿不知幾千里,無翼扁舟進來之後的速度並不是很快,一個時辰之後,山尖依然遙不可及,而孫豪已經消化掉了吞入的火焰,雙眼一睜,看向對面,臉上露出憨厚的笑容,開口問道:「前輩,小山記憶之中,風本無形,不動不風,真是奇哉怪哉,這裡的風,為何能夠靜止不動?。」

鐵蓑鵬蓑笠之下的雙眼,閃過絲絲奇異的光芒,半響之後,開口說道:「小山可知,無定風域因何而成域?」

孫豪摸摸鼻子:「小山不知,還請前輩釋疑解惑。」

鐵蓑鵬伸出一隻手,空中輕輕抓去,手中抓了一團風火,笑著說道:「風本無定,八風定域,當八面來風匯聚一處,充沛的力量完全達到平衡狀態之後,就會產生定域效果,無定風域也就是因此而生,此地的風之所以能夠完全靜止,其實也就是八風定域的效果。」

風本無定,八風定域!

孫豪重複了一句,憨然笑著說道:「完全理解不到,太深奧了,前輩能夠說得簡單點嗎?」

鐵蓑鵬無語搖頭,半響之後,緩緩說道:「小山,你可以看出兩個人扳腕子,力量達到平衡的時候,就僵持住了,嗯,道理就是這個。」

孫豪從善如流地說道:「哦,我明白了,這個地方就是八種風扳腕子的地方。」

鐵蓑鵬啞然失笑:「嗯,差不多就是那樣子吧,小山小心,我要進入下一個火力更強的區域了,做好準備。」

孫豪憨厚地笑著說道:「前輩放心,我已經消化了前面的火焰,強點剛剛好夠我繼續享用。」

鐵蓑鵬呆了一呆,沒有說話,驅動無翼扁舟沖入了第二層火焰之中。

孫豪仔細觀察發現,第一層火焰的顏色偏黃,而第二層的顏色已經是黃中帶金,感覺就是凝實了許多。

心神一動,燚神炎薄薄地鋪滿身軀,孫豪的身上,帶上了淡淡的淺黃色火焰,進入了第二層火焰之中。

如若不認真觀察,鐵蓑鵬甚至是沒能看到孫豪身上的細微火焰盾,發現孫豪在第二層火焰之中依然如魚得水之後,鐵蓑鵬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心中也略微產生了一些疑慮,感覺這小山,有點怪怪的。未完待續。